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山东留学生“学伴”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说说我的看法。
我现在在北海道非常偏远的一个地方,叫“根室”。
根室是日本有人居住的最东端,基本你下了飞机,到了新千岁机场,还必须租车再往东开6个小时才能到,所以这里基本没什么中国人——因为中国驾照不能在日本租车。
根室的街头非常破败,在这的几天一直都下雨,街上没有几家店开着,也几乎没有行人:


整个小城一共只有4家旅店外国人可以用app订,我订的时候三家满了,唯一剩下的那家结满了蜘蛛网,整个旅店只有一个大叔在看着,看不到其他人:

说实话,如果不说这是在日本,我会觉得这是在中东的某个小城,刚刚经过战争的那种。
因为这里非常偏,所以这里很多人没怎么见过外国人,特别是你再往村里开,去到那些农场和渔场的时候,当地人更是几乎完全没见过外国人。
物以稀为贵,我作为一个外国人,在这里感受到了“洋大人”在中国的感觉。
比如走到一个农场,农场主非要送我他们家的奶牛挤的奶还有各种农产品。
走到根室港,港口边刚刚捕鱼回来的小哥一定要送我今天抓到最特别的鱼作为礼物,那鱼奇丑无比,还活着在呼吸,长得很像安康鱼,但我不能确定。
晚上吃回转寿司,隔壁的阿姨见我日语很差,点菜困难,拿出了谷歌翻译帮我点菜,和我聊天,还要请我喝酒。


这让我想到了去年去约旦的时候,在一个港口城市吃饭,我走在路上,突然一个看起来非常富有的中年人过来,说一定要让女儿和我合影。
还碰到了两个。
她女儿真的美,就像新闻里那种阿拉伯公主一样,令人印象深刻,不过没用我的相机拍,很遗憾没有图。
当时同行的小伙伴很多人也都碰到了同样的事情,甚至有个胖胖的安徽姐们,被三四个少女围着,一定要他给讲中国的事情,末了还要送我们当地的礼品。

问他们为什么,他们说这里很少见到东亚人,然后夸我们长得都很漂亮,所以想和我们合影。
佩特拉
所以老百姓对不怎么见到的外国人友善其实没啥问题。大家总是会对不常见到的人客气,对经常见到的人随意,这是常理。
就像小时候,我妈总是对第一次来我们家做客的同学客客气气,给他们买各种水果吃,他们犯了错也不批评。但对经常来玩的同学就很普通了,既没有水果吃,犯了错也要被骂。
(当然,对我是最差的。
物以稀为贵嘛,好客嘛。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算是网友最爱喷的“easy girl”,说到底也是别人的自由,别人爱和谁谈恋爱,爱怎么卑微是别人的择偶自由,其他网友其实也无权指责。
这都是民间的事情,这种自由也到此为止了。
但官方不能这么做啊。
官方不能说中国人在地铁上吃东西就罚款,外国人在地铁上吃东西就不管

然后遇到事情了就说“执法人员英语不好”,你都有能力劝阻了,没能力开罚单?
不能说中国人丢了自行车没人理,外国人丢了自行车出动十几个警察帮忙找。

不能说中国人不能住好宿舍,好宿舍都要“腾给外国人住”:
外国人的宿舍都有补贴:
空调永远是外国人宿舍先用上,中国人宿舍后用上:
网易算过一笔账,成都某学校奖学金覆盖率达到了95.1%,很多外国人来我们这里留学不用花钱,反而能赚上一大笔。
这些往大了说,就是执法不公,就是从根本制度上的不公平。要知道真正给国家交税的,其实还是我们中国人啊。
山大这次的事情,其实不是什么大事。之所以造成这么大的情绪,一方面是打光棍的人确实多,也确实有人在恶意带节奏,比如翻出江西财经大学去年就辟谣过的事情出来黑。
但另一方面,外国人在中国的“超国民待遇”也是大家看在眼里的。官方这样双标久了,任谁心里都会有怨气,也就会在看到有一个这样的新闻时,阴阳怪气的来一句。
“洋大人,外国爹。”
-END-
为了不错过更新,不要忘了将我设为“星标”
👇🏻
【推荐阅读】
回复
晚安
可以看到一篇
“性瘾者”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