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文字,未经授权禁止商业转载】
曼哈顿大面积停电 
地铁、高楼、时报广场均受影响
  星期六(13日)晚间曼哈顿突发大规模停电事故,建筑物一片漆黑,成千上万人陷入黑暗中。地铁交通混乱,公寓楼人员被困电梯,商店和酒店均受影响。估计四万家庭断电。
  洛克菲勒中心和其他大楼已经启用应急发电机供电,曼哈顿时代广场多地的交通信号灯受到影响,FDNY已帮助被卡在多栋大楼电梯里的工作人员。
  纽约消防局称,此次停电是由变压器起火引发的。截至当天晚上8时,至少有3.8万客户受到影响。联合爱迪生电力公司(Con Edison)表示,曼哈顿区有约4万名居民家庭停电。
  纽约州议员罗森索(Linda Rosenthal)表示,纽约警察局(NYPD)认为停电是由曼哈顿65街(65th Street)和西区大道(West End Avenue)的检修井爆炸引起的。
  正在爱荷华州竞选的纽约市长白思豪通过电话向目击者新闻(Eyewitness News)透露,根据官方提供的信息,停电可能由两个锥形变电站之间传输线的机械故障所致。
  停电的状况最先在当天下午6时30分到7时之间出现。停电地区主要集中在曼哈顿中城,以及上西的部分地区,南北从40街一致延伸到72街,东西从曼哈顿岛的最西端到第五大道。洛克菲勒中心、无线电音乐城等地标性建筑也一片漆黑。
  本次停电的范围覆盖第五大道至哈德逊河,约34到72街从晚上7点开始停电。大约72,000名用户受到影响,供电从大约午夜时分开始恢复。
  大都会运输署(MTA)官员表示,停电状况在曼哈顿多个地铁站都有出现,只有很少的地铁可以正常从布碌仑区、皇后区、或者布朗士区进入曼岛。
  大都会运输署在其推特(Twitter)上表示,“我们正在努力排查原因并保持列车正常运行。”
  受停电影响,纽约地铁几乎全部的线路都多多少少出现运行中断的情况。纽约大都会运输管理局在社交网站“推特”上说,多个地铁站出现停电情况,与电力公司合作确定原因。
  另外,由于红绿灯停摆,曼哈顿中城的地面交通也大受影响。由于停电,一些商家也被迫提前歇业。
  消防局处理了多起民众被困在电梯内的事件。到目前还没有人员伤亡的报道。
恢复电力的瞬间↓↓↓↓↓↓
7/13纽约大停电 惊人相似的历史
  周六(7月13日)晚纽约市停电影响了周边大部分地区。42年前的同一天,纽约也发生了类似的大面积停电。当时,抢劫犯罪频发,造成了对市民生活的严重影响。
  据Daily News报道,本周六的停电发生在曼哈顿西侧一个受污染的车站,而42年前的停电是闪电所致。当时,一道闪电击中了布坎南(Buchanan)郡韦斯切斯特(Westchester)县的一个发电站。同时,扬克斯市(Yonkers)的另一场雷击使得电网发电愈加紧张。更糟糕的是,当时正值闷热的夏天,城市的空调由于夜晚高速运转,已经让电网不堪重负。就这样,在多重因素打击下,纽约的电网彻底瘫痪。
  1965年11月,当东部沿海岸地区发生停电时,纽约人民做到了从容不迫。然而随着这座金融帝都对电力的依赖,当人们面对1977年的大规模停电时,再也无法保持冷静。
  新闻记者哈密尔(Pete Hamill)在Daily News写道,停电不到一个小时,抢劫就发生了。据可靠消息,人们在布碌仑(Brooklyn)的百老汇大街(Broadway),尤蒂卡大道(Utica Ave。)和弗拉特布什大道(Flatbush Ave。)肆虐地扫荡商店内的物品。
  一群几十岁的孩子从曼哈顿14街广场音乐商店(Square Music Shop)的窗户上扯下铁门,打碎玻璃,抢走了音响设备和乐器。一名试图阻止他们的男子被当场撞倒在地,并踢昏了过去。
  哈密尔补充道,1500多家企业遭到破坏,企业家失去了一切。据国会的一项研究估计,损失总额略高于当时的3亿美元(约现在12.7亿美元)。
  拉瓜迪亚机场和肯尼迪机场关闭了大约8个小时,超过4000名人员被迫从地铁撤离。美队(Mets)与小熊队(Cubs)的比赛在第六局结束,迫使14,626名球迷从谢伊体育场(Shea Stadium)回家。这场比赛于9月16日结束,成为大都会当年98场失利之一。
  第二天早上,电力开始恢复,但整个城市花了24多个小时才恢复了全城供电。
  2003年8月14日,一次电网故障影响了加拿大东北部和部分地区,使得纽约再次陷入黑暗。
  本周六的停电是继1977年7月13日后发生的第二次停电,幸运的是,停电没有那么严重。
市立大学明星教授涉毒辞职
  据有关消息和官方文件显示,亨特学院(Hunter College)的一位明星心理学教授被指控在学校活动中吸食可卡因,并定期举办各种大尺度派对。
  杰弗里·帕森斯(Jeffrey Parsons)是纽约市立大学(CUNY)系统中最年轻的“杰出”教授,也是市立大学系统中收入最高的教授之一。伴随着学校调查证实了去年5月学校员工对他的投诉,他于今年7月3日辞职。
  帕森斯领导着学校的的艾滋病教育研究和培训中心(Center for HIV Educational Studies and Training, CHEST),该中心负责进行对不安全性行为和娱乐性毒品吸食的研究。从1997年到2016年,他从联邦拨款中获得了共计3700万元的资金。
  中心的一名前雇员说,每年他都会举办派对,这个派对被称为CHEST节。在去年的派对过后他被投诉有不当行为。
  2018年5月4日,派对在西村的标志性石墙酒店(Stonewall Inn)举行,帕森斯在那里租了酒吧的二楼。派对的主题为“反叛”。
  帕森斯鼓励与会者大量饮酒。该派对甚至包括唇形同步比赛。帕森斯还告诉两名男性员工脱下衬衫。一位参加派对的前工作人员说,然后他接近了“其中更性感的一位”并解开了他裤子上的纽扣。
  CUNY发言人弗兰克(Frank Sobrino)表示,在参加聚会后,有员工向学院投诉。随后学院与该大学研究基金会(CUNY Research Foundation)一起聘请了前联邦教育部的官员负责调查此事。
  根据5月1日该事件的“最终结果信”,指控中有一条是“帕森斯在CHEST活动中使用和分发非法药物(可卡因)”。
  调查结论是,帕森斯“违反”了纽约市立大学的行为不端政策,并且“多次”涉嫌“违反纽约市立大学毒品和酒精政策”。
  帕森斯在调查期间一直享有带薪休假,每年有高达24万元的工资。根据来自帝国中心(The Empire Center)的数据显示,2017年他的工资达到363,283元,其中包括85,817元的纽约市立大学补助金和39,200元的追溯工资。他的薪水是当年整个CUNY系统中的第五高。
  CUNY董事会上个月以150万元的成本聘请了Covington&Burling律师事务所,负责制定一系列与涉嫌违反大学不正当行为规范指控相关的政策,这些指控涉及多名潜在的原告。
  一位熟悉此事的消息人士表示,这与帕森斯的指控有关。
布朗士华男失踪
  据报道,居住在布朗士区2727 Henry Hudson Parkway公寓楼602号的17岁华男马克思张(Max Chung)于6月13日星期四下午4点,在他的住所附近失踪。
  17岁的华男Max Chung长有黑头发,棕色眼睛,身高大约5英尺10英寸,体重大约180磅,最后一次出现穿着黑色连帽衫,上面有红色权力的游戏标志。
  任何有关此男子相关信息的人都可以致电纽约市警察局的犯罪阻止热线1-800-577-TIPS(8477)或西班牙语,1-888-57-PISTA(74782)。公众也可以通过登录Crime Stoppers网站或将他们的提示发送到274637(CRIMES)然后输入TIP577来提交他们的提示。所有提示将严格保密。
精彩推荐
觉得好看别忘了点个赞哦↓↓↓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