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港大依旧可爱?我担心港大只剩下可爱”。本文是一位港大新闻系毕业生在看完港大依旧可爱》一文后,连夜写出一篇回应并授权本号发表。本号亦转发了《港大依旧可爱》一文孰是孰非,交由读者评判。

(一)
众所周知,当一个人谈不上美丽,又够不上优雅,便会勉强被称之为可爱。“可爱”二字,仿佛是麻子脸上的面纱,癞痢头顶的帽子,或可暂时解压自娱,却不能改变千疮百孔的真实,而回避真实的流脓,最终迎来的只能是全面的溃烂。
我们当然可以捧着脸幻想每一声愤怒的谩骂背后都有美好的初衷,每一次粗暴的推搡背后都有不得已的苦痛。然而噪音与摩擦之下,最初的愿景和最后的理智都会被埋没,放任噪音的滋长与亲手助长暴力也没有什么不同。等到尘埃落定后,全世界都不想也不在乎再来质问这所学校原因,只留下一个失望的背影决然转身,以脚步投票出最终的结果——众叛亲离,声名狼藉。当所有的结果都在最坏的可能里成真,那时即便我们再懊恼再捶胸,也终将于事无补。
是的,港大,和香港,已经糟糕到需要被拯救了。
因为再不行动,病毒会蔓延扩散,影响这所大学及这座城市的健康,祸及它们的未来。因为稍有社会经验的人都知道,政局的动荡必然会招致人才的流失,经济的不振,竞争力的下降。如果自由的代价是灭亡,那自由的意义又在何方?要知道,那些令我们焦虑的情绪从不是来自于什么盲目的对立、无聊的成见,而是来自与这座城市同呼吸共命运的心跳。如果我们粉饰太平,蒙上眼睛,那明天,我们又该如何避免自己的孩子再遭受同样的折磨与苦难?
(二)
暴力绝不值得提倡,当然应该被禁止。任何引发暴力的来龙去脉,企图预谋,都应当被完整挖掘。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当我们试图从理解双方立场的角度去化解这场冲突,是否也应当基于双方的行为尺度再予以辩护。当一项反对行为被另一项恶劣数倍的反对行为回击,是否适合以“你也有错”来暗示“所以活该”?如此这般强行“画等号”,究竟是息事宁人,还是有心偏袒?
校内所有的冲突都是社会的缩影,但香港大学之能力与魅力,难道不是她可以站在公民意识之顶端首先冲破噪音的洪流,去引领社会找到出口?我们需要的是在多元中寻找沟通的空间,而不是放任对抗肆意冲撞,纵容自由成为互相伤害的借口。因为这样的创口一多,我们便更会竖起尖刺,建起隔阂,所谓多元的内核再难被窥见,曾经的自由也只留下仇恨与偏见的外壳。
我怕港大只剩下可爱,毕竟她应该以更有力的姿态保护我们的自由。
(三)
在讨论这次的事件时,我们认为需要做以下回应。
第一,社会充满政治,大学亦然,没有异议。
第二,关于校长的表现,固然抗议者认为其失职,但抗议者的反对者也同样有理由认为其尽责。就像我们维护每个人畅所欲言的表达权利一样,自然也有人希望维护自己安静学习的权利。如果二者的诉求天然互斥,那需要明白的是,其寻求理解和体谅的心情也是完全对等的。许多不远来到香港求学的学生,面对着意料之外的冲突,猝不及防的乱象,内心何尝不恐慌,不焦虑?他们不想被卷进政治的漩涡,希望埋头钻研专业,难道就只是为了自利,而没有更伟大的理想?
当我们呼吁理解,就应当更加公平执正地考量双方。毕竟那一群看似“不关心”政治的学生中,也有准备献身专业,未来以毕生所学建设香港、建设中国的理想家。所谓热爱,所谓关切,不一定是靠嘴“吵”。当政治迎面而来,无法避免,至少也请为这些人留一条生路,让他们可以安静地绕过它,将来以科学与技术超越它,同样真挚地造福社会。在这个角度上,感谢校长为这一批学生留了条路,让他们至少还有选择,不用被裹挟牺牲。
我怕港大只剩下可爱,毕竟她应该是更庄严的殿堂,不是政治的角斗场。
(四)
在事件发生后,我们愤而发起联署,并非难以忍受异见,害怕斗争冲突,乃因今日香港的“抗议”传统,我们早已见证多年。犹记十五年前七一,同样是洋洋数十万人上街,却是秩序井然,克制守序,被外媒奉为奇观,更是所谓“公民社会”盛赞之始。当年盛况,有纪录片《七月》为证,如有学弟妹未能亲见,相信港大图书馆多媒体室仍有收藏,可以借来一观。
对比当年,今日之世风不能不叫人扼腕感叹,而让人默认暴力乃是“不完美的必然”,更是恕我们无法苟同。因为在你们还未到来的那些年,她曾经有过真正令人肃然起敬的高光时刻,而我们见证的那些个时刻,成为了现在站出来反对暴力的理由。
作为老一批内地毕业生,我们从没对香港置身事外,当自己是这个城市的过客。我们在此扎根成家奉献青春,已俨然视此地为第二故乡,因此容不得有人以任何名义破坏和玷污她。正如老一辈香港人从五湖四海聚集到此,打造出东方灿烂的明珠,我们也准备延续这个历史为她添砖加瓦。然而有一天,那些奠基人的子孙却突然挥舞着言语的棍棒企图将你驱逐,这叫人如何不气愤,如何不委屈?因此,在呼吁内地生放下成见的同时,我们可否呼吁本地生也看看内地生对于这片土地的付出?如果没有感情,为何大家义愤填膺?如果不是真心关切,有谁会在乎太不太平?
我怕港大只剩下可爱,毕竟她是我们的母校,而不是随意经过的跑道。
(五)
我们的支持与反对,除了建立在我们的了解和思考外,更建立在我们的经验与实践之上。因为曾经见证,所以坚信一些乱象可以被避免,也应该被避免。因为曾经直面,所以不会选择蒙眼,默认不该发生的继续发生。人之为人的可贵,在于我们能够预计并且行动,能够努力避免开历史的倒车,防止自己陷入难以自拔的深渊。
我们不会拒绝与人的联结,相反,我们希望能通过自己的行动来实践我们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从维护身边人基本的权益开始,从呼吁抵制不当暴力开始,不轻描淡写,不粉饰太平,勇敢地正视和重视它,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地治愈她。
我怕港大只剩下可爱,也许,现在是时候换我们来保护她了。
(六)
也许抗议的姿态会不如点头微笑漂亮,但我们积极奔走的模样,却是真切地为了维护心中的那个理想——我们不希望港大只剩下可爱,她应该可敬可佩,庄严高尚,应该让每一个人不悔前来,离开后,也永远在心中闪耀。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