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各布是一家受人尊敬的咨询公司的合伙人,而且是一位准爸爸——这让他欣喜不已。然而,随着预产期不断临近,他越来越担心,因为他和妻子都是医生,需要长时间工作。如何才能找到最佳的托儿服务呢?如果使用公司提供的“慷慨的”陪产假,是否会引起同事和客户的负面评价?作为一名“旅途战士”(road warrior),终日在外奔忙,他如何才能在女儿出生时在场,做一个关爱满满的父亲?
加布里埃拉是一位风险投资基金的资金筹集人。她竭尽全力平衡老练的投资者、公司合伙人和两个孩子的需求。但是,她经常感到不堪重负,想知道经理们是否对她感到不满,因为她经常要去儿科医生诊室和幼儿园。她有些紧张地承认,自己现在一般是下午5点半离开办公室(“我以前从来没有这么早离开过”)。她担心,自己可能没有机会获得那些有助于晋升的拓展性任务(stretchassignments)。
康妮是一家消费品公司的高级IT经理,也是一个十几岁男孩的单身母亲。一面指导儿子参加复杂的大学录取,一面克服工作中的紧张局面,让她感到时日艰难。每个在办公室里加班的深夜,都在提醒她在家里陪伴儿子的时间是多么少。面对家庭和工作的双重压力,康妮发现自己在工作中变得暴躁起来——高级管理层也已经开始注意到这一点。
雅各布、加布里埃拉和康妮,我对他们进行了化名处理,并且修改了某些关于他们的细节。他们都是聪明、勤奋的职场人士,对所在的机构恪尽职守。但是,对孩子他们同样也需要尽职尽责。因此,这三个人都在努力解决我所说的职场父母问题(working-parent problem):后勤和情感方面的工作都很繁重,一方面要养家糊口、建功立业,另一方面还要抚养子女,做一个好母亲(父亲)。
他们并非个例。超过5000万美国人需要兼顾工作和抚养孩子——并且发现很难做到。实际上,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15年的一项研究,65%拥有大学学历的职场父母声称,同时满足工作和家庭的需求“有点困难”或“非常困难”。这一问题并不仅限于美国,其他国家的统计数据也同样惊人。
这一问题确实存在,而且非常普遍。对于每天都要应对它的妈妈和爸爸来说,它几乎永无休止。要做到工作、家庭两不误,就必须去处理没完没了的待办事项、各种问题和尴尬局面。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常会感到疲惫,怀疑自己的选择和表现,将自己的生活视为一种持续的、高风险的即兴创作。这些感觉都是正常的,但也不一定必然如此。我们可以变得更加冷静,更有信心,更有掌控力,这样,我们就能够增强工作生活两不误的能力,甚至去享受这种生活。
在过去的15年里,我教导了数百名父母,其中包括前面提到的三位。他们正在努力将职业和子女培养结合起来——而且我自己也“像那样”地做过一名职场母亲。虽然我们面临很多挑战,而且细节也各不相同,但大多数都属于五个核心类别:角色转变、现实压力、沟通难题、顾此失彼和身份认同。当那些与我共事过的人认识到这一点,学会审视他们所面临的压力模式时,他们会立即感到能力和掌控力的增强。这就为一些具体可行的解决方案打开了大门。
「了解五个核心挑战」
在面对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时,请扪心自问:我在应对什么样的困难?很有可能,是下面的一种或者多种困难。
角色转变。当你的生活完全改变,而你正在慌乱地去适应时,这种挑战就出现了。产假结束后返回工作岗位就是典型而明显的例子。但是,工作-家庭的模式转变经常以许多不同的形式发生。
夏天到了,孩子们要放暑假了,他们的日程安排也随之改变;你雇用了一个新保姆,需要将她融入到家庭的日常生活中;当出差回来走进家门时,你不得不突然地从职业模式转变为看护模式。
现实压力。这一挑战包括所有待办事项和后勤事务,无论大小,都会耗费白昼和夜晚的大量时间。寻找合适的幼儿园,按时到预约的儿科医生处就诊(然后冲到药房去拿抗生素),每天晚上照顾孩子们吃饭,在小孩哭闹声中参加重要的电话会议,这些都属于这一类。
沟通难题。当你有工作-家庭方面的事情需要讨论,而你发现自己不知所措或者很可能被误解时,你就正在面临这一挑战了。也许你要宣布自己怀孕了,要求你的老板做出灵活的工作安排;或许是与同事协商幼儿园的接送时间;再或者是告诉五岁的孩子你又要出差了。事关重大,你的意图也很好。但是,你发现坦承而富有建设性的沟通竟然那么遥不可及,真是令人沮丧。
顾此失彼。这一挑战尤为让人难过。也许宝宝刚开始学走路的时候,你在上班,或者因为你特意减少了工作时间而错过某个职业发展项目。现在,你可能会担心,在努力做到工作和家庭两不误的同时,你已经错过了真正重要的事情。
身份认同。努力做到工作和家庭两不误,不可避免会带来非此即彼的想法和个人冲突,这时你就要经历身份认同的挑战了。星期四去参加儿子的辩论赛还是与新客户一起参加大型销售会议?你是一个强势的职场人士,还是一个颇有风度、平易近人的家长?孰是孰非?何去何从?你希望自己能有更清晰的答案。
「应对与预防」
每一个职场父母都知道,这些挑战永远不会完全得到解决。但是,可以预先取代、减轻和管理它们。五种最有效的方法是:通过排练实现过渡;审核自己的承诺并规划好日程;构建职场父母的信息;运用“今天+20年”的思维;重新审视和塑造自己的职业身份和品牌。让我们依次探讨这些技巧。
排练。角色转换不可避免,但通过练习,这种转换会变得更容易。例如,如果产假马上结束,即将重返工作岗位,你可以提前几天进入“仿佛如此”的早晨:让宝宝准备好,做好看护工作的交接,然后假装上班,就像真的一样。如果要给孩子换保姆,那么可以趁你在家工作,方便回答问题时,让新保姆在第一天来练习一下。如果出差或长时间工作后回家,你可以在途中花点时间来计划自己怎样回到父母模式:如何问候孩子,如何共度夜晚等。
审核和计划。尝试坐下来,准备好完整的日历、待办事项列表和红笔。对于过去一周内的承诺、任务和义务,明确标出那些本可以推迟的、可以更有效处理的、可以委托他人的、可以自动处理的或者可以拒绝的——然后对未来的一周做同样的事情。这种练习可以让你在繁忙的日程安排中忙里偷闲,并且缩短待办事项列表。在情感上,它能给你一种掌控感:做事积极主动,运筹帷幄。从中得出的个人见解(“我太频繁地说是”“我可以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可以帮助你对自己的时间和对未来的承诺做出更多理智的判断。
构建。为了使职场父母的沟通变得更容易,更有效,可以将自己放入一个框架中,从四个方面进行定义:优先级、任务步骤、承诺和热情。
比如说,在一个工作特别忙碌的下午,你需要溜出办公室,参加女儿的芭蕾演奏会。告诉同事,“我现在要离开去参加女儿的独奏会,但会在三点半前返回。到时候我会处理好营销摘要,这样明天就会有一个新的版本供大家审核。我很期待把它放在客户面前!”与羞怯地说一句“我要出去几个小时”相比,这样表述的效果会好得多,因为它会让听众参与到你完整的职业和个人计划中,减轻对紧迫工作进展情况的担忧,并且展示出你对团队的奉献精神。你已经控制了自己的陈述,积极而又真实,同时尽量减少了误解的可能性。
运用“今天+20年”的思维。作为一名员工,你可能有动力专注于一个中期项目:完成了六个月的项目,达到了年度收入目标,提供了令人信服的三年战略计划,你因此而获得奖励。但是,作为一位职场母亲或父亲,这个时间段在情感上是危险的;这是职场父母的大部分缺点所在,潜在的失落感非常突出。例如,如果你刚休完产假回来,坐在办公桌前感到非常痛苦,想念孩子,想到将来的六个月或一年会让你心碎不已。
因此,当你感到冲突或面对得失挑战时,可以尝试这样做:同时考虑短期和长期事务。是的,现在你确实非常想念孩子,但是几个小时后你就可以回家看她了——几年后,你就会知道你为她树立了一个极好的榜样:坚韧执着、信守职业承诺,而且努力工作。换句话说,承认自己当前感受的真实性和深度,确定一个即将到来的缓解点,然后向前推进,最终取得积极成果。
重新审视和塑造。对于我们作为职业人士的状况以及希望别人如何认识我们,大多数人都有着根深蒂固的观点。但是,在为人父母以后,重新审视和更新这些身份和标识的细节是非常重要的。例如,如果响应能力一直是你个人身份的关键部分,那么在家庭聚餐时,你可能会感到沮丧:如果忽略智能手机,你就是不负责任;如果检查手机,作为父母,你会愧疚。曾经很容易判断的职业选择已经变成一个经典的双输局面。你已经失去了自己职业生涯的骄傲,而且,由于自己是一位忙碌的母亲或父亲,也失去了与孩子一起吃饭的幸福时光。
要清楚,重新塑造并不意味着降低标准,而是要定义重要的新事物。为了帮助完成这个过程,请尝试完成以下句子:“我是一位职场家长,工作是……”“在……时,我会优先考虑工作职责”“在……的情况下,孩子的事情优先于工作”。通过这种练习,你可以决定不再把重点放在反应上,而是选择把自己想象成一个高效、有思想的或口才出众的沟通者——你可以发誓,除非出现紧急工作,在晚餐时都会优先考虑孩子。
「融会贯通」
还记得准父亲雅各布吗?像大多数职场父母一样,他感受到了多重核心挑战的压力,他希望控制这些压力对即将到来的产假和最终重返工作岗位的影响。他开始构建与客户的对话:宣布他即将离开一段时间,预测他离开办公室的时间,重申他对公司的恪尽职守,并描述他的团队将如何看待关键的咨询项目。令雅各布惊讶的是,这条消息受到了热烈的欢迎,甚至帮助他加深了与以前纯粹是业务往来的客户的关系。接下来,在仔细审核休假日历后,雅各布决定,他可以远程参加许多在遥远城市召开的工作会议,从而腾出额外的宝贵时间去陪伴他的小女儿。(后来,在出差的路上,他提醒自己,这次旅行时间很短暂,回家会很开心——事业上的成功将有助于保证整个家庭财务状况稳定。)休假在家的那个月,他和妻子预计并排练了看护孩子的计划,决定在妻子需要待命的日子里,请求家人提供补充的帮助。在成为职场父亲几个月后,雅各布报告说,他感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忙碌,但自己能够应对,并且已经走上正轨。
至于加布里埃拉,她的结论是,一直努力为所有人做所有事情,她已经承担了太多。她将自己的身份重新塑造为“公司未来的合作伙伴和尽职尽责的母亲”,这有助于她发现那些与这两种角色不一致的承诺。她仍旧获得了所有投资者的责任,依然在同样的时间下班,需要时会去儿科医生诊室就诊。但是,她开始悄悄地削减内部工作——例如公司年会的组织工作——她将在孩子学校里的志愿服务减少到每学期一次。职业的重塑让她有时间,能够清晰而自信地准备与经理们进行有效的对话。在这些过程中,她更好地构建了自己的抱负和期望的时间表。
康妮意识到,工作压力和儿子即将离家去上大学给她的职场母亲生活创造了新的挑战。我们共同制定了一项计划,以减轻对她个人和职业的影响。在审核了自己的日历和待办事项之后,她将几项经常性事务交付给团队中几个更年轻的成员,将节省下来的时间用于每周陪儿子在晚上外出一次。在大学申请和工作截止日期冲突时,她使用“构建”技术冷静地向办公室的同事解释她离开办公室的时间,而不是冲着他们大喊大叫。她使用“今天+20年”工具全面公正地看待她的情况。此外,当儿子去外地上大学时,康妮在晚上和周末排练空巢生活。随着新习惯的养成,她的压力减弱了。
职场父母并不容易。这是一场规模宏大、复杂的、情感上的长期斗争,有时甚至要耗费全部精力。但是,与任何挑战一样,你分解得越多,它就越不令人生畏。更清晰地了解面临的问题,制定应对这些问题的具体策略,你将能够更好地在工作中取得成功——在家中也会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母亲或父亲。
黛西·韦德曼·道林(Daisy WademanDowling)| 文  
黛西·韦德曼·道林是培训和咨询公司Workparent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也是哈佛商业评论出版社即将出版的《职场父母指南》的作者。
陈战 | 译   刘铮筝 | 校   李源| 编辑
本文有删节,原文参见《哈佛商业评论》中文版2019年7月刊。

《哈佛商业评论》
newmedia@hbrchina.org
公众号ID:hbrchinese
长按二维码,订阅属于你的“卓越密码”。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