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香港大学出了一个新闻,不断发酵,波及了一些港大学生,致使这学生目前遭受其它同学的校园暴力。
事情起源于香港引渡条例的修改。
7月1日部分反对引渡条例修改的人士冲击香港立法会,香港立法会的玻璃被砸。
7月3日,香港大学校长张翔教授发表声明,谴责暴力冲击立法会的行为,呼吁理性务实解决纷争。
然而,就是这样一份呼吁和平,反对暴力的声明,招致香港大学学生会的强烈反应,他们谴责校长:“维护立法会玻璃,而不维护自己的学生”。
一些学生会的成员开始在学校里张贴海报“表达诉求”。
香港大学学生会大楼外
学校中一处施工设施围板
校长办公室门口
面对质疑和批评,校长于7月10日向全校师生发表题为“Reaching Out”的公开信,再一次重申反对一切暴力,表示自己非常担心年轻人的安全,害怕他们会走上不归路(the point of no return),呼吁大家可以一起努力让香港割裂的社会重新愈合(Please let us work together, and with our collective wisdom, reconcile our divided society for Hong Kong’s future.
香港大学校长张翔教授公开信全文
喧闹并没有平息,香港大学学生会正在组织更大规模的抗议行动。然而他们抗议的诉求,就是希望校长支持他们的暴力行为。

另外有一些持不同观点的学生,也发出了自己的声音,呼吁学生们“尊师重道,理性表达自己的观点”。但是据透露,目前该文已遭人移除
大学街上张贴:呼吁尊师重道,理性表达观点
根据香港大学学生会的有关规定,位于“民主墙”上的张贴品不可以被随意移除,然而对于学校其他地方的张贴物并无明确规定。校园里各处张贴着的海报,似乎与言论自由的初衷相背离,而是充满了的仇恨,攻击,侮辱,和谩骂,这些言论即便是在香港大学学生会自己的民主墙也是不应该出现的。一些同学自发地去移除这些并未张贴在民主墙上的海报,但是却遭到一小撮人围堵,用广东话对其进行侮辱,次日将他们的照片印出来配上侮辱性诽谤性的文字公之于众。
视频:一位学生在清除张贴品时遭到围堵
香港大学民主墙出现针对视频中学生的侮辱言论
另外一些同学也在清理
并未张贴在民主墙上的
海报时也遭到了阻挠,而且阻挠者企图在未经同学允许的情况下拍摄其容貌,该同学因此用手挡住了拍摄者的摄像头。含有他们容貌的照片第二天也出现在学校各处,并冠以“公然袭击港大学生”的标题。

学生会外出现含有移除张贴品的同学们容貌的海报
海报中的一位同学说:“我当时只是挡住了对方的摄像头拒绝其拍摄容貌,根本没有产生任何冲突。如果真的是‘打人’或者‘袭击’,希望对方拿出证据来。”另一位也同样被曝光容貌的同学表示:很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已经不敢去学校。
在此,笔者想说:香港的核心价值是自由与法制。但是自由和法制是并列的,不存在无法无天的自由,言论自由更亦如此。
香港大学学生会内务手册列明:
民主牆張貼品上不得涉及人身攻擊、揭露個人私生活、與事實不符或誹謗、淫穢字眼。
香港大学学生会内务手册
民主墙是港大言论自由的最大体现,就连民主墙都不允许张贴人身攻击的言论,我想那些标语和涂鸦早已超越民主墙的规则所能容忍的底线了吧。若民主墙上的违规张贴品只能有港大学生会负责移除,请问学校其他区域的张贴品应有谁来管理,谁来界定是否违规呢?如果言论自由是至高无上的规则,为什么那张呼吁理性的海报最终消失了呢?可能大多数人都选择沉默了吧,即便被撕掉也不会去追究,毕竟言论自由的准绳掌握在另外一些人手里,如同一个任人摆布的洋娃娃。

最后,笔者想再聊一聊校园暴力。学生会以公开的方式张贴其他同学的容貌,造成了当事人极大的恐惧,整日担忧自己的人身安全,这本身就是已经属于校园暴力。暴力并不只有武力上和生理上的暴力,对于被害人造成心理上的创伤亦属于暴力。被害人表示并不敢自己向学生会声张要求移除包含自己容貌的照片,而结果大概也是以“言论自由”和一顿冷嘲热讽外加录音录像的方式回绝。
这篇文章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够让外界了解目前港大所发生的事情,不能任凭港大学生会的一小部分学生制造事端。也是希望能向外界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自己的想法。我们从五湖四海来到香港求学。我们努力读书,埋头学术,希望有朝一日能为社会做出自己的贡献。我们本无意参与这场争拗,但是面对校园里发生的种种语言暴力,还有那些颠倒黑白侮辱普通学生的大字报,我们实在不能再沉默下去。
香港大学作为一所全球顶尖大学,在国际上也享受盛誉,这也正是香港大学每年吸引世界各地的同学前去求学的重要原因,但是当前校园中的种种乱象,包括曝光学生容貌并对其使用侮辱性语言的行为,已经与开放包容的大学理念背道而驰。
我们希望学校管理方立即对这样的行为进行纠正,移除学校内所有针对学生的含有攻击侮辱言论的海报,并且对学校内的张贴品严格管理,避免这类校园暴力发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