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星标
收藏我,第1时间看好文

巫宁坤先生
巫宁坤,江苏扬州人,华人世界大翻译家,英美文学研究专家。晚年重返美国,入美籍。2019年8月10日逝世于美国,享年99岁。巫宁坤先生的坎坷一生,唉,一言难尽……
也是天意莫测吧,饱经忧患的夫妻,年愈古稀,从北京来到自由女神脚下,在满目苍翠的雷斯顿(Reston)小城安家落户,安享“夕阳无限好”的黄金岁月。
雷斯顿位于华盛顿郊区,是Robert E. Simon先生数十年前设计规划的,居民区和商业区之间来往十分方便。一座小城竟有四路公共汽车,把全城联系在一起。
猎人森林公寓(Hunters Woods Fellowship House),楼高十一层,是小城最高的建筑,一座可供二百四十户低收入老人居住的公寓大楼。
十多年前,我俩迁入时,住户中只有两位华裔老太太,后来都不在了,而今已有一百多位男女同胞了。
公寓设施完备,服务周到,交通方便。四路公车中有三路在公寓门口停靠,乘车可直达市中心和医院等处。
紧隔壁就是社区活动中心,设备完善。有一座剧院,经常举办各种音乐会和戏剧演出,老人付费享受优惠。
还有一座水上活动中心。周一至周五早晨供应免费咖啡和茶水,周六供应免费早餐,为老人消闲聚会提供优质服务。
社区每年还补助每位低收入的老人一百五十美元,可用于支付游泳,餐叙,旅游等项费用。
我俩迁入猎人森林公寓将近二十年了,这是结婚以来居住时间最长,生活最稳定的时期。
我俩的“一室一厅藏拙处”是八层楼上一个朝东的单元,晴朗的早晨,蓝天白云,我可以从床上看日出,到凉台上看郁郁葱葱的森林,呼吸新鲜空气,活动肢体,心旷神怡。
我俩持有联邦医疗证(Medicare),和维州医疗证(Medicaid),多年来一直享受全面公费医疗。
同时还享有生活补助费,每人每月五百○四美元,食品补助费一百馀美元。
我俩享有家庭服务护理,每周八十二小时,每天来全面照顾我俩的生活,包括烹饪丶卫生丶安全等等。
我俩不会开车,外出医疗丶采购等活动需要用车,均可由县老年科提供。如需前往大华府,则由大华府机构Metro Access提供。
公寓还设有一位social worker(社会工作者),协助老人们处理生活中出现的各种问题。
目前的一位,Lyneete Jacob女士,虽已抱了外孙,仍精力充沛,事无巨细,均认真负责处理。
有一次,我用的四轮助行器(walker)的一个轮子坏了,我不知怎么办,她立即打了几个电话采购,当天轮子就送来了。
她立即亲自动手,把轮子装上。我正要把助行器推走,她却说:“那怎么行!我送上去。”她这种爱人敬业的精神,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去年年底,我还有过一次独特的经历。
十二月二十九日下午四点钟,我习以为常地到社区活动中心的Spa去泡热水,十几分钟之后失去知觉,被人发现,立即叫来救护车,将我送到医院急诊室抢救。
医生进行了详细检查,断定患有急性肺炎,必须住院治疗。
我从急诊室打电话给妻子,她问我在哪里,怎么还不回家吃晚饭,我说不能奉陪了,她大吃一惊,自己病病歪歪,不能来看我,请护理刘姐来看望我。
刘姐家住马里兰州,车程一个多小时,本该回家了,却立即赶到病房护理起我来,直到半夜才回家。
一位给我诊治的女医师说,我这么大年纪,急性肺炎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彻底治好才能出院。
我在医院接受抗生素治疗,一住就是四天,刘姐每天一早就来,开始全天全面护理。
医师说,出院之后,需要休养一个月,才能完全恢复健康。回到家中,饮食起居都得到刘姐的全面护理。
刚被抢救住院之后,我第一次感到“风烛残年”之苦。
近年来,处处得到各方面的关心照顾,才体会到“老有所养”之乐。
刊发于2013·10·12 大公报

一个美国盲人的工作
刊发于 2013·11·10 大公报
妻子在国内时患严重青光眼多年,一九九三年来美国维州定居後,经州卫生局专家检查,鉴定为法定盲人(Legally Blind),由所在地区盲人科提供服务。
本地区盲人科很快就派来Alex Diaz先生。
没料到他本人竟是一位中年的盲人,身材健硕,由一条很大的黑色盲人犬引导进入我俩的老人公寓房间。
他一坐下,那狗就俯伏在他脚下,一动也不动。他先询问她眼睛的病情,然後问她需要哪些东西,一面听一面在一个电脑板上记录。
两天以後,他又来了,给她带来一根红白二色的盲人手杖,一块盲人手表,一个放大镜,一台大字母的电话,一个带放大镜的落地灯,并且由他的助手将电话和落地灯安装好。
然後,他带她搭他的房车去一位眼科医生的诊所检查眼睛,请医生开了眼镜处方,再带她去一家眼镜店配眼镜。
几天之後,她觉得新眼镜不太合适,他便陪她去一个低视力中心检查,重新配了眼镜。
又过了几天,他又登门,问她新眼镜是否合适,她说很好,感谢他不厌其烦的帮助。
他却说这是他的工作,如果她没有其他要求,他就去为另一位客户服务了。
我问他一共管多少客户,他说四十一位,我不禁一惊,一个盲人不仅没有以“残障”自居,安享国家法定的福利,而是同病相怜,尽力为其他残障者服务。
我想我们不会再麻烦他了。不料,我自己的双眼黄斑病变每况愈下,终於也被眼科专家鉴定为法定盲人。
本地区盲人科收到鉴定後,立即指派Alex Diaz为我服务。他又来到我家,问我有哪些需要。
我说,首先需要重新配一副眼镜,现在戴的还是几年前配的。他立即陪我去低视力中心检查,检查後我得知两周内可收到一副新眼镜。不到两周,我就收到新眼镜。
几天後,他又来看望我,一进们就问我新眼镜收到没有。我说已经戴上了,很好。
他的助手递给我一副新型的日光镜。Alex说,近来很忙,其他东西下次送来。
九月十八日,他送来一辆新型的助行器(walker),一台新型的带放大镜的落地灯。
我说今天恰好是我的九十三岁生日,感谢他送来这些珍贵的礼物。他和年轻的助手立刻唱起《生日快乐》,让我感到无比的温馨。
他却说:“很抱歉,还缺两样东西。”他马上又拿起话筒说:“巫宁坤先生还缺一块盲人手表,一台盲人电话,请尽快准备好。
他放下话筒,对我说:“等我拿到表和电话就尽快给你送来。近来工作很忙,耽误了。
我说:“哪儿的话!你太辛苦了。你现在管多少客户?”他说:“七十一!
我大吃一惊。
一个盲人,在就业方面不仅没有受到歧视,而是在政府机构当上了“干部”,从事重要的工作。
这是一个发人深省的“人尽其才”范例。
请点本文右上角的三个点
请您点击"查看公众号"
然后再点右上角的三个点
将本公号置顶或设为星标
 难得诚品推荐 (请点图片查看)
折叠小风扇肩背矫姿带便携循环扇
血管清道夫负离子牙膏防滑速干鞋
吃西瓜神器
脚趾矫正器
德国镇痛露
九黑益首膏防水抗污鞋
用不烂手套
请您点阅读原文看更多好产品
若喜欢,请点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