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周一发布广受关注的“公共负担”新规最终版,严限向领取福利的贫困移民发放绿卡。

该规则将影响移民生活的大多数方面,从医疗健保、英语语言能力,到食品券和其他福利计划。批评者说,新规推出前的讨论已经对许多移民社区产生了“寒蝉效应”,包括那些并未直接收到规则影响的家庭。
特朗普政府怎么说?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代理局长库奇内利(Ken Cuccinelli)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推动这项工作的原则是美国原有的价值观,即自给自足。这是一个核心原则,是美国梦本身,它是将我们区分开来的因素之一,是回溯至19世纪时美国法律的核心。”
库奇内利称:“通过确保到这个国家的移民不会成为公共负担,能够像过去的移民一样站稳双脚,这同时具有保护纳税人的长期利益。这不仅能保证他们成功,也是美国移民体系成功的结果。”
他在白宫重申:“通过公共负担新规,总统特朗普政府正在重新实施自给自足和个人责任的理想,确保移民能够在美国自给自足并取得成功。”
新政策有什么改变?                                           
“公共负担”条款至少可以追溯到1882年的“移民法”。当时的联邦立法者希望确保移民能够自给自足,而不是最终成为公共负担,以此保护纳税人。更新后的规则将更明确定义和扩展基于“公共负担”拒绝申请人的理由。
这份800多页的文件将于周三在联邦公报上正式发布,并于10月生效,将“公共负担”定义为在36个月内获得过一项或多项指定的公共福利超过12个月的移民。
移民和归化局(INS)1999年发布一份指南,根据指南,公共负担被定义为“主要依赖”政府援助的人,这意味着政府提供的收入超过其收入的一半。但收入只计算现金福利,例如贫困家庭的临时援助或社会保障的补充收入。公共负担评估并不包括对SNAP和Medicaid等福利的依赖。
特朗普政府新规扩大了1999年临时指导方针中涉及的福利范围,将社会安全金(SSI)、贫困家庭临时援助(TANF),以及大多数形式的医疗补助和补充营养援助计划(SNAP),即粮食券都纳入“公共负担”考量因素。

移民局长指出,“我们过去20年在1999年指南下遇到的困难是,它是一项预期的规则但从未实施,而且是相当简单的指导,对于我们在USCIS所做的工作并没有特别有用。他指出,新规是“更好,更彻底的尝试”。
新规还规定,如果某些非移民外国人在延长或改变非移民身份后获得了本无资格获得的福利,则他们不可再申请延长签证或变更移民状态。
该规则还解释了移民局将如何在有限情况下行使酌处权,即对那些完全基于“公共负担”规则而被拒绝移民身份者提供缴纳公共负担保证金的机会。最终规则规定最低保证金金额为8100美元,实际数额取决于个人的情况。
除这些以外,移民机构也将继续把移民的年龄、健康程度、金融资产和教育水平等视为绿卡申请的标准考量因素。
库奇内利称,这一新规并非为了限制发放绿卡的数量,他指出特朗普总统任期宣誓入籍的移民人数多于前总统奥巴马时期,这是为了向负责执法的USCIS工作人员提供清晰的指示,并让移民获悉哪些福利会被作为公共负担的考量因素。
库奇内利于6月份被任命为USCIS代理局长,他表示,该规则“完全符合总统的承诺,使移民系统能更好地为美国服务。”
新规定目的何在?                                           
移民当局目前要求绿卡申请人证明他们不会成为国家负担,新规如果颁布,将要求移民局在审查案例时考虑申请人使用政府住房、食品和医疗援助的情况,如广泛使用的第八节住房券、补充营养援助计划(SNAP)和Medicare(红蓝卡)D部分处方药保险。
该规则将对低于特定收入门槛的移民家庭进行“公共负担”测试,包括将考量申请人的英语程度,包括阅读、书写和表达。根据拟议的规则,任何需要大量医疗的已知医疗状况也会成为案例中重要评估因素。
寻求庇护者和难民将从“公共负担”规则中豁免。
公众如何评论?                                           
特朗普政府于去年公布了拟议规则,60天公众评论区于去年12月结束时,政府共计收到26万条评论,几乎全部是反对意见。
城市研究所5月份的一项研究发现,超过13%的移民家庭成年人表示他们之所以没有参与食品券和住房补助等公共计划,是因为担心“公共负担”新规会阻碍他们获得绿卡的能力。报告显示,在低收入家庭中,持这种恐惧的移民比例上升到20.7%。
虽然拟议的规则针对尚未成为公民或领到绿卡的移民,以及那些寻求从海外移民美国的人,但都市研究所报告详述了新规引发的“溢出效应”,15%的绿卡持有者和9.3%已入籍者表示,由于新规,他们在过去12个月内没有参与政府援助计划,担忧会影响自己的身份和状态。
去年年底,城市研究所卫生政策中心的另一项研究预测,多达680万已注册使用Medicade或CHIP(儿童健康保险计划)的美国儿童可能受到新规影响。
虽然特朗普政府并未将红蓝卡和CHIP列为公共负担考量因素,但卫生政策中心的研究人员认为,那些美国儿童的非公民父母,特别是西语裔和亚裔社区的父母,由于担心自己的移民身份以及与子女一起留在美国的能力,可能会放弃这些福利。
已有迹象表明,该规则可能会开创“择优移民”的先例,并不需要国会批准。Politico上周报道称,国务院一直在打击潜在的“公共负担”,以此为由拒绝签证申请的数量在2019财年飙升至12179例,而2016财年仅为1033例。
这也表明特朗普政府严限移民的举措并不仅限于打击无证移民,而是试图改变1965年《移民和国籍法》以来合法移民制度的现状。
倡导者,医生、公务员和民主党人担心,新规将惩罚那些使用基本政府福利的移民,并促使一些父母中止他们子女的营养和医疗项目,即使这些孩子是美国公民。
新规定在法庭上是否会遭质疑?                                         
正如特朗普政府此前发布的严限移民法规一样,这一新规也极有可能引起民主党和移民权利组织的强烈反对。他们警告说,这可能会使移民不敢申请他们所需的福利,担忧这会影响他们的绿卡申请。而发放许多公共福利的郡县既有可能在战斗的最前沿,从地方一级挑战这项新规。
美国总部地址
邮件:info@yuan.media
地址:12358 Parklawn Drive, Suite 110, North Bethesda, MD 20852
电话:240-317-2566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