“文案鬼才”杨安泽竞选总统,无论成功与否,都是海外华裔的一次伟大尝试。
作者:古尔齐亚
责任编辑:华妹
“大家好,我是杨安泽,我是要竞选美国总统的亚裔男性,我的数学比特朗普好!”
“大家好,我是杨安泽,我要竞选美国总统,因为我是解决美国社会问题的人,正是那些问题导致了特朗的当选。”
“大家好,我是杨安泽,我当选总统,会给每个满18岁的美国人每月发1000美金,我们称之为‘自由福利’。”
▲  杨安泽将代表民主党参选
最近,作为民主党候选人身份参加2020年总统竞选的华裔杨安泽,受到了美国许多主流媒体的关注。
他的父母1960年代才从台湾移民美国,他是家中第一代在美国出生的人,作为一个二代移民,就要竞选美国总统,这确实是开了华裔的先河。
不仅如此,与以往美国华裔刻板印象中的羞涩、内敛、不善表达、不谋求政治发声截然不同,杨安泽率性、勇敢、自信,而且幽默感十足。
他在竞选中直言不讳地指出民主党的问题,单挑电商巨头亚马逊,并且在“每月发1000美金”等观点上大胆超前,连白人媒体人和政客都对他惊呼:他居然能这么想
▲  硅谷“钢铁侠”马斯克在推特公开支持杨安泽:“我支持杨。他会成为我国首位公开的哥特式(Goth)总统,我觉得这一点非常重要。”
而美国年轻人和网民更是对杨安泽崇拜至极,说他是“为数不多的智商、情商双高的总统候选人”
他何以会成为最勇敢、最受欢迎的美国华裔?
敢于自嘲:华裔就是数学好,我不羞愧却很自豪
“华裔一定数学好、会考试”,这在美国人的语境中,类似于中国人调侃“内蒙人一定会骑马射箭”、“广东人一定会吃蛇”差不多,属于对族群的偏见,很多华人或者华裔听了这话会很气愤。
但杨安泽很有趣的一点是,他不气愤,甚至还自我调侃:我就是华裔,我就是数学好,我并不羞愧,我以此为自豪。
所以他的支持者们,就干脆在深蓝色(象征民主党)的鸭舌帽上,印上了硕大的Math(数学)字样。
▲ 他和支持者戴着印有MATH(数学)字样的帽子
他在竞选中,也多次提到:“我的数学比特朗普好!”因为特朗普词汇量低、数学差、不看书是公认的。
这就是杨安泽很讨年轻人喜欢的一点,他不愤怒,善于自嘲,富有幽默感,他把“华裔数学好”这个偏见化为了自己的种族自豪。毕竟,身为学霸又不是罪。
他就是要打造一个“自信的高智商的总统候选人”的形象。
这种高度自信、自嘲精神和宽容气度,瞬间征服了许多人。所以他的粉丝们,无论是亚裔、拉丁裔、白人还是黑人,都踊跃戴上了“数学帽”。
所以,很多美国年轻人在网上留言说,杨安泽与其他候选人相比,最好的点就是他从不攻击任何人,而且善于化解别人的攻击,“这家伙情商很高”。
▲ @Scott Santens:“杨安泽是今晚唯一一位没有攻击任何候选人也没有被其他候选人攻击的人。
比如一位白人大妈电视主持人带着明显的对华裔的偏见,对杨安泽说,你们华裔不是有句话,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么,那你每月发1000美金不就是直接给鱼吗?暗示杨安泽的竞选口号很愚蠢,与华裔的古训自相矛盾。
杨毫不示弱,他根本不接鱼和渔的话,而是瞬间转移话题说,“自由福利”是美国的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在1967年提出来的,我只是沿着他的路在走,白人大妈瞬间就无言以对了。毕竟,马丁·路德·金在民主党和媒体人心中绝对是神一样的存在。
杨安泽的这种辩论策略很有意思,你搬出华裔古训来压我,我就搬出民主圣贤来压你,我不敢说华裔古训不对,你敢说马丁·路德·金错了吗?
而他在辩论的态度上,始终很平和,不急不恼,面带微笑,轻松几句话,就把道道剑气给化解了。
甚至有些时候,他还会主动用他华裔的身份来开玩笑自嘲。
比如有主持人问,你要每月给人发1000美金,那不等于养懒汉么,他们每天早上醒来会失去生活目标的啊!
杨安泽嘿嘿一笑说,相信我,我是华裔,华裔比谁都懂得工作的重要性(华裔的刻板印象就是勤奋的工作狂)。但我要做的是扩展工作的定义,比如我妻子不上班在家带两个孩子(其中一个是自闭症患儿),她也在工作,正是这些“在家工作”的人支撑着我们的家庭、社区和整个美国社区。假如他们都有1000美金每个月,就会让他们过得更好。
▲ 参加脱口秀节目里谈笑风生的杨安泽
话音刚落,台下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尤其那些带孩子的妈妈们。
正如他Facebook主页上的那句话:人性至上。他对人性关怀的价值观,也为他赢得了许多支持。
就这样,他轻松地化解了一次又一次贴着“对华裔偏见”标签的逼问,却瞬间赢得了更多数人的支持。
还真是个智商情商双高的华裔总统候选人!
敢于自我否定:他受的是精英教育,却在反精英教育
杨安泽的父母来自台湾,父亲是物理学博士,先后在通用和IBM实验室工作,母亲是统计学硕士,两人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同学相识结婚的。
如此高学历精英家庭,加上华裔本身对教育的重视,让杨安泽自小上的就是名校。

▲ 杨安泽(左二)与哥哥、父母
父母虽然收入不低,但是要供两个孩子还是很辛苦,生活很简朴,但对子女教育却毫不吝惜。杨安泽回忆说:“父母从小就让我懂得钱的意义,他们俩小气到吃鱼头、吸骨髓油(美国人通常不吃这些东西),以此提醒,供我读书有多不容易。”
父母的辛苦是值得的,本科杨安泽就拿到了斯坦福和布朗两所名校的邀请,最后为了离家近去了布朗,毕业后又去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拿了法学硕士。然而本科毕业后,父母就按照美国规矩,不再给他出学费,研究生学费他必须自己赚,而且非常之贵,一年4万美金。
他的父母真的做到了,该放手时就放手。
杨安泽四处打工,在华人中餐馆做杂活,晚上打烊了,餐馆从老板到小工都挤在一辆小巴里回唐人街的憋窄住所,而他一个杂活干,却开着父亲的本田车舒服地回家。
即便辛苦打工赚学费,研究生毕业时他发现,自己还是欠了11万美元的学费贷款,那简直是一笔巨款!
可是很快他就发现,那不算什么。
因为有名校法学硕士学历的他,轻松地进了一家从事企业并购事务的知名律所,成为律师,毫无从业经验、年仅24岁的他,年薪就是12万美金,比他身为物理学博士、在IBM实验室苦干多年的父亲收入还高。
▲ 学生时期的“摇滚青年”杨安泽
这也是身为华裔的父母一直以来对他的期待:当律师,当医生,当教授,当银行家。
但他很快就厌倦了看似光鲜的名牌律师的工作:不过就是加班加点地抱着并购合同,修改字句。
他忽然间发现,美国名校毕业生最热衷的职业永远是那几个:金融业、咨询业、律师、医生。
他们都只是向往西装革履地坐在落地玻璃窗的办公室里,参加各种精致午餐会,收入高薪,买奢侈名牌,在世界各地坐飞机飞来飞去。
他的同学甚至直白地说:自己喜欢那份工作,不是为别的,就是喜欢那个可以俯瞰纽约中央公园的落地窗办公室。
但在杨安泽看来,这太虚伪了。
“在律所工作,锻炼最多的技能是Word,因为要修改合同字句;在咨询公司工作,锻炼最多的是Powerpoint,因为要不停对人演说;在金融业,锻炼最多的是Excel,因为每天你都在做表格”,杨安泽如此打趣说。
5个月后,他辞职了,开始创业。可是,他的父母在此后很多年里都对别人说,自己的儿子是知名律所的律师。
▲ 杨安泽与妻和子
杨安泽这么做是有信念做支撑的。
他发现,美国各大名校每年产生4000余名法律毕业生,但实际上仅仅需求2000名,已经严重过剩,但全社会还是趋之若鹜。
金融业、咨询业、法律业,就像“人才抽水机”一样,把美国最聪明的人才都吸走了,他们本来应该是科学家、研究员、药学家,最后却成了坐在落地窗办公室里的咨询师,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杨安泽勇敢地,冒天下之大不韪地,在他的书《智者应善建》Smart people should build中喊话:美国最精英的年轻人们,到底是应该用你们的学历去寻租,换得锦衣玉食,还是去创造,去为社会贡献更多价值?
在他看来,假如这些人去创业,将会为美国创造无数个新的就业岗位,才能拯救美国。
于是,他创办了创业者培训组织:Venture for America。为想创业的年轻人提供专业培训,帮助他们实现梦想。他成了美国的马云,也因此受到奥巴马的接见。
▲ 杨安泽受到奥巴马的接见
他确实是在授人以渔。
敢于挑战民主党和巨头:给巨头加税,用于全民医保、发钱
对于民主党的缺点,杨安泽也勇敢直言:“在我小时候,大家把民主党看成英雄,可如今底层人讨厌民主党,因为民主党毫不关心他们的失业生活,当阿拉斯加州把油气开采税收用来全民发钱时,民主党居然还鄙视他们。”
很多人会问,全民每月每人发1000美金,那钱从哪儿来?
杨安泽的回答是,向巨头收税。
他把这个问题,和他的另一个竞选话题结合了起来:美国人的工作都去哪儿了?
他翻阅研究报告发现,亚马逊研发的无人驾驶物流系统,未来10年终将使得美国150万卡车司机失业,电商也会让三分之一的美国实体零售店关门。
▲ 杨安泽正和一名卡车司机交谈
“美国人的工作不是移民抢走的,也不是中国人抢走的,而是科技抢走的”,杨安泽说,而未来人工智能会让更多的美国人失业,但他们目前还毫无准备。
他的观点,就让特朗普把美国失业归咎于中国制造和墨西哥难民的做法显得十分荒唐。
所以杨安泽认为,在人工智能时代,应该向亚马逊、苹果、Netflix这些巨头收税,用于全民发钱。
他还在西部爱荷华州和东部新罕布什尔州各选取了一个家庭,每月每人发1000美金,以观察结果。发现这两个家庭的人,变得不再焦虑、不再酗酒、不再过度吃药,变得更健康,家庭氛围更和谐。
数据显示,当今美国有40%的孩子,出生于非婚家庭。
78%的美国人工资到手就立马要还贷款和债,毫无余钱。
60%的美国家庭,连500美元(3500人民币)的应急钱都拿不出来。
▲ 杨安泽称移民并没有让美国本土就业竞争更加激烈,却做了替罪羊
“科技抢走了美国人的工作,尤其是在铁锈带,失业的美国人不再工作,酗酒、嗑药、虐待孩子,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会当选,因为特朗把一切归咎于移民。我就是移民的儿子,我大声地告诉你们,不是移民的错,是科技抢走了工作。”
让每个公民每月领到“自由福利”,在杨看来,是人工智能时代的人性关怀。
所以当有媒体针对他的华裔身份,问他,你主张全民发钱,这不是搞社会主义吗?
杨安泽平静地说:这不是左还是右的问题,这是进步与否的问题。
▲ 杨安泽的电视发言:这不是左还是右的问题
网络上,许多北欧高福利国家的人在大洋彼岸为杨安泽打气:我们支持你,全民高福利才是人类之光。
无论杨安泽能否当选,他的这份敢开天下先、改变华裔刻板印象的勇气,都非常值得骄傲。
美国著名移民研究学者李漪莲在《亚裔美国的创生》一书中说,在过去的50年里,亚裔美国人作为美国成长最迅速的族群,大大改变了美国的面貌。他们已不再是一个“受歧视的少数族裔”,而成为美国的“模范少数族裔”。
杨安泽正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
◇ 责任编辑:华妹 微信(misshua2017)
【世界华人周刊出品】
— 回复 晚安 送你一句晚安心语 —
世界华人周刊出品
回复 晚安 送你一句晚安心语 —
告诉好友你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