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佩佩在《花木兰》中的媒婆扮相也惊到了影迷

迪士尼真人版《花木兰》发布首款预告片即上热搜,网民除了热议玉女明星刘亦菲造型和演技之外,在此剧中扮演媒婆的老牌武侠明星郑佩佩也吸引了一些眼球。微博上,有人PO出她五十年前在胡金铨的经典电影《大醉侠》中女扮男妆的剧照,并感叹说:郑佩佩才是花木兰本兰——论扮相,论身手,论演技,统统都在刘天仙之上。

胡金铨电影《大醉侠》中,郑佩佩扮演侠女金燕子

《大醉侠》剧照
这种一代不如一代的感叹本不足信,但是因为是拿郑佩佩出来类比,倒也没有讲错,因为郑佩佩的人设,就是一直在战斗的女战士啊。
80后90后认识郑佩佩,大都从周星驰电影《唐伯虎点秋香》(1993)中滑稽的华夫人开始,或者是从李安那部得奖无数的《卧虎藏龙》(2001)开始。在《卧虎藏龙》中,郑佩佩演的是心机深沉怨念颇深的老江湖“碧眼狐狸”。

即使青春貌美的四香在侧,华夫人也毫不输阵
再新一代对她的印象,可能还要加上芒果台的真人娱乐秀《花儿与少年》。在真人秀里,她素面朝天,粗衫布衣,赤脚凉鞋,打起包来用尽全力,走起路来虎虎生威,一有时间就抄经念佛,完全一副尘世修行人的样子。
谁能知道她年轻时,可是美艳过人的武侠影后?

《大醉侠》剧照
有的人过一生是一生,有的人过一生却是几生。郑佩佩半世过来,却似乎过了几世人。她的人生是一段一段的,互不搭界,但全部活得用尽全力。


年轻时的郑佩佩
【带大三个弟妹的新中国少女1948-1961】
每个人都说“佩佩姐一身正气”,老实说,她身上确实没有娱乐圈老牌女星身上常有的那种风尘气和雾数气,这是为什么呢?
很简单,一切都托赖于郑佩佩是一个正宗的生在红旗下的新女性。
1946年,她生于于巨变前的上海,有一个会说英文的漂亮妈妈。妈妈嫁给高大英俊的商户少东做二房,生活颇为富足,一口气生了四个孩子,但都交给大女儿佩佩看管。先是因为妈妈要陪老公,后来老公被抓去劳改后,又忙着讨生活。

郑佩佩的父母
郑佩佩曾说起,童年最难忘记的事就是五六岁的自己,要带三个孩子,背上背一个,手上抱一个,衣角还拉着一个。三个弟妹几乎都是身为大姐的郑佩佩带大,她的妹妹多年后惨然写道:“我们是无父无母长大的。
母亲是大时代里求生的女子,看望过内蒙古劳改的丈夫之后断然离婚,跑到香港跟开纺织厂的舅舅求生。1961年,15岁的郑佩佩随母到香港谋生。

【一身正气的武侠影后,1961-1971年】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香港娱乐圈,还通行着清末伶人的习气,大家爱打麻将有喝酒爱跳舞,这些,在新中国少女看来,全是“腐败”。
她讲一口亮烈的普通话,融入不了广东话的世界。为了有朋友,她加入了南国实验话剧团,再后来又加入了邵氏电影公司。身高一米七,有八年芭蕾舞功底,学东西又快,人又“我好乖”,这样听话又好用的人自然一入行就当女主角,当年邵氏给她的底薪是每月400港币,接一部戏另有400港币,她的银幕之路,就这样开始。
她演第一部电影是《宝莲灯》,后来是各种各样的歌舞片。1966年导演胡金铨看中她“眼睛亮”,让她主演《大醉侠》,大男角的世界,只有她万绿丛中一点红。前半程还是以男妆示人,所以她笑称只能算半个女角。

《大醉侠》中的郑佩佩与岳华。
电影的一半篇幅,金燕子都以男妆示人。
这部《大醉侠》电影的命运也算传奇,据说,邵逸夫原本打算直接烧掉,没想到勉强上映后居然票房大旺,而且口碑上佳,有影评人称之为“写给武侠电影的一封情书”,成了“新派武侠的开山作”,郑佩佩也因此片开始,渐成为一代武侠影后。
只可惜,成也武侠,误也武侠。郑佩佩早期的影坛生涯,被固定在了女侠形象上,《玉罗刹》、《金燕子》、《毒龙潭》、《飞刀手》、《荒江女侠》……全都是血里来火里去,在男人的世界里杀出一条血路,用当时香港女生不可能有的那种亮亮的眼神和刚烈的普通话,诉说苦难人生血海深仇。

《大醉侠》中的金燕子大获成功,
以致于张彻也请来郑佩佩拍了一部电影,就以《金燕子》为名

《金燕子》中,郑佩佩虽有主角之名,
但剧情明显偏向王羽罗烈双男主,也是张彻一贯风格

武侠世界里的“万绿丛中一点红”
片场的男人靠她卖片,但亦会笑话她说,你这么恶(广东话凶),肯定嫁不出去,这一口气堵在心头,于是乎早早地,25岁就嫁了。


郑佩佩结婚照
【连怀八胎,一力追仔的家庭主妇,1971-1989年】
1971年,她宣布嫁给台湾世家子弟、商人原文通,息影去美国做了家庭主妇。
此前,她还有个爱人叫岳华(也是香港老牌明星,也是郑佩佩代表作《大醉侠》的男主角)。岳华老实,加上年轻,不愿意结婚,那时女演员都时兴早嫁,再红有什么用,只有嫁人才是最佳归宿,她们把嫁人看做是上岸良机,认为越早泊到码头,码头越富贵,越招人艳羡。

岳华与郑佩佩主演过多部电影,
除《大醉侠》外,还有《影子神鞭》《荒江女侠》《虎胆》等等
家庭主妇的生活,她也甘之若怡,要给原家留后,不停地怀孕,怀过八胎,流了四个,生了三个女儿之后好不容易生了一个儿子,这才算“完成任务”。
接受网站采访的时候,她对自己的行为做了如下剖析:
“我可能是一个非常好强的人,做女儿的时候,我想做一个好的女儿;新中国的儿童,我也要做最好的儿童;到了香港做演员,做明星,我也要做最好的;当然,我做儿媳妇的话,我也希望是做最好的。所以,我才很努力地生产,对不对,我觉得这是一个女人应负的责任,借自己的肚子去给夫家生孩子。我想,我这套理论都很怪,我自己想想,都是很怪的,不很合逻辑的,没有把人生想的很人性化,想得很死板,这个做完就该做那个,那个做完就做那个……我想我是这样的,这是我的个性。
生到了仔,任务完成,她的下一个任务是赚钱。她在美国做过非常多的事,做过超市,教过舞蹈,还开过电视台,结果亏得一塌糊涂,也因为此夫妻失和。
最后,她选择了离婚,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

【女侠复出,纵横江湖1992-到今】
离婚后,有三年的时间不怎么敢见人,怕丢脸,她谁也没说,本来想出家,后经师傅劝阻,回到香港,一无所有,从头再来。
四十几岁的失婚女人,在外人看来,这还真是惨。
大部分与她同时代的邵氏女星都息影享福了,只有郑佩佩还在拍戏,还在工作,还在生活的洪流里奔走。你仿佛听得到她的喘息和脚步声。以前郑佩佩的好友、著名的美女胡燕妮偶尔出来演一次,一看票房不好,忙不迭地回了美国,只有郑佩佩坚持了这许多年,电影电视剧话剧,只要合适,什么都接,兢兢业业,打好这份工。
初回港时,她借住在佛堂里,哪里有戏就去哪里演,不幸遇上90年代中期开始的香港影视圈不景气,她成为第一批北上内地的港漂,拍了无数国产电视连续剧,有出名的有不出名的,渐渐地演出了一个新天地。
角色上,从周星驰《唐伯虎点秋香》中的华夫人开始,到《卧虎藏龙》中玉娇龙的师傅碧眼狐狸,得了一尊金像奖,那是职业上的肯定,一如她的好强——就算做配角,也要是最好的配角。

碧眼狐狸一角,让郑佩佩拿下了2001年金像奖最佳女配角
时代风云变幻,郑佩佩也是标志着大中华地区影视发展的晴雨表———华语电影人也和吉卜赛人一样,哪里好玩他们就去哪里,哪里兴旺时他们就去哪里,他们漂留四海,在跌荡的大时代里随波遂流,在人生的际遇里顺势而为。

张彻《金燕子》电影结尾:萧然一剑天涯路,鹏飞江湖,九霄云高不胜寒,关山万里,枝栖何处?问王谢旧时燕子,飞入谁家户?

有人说郑佩佩这辈子活得太辛苦,郑佩佩自己却觉得自己幸运,她也许就是那种天生要用力生活的女人吧在邵氏做工的时候,别人跳舞玩乐,她就学舞练拳,是最正经最乖的女明星。息影回归家庭的时候,她怀孕八次,流产四次,只为了生一个儿子,大着肚子还要拼命开公司挣钱,要做最完美的妻子。离婚复出之后,洗尽铅华,看透人生,年老去世的影人同侪,都是她张罗安慰,替他们送终上路。
郑佩佩十几岁就入行,有江湖儿女的义气,但也有江湖儿女的侠气,她讲话直来直去,比如她是最早公开diss《杨门女将》女主角张柏芝“不敬业,累全组人等,给香港演员丢脸”的前辈,也只有前辈如她,会如比直怼不留情面。
自己工作不息,时时还要带契子女,在博客上尽心尽力替当演员的女儿宣传,带着儿子一块儿上做饭的真人秀。在母亲去世前,她还年年都要去澳洲探望。
已然七十有多的的昔日影后活得并不轻松,但是这些年打拼下来,她反而越活越有劲,越活越年轻。“我婚姻虽然失败,但换来了自由,我现在想去哪里就去哪去,想去台湾探朋友可以,想去澳洲看妈妈也可以,不需要同任何人打招呼。”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现在真的得到了安宁的内心,她总是笑嘻嘻的:“刚离婚时,妈妈很生气,觉得我没用,上次见到她,她说她觉得我最快乐。
这世间有很多种女人,有很多种活法,有讲究姿势的,也有讲究不了姿势的,有活得用力的也有活得不甚用力的,怎么说呢?活得太过用力的女人多半不够聪明,可是人要那么聪明干什么呢?姿势是给人看的,人生是要自己过的,虽然说跌跌撞撞被生活砸得肝脑涂地的样子有些难看,但至少靠着腔子里的一口气活了下来———像哪首歌里唱的,要用力活着,用力爱着,哪怕肝脑涂地,比起那些故作云淡风清退避在壳子里的虚假人生,我个人认为,用力活着的女人靠谱多了,也真实多了。
选择做花木兰,注定是要战斗的,那又何妨像郑佩佩一样战斗到底呢。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