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姐想先讲一个故事,一个父亲,带孩子去游乐场,路上突然有绑匪把孩子带上车抢走了,父亲拼了命地跑,但奈何没追上。路上的行人,也想尽办法,帮忙找孩子,但奈何谁也找不到。这时便有人说,如果父亲没带孩子去游乐场,悲剧也就不会发生了,于是所有人都觉得:“对啊,你好好跟孩子在家里待着,绑匪不就抢不走孩子了吗?”没有人曾注意到,这个因为孩子丢了而彻夜难眠的父亲。从这件事刚被曝光时,网络上关于子欣和子欣家人的猜测,就一直未曾停歇。有人说他们冷漠,有人说他们重男轻女……这场流量狂欢的背后,没有人关注或是说没有人在意这家人的痛苦。今天的这篇文章,可能比较特别,它来自于那些亲眼见过子欣,或是接触过子欣家人的人。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多我们不曾经历、不曾面对过的事情,从贫穷富贵,到生离死别,每个人每个家庭的悲欢各不相同。在没有得知真相之前,那些不负责任的揣测,那些恶意的评论,那些被肆意散播的传言,都是一把把利刃,将他们伤害的遍体鳞伤。给子欣家人多一点宽容和理解吧,如果有来生,也愿子欣不再遇到坏人。
来土澳几星期,没有关注微博的事情,直到今天中午,很多朋友突然call我,让我看今天的热搜。
我打开一看,就哭了。
我这才知道,原来这几天大家都在惋惜的女孩章子欣,就是两年前跟我一起玩、一起写作业的小朋友。
以前去山区或者贫困国家支教,或者在出差采访的时候,经常会遇见一些山里的小朋友。
我记得他们每个人的样子,但从未想过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会出事。
子欣就是我两年前去千岛湖做采访的时候认识的。
当天到民宿时已是下午三四点了,我肚子饿得咕咕叫,但是没有到开饭时间,而子欣正陪着她奶奶在厨房准备食材。
我过去问:“有没有什么吃的呀?
她奶奶说:“(这里的)饭菜还没有好,但是家里有吃的,你们一起去我家玩吧!
这时,子欣很开心地跑过来,满脸纯真的笑:“我带你去,很近的,就在上面。
回屋之后,她让我坐在凳子上,开始给我剥橘子。
我说:“你剥得太慢啦,我剥给你吃吧小宝宝,但是你要先把这排字写完(她的家庭作业)。
她害羞地笑着,然后很听话地搬了小凳子坐在茶几旁边,拿铅笔开始认真写字。
我拿着一瓣橘子鼓励她:“你写字好好看小宝宝,奖励你一瓣橘子!
这时候,奶奶也走了过来,把自己做的果脯拿给我:“她做作业就是太慢啦,家里没什么好吃的,有自己做的果脯(好像是桃子的)和地瓜干,不要介意呀。
我拿了好几个,一边吃一边感叹:真的太好吃了!
但勤劳朴实的奶奶却总觉得招待不周,一直在一边说:“不好意思呀,不是很好吃,不要介意。
他们真的是特别善良朴实的一家人。
在子欣写作业的过程中,奶奶就和我坐在一边聊天。
从奶奶的口中,我知道了很多关于子欣的事情:子欣一直跟爷爷奶奶一起住,很懂事,有时候有点调皮。因为住在山上,每天还要起很早去上学,写作业有点慢但是很认真。但是,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妈妈了,虽然爷爷奶奶也照顾得无微不至,但是他们依然感觉很对不起孩子……
不一会儿,奶奶要下去民宿里继续忙做菜了。
我看见旁边子欣的玩具车,问她:“我好想开你的车子在你家周围兜风,可不可以借我玩呀。
宝宝非常腼腆地笑,一直点头。
当时,我朋友拿着手机在拍我。子欣看我很喜欢拍照,就走过来说:“姐姐,我一会儿带你去拍一棵树。
“那你要写完作业才可以带我去,我现在好期待呀,所以你快去写作业!
作业一结束,宝宝就冲过来,兴奋地拉起我的手就往山下面跑。
于是就有了这个视频(当时我不知道她让我拍哪一棵树,就把手机直接递给她了。
后来我在山边闻见厨房的香味,跑去看奶奶做饭。
因为我是云南人,很多江浙这里的菜没有吃过,奶奶就很认真地给我讲菜的种类,什么时候吃最好吃,有什么寓意。
例如这个马兰头,是奶奶自己在山边采摘的野生马兰头,清炒特别好吃,尤其适合春天。
因为我之前跟子欣说,我超爱吃她们家的橘子,于是,她下山来找我的时候又给我带了两个。
她真的是个非常甜心宝贝的孩子。
吃饭的时候,我招呼她们一起吃,但是奶奶摆摆手说我们是客人,她们是员工,一起吃不方便。
我说:“没关系呀没关系呀,跟你们一起吃饭超开心的。
第二天早餐的时候,我没吃饱,悄悄问奶奶可不可以帮我炒火腿肠吃,奶奶二话不说就拿了自己做的酸菜炒给我吃,还下了两碗面条给我们。
子欣奶奶人真的很好,所以教育出来的小孩子才会这么善良、热情、懂礼貌。
所以当我看见网上很多不好的评论时,内心特别难受。不知道奶奶失去了子欣,后面的日子该怎么过。
这个本已不幸的家庭,却面临着网络上铺天盖地的“网络暴力”。
在这场流量的狂欢里,无数恶意的猜测横飞,甚至有人将子欣的家人定义为“罪人”。他们指责子欣的爷爷奶奶贪财,指责子欣的父母不负责任,指责他们一家人贪财、重男轻女,指责他们为什么这么冷漠。
“他们觉得,痛苦就是茶不思饭不想,就是号啕大哭,就是昏倒在地,这多符合常理啊。
上观新闻的记者@顾杰写了一篇文章,讲述了自己在章子欣家里的见闻,他亲眼目睹了那些未曾被大众看到的痛苦:
“我多次看到奶奶哭着捶打自己,也看到爷爷瘫坐在沙发上喘不过气来。如果要写,作为记者尽可以不放过在场的任何细节去写,以满足读者的想象。但是,且不说这对家人可能造成的二次伤害,难道这就是全部的痛苦吗?
那些痛苦是迟钝的,沉潜的,无声暗涌的。
那些痛苦在哪里?它们弥散在这个家庭的每一处空气里。
在墙上挂着的‘吉祥如意’对联里,在章军赶回家抱起外甥时微笑的刹那里,在奶奶沉默转身给记者端上来的那杯苦茶里。
莎士比亚曾说:一千个人眼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或许这家人的一举一动,在大众眼中,同样有一千种解读。
但没有人在意,被恶意揣测的他们,默默地承受着多少苦痛。
 “记得14号上午,也就是这个家庭得知噩耗的第二天,我看见女孩的爷爷挎着竹篮从院外经过,我远远看着他瘦小的背影往林子里走去,不一会儿,他采了一篮桃子回家。
某些网民大概会骂吧,说你都这个样子了,怎么还有心情去采桃子?
他们不知道的是,当时家里有很多亲戚,爷爷奶奶是很淳朴善良的人,我去他们家采访时,奶奶都会洗一篮子桃子端上来招待,即使再三拒绝,他们也一直劝我们尝尝。老人对陌生记者都如此,何况面对亲戚?
可是这种再自然不过的单纯善良,在另一个场域里,套用另一种框架,就可能变成冷漠自私。
媒体有义务去澄清一些猜测。比如章军和姐夫连夜赶回,有人说孩子都还没找到你们就回家了。
网民不知道的是,8号报案到当天,章军一刻没停连笔录都没来得及做就赶到宁波,回家时还是那件衣服没换,这次回来一方面是补笔录;另一方面,网民不知道的是,章军父母状态很差,他怕老人出意外,必须亲自前来安抚。
这也会被说成冷漠,你让章家还能说什么呢?
还有说爷爷奶奶重男轻女,甚至把视频里的奶奶看护小外甥当成爷爷奶奶重男轻女的证据。网民不知道的是,小外甥平时在杭州,并不在淳安,这次特意带回来,是姑姑特意让爸妈照看,给他们一些寄托,晚上也睡在一起。
可是,这份善意,在互联网上,就变成了重男轻女。
出事后,家里人几天没有正经做过饭,根本吃不下,只能随便应付。我到的那天,他们认认真真做了几个菜,邀请我和同行的记者一起上桌,他们依然淳朴善良,活着的人要吃饭,要活下去。
这在我们看来,完全可以理解的事情,姑姑却突然提醒我们,你们拍照还是不要拍到这桌子菜吧,她怕网友看到做了几个菜会骂他们家庭还有心思做这么多菜。
可他们明明是受害者,没有正经吃过饭的也是他们,不是网友。
他们凭什么要受到这些指责呢?
文字源自上观新闻《在章子欣家守了几天之后,我想替没有被看见的痛苦辩护》作者:顾杰
有人曾说,世界上永远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针不刺到你身上,就不知道有多痛。
是的,人与人之间,没有感同身受,每个人对待痛苦的方式也不尽相同。
你不知道,在他们看似平静的表情下,藏着多少焦灼;
你不知道,在他们看似冷漠的表情下,藏着多少悲痛;
你更不知道, 在他们看似“正常”的生活下,又有多少次红了眼眶。
他们才是和子欣曾朝夕相处的人,他们才是最不愿子欣遇害的人,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们才是最伤心难过的。
那些流言蜚语、那些妄加揣测,是何等的残忍。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多面。
有生,有死;
有悲,有喜;
有贫穷,有富有;
……
或许我们无法了解那些不曾接触的人,或许我们无法感知那些被深藏在内里的疼痛,但我们可以保持尊重,不去轻易地说出伤人的话。
有人说:网络时代,谁的手上都可能沾着血。
但愿这句话能让每一个人都有所敬畏。
两年前见过子欣的那个女孩说:
那几天,我们晚上分开的时候都会说:明天见。
可是突然之间,就再也没有明天见了。
看见有人给子欣的留言:“早开的你的夕阳美得不像话,好端端在我摇篮,流浪到什么天堂,我没有给你翅膀,你为什么要飞翔。
我不禁泪流满面。
子欣,我希望你在蓝色的彼岸像我们当时一起玩的时候那么开心,永远笑得这么甜,就像最美丽的太阳。
章子欣小朋友,很高兴和你成为好朋友。
姐姐真的希望,你和所有爱你的人一切都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