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子欣已经找到了,非常难过,整个事件细思极恐。
乍看起来,这起案件就是一句话:
男、女租客都欠债。不工作,没收入。信三山国王,一直在找水。近半年时间游了30城。在小女孩的村里住了24天,耗费心机接近小女孩,巧设“花童”局,得手后,却双双自杀。女孩已经死于海中。
但在这起案件里,每一个环节都令人疑窦重生。
租客的死法过于蹊跷
男女租客是于7月8日,也就是农历六月初六,凌晨0:00,一起在宁湖东钱湖沉水自杀。
A,时间非常诡异。
六月六在多种民间风俗里,都与鬼神相关。
在一些地方,它是祭神节。
在潮汕风俗地区,它是过桥节。
过桥节是鬼节的一种,子时(也就是0点-2点)的时候,要为家中新去世的人进行祭祀。
懂命理八卦阴阳的人称,子时是一天中阴气最重的时候,正是阴阳交接之时。这时进入地府,最是畅行无阻。
监控拍到的画面是,他们在自杀前,一起坐了几分钟,拥抱,然后于六月初六子时,也就是7月8凌晨0:00 ,站起身,一起投湖。
开始两人走入浅水区,后来又逐渐走到深水区,半点没有迟疑。
投水前,他们曾在岸边静坐几分钟,应该是在做仪式,念经文,求地府开门,神明接纳。
B,死法也不合常理。
溺水而死是一种非常痛苦的死法,但凡有一点求生欲,都会停下来。但他们没有。他们无比笃定地一起赴死。
被打捞上来后,救援人员发现,他们二人是用衣服绑在一起的。
有人说,这种结衣而死的方式,会让人想到“死在一起”,对应“同往生、同结缘”;
也有人说,可能是怕对方中途反悔,一定要绑在一起,共赴黄泉。但细思也不存在。如果有人反悔,监控中就会出现挣扎,扭打,但并没有。他们全程很平静地投水自杀。
C,行为令人无法理解。
7月7日傍晚5点多时,监控拍到了三个人。有女孩,也有男女租客。
此时女租客提着一个塑料袋子,穿浅色衣服,下身是裙子。
两小时后,她全身的装束都变了。
首先是袋子没有了,然后衣服变成了深色的上衣+裤子。
也就是说,她曾在海边时,已经换装,发生了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这些事情,应该就与小女孩的死息息相关。
因为章子欣的遗体,就是在她换装的松兰山景区的海里找到的。
这就意味着,男女租客就在海边,将女孩杀死了。
随后,男女租客也投水自杀。
然后问题来了。
为什么同样是投水,他们不和小女孩一起死,而非要打车1小时,到东钱湖去自杀?
有人说,这是因为“东钱湖”三字的寓意好。有金,有水,金生水,水生财。不愁来世不飞黄腾达。
但如果非得死在东钱湖,为什么不把小女孩带到东钱湖一起?这里也是一个谜。
所有这些,按常理真的难以解释。
另外,租客被打捞上来时,发现他们身上还有25元现金。既然还有钱,自己也是要死的人,为什么从海边打车前往东钱湖时,非得和司机讲价,将300元砍至280元?
砍20块,要么是钱不够,要么是太节省,要么是别的原因。
钱不够,不存在,他们身上还有25元。
太节省,不像,他们游玩30多个城市,动则住别墅,乘飞机、动车,挥霍得很厉害。
所以只可能是,他们坚持280 ,是因为这个数字,对于他们很重要。
280在租客的信仰中,意义重大,可能意味着这是信仰世界的一种方式。
租客为什么要杀死章子欣?
就在刚刚,章子欣已经找到了。她就在海中。
其实章子欣一路都很乖。一个9岁的小女孩,未曾得到过父爱和母爱,没人要她,父亲听说她失踪时曾说:“找到孩子也是死的,就怕找不到,找不到我这辈子就有事干了,死了我也就是难受一两年。”
子欣找到之前,其父竟早早就回了老家,完全不管了。
这就是为人父!!!
而其他家人也是一言难尽。
爷爷为了一个红包,可以放心地让陌生人把她领走。
奶奶听说孙女出事,脸上毫无悲戚之色。
母亲听说女儿出事,连面都不露。
这样一个女孩,遇见男女租客,对她表达一丁点温暖,就非常粘他们。她听租客说可以带她去上海,非常开心,很想去。
但她哪里知道,这不是一趟通往快乐的旅行。而是通往死亡的绝路。
她在租客的眼里,可能也不是一个可爱的孩子。而是一个合适的童女。
何为童女?
未破阴阳,处子之身,圆润饱满,宁和乖巧。
章子欣与之非常接近。
所以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租客会费尽心机,获取女孩一家的信任,将她带走。
他们图什么?想收养?不可能,他们二人早就想好了自杀之期。
他们想拐卖?也不可能。他们自己都自杀了。
唯一能解释的是,他们想先献祭童女,让童女开路,以便能更顺畅地抵达某个地方。
心理学解释,人在撒谎时,不会从A直接跳到B。他们只会将A撒谎成A+,也就是撒一个与真相相近的谎,内在脉络却是通的。
租客说,要带女孩去做花童。
当然不是做婚礼花童。真相可能是,要带女孩去做童女。
他们说,去上海参加婚礼。真相可能也与婚相关。只不过,不是他们某个朋友的人间婚礼。
从章子欣离开家的那一刻起,她就一直背着一个蓝色的游泳圈。而且一直充着气。
为什么?
难道随时准备着下水?
这个游泳圈,到底是仪式的一部分,还是租客想让女孩一直浸在水中?不论哪一种,都细思极恐。
最终女孩死在海中,但身上有无伤口,有没有特殊伤痕,宗教类标记,死法到底是怎样的,有待进一步揭晓。
租客是不是早已有了某种计划?
前不久,南京有一个特大疑案,就是一家五口去深圳游玩,结果租了一间房子住在那。
没多久,三个老人(钱某梅父亲、母亲、堂伯母)全死了,且都冻在冰柜中。所有老人胃里没有任何食物。不知是绝食,还是被禁食。
回来的只有钱某梅和她女儿。
没多久,钱某梅去了河南商丘,跳楼自杀。自杀时毫不犹疑。并且当着女儿的面跳下22楼,当场死亡。
出行5人,只有梅某梅女儿幸存。但她已经有了精神类疾病。
这个案子与章子欣案相似的地方是,在出事以前,钱某梅也是不工作,全国各地到处走。一会儿在这里旅游,一会儿在那里旅游。
而在此案中,两名租客也是到处游走。
过去半年,租客曾到过30多个城市旅游。
而从2019年3月6日开始,他们从广东潮洲出发,集中游玩了全国16个省份,20个城市。
从上图可以看到,他们所去的地方,多数都是各省、各城市的风景区。
这半年他们不工作,不赚钱,就是玩。这也与常理不通。他们的花销也不小。飞机、高铁出行,入住酒店都是200起,有时还住别墅酒店。
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消费的水平。
这要么是富人才敢如此奢侈。租客都欠债,也没啥正经工作,收入不稳定,不像有钱人。
要么就是,这几个月,已经是他们活着的最后日子。
所以,他们把它当成人间最后的晚餐?
那也就是说,早在3月初,他们就应该有了死意。而后来在千岛湖清溪村,只不过是安享最后时光。
6月10日-6月28日,他们来到淳安千岛湖镇清溪村,在7天连锁酒店要了一个大床房,住了近20天。
在酒店里的前7天,他们几乎就呆在房间。不出门。
6月18号时,他们开始出门活动。
在此期间,他们遇见女孩一家。并每天都去爷爷的水果摊上买20、30块钱的水果。就此,他们和爷爷一家熟悉了。
也就在此时,他们可能改变了一些隐秘的计划。
改变计划的证据是,他们本来已经订好了7月6日的机票。但后来退了机票。
为什么退机票?
据邻居介绍,有一回,他们诱骗小女孩去超市买东西吃,小女孩和爷爷没同意。
次日,也就是6月29日,两人退了酒店,租住到章子欣家里去。以500元一月的价钱,租了女孩家一个房间。
租完以后,特地问奶奶:“子欣在哪呢?”
这句问话令人细思极恐。这很可能就是说,他们租这个房子,根本不是图租房便宜,而是图更靠近女孩。
从6月29-7月4日,租客给爷爷奶奶买过榴莲,用150元买过一只母鸡,活杀了。给女孩买过玩具。玩具很奇怪,是一个纸扎的房子。
不像小女孩喜欢的东西。像......烧给死人的祭品。
7月3号中午,租客说,想请女孩去上海做花童。并有5000元红包。
其实这个时间,爷爷奶奶爸爸不管同意还是不同意,两名租客还是会把女孩带走,要么骗走,要么强行带走。
我们可以看一下,租客的房间空空如也,根本不像还要回来的样子。
他们是早已做好了一去不复回的准备。
7月4日,早上6:30,他们带着孩子走了。
但根本不是去上海。而是去了福建漳州的东山县。
到了东山后,他们停留2天。
其间,他们带女孩去了东山马銮湾,也就是租客于7月5日发给父亲的视频所在地。
但他们却一直向子欣的父亲撒谎,不告诉他真实的地址。
7月5日18点,章子欣发语音说找到别墅了。(马銮湾风景区金殿别墅区的别墅酒店。)
7月6日,凌晨04:00,他们离开东山,乘坐出租车至广东汕头。
这里又是一个疑点。
据他们的行踪可以确认,租客并没有重要的事情,为什么非要凌晨4点离开?这是要逃避什么,还是要追赶什么?
7月6日下午,他们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宁波。
也就在这时,租客发了个朋友圈,称:“认了个女儿。”
配的视频是女孩在车后睡的样子。
而这个视频经确认,是在宁波拍摄的,而当时还是白天。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到了汕头后,几乎未作停留,马上赶往宁波。
注意:此时女孩已经穿上了汉服。
当晚23:27,他们入住宁波站的橘子酒店。
杭州千岛湖、漳州马銮湾、汕头、宁波金钱湖,要么有湖,要么是海,全与水有关。也有司机曾说,他们曾打车想去东山溪口,但得知溪口没有海,就不去了。
所以他们一路上,都在急匆匆地找什么。令人觉得诡异非常。
7月7日上午,他们退了房。
中午12:00左右,章子欣还在租客的微信上,用语音给爸爸留言:我到了象山北。
然后租客叫了个出租车。去东钱湖。
在出租车上,男租客非常激动,声音亢奋地对司机说,自己有30几栋房子,一个月租金几十万,住的房子5000平,开兰博基尼,家里有秘书......
此时距离他们自杀,只有几小时。
这时候这样的异常,不像是刻意在陌生人面前造人设,更像是无法抑制马上就要实现这一切的兴奋。
司机说,他把他们从海上长城风景区,送到东钱湖景区。他们在里面停了一会儿(不知道在看什么),又叫司机回去了,说要去象山的松兰山景区
到了松兰山景区,男租客才让司机走。
司机说,女租客对于海上长城风景区没有看到海,似乎表现得很失望。
此时已经到了近黄昏时分了。
接下来就是案发的关键时间点了。
7月7日17:23,三人从象山县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经过。
7月7日19:18,监控拍到,租客和女孩出现在沿海道路上。此时他们已经在海边,走了2个小时。
7月7日20:30,有目击者看见章子欣和租客在观日亭。此时女孩还在。
7月7日22:20,租客出现,女孩却不见踪影。此时他们已在海边走了5个小时。
而21:00,正是租客向子欣父亲说要送女孩回家的时候。
7月7日23:01,租客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搭乘出租车离开。全程没有接打过电话,也没有说话。
7月8日0:00左右,租客到了东钱湖景区的路口,下车。监控显示,两人手挽手,走向深水,直到被淹没。
就整个事件充满了仪式感,也充满了诡异感。
但有两点是确定的。
1是租客早就想好了,要于六月初六子时,选一个有金有水的地方自杀。
2是千方百计骗走小女孩,陪他们赴死。
租客到底是不是邪教徒?
整个事件中,最值得争议的是,男女租客到底是不是邪教徒?
这场事件是不是邪教中的献祭仪式+往生仪式?
在我看来,这样的可能性真的超高。
他们二人都学历低,没文化,没正经工作,收入不稳定,到处借债,广东底层农村人,这些条件注定他们有迷信的传统。
租客现在已知的社交工具有两个。一个是微信。一个是QQ,一个抖音号(已被封)。
微信名叫:一生平安。
QQ名叫:美好明天。
这两个名字乍看之下没什么。但结合他们的行为,真是细思极恐。
在他的QQ空间里,遍布着宗教类图片。
虽然有网友称,三山国王并不是邪教。但如今太多的异教、邪教,都会依附在这些宗教上进行。
租客还曾在7月4日时,给章子欣父亲,发过两串神秘数字。
28 。29 。51
64 。68
神秘数字代表了什么?
有人说,用九宫格的拼音输入,可能是:不存在了,你女。
有人说,这是经纬度。
也有人说,这是一种神秘的宗教密码。
至今没有定论。这串数字虽然不是案件的直接证据,但也令此案迷雾重重。
而小女孩最终穿上的汉服,色彩是青色、白色,式样是汉式,与寿衣的要求相近。也令人不得不想到献祭说。
退一万步说,如果租客没有疯狂的宗教信仰,他们杀害小女孩,只有“变态杀人狂”可以解释。
但所有的杀人狂,都不会轻易自杀。
他们会享受杀人的过程。
会继续杀人。
男女租客却在小女孩死后,马不停蹄地,赶往东钱湖,在0点时双双投水。并且仪式一个不落。这真的就不是杀人狂所能干出的事情了。
不论小女孩是因献祭而死,还是因他们想成就自己的冥婚而死,我觉得更可怕的一点是,以他们俩的智商(微信错别字连篇,没文化,智商低),不太可能掐得准那么多玄而又玄的点去赴死。
所以这是不是说,在租客的背后,还有一个邪恶又诡异的邪教组织存在?
如果是,这就太恐怖了。
章子欣现在已经被找到,但很遗憾,小女孩已经离开了。
我觉得如果我们要从中得到的启示是:
1 ,不要让孩子成为留守儿童,不要让她感觉不到爱。
2 ,远离邪教保平安。
这是我私人微信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