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七七
距离巴黎圣母院火灾已经过去了4个月,
那场大火里,巴黎圣母院的哥特式塔尖和屋顶线被烧成灰烬。
大火扑灭后,人们最最关心的问题就是:
赶快把被毁部分给修好啊!
一开始,大家的想法都挺简单:圣母院被烧毁前是什么样子,就按什么样子重修呗。
然而法国政府却冷不丁地问大家:
来个船新版本的巴黎圣母院好不好?
毕竟,在4月15日被烧毁的瘦长塔尖,也是建筑师欧仁·维奥莱-勒-杜克(Eugène Viollet-le-Duc)在小说《巴黎圣母院》出版后才设计建造上去的,也不算是初代圣母院的一部分哦。
刚开始听到法国政府这个想法,民间都是一片骂声:
不许你们乱安排!
今年5月底,法国参议院更是直接叫板马克龙,以强硬态度表示:
巴黎圣母院必须完全恢复原貌!
然而船新版本的事不说还好,说了之后,大家在搞笑之余竟然有点蠢蠢欲动,认真思索起这事的可行性:
Emmmm...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就这样,一些大公司开始认真地组织起了“巴黎圣母院重修方案竞赛”,其中声势最浩大的, 当属出版商GoArchitect办的“The People's Notre-Dame Cathedral Design Competition”
这场从6月初开始举办的竞赛到6月30日截止时,已经收到了来自56个国家的226项方案,关注着巴黎圣母院重修方案的人们,也在踊跃地给自己心水的方案投票...
8月5号,GoArchitect公布竞赛结果:
来自中国设计师Zeyu Cai 和 Sibei Li 的“巴黎心跳”(Paris Hearbeat)方案获得3万多人投票,拿下冠军!
“巴黎心跳”方案主要由三个部分组成:
可以映射城市风光的水晶屋顶
利用玻璃折射形成玫瑰花窗的“城市万花筒”玻璃尖塔
以及塔尖上每半个世纪打开一次的“时间胶囊”装置
每一个部分都藏着细腻又文艺的心思,一边创新,一边向先人和历史致敬~
玻璃尖塔的设计方案基于维奥莱-勒的经典比例,做成八角形的几何形状,将配合着水晶屋顶一起映射城市风景。
也就是说,随着光线的变化,每一刻,巴黎圣母院的屋顶和尖塔上都将倒映不同的城市景色。
而从教堂内部往上看,则会看到尖塔里折射出美丽的玫瑰花窗
站在万花筒正中心往上看,将会看到“巴黎心跳”里最诗意的设计:通过磁悬浮技术漂浮在塔尖的“时间胶囊”——
巴黎市过去的记忆,以及未来的故事,都将收入胶囊内,每隔半个世纪,胶囊将打开一次,与全人类共同分享过去这些年里巴黎经历的故事。
胶囊所在的塔尖象征着巴黎的心脏,在磁悬浮技术的作用下有节奏地上下跳动,这也是项目名称“巴黎心跳”的来源~
Zeyu Cai 和 Sibei Li 都是建筑专业出生,一个出自清华大学,一个出自北京工业大学,毕业后都有出国深造的经历。
这次参赛,也是因为两人都对巴黎圣母院怀有敬畏之心~
除了来自中国建筑师的“巴黎心跳”方案之外,还有另外五个国家的方案入围最后的角逐,
来自加拿大的皇冠式方案,
来自英国的伦敦大桥+喷泉式方案,
同样来自英国的“终结尖塔”式方案,
来自美国的帝国大厦式方案,
以及来自日本的屋顶花园式方案。
所有226项方案都将被收录到GoArchitect出版的《Visions of Notre-Dame》书中。
嗯,现在问题来了:
Zeyu Cai 和 Sibei Li设计的“巴黎心跳”真的能实施到巴黎圣母院的重建方案中吗?
Emmmm几乎是不可能了
虽说GoArchitect办的这场竞赛在业界内得到一致好评,也吸引了全世界不少吃瓜群众来投票,但最最重要的法国政府官方认证,它没有啊!
而法国总理菲利普在4月时说好要举行的官方国际竞赛,到现在也没个动静。
另外呢,我们前文有说,法国参议院强烈反对给巴黎圣母院弄新塔尖新屋顶线,这个反对可不只是嘴炮而已,参议院已经认认真真地把“让巴黎圣母院恢复原貌”的修正案提交给了真正掌握大权的国民议会。
而就在8月初,国民议会已经点头、并在法律里明确表示:巴黎圣母院就按火灾前的模样重修!
这也就意味着,各种神奇的重修方案都可以洗洗歇着了,法国人不会看到一个拥有玻璃尖塔的圣母院,也不会实现在圣母院顶上种菜或是游泳的愿望...
不过GoArchitect也说了,他们会尽一切努力向法国政府争取机会...
最后来投个票吧。
ref:
https://www.designnotredame.com/
https://www.independent.co.uk/news/world/europe/notre-dame-cathedral-roof-fire-design-competition-paris-france-a8968791.html
新欧洲专稿,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