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上讲,四十而不惑,临近这般年纪后,我倒是对命运产生了疑惑。
今天春天,一位香港的朋友告知我要来北京游玩,我作为这个城市他唯一认识的人,自然要盛情接待。在他行程的最后一晚,在茶馆促膝长谈到天亮。
最感兴趣的是,他给我带来了一些这个年龄该去思考的东西。
他说,要给我看看生辰八字。
我还蛮期待的,不知道他会说出什么。
“戊戌年运逢刑运,岁见伏吟,夫妻宫遇刑穿破不是好征兆”
“去年是否婚姻出现了问题?”
这是让我怔住的一段话。
“确实,去年我结束了即将迈入第十年的婚姻。”
着实惊讶,这怎么能看出来呢?
离婚到现在也不过半年多,我未和他人说起过。
他又说了过去一些年我的境况,十之七八是吻合的。
自此后,我的书柜里又多了一类书籍,玄学。
可能新一段经历的出现,都需要契机引动它。
曾经对算命这个事情,信,谈不上。不信,我还是莫名尊重的。
毕竟在在中国的五千年中,玄学一直随着历朝历代在沉浮,天子王侯将相无不信命。
但绝不是在人生的思考范围内。
近来读书,读到蒋介石先生一段传奇经历中,让我对算命有了新的看法。
1936年,西安事变爆发,一天深夜,韦千里(韦千里是民国时期,旧上海的非常著名的命理家,经常给达官贵人算命)解衣欲睡,忽接到一通电话,却是国民党元老于右任打来的。
于右任个性豪爽,找韦千里算过两回命,两人很投机。
对方虽是达官贵人,倒也不用太拘束,一番寒暄后,韦千里便直问道:“于公深夜打电话我想不是闲谈的,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那边于右任清清嗓子,忽庄重道:“当今的局势你是知道的,如今蒋先生被困西安,党内人心惶惶,蒋夫人将去斡旋,不过此行凶险异常,因此明日想乘机亲自造访,请你卜一卜吉凶。”
韦千里声名颇盛,虽常为政界名流算命,可是这次听说宋美龄要亲自登门算命,仍不免心惊。
他沉吟一阵,觉得拒绝也不妥,只好说:“命理术数终究是小道末流,只能做人生参考,如蒋夫人执意要算,我也只好尽力了。”
第二天,韦千里早早着下人打扫门庭,静心等候。
到了下午,但见一排车停下,一群军士开道,簇拥着一个面如满月,身着考究旗袍的贵妇人前来。
韦千里知道这是宋美龄,忙迎上去,近前细看,不觉失神:但见蒋夫人目光明润,额头贵骨隆起,饶是大变当前,神色仍是从容淡定。无一不合相法中龙凤之姿。
迎入府内,宋美龄略略谈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方引到蒋介石被困的话题上。
宋美龄道:“当下的局势,想来韦先生也是知道的。蒋先生处在困境中,民间人心惶惶,我想请先生卜一卦,算算吉凶。”
韦千里知道与显贵交接,最忌多言,便道:“军国大事,我一介寒儒不敢妄言。命相之学,只能供参考,唯愿蒋先生平安归来。”
韦千里即用六壬起了一卦,对着卦象苦苦沉吟一阵,又要了蒋介石的生辰,对着八字细细斟酌一番。
良久方展眉道:“恭喜夫人,此卦象显示有凶无险,八字来看,此月有吉星相照,我看蒋先生应会平安归来。”
宋美龄饶是镇定,听得此言,也不禁眉间舒展,露出三分轻松神情。
宋美龄一番道谢,着人奉上润金,韦千里不受,如是再三,到底推辞不过。宾主又谈了几句无关紧要客套话,才送宋美龄满意出门。
没几天,宋美龄去西安斡旋,西安事变果圆满解决,蒋介石平安回南京。韦千里自此名震四方。
听过这些故事,深感这门学问的玄妙之处,难懂,高深,又似乎有完整体系的理论存在,只有那些命理先生才能看得懂理得清。
说来也巧,不关注这些时,生活中好像从没有出现过,最近看我的前同事在朋友圈发一些易经相关的内容,出于兴趣点开看看。
他做了个算命平台叫做灵灵易(微信号:ilinglingyi),用互联网话讲,这是一个滴滴式撮合的1对1咨询平台。把全国各地的算的超级灵的命理从业者集结到了网上,让更多的人可以轻便快速的咨询解决疑惑。
很喜欢他们的宣传语“借圣贤的智慧聪明你的选择”。

离婚后我的状态一直不稳定,时常焦虑,但从不敢朋友提起这些,关系再好也不愿絮叨,因为她帮不了我,我想要的也不是安慰。
于是就在灵灵易平台找大师卜卦,印象最深的就是岚漪先生,说得很准,给了我很重要的启示。很喜欢先生对我说的那句话:
名是定数,运是变数。
种下好的因,才会有好的善果。
回看过去这几十年的生命,似平淡,也有风雨。
接触玄学才知,该有的几段劫,几段幸运,都已经被命运清晰的标注过。
人到中年,也应砥砺前行。
我也相信,失去换来的都是新的归来。
扫码关注灵灵易,找岚漪先生测算
相信一定可以解决你的迷茫或烦恼
(事业财运问岚漪先生,杂事占卜问易德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