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本是世界上老龄化程度最严重的国家,截至2017年,日本全国65岁以上老人达3514万,占总人口数的比例达27.7%,高居全球第一位。 (视觉中国/图)
全文共4158,阅读大约需要8分钟
  • 近年来因在商店“万引”(顺手牵羊的偷盗行为)被抓的65岁以上高龄老人,占此类犯罪总人数的三分之一。
  • 养老金不足以应付生活,已经给日本社会带来了影响。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 | 南方周末特约撰稿 万景路
责任编辑 | 顾策
两个月前,日本金融厅金融审议会曾报告称,为了应对老年生活,夫妇两人假设从65岁退休开始活到95岁,除了养老金收入外,至少还需要2000万日元的养老存款(约合人民币128万元),否则可能陷入“老后破产”的窘境。
报告提示,日本老人退休后如果仅仅依赖公共年金制度生活,可能会出现资金短缺,需要未雨绸缪地进行长期和分散性投资,合理做好资产管理和运用金融服务。
这个报告一出炉,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也吓坏了执政党。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为此辩解称“报告的措辞不准确,具有误导性”。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则称“报告引发了极大的担忧和误解,与政府的现行政策背道而驰”。以此为由,他干脆拒绝接受金融厅的这份报告。随后,政府也紧急出面宣布金融厅的报告“不严谨”云云,最后导致金融厅不得不出面谢罪。
事实上,金融厅的报告本意在提醒、呼吁国民通过积极的管理和投资为老后提前做好准备。由此,也可看出日本的养老体系确实存在着问题,而且是很大的问题。
养老金不足以应付生活,已经给日本社会带来了影响。根据警视厅的调查,近年来因在商店“万引”(顺手牵羊的偷盗行为)被抓的65岁以上高龄老人,占此类犯罪总人数的三分之一,而且还在呈不断增加趋势。
调查显示,他们中70%是没有工作享受低保的人群,顺手牵羊的也大都是饭团、三明治等糊口食品。由此可见,确实是连普通的日常生活都难以为继,才导致他们不得不去超市顺手牵“食品”的。
可怕的是,警视厅统计数据还表明,仅在2018年一年所抓到的65岁以上“万引”犯罪者就达8万人,这在日本绝对是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数字了。这些生活困窘的“万引”老人,也被日本舆论给贴上了一个标签,称他们为“下流老人”。这里的“下流”当然不是指作风下流,而是指沦为在最底层挣扎生存的一批人。
据统计,现在全日本沦为“下流老人”的已达700万人,而随着日本人的长寿、养老金的入不敷出,这个数据肯定还是会继续上升的。
那么,日本的养老体系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1
日本养老制度由来
如果要追溯日本养老金的历史,最早可上溯到明治时期的恩给制度。
1875年(明治8年)和1876年(明治9年),基于佐贺之乱和向台湾出兵所带来的兵员的伤残病亡,明治政府第一次针对军人实施了“恩给”政策,即对为国家奉献了生命和身体的伤残病亡的陆海军军人及遗属按不同情况给予“恩给”(恩给年限和金额依照官阶及个体情况之不同,分别有详细规定。比如最下层的士兵的恩给年限为12年等),以保障他们本人及遗属的生活。
到了1884年(明治17年),针对文官(即当时的公务员)的恩给制度也开始实施了(恩给年限一般为17年)。这样,当时的恩给制度就已经涵盖了包括文官武将在内的所有公职人员。然后又经过明治后期和大正初期的数十年的具体实践,在1923年(大正12年),日本《恩给法》正式出台,这被视为日本“年金制度”(即养老保险制度)之始。
这一“恩给制度”虽然在战后经历了被联合国军最高司令官强制取消和在1953年重新复活的波折,以及随着国民年金制度的确立最终走向衰亡。但经过数十年的实行,其内涵也得到了逐步的完善,对日本的年金制度之确立起到了不可忽视的积极作用。
此外,二战前,一些日本企业还开始学习西方导入了“企业年金”的做法。如三井物产和嘉娜宝公司就引进了德国的企业年金制度。
而作为民间的“公的年金”,最早出现在1939年。根据《船员保险法》,船务公司开始为船上劳动者实施年金保障措施。1941年,虽然在战时,日本政府还是以德国的年金制度为范例,制定了《劳动者年金保险法》,并于1942年开始实施。该法规定10人以上的体力劳动企业(包括矿业、工业、运输业)都需加入保险。
进而,在1944年,该法更名为《厚生年金保险》,其内涵也扩大到了所有女性劳动者,企业规模更进一步缩小为5人以上的公司都有义务加入该保险。至此,日本的养老保险不分男女几乎囊括了所有工薪阶层。
在此基础上,日本于战后1959年制定了国民年金制度,并于1961年正式开始实施。而1961年也由此被定为日本现代年金制度的起始年。
2
养老“三层楼”
日本养老金的构造,可以形象地比作三层楼。
第一层为国民年金,也就是基础年金,这是在日本居住的所有20岁以上60岁以下的人(包括外国人)都必须加入的部分。当然,如果只加入了国民年金,在退休后也只能领到最基础的养老金。
第二层则是厚生年金,这是指加入公司养老保险的人和公务员而言。加入了厚生年金其好处为养老保险由个人和公司或政府各负担一半,而且还能在老后享受到第一层的国民年金加上厚生年金的养老金。
第三层为企业年金,这是一些企业为公司员工老后考虑特设的一种年金,也称做“私的年金”,而相对应的厚生年金等则称为“公的年金”。
加入企业年金的好处是,在退休后可以拿到第一层的国民年金,加上第二层的厚生年金,再加上第三层的企业年金。不用说,享受到的养老金数额就相当可观了。但正如天上不会掉馅饼一样,想享受这种三合一的养老金,在“现役”阶段就要缴纳更多的养老保险。
一般来说,日本的国民年金保险费是非固定的,随着国家政策规定的变化而变化,但大体上额度都差不多。比如2017年度的月额为16490日元(相当于1000元人民币);2018年度的月额为16340日元;而今年的月额则为16490日元。
同样,厚生年金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工资的浮动而浮动,以笔者为例,每月要交的厚生年金为43920日元(相当于3000元人民币)。额度虽然大,但因为公司负担一半,因此,笔者每月只需缴纳21960日元就可以了。
至于企业年金,是企业设置的一种类似于累积型储蓄一样的年金,加入者月月、年年累积,到退休时或者以退职金的形式一次性领取,或者像国民年金和厚生年金的形式那样月月领取。不过,企业年金说穿了是泡沫经济时的产物,以日企的现状,绝大多数企业已经不设企业年金了,据统计只有29%的大企业仍存在企业年金制度。
随着日本人口老龄化严重、养老金出现不足,政府就只好采取减养老金和延长领养老金年龄的办法,来延缓养老金越来越大的缺口。(视觉中国/图)
3
缴40年保险,不如吃低保
原则上,现在日本人从65岁开始可以领取养老金,但这个规定是活的,也就是说只要自己提出申请,可以提前领取,也可以推后领取。当然,金额会有所不同,比如提前领取的养老金就更少。
至于金额,如果只是缴纳了国民年金,那么以2018年为例,连续缴纳40年国民年金的人每年能领取到的养老金总额为77.93万日元,换算到月,也就是每月能拿到6.49万日元(相当于4300元人民币)。2018年日本的低保领取金额为每月12万日元。也就是说,辛辛苦苦缴纳了40年的养老保险,还不如老后吃低保。
其实一开始,日本养老金制度是不会出现入不敷出的情况,比如现在70岁以上的退休人员,退休金都能拿到二十几万日元。但随着日本人口老龄化严重、养老金出现不足,政府就只好采取减养老金和延长领养老金年龄的办法,来延缓养老金越来越大的缺口。
而低保是国家法律规定的针对无收入人群的最低生活保障,无法更改。那么,慢慢就出现这种怪现象了。
缴纳厚生年金的人又怎样呢?我们以日本网上的一则帖子为例来看一下。
帖子上说:丈夫是公司职员,妻子是专业家庭主妇。这位丈夫的退休金为14.84万日元,妻子的国民养老金为5.46万日元,夫妻退休后的收入相加为20.3万日元(这是据厚生省劳动局年金局调查,于1961年4月2日以后出生的男性和1966年4月2日以后出生的女性,将从65岁开始领取年金的平均养老金金额)。
至于企业年金等,因已不具普遍性,在此就略过不提了。
以上面介绍的国民年金和厚生年金的实际领取金额,我们已经可以看出,日本的老后年金不足以维持原有生活水平和消费。
先从统计数据来看,以日本总务省对高龄无职夫妇二人的家计调查为例,按规定他们所能享受到的是最低的国民年金。而日本年金制度规定,在缴纳满40年的国民年金后,才能领取每年最高约78万日元的养老金,即每月约为6.5万日元,夫妇二人相加则为每月13万日元。
以最低生活标准来计算一下他们的支出。以东京为例,一般两个人的伙食费平均最低为6.7万、房租1.5万、水电光热费2万、医疗费1.5万、交通通信费2.5万,以及其他生活所需的杂费约5万,总平均月支出超过20万日元。这超出了他们夫妻的养老金月收入之和。
从日本金融广报调查委员会对60岁以上老人的金融资产调查统计结果,我们还得知,其中30%的高龄老人完全没有储蓄或其他金融资产可以用来贴补生活,如此,他们的日常生活脑补一下也就可想而知了。
那么,工薪阶层的老后领取养老金情况又是怎样呢?其实,即使是那些在职时收入较高的工薪阶层(包括公务员)和自营业者,退休后的生活也同样是难如人意的。
以上面所举的丈夫是公司职员、妻子是专业家庭主妇为例:丈夫的公司退休金为148409日元,妻子的国民养老金为54622日元,夫妻退休后的收入相加为203031日元。
而根据总务省的家计调查显示,他们退休后所能领取到的平均20万左右的养老金,相对于家庭月平均29万的必须支出来说,也同样生活处于困窘状态。这就是现在日本一般的工薪人员退休后的收入与支出现状。无论是一个人的家庭还是夫妇二人家庭,若无积蓄,老后生活确实堪忧。
对此,政府把希望寄托在了消费税增税上。
安倍政府急于增加消费税,因为政府解决养老金问题的最大指望就是利用增税的税金来填补养老金严重不足的缺口。但试想想,现行消费税为8%,预计将提到10%,表面上增加了2%。那么,这增加的2%消费税收入真的能解决养老金不足问题吗?
日本《消费税法》明确规定,消费税必须使用在年金、医疗、介护等社会保障方面和对应少子化施策所需上。如此,一分钱掰八瓣花,最终又能轮到养老金这块多少呢?即使完全用在养老金补助上了,那么,针对呈不断扩大的倒金字塔型的日本养老保险现状,这增加的2%消费税就真的够吗?
不过,民间倒是给出了诸如用养老保险金做信托投资或者投入股市以生财等办法,但由于日本人不肯承担责任的特性,估计也比较难。因此,就目前的局面来看,日本养老金问题还真是个难题,将来似乎也不乐观。
其他人都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