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缓缓君
首发 | 缓缓说
01
这两天,杭州本地人的朋友圈在热传一则寻人启事。
失踪女孩名叫章子欣,10岁(虚岁10岁,周岁9岁),是杭州市淳安县千岛湖人。
7月4日,章子欣被一对男女带走后下落不明,家人非常着急,希望网友能够一起帮忙找回孩子。
很快,这个事就上了微博热搜。
随着案件细节被一点点曝出,我越看越觉得不对劲,甚至可以说是极为诡异。
章子欣的父母均在外地打工(但因为夫妻感情已破裂,所以并不在一个地方),她平时和爷爷奶奶一起,住在老家千岛湖镇青溪村。
爷爷奶奶在村子里种了点果树,到了水果成熟的季节,就会在自家楼下摆个摊拿出来卖。
6月份,一对广东口音的中年男女来到了村里。
由于两人经常在章家买水果,所以慢慢和章子欣的爷爷奶奶熟络起来。
6月底,这对租客提议想要租章家的房子。
章家有一幢自建楼,此前也有想过要做民宿生意,但一直都没有行动,这次有人主动提议,章家人动了心。
在一番讨价还价之后,最后租金定下来为500元/月。
6月29日,这对男女正式租住到章家。
(这对租客住在章家房子的二楼)
入住后,这对租客表现得非常大方,不仅给老人买过2次榴莲,给章子欣买零食,还曾花150块钱买下了一只土鸡。
7月3日,租客突然提议,想要把章子欣带到上海去参加婚礼,去做花童。
两位老人有点不放心,就打电话给远在天津的章子欣爸爸商量,章爸爸极力反对。
按照章爸爸的说法,7月3号当晚,他还特意给老人打了好几个电话,说不同意租客把女儿带走。
然而到了第二天早上,章爸爸再和老人联系的时候,却得知女儿已经被租客带走了。
无奈之下,章爸爸要了这对租客的微信和电话,并持续保持联系,以确认女儿的安全。
租客也确实会给章爸爸发一些视频。
(7月5号租客发给章爸爸的视频)
(7月6号租客发了一条关于章子欣的朋友圈动图)
但这个时候其实已经可以发现问题了,因为这对租客一会儿说在厦门,一会儿说在温州,一会儿又说在宁波,而不是最初说好的去上海参加婚礼。
7月6号,原本是这对租客承诺带章子欣回家的日子,然而他们却说来不及赶回来,要拖延到7号。
章爸爸连夜坐火车从天津返回杭州,并要求7号一定要把他女儿带回。
7月7月,章爸爸继续和租客联系。
他在事后回忆说:
“当时我甚至说不送回来我就报警了,但语气没有那么严重,毕竟女儿还在他们手里。”
7号当天中午,章爸爸和章子欣打了电话,女儿说自己在象山北,情绪稳定,未表现出异常。
下午2点多,租客曾按章爸爸的要求发来定位,并说好在宁波站碰头。
晚上6点,租客发来最后的消息,说充电器坏了,手机没电了,并答应连夜打车带章子欣回淳安,之后手机就关机了。
与此同时,男租客还发了条朋友圈:
“充电器坏了,手机没电可能要9点、10点回到千岛湖才有电啦。”
然而章家人左等右等,都没有等到章子欣回来。
7月8号上午10点,章爸爸在淳安县派出所报案,并于当天下午和姐夫一起赶到宁波,在当地派出所又报了一次案。
7月10日,宁波象山县公安局发布警情通报:
经查,章子欣与梁某华(男、43岁、广东省化州市人)、谢某芳(女、46岁、广东省化州市人)三人于7月7日19时18分许,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监控显示);22时20分许,两人出现在监控画面,未见小女孩;23时01分许,梁、谢两人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浙BT9**1出租车离开;经核查,梁、谢两人于7月8日0时许在宁波东钱湖一起跳湖自杀。目前,我局已组织警力会同县水利和渔业局、爵溪街道、民间救援组织等多个部门及周边群众在女孩失踪区域全面寻找。
根据警方通报,这对租客于7月8日凌晨0时许跳湖自杀,章子欣下落不明……
而从7月7号当天的监控视频中,我们可以注意到几个时间节点:
17时23分,黄金海岸大酒店(位于宁波市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门口的监控拍到了章子欣和男女租客一行三人。
19时18分,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道路监控再次拍到了一行三人。
然而到了22时20分,在监控拍到的画面中,就只剩下这对租客了。
23时01分,监控拍到这对男女租客在爵溪街道东门十字路口乘坐出租车离开。
而他们的目的地,则是70公里外的东钱湖旅游景点。
根据事发地的监控视频显示,梁某华与谢某芳(即男女租客)在湖边小木板上坐着休息,然后二人相拥,最后一起走向湖水深处。
另据当地村民讲述,尸体浮起来时他们发现,两名死者用衣服把彼此绑在了一起。
而章子欣至今尚未找到,但搜索范围已经锁定。
象山公安已会同县水利局、渔业局、爵溪街道和民间救援组织组成了一支200多人的救援队进行搜索,并在(象山县)松兰山旅游景点海边的观日亭中发现了章子欣的市民卡(租客走的时候说有市民卡坐公交车可以便宜一点,所以特意把市民卡带上了)
根据当前的搜索进展,搜救队初步推测,章子欣出事的地点很可能在海上,因为搜山已经搜遍了,并没有发现章子欣的下落。下一步,搜救队将着重加强海上搜索。
以上为女童失踪案事实层面的信息梳理,接下来做一些分析。
02
这个案子有很多疑点:
  • 租客既然是要去自杀的,为什么要带走小女孩?这一切究竟是有预谋的,还是临时起意?
  • 爷爷奶奶为什么不顾章爸爸的反对,那么轻易地就让租客把孩子带走了?
  • 女孩的母亲,竟然在7月8号早上,和章爸爸办了离婚手续,然后就回老家了,她为什么对女儿的失踪不管不顾?
除此之外,租客还曾给章爸爸发过去一串神秘数字,这串数字背后是否有特殊的含义?
类似的疑点还有不少。
以至于有知乎网友留言说:
“整件事情,所有人,目前看来只有女孩爸爸是正常的,其他人和事处处透着诡异。”
关于此案的猜测也很多,流传比较广的主要有以下三种:
  • 拐卖说
  • 家庭伦理悲剧说
  • 邪教说
以下一一进行分析。
1.拐卖说
有一些人认为,这对男女租客其实是人贩子,他们把章子欣带走就是为了拐卖儿童,后来因为女童激烈反抗或者因为家属多次追问又或者因为某些尚不清楚的原因,而导致行动失败,最终两人决定畏罪自杀。
但在我看来,“拐卖说”的可能性为0。
人贩子作案一般都要讲究个隐蔽性,要么趁人不注意偷偷把孩子抱走(或者诱骗走),要么就用假身份把人骗走。
而梁某华和谢某芳一直用的都是真实身份,而且为了把章子欣带走,两人甚至还让章家人拍了自己的身份证照片作抵押。
在这种情况下作案,岂不是等着被抓?
这完全不合逻辑。
所以我认为拐卖说是非常站不住脚的。
2.家庭伦理悲剧说
7月7号晚上,租客并未按照约定把章子欣送回家,而且章家人也联系不上这对租客,第二天上午10点左右,章爸爸就去当地派出所报了警。
然而就在章爸爸报警前,他和章妈妈于9点多先去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之后章妈妈就回重庆老家了,对于女儿的失踪完全不管不顾。
这个不太正常了,所以有网友猜测,这次的悲剧是否是孩子的母亲和这对租客联手策划的?
对于这一说法,章爸爸予以了否认。
根据章爸爸的说法,章妈妈在16岁的时候和他相识(两人相差10岁),17岁时和他生了章子欣,但后来夫妻矛盾越来越多,从四年前就已两地分居,他也曾试图挽回这段婚姻,但没有成功。
今年6月底的时候,章妈妈就联系他想要和他办离婚手续,但因为他在天津打工一下子走不开,所以后来两人约定于7月8日早上办理离婚。
离婚时间是早就约定的,他认为这不可能是前妻的预谋:
“我不是替她说话,我觉得这事和她(前妻)没有关系。”
孩子父亲解释夫妻离婚
今天早上,钱江晚报联系上了章妈妈曾某,章妈妈表示,她也是昨天才知道孩子出事的。
7月8号她去办离婚手续的时候,章爸爸只说孩子跟人出去玩了,他(章爸爸)要去宁波把孩子接回来,所以她也没有怀疑,手续办完后她就回重庆了,直到7月10号孩子姑父给她发来了搜救的视频等消息,她才确认孩子出事了。
也有网友猜测,是不是孩子爷爷奶奶和租客联手策划的,毕竟他们认识这对租客才不到一个月,怎么会放心把孩子交给他们的?而且还是在章爸爸极力反对的情况下。
至于爷爷奶奶为什么会把女孩交给这对刚认识的租客,我觉得这可能是三方面原因共同作用的结果:
  • 被嘘寒问暖的关心所打动
根据章爸爸的自述,他常年在外打工,平时和女孩的爷爷奶奶几乎是没有任何沟通的,他觉得可能是这对租客用了什么方法打动了自己父母。
其实孩子不在身边的那些老年人,很容易被嘘寒问暖所打动(向老人推销保健品的也往往会用这种手段),而这对租客不仅经常照顾老人生意(买水果、买土鸡),还给孩子他们买过两次榴莲,也给章子欣买玩具买零食,这个过程中很可能打动了老人。
另外,根据孩子奶奶的说法,章子欣开始几天打电话回来说玩得很开心,让他们不要担心。
由此可见,这对租客应该是很会哄人开心的那一种,他们也正是通过这一手段骗取了老人的信任。
  • 错误地把熟人社交模式用到了陌生人身上
农村是熟人社会,邻里乡亲之间帮忙照看一下孩子很普遍的情况,而这对租客连哄带骗获得了老人的信任,促使他们错误地把熟人社交模式用到了陌生人身上。
  • 因为贪小便宜而抱有侥幸心理。
这在多个细节中都有所体现。
比如,最初女孩爷爷开口报的房租是1500,结果梁某华和谢某芳嫌贵,然后两边讨价还价,1500不行,那就1200块,1200块还不行?那价格就再谈一谈,结果最后500块钱就成交了(钱虽然少,但有的赚也是好的)
还有,这对租客提出要把孩子带去上海做花童时,曾多次提出要给包红包,孩子爷爷说这都还没去呢怎么好意思收红包,所以红包虽然没收到,但这句话应该是说到他们的心里去了(提供了一个预期的好处,回来可以拿红包)
另外,梁某华和谢某芳还表示,等他们把孩子带回来的时候,还要介绍一个另朋友来租房子,这样他们每个月就可以再多收500块钱房租了(又提供了一个预期的好处)
除此之外,7月7号奶奶给男租客打电话的时候,梁某华说买不到车票会打车把孩子送回来,奶奶的第一反应是打车费太贵了,然后梁某华说“钱不用担心,我会出的”,再然后奶奶就很高兴,还对他说“那我去买菜,你们回来吃饭”。
从以上种种细节中可以看出,其实爷爷奶奶是有比较明显的贪小便宜心理的。
如果只是单一因素,一般也不至于让人做出荒谬的决定,但如果多种心理因素混合在一起,这就未必了。
其实回顾孩子从被带走到失踪的整个过程,章家人都是抱有一种侥幸心理的,虽然这对租客并没有按照当初说的只是带孩子去上海做花童,虽然他们一再拖延回程的日期,但在章家人的心底里,还是期望着孩子应该不会有事,以至于错过了最佳的报案时机。
综上所述,虽然孩子的奶奶爷爷和母亲表现出的行为都比较反常,但都是可以找到一套逻辑上说得通的解释的,反而是网友猜测的“家庭伦理悲剧说”,找不到任何直接的、正面的支持依据,所以在我看来这只是一种不负责任的猜测(而且这些猜测也无法解释这个案子里另外一些疑点,这个后面详细分析)
对于网友的这些猜测,章爸爸表示:
“我昨晚也看到了网友的各种评论,甚至有怀疑我前妻的怀疑我父母的,我觉得这些想法都太荒唐。”
3.邪教说
中国的教科书,一直都是宣扬无神论和唯物主义的,所以一些受到良好教育的人,总会对邪教嗤之以鼻,认为这不可能发生在现实生活中。
但如果你把视野扩大到中国广大的乡村地区,或者你去关注一些从事高风险行业的群体(比如做生意的,或者来钱来的不干净的那些人),你就会发生,他们中有笃信风水的、有笃信生肖的、有笃信生辰八字的、有笃信各种地方宗教和传统民俗的。
所以,千万不要“以己度人”,以为自己持有什么样的价值观,别人就会和你一样,这是一种因为傲慢而产生的思维定势。
而这名男租客的信息中,恰好能找到明显的宗教色彩。
由于男租客的微信信息里留了一个QQ号,所以我专门去QQ上搜了一下。
发现这个QQ账号的相册里充斥的全部都是和宗教有关的图片,其中有一个叫“三山国王”的神像,多次出现在相册里。
三山国王是广东东部的民间神祗,起源于揭阳,在潮汕、海陆丰、客家等地区有较多信众,在潮汕人大量移民东南亚期间,这一信仰也被传播到了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等国家。
有人说,这不是邪教啊。
但是,邪教其实并不需要完全原创一个教派出来,很多邪教都是通过扭曲正常的宗教信仰而衍生出来的(我读大学时选修过一门中国文化史,是一个学术圈里颇有点名望的老师教的,他曾说过一句让我印象深刻的话:“宗教和邪教的区别仅在于,宗教教人行善,而邪教教人作恶。”)
我们来看看这对租客做了什么事。
7月4日,男租客给章爸爸发了一串奇怪的数字
28。29。51
64。68
这是乱输的,还是有什么含义?
有网友留言说,如果用九宫格输入法输入这串数字对应键盘位置,就会打出来一段字:
“不存在了,你女”
我专门把输入法改成了九宫格,点28跳出来的是“你”,51跳出来的是“了”,64跳出来的是“你”,68跳出来的是“女”,但29跳出来的第一行却是“阿姨”。
网友的留言是瞎掰吗?
后来我发现,29的候选列表中,确实有“存在”这个选项。
也就是说,网友的说法没错,这串数字用九宫格输入法,确实可以打出“不存在了,你女”这句话,而在九宫格输入法下,按下空格,则会跳出空格。
联系前后发生的事,我觉得这不是个偶然。
在奶奶的采访视频中我注意到了一个细节,梁某华和谢某芳最初并没有打算租章家的房子,他们甚至提前买好了7月6号(注意这个时间)离开的机票。
然而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在章家楼下遇见了章子欣,然后突然就提出要租房子,甚至把飞机票都退掉了。
但从后面发生的事你可以看出,这对租客根本就没打算要长租,他们甚至都没考虑过7月8号0点之后的安排,那么他们为什么突然退掉机票还说要在章家租房子?
唯一合理的解释是,他们看中了章子欣,想用她来达到某种目的。
梁某华和谢某芳把章子欣带走后,先后去了厦门、温州和宁波,这些地方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在海边。
而且根据7月7日当天拍到的监控画面显示,从早上退房开始,到傍晚酒店门口的抓拍,章子欣的手里一直拿着一个游泳圈,这有可能是梁某华和谢某芳为了方便作案,哄骗孩子要出海游泳玩。
章子欣最后的失踪地,也被锁定在象山松兰山旅游景点海域(海边的观日亭里发现了她的市民卡)
而且从家属的反馈来看,章子欣最初几天玩得都很开心,说自己吃的也很好,还让奶奶不要担心,由此可见,这对租客至少表面上对章子欣是很好的。
但是一家服装店的老板向记者反馈,章子欣和一中年女性曾一起进到她的店里,然后章子欣在他的推荐下看中了一条裙子,就很开心地说要买买买,结果女的说不买。老板问怎么了,女的回了一句“不是自己的孩子”。
从章子欣这几天的表现来看,最初几天梁某华和谢某芳应该是一直对他有求必应,直到7月7月那天(从里面提到的“象山港”可以推断出,这件事就发生在7月7号,也就是章子欣失踪当天),章子欣就成了女租客口中“不是自己的孩子”。
我的推测是,梁某华和谢某芳觉得他们的目的马上就要达到了,所以没必要再演下去了。
他们对章家的讨好,和章家的互动,在微信上和章爸爸的百般拖延,其实都是为了等到他们预定的那个时刻。
7月7日晚19时18分至22时20分之间,章子欣失踪了(前一次监控画面拍到章子欣和这对租客在一起,后一次监控画面就只有那对租客了)
再然后这对租客离开松兰山旅游景点,并打车赶到70公里外的东钱湖。
为什么选择东钱湖,目前我们还无法得知(如果能拿到他们的手机,或许就可以找到答案),但从监控室可以确定的是,他们在湖边一直休息到7月8日0点,然后相互拥抱,用衣服把彼此绑在一起,然后走向湖水深处结束了他们的生命。
整个过程显得平静而有仪式感。
为什么要等到7月8日的0点?
是偶然吗?
有可能,但我觉得更大的可能是,这是他们精心挑选的日子。
今年的阳历7月8日,对应的是农历六月初六,在潮汕地区的民俗中(注意前面提到的那个“三山国王”神祗,也是潮汕地区的信仰),六月初六是“鬼仔过桥节”。
在那一天,潮汕地区传统民俗有晒书曝物、死鬼过桥和问死鬼活动。
传统民俗之所以能成为被接受的民俗,自然是不会有作恶的成分的。
但梁某华和谢某芳很可能是信了某种由潮汕民俗衍生出来的邪教,这种邪教根据自己意志,对传统民俗进行了扭曲的解读。
其实梁某华和谢某芳并非夫妻,梁某华早已结婚生子,育有一儿一女,但根据当地村干部介绍,梁某华在十几年前就和妻子“离婚”(没有办正式手续,但把结婚照烧了),之后一直外出打工,很少回村里,甚至连父亲去世都没有回来。
而梁某华和谢某芳的关系,更像是事实上的夫妻,他们在租下章家的房子前,最初住的是村里的“7天连锁酒店”,订的是大床房。
两人原本订的7月6号的机票,可能就是为了在7月8日凌晨完成他们特殊的“殉情”仪式。
只是在无意间看到了章子欣之后,他们因为某种原因看中了她,并用尽一切手段去获取章家的信任,把她带在了身边。
面对章家的反复询问和把孩子带回家的要求,他们的选择是稳住章家人并不断拖延时间,拖到7月7号晚上,他们的目的就可以达到了。
古人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但梁某华的最后一条朋友圈中,却是一条谎言(称充电器坏了,手机没电可能要9点、10点回到千岛湖才有电),这或许只是怕章家人报警坏了他们的计划。
而在他们的计划里,一切都将在7月8日的凌晨画上句号,至于之后会怎样,他们已经丝毫不在意了(所以他们从一开始就可以无所顾忌地把身份证信息抵押给章家人)
至于章子欣在他们的计划中扮演了什么角色,说实话,我不清楚,因为没有相关的直接证据指向某个方向,所以这里不做猜测(网友猜测是做“冥婚”中的“花童”)
但一个比较大的可能是,她成为了某种邪教的牺牲品。
邪教说看起来是几种说法中最玄乎的,但却也是至今为止唯一一种逻辑自洽,并且能够有效解释案件背后种种诡异现象的解释。
当然,现在事实尚没有查明,以上也仅仅是一种基于现有信息的推测。
我希望我的推测是错的,希望孩子能够被平安找回。
最后,提醒所有孩子的家长,不要轻易把孩子托付给直系亲属之外的人,也不要做那种“只管生不管养”的家长。
既然你选择了生下他/她,那么在他/她成年之前,管好他/她,教育好他/她,是你作为父母的责任。
缓缓君:985高校工科男,时代华语图书签约作者。有一些故事,也有一些观点;有一点理性,也有一点温度,已出版《我就喜欢这样的你》。公众号:缓缓说(huanhuanshuo52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