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女童失联的事情,你们都听说了吧。事件的来龙去脉还不清楚,我们也不要妄加猜测,但是,目前最确定的一个事实是,一个9岁的孩子,几天前还活蹦乱跳,而如今,只剩一具冷冰冰的尸体。这个孩子本来可以拥有美好的一生,如今再也回不了家了。到底谁该为整件事情负责,未来我们要如何保护自己的孩子?宝贝回家网站显示,自2007年10月24日起,平均每天有11个寻找孩子的家庭在宝贝回家网站上注册,单日注册量最高时达到了一天193个家庭。这背后,是多少个家庭的悲剧?今天的文章,希望大家都能转发给身边的人,我们希望离家的宝贝都能回家,也希望有一天不再有宝贝离家。
近日,一起离奇的失踪案牵动数亿人的心。
7月4日,杭州一对老夫妇,把年仅9岁的孙女章子欣“借”给了一对租客,去上海给朋友的婚礼做花童。
几天后,那对租客双双自杀,遗体被捞起时,两人的衣服捆绑在一起。
今天,据都市快报消息,7月13日下午15时左右,在象山松兰山景区海里发现了失踪女孩子欣的遗体。
根据搜救队反馈,搜救任务结束了。目前在进一步确认遗体是否为小子欣中。
随着警方调查的深入,案件的各种离奇细节也随之曝光。
据悉,租客二人常年奔波在外,在女童家租住前,曾在千岛湖镇青溪村一酒店暂住。
两人经常在章家买水果,慢慢和章子欣的爷爷奶奶熟络起来。
6月底,他们本要回去,看到老人的孙女竟然又说不去了,要租老人的房子。
7月3日,这对租客称小女孩长相可爱,想请她去上海做婚礼花童。
起初,老人并没有答应,打电话和远在天津做生意的章爸爸商量,遭到他的反对。
但第二天一大早,租客还是说服了老人将子欣带走。
无奈之下,警觉的章爸爸立刻加了男租客微信,一直保持联系。
7月5日,租客发给章家人孩子在海滩玩的视频,看上去她很开心。
7月6日,视频里,女孩在车上睡着了,男租客称认了个女儿。
然而当天,女儿没有如期回来,章爸爸不断催促,又快马加鞭赶回了杭州。
7月7日,他再次和男租客联系,提出自己开车接女儿,遭到拒绝,晚上租客称手机没电,开始失联。
本以为,这只是一场寻常的被拐事件,但直到8号,租客自杀身亡,才发现一切都非比寻常!
随着案件展开,监控视频曝光,各种线索浮出水面,种种疑点令人心惊!
原来,他们从来没有去过上海,而是一路在海岸线徘徊。
7月7日17时23分,宁波象山某酒店的监控拍到了章子欣一行三人。
19时18分,象山道路监控再次拍到子欣。
然而22时20分,监控画面就只剩下这对租客。
随后,这二人打车前往70公里外的东钱湖旅游景点,挽手走向湖水深处。
而这几天以来,他们所发朋友圈,配文称“上海到这4个小时的车真快”,一切皆是谎言!
有网友留言说:
“整件事情,所有人,目前看来只有女孩爸爸是正常的,其他人和事处处透着诡异。
这对来自远方的神秘租客,究竟为何拐走女孩?
这些谜团还需慢慢解答,我此刻和大家一起静候结果。
但与此同时,我们千万不要忽视,女孩失踪背后隐藏的社会之殇。
此刻我有必要再普及一下儿童诱拐的相关内容。
你知道吗,今天全网一同寻找搜救的小子欣背后,还有成千上万个没有回家的孩子!
被拐,是当今时代中国孩子最痛的伤疤。
国内最大的寻亲类网站“宝贝回家”中,有39825个家庭正在寻找丢失的孩子,34645个被拐孩子在寻找生身父母。
而他们中成功寻亲的数字,还不到3000。
也许你看到这里,会觉得拐卖与我何关,尽是些偶然事件,不可能发生在我和我的孩子身上。
但我想告诉你,你错了。
很多时候,我们高估了对孩子的了解,也高估了身边随处可见的危险。
北京有个小区曾做过一次安全测验,几位参与者假扮成快递员、查水表、检查煤气的工作人员,分别测试了24个孩子。
不少父母都很自信,认为平时教育得很好,孩子是绝对不会开门的。
但结果出人意料,19位孩子最终开了门,得手率高达80%!
我们自以为周全的安全教育,远没有到位,理论与现实,存在着不可忽视的偏差。
这仅仅是一次测验,真正的人贩子,手段只会更高,涉世未深的孩子们又如何抵挡。
下面是一段摘录自人贩子与记者的真实对话:
问:你为什么贩卖儿童?
答:钱来得快又比较简单。
问:被贩卖的儿童去向?
答:全国各地都有,有专门的人卖的,我只负责拐。
问:你的作案手法?
答:好哄就骗,太机灵的就抢,不听话的就打晕,大人不留神就下手。
巨大的诱惑面前,他们丧尽天良,无所不用其极!
杀人诛心,又怎会手软!
也许是我们刹那间的疏忽:
也许是不经意的瞬间:
也许是各种手段防不胜防:
2018年5月,一名人贩子公然在路过一家店门口时,顺势牵起旁边的孩子就要走,幸亏孩子哥哥反应及时。
一个去买牛奶的孩子正要回家,却被突然出现的男子一把拽走:
有网友曾讲过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
一名人贩子,看准了家长不在,装作是孩子的父母伸手就要去抱孩子:
一名90后女子,假装护士,直接去医院里偷婴儿:
更有甚者,还会伪装成快递员、外卖员,或者是修理工……
孩子,就这么走丢了。家人,就此崩溃了。
今年2月,北方的小年刚过,只有3岁的舒梦晨,在自家村庄蕲春县刘河镇方铺村舒家塆走丢。
可惜的是,父母和亲人联合警方一起,找了快一个月,还是没有任何关于孩子的消息。
“极大可能性是拐卖”警方说。
但为人父母,如何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整夜整夜的睡不着,看着孩子的照片整日以泪洗面,后来在面对记者采访时,父亲说:
“晚上睡不着,总是梦到孩子在喊爸爸妈妈。
……
不知道将其带走、遗弃的时候,她们有没有想过他还只是一个孩子,一个被母亲辛苦怀胎十月,甚至刚刚来到这世界、还没来得及开口叫声爸爸妈妈的婴儿。
但所有人能看到的是,原来这人间,真的有人不配称之为人,为了内心肮脏丑陋的欲望,毫无人性可言。
所以,你说拐卖离我们远吗?一点也不。
犹记得数学学中,有一个很经典的理论是,概率为0的事情不代表不会发生,就像抛一个硬币,正面50%,反面50%,立起来可能发生但概率为零。
就像你身边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孩子,每天让他丰衣足食吃饱穿暖,寸步不离,被拐卖的概率,看作为0。
但是有一天你转了个身跟旁人说了句话,扭头发现孩子消失了,硬币立起来了……
而更难过的是,失踪后的寻找,无异于大海捞针,希望渺渺。
据《央广夜新闻》报道,中国每年的失踪儿童不完全统计有20万人左右,找回来的大概只占到0.1%。
这听起来0.1的可能性,就像黑暗里最为微弱的那缕光,就算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但也有随时破灭的可能。
剩下的孩子们,究竟去了哪里,又将会面对怎样的结局?
导演葛亚雷,历时两年进行了对被拐儿童的跟踪调查,拍摄了一部纪录片《躯壳》。
它告诉我们,被拐儿童最好的结果,是成为别人家的孩子。虽然与父母骨肉分离,虽然背负着沉重的伦理枷锁,已是万分幸运。
乞讨、卖淫、童工......这些,才是你不敢面对的腌臜真相。
位于陕西宝鸡的新星流浪儿童援助中心,就住着好多这样的孩子。
他们还没来得及看遍这世间美景,整个人生就已不再有色彩的存在。
有两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被拐以后又被卖进了美发厅。
毒打、虐待、强制卖淫是家常便饭,即使被解救后她们也忘了家处何方,父母姓甚名谁。
更有一些可怜的孩子,被打断双腿,强迫行乞。
央视也曾讲过一个叫做“仔仔”的男孩,卧底打拐12年的故事。
因为07年一次机会,让他在经过广州天河体育中心时,看到一群卖花的孩子被两个大人暴打。
这件事让他心里起了疑,自此便开始了一个月的跟踪观察,果真发现这些女童并不是本地人,父母也都不是她们的亲生父母。最后成功将6名女童解救。
不仅如此,这些年,他卧底各个买卖群:
亲眼看着这些不可理喻的人们,是如何将一个个孩童买进转出。
无数个如同卖花女童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连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犯罪学学院副教授李春雷都说:
“买卖儿童如今已经几近市场化,行成了完整的地下黑色利益链。
收购一名男婴成本在6万左右,转手卖出眨眼间就可以获利3至4万元,介绍人动动嘴皮子也能拿到1万元好处费。
年龄大一些的被拐儿童,卖不出去的,经过专业术语为“采生折割”的刀砍斧削、烧红的烙铁直接烫在皮肤上等残忍手段后,就变成了每天乞讨的“摇钱树”,而且这钱财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而如果今天没要回来多少钱,还要不停的被打、被骂:
当年,年仅10岁的周燕东被人从老家拐骗到深圳,每天都被逼着乞讨赚钱,因为她是那群孩子中最不听话的一个,所以每天遭受的打骂也最多。
90年代出生的薛启辉,当初被拐卖到广州时,也只有3岁。
被人贩子打断了手脚,每天的生活就是乞讨和流浪,连他自己都说:
“我活在这个世界上,真算得上是一个奇迹。
在他看来,即使已经落下了一个终身残疾,但是幸好还能活着,但是有些和他一样的孩子呢,他们被灌屎尿、被折磨……
而无论被拐去卖到大山里给人当生育机器,还是被迫从事卖淫等色情服务的泄欲工具。
人贩子从女孩和妇女身上获得的收益也是相当可观。
然后,偏远山区、不知名县城、垃圾站,那些再也无法找回的孩子、那些原本可以幸福生活的孩子,被虐待、被殴打、当苦力、非法拘禁、移植器官……
甚至被拐到国外,流入那些拥有虐童癖的人们手中……
一个孩子的一生,一个家庭的完整,因为一个不要脸的人贩子,就此断送!
四川绵阳有个修表摊,一摆就是30年。
1987年一个寻常的午后,客人来修表,儿子在旁边,修完表的韩峰一转头,儿子就不见了。
这些年,任凭寒冬酷暑、风吹雨打,和城管频频打游击战,韩峰从未换过摊位。
因为他盼着儿子回家,盼着见儿子一面。
1985年,5岁的刘兵被拐,从此,他的父母走上了艰难的寻子之路。
34年找娃的路上,64岁母亲的腿因为受伤截肢,眼睛也哭瞎了。
2009年被查出患有尿毒症晚期的张靖,已经与死神赛跑了9年。经历了无数次的抢救、无数次一只脚踏入鬼门关又被拉扯了回来。
而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执念,就是想要与26年前丢失的儿子再见一面。
这个本应该生活在苗族小山村的幸福之家,当年,因为自己3岁的儿子被偷走,一切化为乌有。
26年来,父亲为找弟弟做过协警,受过砍伤,爬过火车,几天几夜没有吃饭,甚至当过乞丐。
在《等着我》节目中他说:
“在我有生之年,希望能见到儿子”。
微博上也有过一则让人心酸到流泪的新闻。
河南郑州一辆公交车上,一位老人跟坐在自己前面的小伙子套近乎,还非要送他自己手里提着的一袋白萝卜。
小伙子多方推辞,老人家硬是要给。司机师傅和乘客感觉很奇怪,老人一句话让众人眼泪瞬间喷涌而出:
“就是因为看这个小伙子,像我多年失散的儿子。
所以,什么才是一个失去孩子的家庭真正的现实?
真正的现实是,孩子丢失,骨肉分离,对于人贩子只是一份收入。
但对于这个家庭而言,是每个生命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走向了另一种近乎毁灭性的人生。
他们难过到发疯、难过到心甘情愿的被骗子骗钱。只为了去找到孩子,去告诉孩子:
“孩子你不要怕,爸爸在竭尽全力的找你。
“爸爸妈妈一直在努力,我们做好了你最爱吃的饭,只要你回家,就带你去你最喜欢去的游乐场。
“对不起宝贝,是我们把你弄丢了……”
……
有人说:当孩子被拐走的那一刻,就是家破人亡的时候。
哀莫大于心死,一旦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失去了孩子,下半生只有无穷无尽的懊恼与悔恨。
“防人之心不可无”看似冷漠坚硬,但这个世界上某些角落里真的隐藏着可怕的恶魔!
所以,每一位父母都应该认真看一看这篇文章,牢记这些信号,并且把它们告诉自己的孩子。
我们只能再多一点警醒,再多一份慎重。
现在正值暑假,儿童走失的高峰期,大家能做的,唯有两点:
1.不厌其烦地教导孩子安全知识,别高估他的能力,别嫌麻烦,多重复几遍。
2.和孩子外出时,紧紧牵着他的手,别让他离开你的视线,把风险降到最低。
防拐重于一切,请一定小心。
当然,如果你看到可疑人员,记得伸出援手。
如果你在手机上看到有关于儿童失踪的消息,记得一定要多加留意。
对,就是从你的支付宝、地图软件、QQ、外卖软件弹出来的孩子失踪信息,不要觉得它是假的,也不要觉得它叨扰了你。
因为你不知道,这些信息,都是从公安部的一个叫“团圆”的系统里发出来的。
这个系统从2016年开发到现在,由全国6000多打拐民警内部使用。
具体的使用模式,是这样:
首先,当发生儿童被拐案件,家长要迅速去当地派出所报案,打拐民警会马上立案审核。
然后,民警会第一时间,将失踪儿童信息上传到“团圆”系统。
接着,系统就会自动像事发地半径不断延伸,所有的民警,以及各大常用APP都会收到推送消息,全民都能看到。
最后,如果有群众看到相关线索,就可以按照指引的联系方式,拨打民警电话报警。
虽然这个软件没有一个具体的APP,但是它的信息通过各种各样的常用软件精准推送到人们手机上。
它所涉及到的APP共计日常使用的50多个,涉及用户达到9亿人,而它也正是借此发动群众搜集拐卖犯罪线索:
失踪第一个小时报案,可以推送半径100公里内的警察和群众。
第二个小时,半径是200公里;三小时,是500公里……
你可以在开车搜路程的时候看到;可以在支付宝缴费的时候看到:
可以聊天的时候看到推送,可以送外卖的时候看到:
这相当于:
如果有任何一个孩子走失,在路上的外卖员,在用地图导航的司机……都能在最快时间里接收信息,在寻找孩子的黄金时间段里帮忙搜寻。
今年6月,“团圆”上线满三年,系统共接到儿童失踪案3978件,找回3901个失踪的孩子,找回率达到98%,其中,云南省发布失踪儿童信息302条,找回失踪儿童294个,找回率97.3%。
因此,“团圆”系统也因此被称为“人贩子的克星”。
然而事实上,现在98%的人都不知道这个系统。
可是,对于那些孩子和家庭来说,多一个人看到,就意味着丢失的孩子多了一份挽救的可能,破碎的家庭多了一份重聚的希望。
或许,这些努力是微薄的、苍白的,但在极大的绝望中,一丝微渺的光也象征着希望。
最后我想说:
上文提起的9岁杭州小女孩子欣,希望她在另一个世界能够安息。
为人父母,我们都有着同样的企盼,不求孩子大富大贵,但求一生平安。
也愿天下所有丢失的天使,都能寻到回家的路。
上天让每一个小天使降临在人间。
恶魔,应该驱散。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