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陌上美国
欢迎关注
七月初,HR.1044通过众议院,据说它要取消职业移民绿卡国籍限额法。初听到这个消息,我很高兴。我很早以前就知道这个7%的配额问题,觉得这个限制不公平。为什么印度、中国以及其他亚洲移民就要排期,而欧洲移民就不需要排期?这不是欺负我们人口多吗?我已经有绿卡但不是职业移民,所以这个改革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模糊理念——配额不好,英雄不问出处,哪个国家来的应该一视同仁。
2011年,我作为留学生来到美国,朋友、同学大多是年龄相仿的留学生。我所学专业是公共政策,耳濡目染,参加过不少维权活动。HR.1044法案刚通过众议院那几天,很多朋友给我微信留言,打电话,甚至到我家里面给我讲这个法案的坏处。我这辈子第一次听说了ICC,也就是IT外包公司这个东西。外包公司,尤其是在印度本土的公司,每年从美国境外,输送海量的H1B申请。
最近十年以来,H1B需要抽签,30-50%的中签率。STEM专业学生最多可以连续抽三年。虽然我不是抽签亲历者,但是这个事情稍微想一下就觉得很痛苦。无论你怎么努力学习工作,有多少憧憬和规划,无论你多喜欢美国,已经把这国家当作了自己的家,甚至小孩生在美国,你抽签不中就得离开。
我最近在支持杨安泽竞选总统。在我脑子里面这两件事就被搅在一起了。杨安泽自豪地说,自己是个热爱数学的亚裔男生。我很喜欢他的性格,还写了戏说他领带的文章(点击前文🔗)。他父母都是台湾来的留学生,在加州伯克利大学相遇然后相爱。杨爸是学物理学的博士,毕业以后去了IBM;杨妈是统计学的硕士,后来当了画家。如果他们当年也要H1B抽签......如果他们没有中签,那么两口子就得带着他们的两个“美宝”回台湾。杨安泽可能会回到美国读高中或者大学。他可能会少经历一些种族歧视和身份认同危机,无论在哪里生活他都会做很多有益于社会的事情。但是他应该不会在2020年竞选美国总统。 
我一直以为抽签是因为留学生数量太多,内部竞争激烈,不知道IT外包直接从海外送申请这回事儿。这些公司经常为一个申请者投多份申请,而且申请造假问题也存在。这次绿卡改革对外包公司是重大利好。如果改革通过,他们会送更多的海外申请,留学生的H1B中签率就会更低。当我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决定反对这个法案。取消国籍限额是好事,但是首先要限制外包公司滥用H1B申请。
  见议员去!
既然决定反对,我就要做点儿有实际效果的事情。微信群里面我表达再多关切,对于焦虑中的留学生,我依然是“何不食肉糜”。留学生和H1B没有永久身份,而且不熟悉美国政治,游说能力很有限。但高校是有政治游说能力的,如果一个法案损害学校利益,学校很可能表态。于是我就写了那篇“请母校救你”的文章(点击前文🔗)。那篇文章的的读者很多,让我非常惊喜。我还看见卡耐基梅隆大学(CMU)的一个校友给学校写了联名信,并且把自己的经验公开给其他人效仿。
这里汇报一下,我自己也去约谈学校了,学校意识到这个改革真是对留学生很有害,他们正在研究怎么办。
我文章发表的当天,一个叫”草根反S386志愿小组”的团队通过邮件联系我。他们邀请我一起去见麻州的参议员。我想这很好啊,无非是花几个小时时间,进一趟城,给议员办公室讲讲这个法案。讲的好或者讲的烂,总比保持沉默的好。最坏无非是闹个笑话,过几天大家就全忘了。
事实上,约谈进行的非常好。麻州的行动小队的队长Kiki准备了PPT,做好了串讲和排练,我负责谈改革对麻州经济的影响。上周我们与参议员Warren和Markey两个人管移民法的助理都见过了。助理都很热情,出乎我意料的是,两位议员都对这个法案有很大的担忧。按照这个法案,未来几年,绿卡大部分输送给IT行业,他们觉得会对我们州的教育和医疗产业有冲击。但是,去他们那里表示反对的人,比支持的要少很多很多。他们建议我们找更多人,去给他们打电话或者写邮件表达反对。我是Warren参议员的粉丝,我给她著名的"Nevertheless, she persisted" 的牌子照了一张相。
两次见议员我们都是团队合作。这里有两位队友的感想。他们现在都是H1B身份。
一丰感言:没人反对他们就支持
8月5日 下午,紫叶,Kiki,和我三人来到参议院Ed Markey的办公室,并有幸与参议员的constituent service的主任,Tristan Takos女士有了非常友好且有建设性的会谈。我们仨的初衷是想通过交流,了解议员目前的态度和想法,并与Tristan交换想法。我想我们达成了最初的目的,并从Tristan那了解到了一些之前不知道,或者被忽视的信息。

我最大的感想就是,去议员办公室的人太少了,特别是我们华人同胞。就我个人而言,做为H1B worker,我非常能理解许多和我类似同胞的犹豫,和巨大的心理包袱。心理压力的来源多且复杂,并因人而异。有些是由于H1B的严格限制,造成职场升迁遭遇瓶颈;有些是为自己的前途飘忽不定尔感到不安;有些是为了家庭的未来而焦虑;等等。但我想说的是,即使有压力,也要敢于说出自己的想法;作为一个在美生活的外国人,更应如此。

Tristan分享了一个重要信息。类似HR1044/S386这样的议案每年都有。每年Tristan都接待许多前来会谈的团体,而所有这些团体都一致支持通过HR1044/S386或是类似法案,直到几个月前,Tristan开始听到一些团体反对的声音。Tristan认为,作为参议员,能听到反对之声很重要,否则参议员没有任何理由选择不支持这项议案。

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就是因为每个参议员精力有限,但有很多很多议案,涵盖社会方方面面。如果某一个议题,议员只听见支持的声音,没有任何的反对声,那她是不太会再去花时间研究这项议题。一旦听见反对的声音,议员和她们的助理们会非常慎重,并仔细研究议题的细节。大家都知道HR1044在国会以高票通过。我想如果每一个众议员都熟悉HR1044的细节,和H1B项目的历史,那么结果很可能是不一样的。而让参、众议员们了解并重视这项议案,是我们每个当事人的责任。

Sonia感言:议员对我们特别好 
上周五,我们一行7人拜访了Elizabeth Warren参议员的办公室,表达了对最新绿卡政策的担忧,希望能够推动政府阻止一刀切的HR1044法案的实施。
作为一位career counselor,我并不熟悉美国的政治政策,但我分享的仅仅是个人的观点和体会。比如说,我经常在工作中遇到优秀的国际学生和校友们,因为身份问题对前途充满担忧,或者因为工签没抽中,而与大好的职业发展机会失之交臂。
除此以外,我也分享了个人经历:作为曾经的国际学生,现今的H1B雇员,也同样面临绿卡申请的考验。前一天的小团队会议对我做好拜访准备非常有帮助。整个过程就如同小组讨论一样,大家都在各抒己见。有人提供数据,有人分析政策和形势,有人分享个人经历和体会。
Warren办公室的人员都非常诚恳地倾听我们的观点,认真地做记录,并提供政策信息和具体的行动指南。从一楼的安检,上电梯按门铃,进入办公室坐下来讨论,到结束合照,整个过程不到45分钟。
政府大楼里的人没有想象中居高临下的感觉,每个工作人员都对我们非常友好,不断地强调我们的声音对他们的工作很重要,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前来拜访,或者通过网络途径表达对政策的观点。
我们不是大公司、大财团,没有财力物力来游说议员来改善国际学生的就业处境。我们有的是集体的力量,只要多一个国际学生,或者关心国际人士的人愿意speak up,我们的未来就多一线希望。

结束语 
两年前我开始参与政治。我过去在公司是话不敢多说一句的隐形人。我觉得引起主管和同事的注意是个不好的事情。经过两年的摸爬滚打,现如今,哪有困难/危机哪里就有我。因为我提了很多意见,所以我们避免一些不必要的花销,大家都很开心。我主管说我这两年变化很大,主人翁意识很强,有不同意见敢于说出来, 简直不像同一个人。我就很自豪的说,我组织过各种社区活动,约谈,游说,写文章,对付各种紧急情况,所以身经百战,见怪不怪!
我很喜欢复仇者联盟2里面的一句话,这里分享给大家:
"Doesn't matter what you did, or what you were. If you go out there, you fight, and you fight to kill. Stay in here, you're good...But if you step out that door, you are an Avenger."
―Hawkeye to Wanda Maximoff
无论你是F1,OPT,H1B,还是绿卡,当你踏进议员办公室的门的那一刻,你就已经是美国人了。
请关心这个法案的朋友,尽快给本州的参议员写邮件,打电话。不是绿卡公民身份也不必顾虑,只要你合法居住在美国,向参议员表达政治主张都是受宪法保护的权利。其他信息和疑问,请参阅《关于H.R.1044/S.386的FAQ》(请复制链接拷贝到浏览器或者点击文末左下“阅读原文”):
https://nohr1044.blog/2019/08/08/%e5%85%b3%e4%ba%8eh-r-1044-s-386%e7%9a%84faq/
报名参加各州面见议员的活动、了解如何给议员写信打电话,哪怕只想知道更多,都请微信联系我们的志愿者 EW@草根反386:
非微信用户联系我们,请致信
nohr1044s386@gmail.com,说明您所在的州。
对方树大根深、资金丰厚,铺天盖地的lobbyists,我们“十几个人七八条枪”,要与之抗衡,只能靠全民参与。
我们不要捐款,但是非常、非常、非常需要您付出一点时间和力量!
衷心期待您的加入!
前文导读
陌上美国
客观快捷的时评,和美国生活资讯。欢迎扫码或者点击开头蓝字关注。请加我们的转发工作号,微信ID: moshangUS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