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7月18日报道,当地时间周三下午,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遭绑架致死案的量刑审判进入尾声,控辩双方进行了陈词结束。接着,陪审团将讨论并决定是否判处罪犯克里斯滕森死刑。
律师表示,只有当所有陪审员同意时,克里斯滕森才会被判处死刑。如果有一名陪审员反对,克里斯滕森将被判处终身监禁且不得假释。
不过,据中国新闻网最新消息,在经过近3小时的讨论后,陪审团无法做出决定,法庭宣布休庭,将于当地时间7月18日早上9点再继续讨论。
在伊利诺伊州中区联邦法庭进行的最后一天量刑庭审中,法官首先对陪审团宣读了指示,告知他们的权利和义务。
随后,控辩双方开始结案陈词。辩方检查官纳尔逊指出,过去一周多的时间内,被告提出的50项减刑因素并没有大于检方提出的重刑因素,尤其考虑到被告以如此残忍的手段谋杀章莹颖。检方表示,章莹颖遇害整整767天,父母和家人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而凶手至今不肯交代章莹颖尸体的下落。检方再次向陪审团呼吁,只有给克里斯滕森判处死刑,正义才能得到伸张。
原告克里斯滕斯辩护律师则表示,克里斯滕森患有精神疾病,而且父母均有精神疾病史,案发前罪犯曾在所在学校寻求心理救助未果。而且此案是克里斯滕森首次作案。希望陪审团可以给他一条活路,判处其终身监禁且永不得保释。
在过去两周里,被告辩护律师传唤了超过20位证人为克里斯滕森出庭作证,其中包括他的父亲、母亲、妹妹、前妻以及伊利诺伊大学心理咨询中心的咨询师。证人从各个角度试图说服陪审团不要判处克里斯滕森死刑。此外,克里斯滕森辩护团队还大打亲情牌。父亲作证时声泪俱下,希望儿子免于一死。
据章莹颖家庭律师王志东介绍,接下来,陪审团将讨论并做出最终裁决,这一决定过程可能持续几个小时,也有可能持续几周。在定罪阶段,陪审团只用了90分钟就裁定克里斯滕森有罪。伊利诺伊州在2011年就已废除死刑,此案在联邦法庭开审,死刑依然适用。但对于是否判处罪犯死刑,陪审团预计需要花更长的时间商讨才能达成一致。只有当所有陪审员同意时,克里斯滕森才会被判处死刑。如果有一名陪审员反对,克里斯滕森将被判处终身监禁且不得假释。
然而,判处被告死刑还是终身监禁,这个牵动无数人心的决定,似乎令12名陪审团成员难以抉择。据中新网18日消息,在经过近3小时的讨论后,陪审团无法做出决定,法庭宣布休庭,将于当地时间7月18日早上9点再继续讨论。
两年前的6月9日,刚到美国两个多月的中国访问学者章莹颖,在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附近上了一辆黑色轿车,至今音讯全无。随后,美国警方逮捕了嫌犯克里斯滕森,并开始了长达两年多的调查和审判过程。
陪审团的三种可能
章莹颖案律师王志东对中新网记者表示,从法律程序上来讲,陪审团需要确定罪犯是经过计划和准备,故意绑架杀害,造成章莹颖的死亡,并在这个过程当中使用了极其残忍的手段。

陪审团还需要考虑检方提供的所有加重刑罚的因素,包括对章莹颖家人和亲朋好友的伤害。
同时,辩方律师也要求陪审团考虑减轻刑罚的各种因素,包括罪犯之前没有犯罪记录,他的家庭有酗酒的传统,他本人酗酒,滥用药品,曾经寻求过心理健康方面的咨询没有得到有效的帮助,等等。
陪审团讨论决定最终结果的时间完全没有办法预料,从几个小时到几天,甚至更长,都有可能。
王志东律师指出,陪审团可能得出的结论有三种:
第一种,12人一致同意死刑;
第二种,12人一致同意终身监禁,不得保释;
第三种,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则刑罚为终身监禁,不得保释。
也就是说,只要有一个陪审团成员坚决不同意死刑,克里斯滕森将被判处终身监禁。
资料图片:章莹颖案被告克里斯滕森。
量刑阶段回顾
在7月8日开始的量刑阶段审理期间,辩方传唤超过20名证人。在选择证人上,辩方利用亲情、被告的人生转变、其心理问题、给陪审团施压等方式,目的是为了让克里斯滕森不被判死刑。
7月8日
检辩双方进行开案陈词;检方证人作证,播放章莹颖四位同学和好朋友录制的采访。
7月9日
检方8位证人全部完成作证;辩方再次要求流审被法官驳回;章莹颖母亲在录像中谈及女儿时,一名女性陪审员失控落泪离席,导致休庭;章莹颖父亲作证时一度哽咽。
7月10日
辩方证人出庭作证,克里斯滕森父亲迈克尔向陪审团求情,并向章莹颖家人道歉。父子两人都当庭哭泣,迈克尔一度无法继续作证。
7月11日
克里斯滕森的多名老师称,其求学状态“时断时续”,经常缺席助教会议,不回复电子邮件。有老师形容他“就像戴着面具一样”。此外,法官驳回辩方提出的精神病学家作证请求。
7月12日
克里斯滕森前妻米歇尔、伊利诺伊大学的心理咨询顾问、辩方聘请的专家等出庭作证。
7月15日
克里斯滕森母亲表示自己和其父亲的家族都有精神疾病史,克里斯滕森从小就表现出精神疾病迹象。他在大概15岁时发烧尝试自杀,19岁时怀疑自己患有精神分裂症。克里斯滕森表示放弃自辩。
7月16日
检方播放数段录音,指出在定罪庭审阶段,克里斯滕森与前妻打电话时,两人曾开心大笑,和母亲打电话说自己每天平均能睡12小时,与辩方描述的凶手饱受失眠困扰相矛盾。
7月17日
检辩双方分别进行结案陈词。
章父章荣高(右)、母叶丽凤(中)、弟弟章新阳(左)。(图片来源:美国《世界日报》特派员黄惠玲╱摄影)
两年来,家人等待着这一天
过去的一个多星期以来,章莹颖的家人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地回忆伤心欲绝的往事,重复他们所经历的撕心裂肺的痛苦。但同时,他们两年来也等待着凶手被判刑的这一天,为了章莹颖,为了正义。
父亲:我的生命不再完整
在量刑阶段的庭审中,当现场播放出章莹颖出发前往美国时在火车站的照片,并询问章莹颖的父亲章荣高这是否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女儿时,章荣高开始哭泣,“没有了她,我的生命不再完整。”
母亲:我如何能继续活下去
“她是个非常好的孩子。”章莹颖的母亲表示,女儿一直很成熟,是个出色的学生。“我如何能继续活下去,我真的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
章母说,她对章莹颖的男友很满意并期待他们能够步入婚姻。“我总是很想看到她披上婚纱。”她边哭边说。“我真的想成为一名外祖母。”
男友:她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章莹颖的男友侯霄霖说,他希望能在获得博士学位后到美国攻读博士,并和章莹颖一起回国,他们已经计划在2017年10月结婚。
侯霄霖表示,章莹颖的离开尤其让她的家人深受打击,同样也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她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伊州皮奥里亚市‬法庭。(图片来源:美国《世界日报》特派员黄惠玲╱摄影)
死刑or终身监禁?
王志东律师称,本案中,被告克里斯滕森在被判决死刑后,辩方必然会上诉。死刑案件的上诉过程将持续很多年。
如果本案被告被判终身监禁,辩方上诉的可能性相当小。
美国的终身监禁意味罪犯不得保释,即不存在保释、假释,减刑或保外就医等任何离开监狱的可能性。一旦被判决终身监禁,克里斯滕森将最终死在牢里。
来源:央视新闻、中国新闻网
责编|徐蕾
审核|隆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