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l 徐大维
来源 l 公众号  良大师(ID:liang_da_shi)
8月份,在快递界发生了一件大事。
阿里巴巴宣布收购申通31.35%的股份。
约定收购价为99.82亿人民币。
而就在不久前的3月份,阿里巴巴以46.6亿的价格,收购了申通14.6%的股份。
这样算下来就是:
阿里巴巴总计以146.42亿的价格,收购了申通45.59%的股份。
由此成为申通的第一大股东。
那么问题来了:
这些股份是向谁收购的呢?
出售者正是申通的两位创始人:
哥哥陈德军和妹妹陈小英。
两人由此套现146亿,从此金盆洗手,退隐江湖。
哥哥陈德军是董事长,主外;
妹妹陈小英是副董事长,主内。
但是陈小英的经历更为传奇,她才是申通真正的创始人。
起点
▲陈小英
陈小英出生于一个特殊的年代——1976年。
家乡浙江桐庐县。
当时知道这地方的人并不多。
范仲淹写过一首《潇洒桐庐郡·十咏》的诗,来歌颂桐庐的曼妙风景。
可是,美景不能当饭吃。
地处山区的桐庐,并没有什么天然优势。
大家的生活清苦单调。
陈小英一家也不例外。
生活贫苦,一家四口全仰仗父亲那点微薄的工资。
然而,在陈小英上初中时,父亲因病去世。
顶梁柱就这样坍塌了。
为生活所迫,陈小英不得不辍学,到80公里外的杭州打工。
可是没学历能干什么呢?
找来找去,只能到一家印染厂当女工。
巧得是,这家印染厂有一个叫聂腾飞的小伙子,也是桐庐人。
他五官端正,热情开朗。
经常为陈小英端茶倒水,关爱有加。
孤苦的陈小英很快坠入爱河,没多久两人喜结连理。
机遇
▲邓小平南巡
1992年,正值邓小平南巡。
众人的经商热情被点燃,首当其冲的就是外贸生意。
上海浦东新区随之成立。
沪杭之间的外贸生意,变得异常红火。
只是大家发现,杭州想做外贸生意没那么简单。
第一个拦路虎就是:
报关单无法及时送到上海。
那年5月,陈小英所在的印染厂接到一家美国的订单。
布匹在杭州报完关后,报关单要在次日送到上海码头,否则这单业务就会黄掉。
负责此单业务的聂腾飞,很是头疼。
因为当时的EMS最快也要3天才能送达。
正在苦恼之际,一旁的陈小英却淡然说到:
“有啥大不了的,你亲自跑一趟不就行了?”
于是聂腾飞舟车劳顿,坐晚班车。
第二天零晨到达上海,完成了使命。
此后,公司报关的任务就交给了他。
在两地的频繁奔波中,聂腾飞经常会想到一个问题:
是不是其他企业,也面临这样的难处?
那么我能不能当成一份生意来做呢?
那时他还不懂什么叫做“快递”。
直到有一天,他听一个外国友人说,在国外快递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行业。
聂腾飞再也压制不住创业的冲动。
找来工友詹际盛和陈小英,一起商量。
大家一琢磨,现在工资每月才两三百元。
再怎么样也不会比现在差吧?
于是说干就干。
一家叫做上海盛彤实业有限公司,就这么开张了。
这就是申通速递的前身,那是1993年。
启程
同样是1993年,远在南方的广东顺德,另一个做印染生意的小伙,同样遇到报关单无法及时送达的困惑。
于是他也成立了一家快递公司。
名叫顺丰速递
那小伙的名字叫王卫。
▲王卫
当时速递业务是块禁地。
邮政相关部门并不允许民间经营,所以做这行当是有风险的。
王卫是香港人,注册的也是港资公司。
这算是一个隐性的护身符,业务开展起来容易不少。
而聂腾飞和陈小英却不一样。
泥腿子出身的他们,不仅辛苦,还要提防各种盘查。
聂腾飞和詹际盛每天帮人送“报关单”,几乎住在了杭州到上海的火车上,列车员老看到他们,于是有些生疑。
为了躲开列车员的盘问检查,两人只能一上车就赶紧钻入车座下。

陈小英有时也需要去接单。
每次像做特务一样,一般约在一个僻静的地方,还设有接头暗号,她还要躲在角落里暗中观察一会儿,发现没有异样,才敢出来接单。
一次,她接完单,拐入一个偏僻的巷子,撞到有几个大汉在撒尿。陈小英吓得撒腿就跑。
跑出很远时,一扭头,那些大汉都正对着她,一边吹口哨,一边让尿随风飘扬......
比起这种担惊受怕,陈小英更喜欢在家里打电话推销业务。
虽然很多人怀疑她是骗子。
有的直接挂掉电话,有的则破口大骂。
但陈小英却始终保持一种平和。
每天拨打上千次电话,工作时间常常超过17个小时,没有娱乐,没有休息。
这一切都得到了回报。
年底一算账,公司一共赚了2万块钱,小两口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万元户”。
显然,陈小英两口子对这点收入并不满足。
为了将生意做的更大,陈小英把哥哥陈德军拉入伙,聂腾飞邀请弟弟聂腾云也加入了。
一个家族企业的雏形,就这样形成了。
爆发
业务变大了,陈小英也开始对“盛彤”这个名字有点挑剔,不顺口,也没有张力。
一日,在说这两个字时,另两个近音词蹦入她的脑中:
申通”。
而“申通”有着更好的寓意:
“申”是上海的简称,“通”是四通八达之意。
于是“申通”二字就此定下。
▲詹际盛
申通的核心圈都是一家人。
工友詹际盛明显感觉被孤立。
没多久他便离开了申通,和弟弟詹际炜一起创立了另一家快递公司:
天天快递
而申通人手不足,也成为了发展瓶颈。
快递与其他行业不同,从业人员的诚信很重要,否则卷走财物怎么办?
怎么解决?
最好的办法就是找老家的人。
大家乡里乡亲,知根知底,信用问题自然好办。
于是陈小英和聂腾飞回老家招人。
这条发财路让众乡亲趋之若鹜,很快桐庐便成为快递从业者,最主要的输出地。
人员的到位,再加上采用的“加盟制度”,申通也迎来了自己的野蛮生长时期。
1998年,申通已经拥有了50多个网点。
公司员工近2000人,毅然成为长三角快递行业的老大。
分家
任何一部电影,都会有条暗线:
当事件向美好的方向发展时,总有猝不及防的悲剧袭来。
在陈小英的生命历程中,也不例外。
1998年,一个晴朗的秋天,聂腾飞在去宁波送件的路上,车子莫名冲出公路,聂腾飞不幸身亡。
这起事故,坊间有诸多猜测。
但无论如何,对22岁的陈小英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树倒猢狲散,话事人不在了,分家过日子是必然的结果。原申通各方诸侯,开始自立山头,绵延数年。
聂腾飞死后的第二年,弟弟聂腾云走出,创立韵达快递
2000年,申通财务张小娟离开。
与丈夫喻渭蛟创办了圆通快递
2002年,申通某一级站点负责人桑学兵,找到陈小英的同村发小赖梅松,后者做木材生意,愿意出资500万,一同创业,起名:中通快递
这就是“三通一达”的来历。
后来,陈小英斥资1.6亿元收购了天天快递。
而出任CEO的,则是陈小英的现任丈夫奚春阳。
这种关系错综复杂,想必你有些晕圈。
小编特意找到了一份示意图给你。
从图中,你也能大体了解到中国民营快递的一个整体脉落。
在快递业一直有个固有的说法:
顺丰和桐庐系,平分天下。
此话不假。
除去顺丰,中国大大小小百家快递公司,其实都是一脉相承,多为桐庐人,和申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你可能会想,都是桐庐人,大家的关系应该很好吧?
但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同行是冤家,桐庐的这些快递大鳄们,表面上没有剑拔弩张,但几乎也是老死不相往来。
小编认识一位做快递保险起家的老总。
他也是桐庐人。
他说每年过年这些快递大佬们才会回到家乡,他会借此去每家拜访,联络一下感情。
他有个心得:
和对方寒暄时,千万不能提起去过别人家。
否则对方会很不开心。
这种僵化的关系也可见一斑。
控盘
丈夫去世,众人出走,内忧外患。
这些困境陈小英是如何渡过的,我们很难得知具体的细节。
但是,从大的方面来看,陈氏兄妹走对了两步棋:
1
实施“二级加盟制度”;
2
搭上了淘宝这趟快车。
1、实施“二级加盟制度”
申通发家靠加盟制,这也被其他快递公司模仿。
但是这种野蛮生长方式,却充满了不可控制的副作用。
2000年前后,更是达到了顶峰。
当时快递行业还被视为“黑户”,大家打的都是擦边球,没规则,就是现实版的吃鸡战场。
据说,当时很多快递车上,都放着几把明晃晃的开山刀。为了一单业务,大家往往刀枪相见。
当时在北京崛起了一家叫做小红马的快递公司,想开拓华东市场。
老板到上海考察了一番,正好看到两拨操着桐庐口音的快递小哥在干架,那血腥的场面,让他有点胆寒。
他说到:
“这特么哪是做生意啊,这是玩命啊......”
于是断然放弃了华东市场。
对外要打,对内也要斗。
申通的加盟制,导致内部山头林立,恶意抢单,随意卖单,坑骗顾客的现象频繁发生。
陈小英在普陀寺闭关一周后,想出了一个办法:
“二级加盟制”。

简单讲,就是原来的网点为“一级加盟商”,给总部交押金。
而投递员要向所属的“一级加盟商”交押金,成为“二级加盟商”,可以自揽小片区域。
这种区域管理,互相牵制的办法果然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改良过的加盟制也变得稳定而有效。
这种方法,一直沿用至今。
2、搭上淘宝快车
2005年,与丈夫创办了圆通快递的原申通财务张小娟,开始热衷于网上购物。
在春节来临前,她在淘宝上买了一件皮大衣,本想过年拽一拽。
可是等到年过完了,皮衣也没寄到。
张小娟开始抱怨,说淘宝都是什么破物流啊,这么不靠谱。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老公喻渭蛟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重大商机。
于是正月十五还没过完,就赶往杭州,找马云谈合作。
▲喻渭蛟
那时的马云刚刚起步不久,远不如现在威风。
但是却倔得一比,说价格不降到最低,免谈。
喻渭蛟就问他:“多低算最低?”
马云说:8 元
那时,邮政的价格是 22 元,江浙桐庐帮是 18 元。
8 元简直是天煞价啊。
估计当时喻渭蛟的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但他还是咬咬牙,答应合作。
喻渭蛟其实不知道,8 元这个价格已经不错了。
桐庐的同行们一边骂他破坏行情,没有底线,一边偷偷往杭州跑,压更低的价,谋求与淘宝的合作。
价格竟然一度腰斩至 4 块。
就这样拉锯了几年。
直到 2009 年马云首创了天猫双十一,陈小英蛰伏良久,感觉放大招的时候到了。
在双十一之际,申通报出2.7 块的地板价。
这种放血操作,让所有同行哑然失色。
申通也迅速拿下淘宝的大量份额。
2010年双十一前后,申通一度拿到淘宝4成的市场份额,搭上了淘宝的这班快车。
陈小英也带领申通,成功跻身全国快递业的前三甲。
尾声
以淘宝为首的电商平台,无疑给中国快递行业带来了巨大红利。
此类业务,并不能带来较高的利润。
但却能带来两样非常重要的东西:
现金流和规模。
现金流,有利于快递巨头的整体布局和多元投资。
2012年,陈小英拿出1.6亿收购了天天快递。
让丈夫奚春阳出任董事长。
除此,她还参与控股了实业、投资、房地产、计算机网络技术等领域的25家公司。
电商业务带来的规模效应有利于上市。
2016年12月31日,申通快递借壳上市。
陈小英身价破百亿。
快递一姐,从此站上人生巅峰。
也许是厌倦了商界的血雨腥风;
也许上市本就是最终目标。
2017年9月,陈小英退居二线,辞去申通的所有职务。
但她与哥哥共同出资的上海德殷,控制着申通53%的股份,仍然拥有绝对的控股权。
直到此次马爸爸的大手笔,陈氏兄妹终于可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
据说陈小英退隐江湖后,仅有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她在杭州投资了一家叫做“铭一”的口腔健康。
开业时间定在了2018年12月29日。
哥哥陈德军、老公奚春阳,也亲赴现场“打call”。
而这一天,正好是申通上市一周年纪念日。
启发
上述4000多字,浓缩了陈小英事业生涯的跌宕起伏,不知道你有什么感想?
良叔不想给你灌上一碗“磨难使你强大”之类的鸡汤。
陈小英的前半生固然坎坷,她也生性坚强。
但要达到这样的高度,还是要依靠命运的眷顾,以及时代的红利。
抛开那些不可控因素,陈小英的故事对良叔有3点启发。
1、时代红利永远存在 
你可能很羡慕陈小英所在的年代。
那时刚刚改革开放,到处都充满了机遇,似乎随便做点啥都能发大财。
其实,这是一种“后视镜”效应,是尘埃落定的后知后觉。
你去问问那个年代的人就会知道:
只有实在没办法的人,才会去创业。
而创业属于非主流,根本没什么体系和政策支持,每个创业者都行走在钢丝上。
只有少数人能走完全程,谢幕收场。
所以,时代红利是稀缺的。
能抓住的毕竟是少数。
然而,时代的红利却不会消失。
就算不那么普遍,局部红利也是绝对存在的,就看你能不能抓住。

前段时间,我与一批网红和大V吃饭。
他们出身草根,都很年轻。
有做公众号的,有做知乎的,有做抖音的,也有专门做新媒体投资的......
他们都在各自领域做的风生水起,获利颇丰。
这些年轻人都是抓住了时代的红利。
在移动互联网普及的过程中,分到了一杯羹。
正如20年前,外贸兴起,带动快递发展一样。
所以,只要时代在发展,社会在更迭,时代的红利就一定存在。
虽然规模不同,形式不同,但红利不会消失。
2、草根创业要趁年轻
创业分为两种:
草根创业和精英创业。
前者一穷二白,没有任何优势和资源。
后者拥有一定资源优势,无论是技能还是人脉。
雷军就属于典型的精英创业。
他是软件专业出身,又在金山打拼多年。
既有技术又懂管理,而且他在投资界还拥有广泛的人脉。
这些都是草根创业者,都不具有的优势。
因此雷军在40岁的年纪创业,也能取得巨大成功。
陈小英等草莽英雄,则属于另一个极端。
他们不具备任何先发优势,只能在极度不确定性中摸爬滚打,失败概率很大。
年轻就是他们为数不多的资本。
申通创立之初,聂腾飞仅有20岁,陈小英只有17岁,就算他们首次创业失败,仍有翻身的机会。
圆通董事长喻渭蛟,更能印证这一点。
他18岁出来做装潢生意,5年间亏了个底朝天,后来受太太张小娟指点,投身快递行业,造就了圆通帝国。
所以,如果你一把年纪,又没什么资源优势,创业要慎重,因为岁月给你的负担,让你根本输不起。
而且,精力和体力也支撑不起初创的高压。
也许待在系统中,是一个更好的选择。
3、做生意,要背靠一个系统
在中国快递行业,除了顺丰,剩下的几乎都是桐庐人。
其他地域的人,很难挤进来。
桐庐县的很多村庄,几乎人人都是快递从业者,这个行业也造富了一批人。
这个现象在中国很普遍。
一些下游产业,就是通过这种地域圈层,建立垄断。
我们可以讲讲兰州拉面的例子。
你可能会觉得,煮一碗兰面有什么难的?
谁家还不会煮上几碗好面?
但是,当你真的开了一家面馆,就会面临大量实际的困难。
比如,拉面店怎么选址?
是开在社区?学校旁边?还是热闹的街区?
怎么控制成本?
一碗面到底该放多少牛肉?
一袋面粉做多少碗面?
套餐和凉菜怎么设计?
......
这背后需要大量的知识与技术。
一旦知识、技术不到位,你要是敢贸然开店,很有可能就赚不了钱了。
因此,你会发现开“兰州拉面”馆的人,都是青海化隆县的人。
为什么都是一个地方的人呢?
因为中国第一家拉面馆,始于1989年。
老板叫韩录,他就是化隆县的人。
摸爬滚打,他不仅赚到了第一桶金,还积累了宝贵的经验。富了不忘乡邻,把经验传授给很多化隆县的人。
于是一代传一代,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个行业中。
就这样,形成了一个紧密的同乡互助网络。

无论是租房子、签合同、办贷款,还是小孩子的上学问题,都有一个网络来帮扶你。
所以你看,如果你不是这个地方的人,想开家拉面馆,容易吗?
类似的案例很多。
中国影视的灯光师,几乎都来自河南鄢陵县。
因为鼻祖灯光师邢建伟,通过《黄飞鸿》系列,成为“灯爷”,而他正是鄢陵人。
他致富不忘邻里,把很多鄢陵人拉入这个系统中,而这些人,又把更多的鄢陵人拉了进来。
渐渐地,从灯光技巧到资源对接,鄢陵人形成了一个闭环体系,只有圈子里的人才能玩。
中国所有的复印小店店主,多为湖南新化人,因为新化人控制了从二手复印机购买到维修的产业链。
中国小笼包店老板,多为浙江嵊州人。
因为从笼框到肉馅,都有一套体系支持。
......
在中国就是这样。
任何一个看似无奇的行业,背后其实都有一张暗网。
所以,如果你是个创业者或者生意人,首先要考虑如何加入这个体系,而不是另辟蹊径。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固然值得尊敬,但跟着一群人吃螃蟹才是最保险的。
本文作者简介:徐大维,公众号良大师主笔,畅销书《超级个体:打造你的多维竞争力》作者,原平安集团渠道总监,香港理工大学管理硕士,知名培训顾问,简书签约作者。欢迎关注公众号良大师(ID:liang_da_shi)。

4个月挣了1.52个亿,他说:这才是对自己最好的投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