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始看到牛大姐闹航班的视频的时候,我也挺气愤的,心说怎么哪儿都有这种人啊,优越感这么强,这么疯狂地自信,这么喜欢站在制高点上喋喋不休地教育人,扣帽子打棍子还泼脏水,实在太过分了。气了一晚上。

大闹国航头等舱,这名奇葩“监督员”啥来头?
后来,经过一位朋友提醒,我才回想起我还见过这位牛大姐。那该是2002或者2003年,当时有朋友来我家玩儿,其中一位带来了牛大姐,当时还是牛小姐,说话不多,也没见异常,和现在视频里的样子,神态气质都完全不同。没多久,那位朋友跟我说,和牛小姐没成,还说到牛小姐停飞了,具体原因,语焉不详,我也没问。
岁月不饶人,难怪没想起来。
转眼看到当事人李编剧的文章,知道了她精神上有问题,双向情感障碍搜了一下,就不那么气了,觉得牛大姐也是可怜人。闹了航班,加上以前还闹过机场地铁公交,招来各种网络拍砖,压力巨大,不知道这两天什么状态。
2019年7月13日,同乘坐CA4107航班的头等舱的乘客李亚玲(编剧)在微博爆料,2019年7月12日该航班上牛宇虹自称国航监督员,态度恶劣斥责乘客、扰乱头等舱客舱秩序,同时自身不系安全带、拔打电话,诬陷乘客,导致乘客接受调查遭到滞留达7小时。
我也依旧觉得那些乘客、机组够倒霉的。所以,以后上飞机记得关手机吧,看看多大的事儿啊。
最近刚看了一个剧,叫《我们与恶的距离》,贾静雯演的,就是说精神病人犯罪的事情。那个网剧里事情更大,不同的精神病人连续犯事儿,有杀人的有劫持的。整个剧就是在探讨媒体人、律师、医生以及受害人家属、病人家属包括社会上的公众,该如何面对这样的局面,如何从阴影里走出来,如何达成谅解,如何给别人也是给自己一条生路。剧刚看完,没想到生活中发生了类似的事情。

《我们与恶的距离》剧照
我觉得那部戏编得不易,创作者要从很多角度,把冲突各方的激烈情绪理出逻辑来,并且带着观众从各个角度去尝试理解。但唯一对一件事,是持批评态度的,那就是部分自媒体的推波助澜以及键盘侠们无休止的网络暴力
这种批评的确有针对性,牛大姐这件事情一出,口水也如期而至。例如就有公号建议国航把牛大姐送到山东大学当学伴。这样的梗本身就低级,而且,宣泄得一点都不真实。你是真愤怒还是抖机灵呢?《精神卫生法》可是明文规定不能侮辱病人的。
作为评论者,把矛头对准个体,最安全也是最容易,多能耐啊。
另外一种口水,则是直接喷向事件的目击者、爆料者李编剧的。比如,指责她不遵守承诺,曝出了牛大姐的病情。确实,《精神卫生法》有相关病患隐私的法律条款,原文是“有关单位和个人应当对精神障碍患者的姓名、肖像、住址、工作单位、病历资料以及其他可能推断出其身份的信息予以保密,但是,依法履行职责需要公开的除外。李编剧的爆料是反着来的,姓名、身份、单位这些信息,有些是牛大姐自己说的,曝出的时候,不知道她有病。更何况,自己和其他乘客的权益受到了伤害,这件事情已经成为公众事件。我觉得牛大姐有病这件事情,是有必要公开的。

牛女士之前闹地铁的视频被网友扒出
说句实话吧,如果大家不知道牛大姐生病,恐怕舆论的所有火力都会向牛大姐喷去。把话说明白了,能促使人全面了解,冷静一些,比如我。
吐口水的人,还对李编剧的作品表示了轻蔑,言外之意,这就更无聊了。受到伤害、造成麻烦是真的,这和作品有一毛钱关系吗?曝光和交涉,与其职业、成果搭不上边,别反智了。
至于某宝上开卖什么“牛宇虹同款”,起哄架秧子,赚这个钱良心没愧疚吗?
出了问题,最重要的是解决问题,而不是让事件愈演愈烈。事件的关键点在哪里?从法律上讲,本人能负责的,本人负责,其次的负责顺位是监护人,如果没有,则单位负责。比如监护人该承担什么责任?牛大姐有病,到什么程度,心里没点数吗?为什么还能让她自己去乘坐飞机?单位有什么责任?你都让她换岗、拿钱不上班了(不是病退),这是明白她有病呀,还允许她因私免费坐飞机外出(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国企给自己的员工提供免费乘机这种福利,这成本怎么消化啊?这算谁花的钱?给整个机组和其他乘客造成了这么大的影响,可能会造成安全隐患,你说无法判断其是否犯病,没办法?这未免也太不诚恳了。
至于三名乘客被滞留在机场七个小时,国航的解释是这是公安系统的程序,和自己无关。也不说说公安系统启动这个程序的原因是什么?还不是因为牛大姐夸大其辞报了假案?她是谁的员工?事情发生在谁的飞机上?这就不提了?
反正,看了李编剧说的交涉过程再看国航的回应,就产生一种印象:可以道歉,可以安抚,不能负责,不能赔偿,更不能识别和阻止精神病人登机。

国航的态度也是网络吐槽重点
没人负责,可不就是当事人认倒霉吗?
而且,没准以后还有类似的或者更悲催的事发生。
国航有苦衷,又说自己不能说,欲言又止,那就更让人乱猜了。能言善辩又委屈,自己还真当自己是受害人。
仔细关注一下已经透露出的事件过程,正常人都能得出结论。很多主流媒体也大多在按照这个正常的逻辑发声。我的意思是,那些爱发言的自媒体,别欺负老实人,也别欺负个体,乱带节奏不如去找找根源。别有意或无意随口就来,使得简单变复杂,让人与人陷入彼此攻讦。应该多想想,当事的双方应该怎样才能脱困。作为精神病人,她如果闯祸了应该得到怎样的看待。冷嘲热讽恶言相向都不是善意的。
写这篇稿子的时候,新一轮节奏已经出来了,网上有信息,透露牛大姐老公是什么人,爷爷是什么人。我不知道爆料的人从哪里找的信源,还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跟她邻居似的。我只是又想起贾静雯那个剧里,犯事儿的人家里被人打砸、家属被人臭骂的样子。
拿人消遣是吧?
真相是什么,是真的像网上说的“很多关系盘根错节,手可以伸得很长”吗?好啊,来看看最后打不打脸。我不喜欢特权,我也不喜欢诛心,以及各种故作高深神秘貌似知情人士的暗示,但国航对待李编剧和牛大姐的态度,他们的言辞,让这种消遣愈发甚嚣尘上。
这都无助于事情的解决,反而会让事情变坏。
最后,我还想说说空乘这个群体。多年前,因为工作原因,我采访过两个航空公司的空乘(并非国航)。他们的工作压力特别大,早班飞机,往往半夜三更就开始开会,为航班做准备。我旁听过准备会,除了各种日常的要求外,乘务长还会特别叮嘱空乘对一些重要旅客要耐心,要多花力气,这些人多有反复投诉的历史。空乘特别怕投诉,轻则奖金告吹,重则停飞,饭碗被砸,所以要全程关照,让对方不要抓到把柄。
当然,要是服务出了纰漏,投诉了,空乘也认。关键是有些乘客总是提出些过分的要求,无法满足就会投诉。比如有一位空乘告诉我,有个乘客是投诉老手,他每次坐飞机都向机组索要一架飞机模型,否则就找茬投诉。而航空公司往往难以调查原委,一接投诉就处理空乘。
国内航班大多飞行一到三个多小时,期间空乘几乎无法休息,如果连续飞上两三个航班,疲惫可想而知。再加上精神压力,确实很辛苦。
牛大姐以前也是空乘,估计也受过类似的压力,当然她也知道空乘的软肋。空乘那么哄她,按她的要求做这做那,应与怕牛大姐投诉自己有关。
无论是出于自身的品牌考虑,还是出于对员工精神健康的关心,或者出于对乘客利益、安全的维护,航空业界某些固有的制度和态度,都应该有所改变。普通人与精神病患之间发生冲突该怎么解决,该怎么对待精神病患才合理,才能保护他人利益且做到不歧视病患,这也是算是牛大姐提出的一个课题。
原标题:口水不该吐向牛大姐,也不该是李编剧》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