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壤地铁里认真巡视的站台信号员。 (骆仪/图)
全文共2970,阅读大约需要7分钟
  • 虽然朝鲜没有自己下馆子的机会,但这次的朝鲜团餐却完全颠覆了我的印象。从过程上来说,我吃得很满意;从结果上来说,我胖了3斤。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文 | 吴碧影
责任编辑 | 杨嘉敏
从朝鲜回来后,我妈又拉肚子了。
不是朝鲜食物的后遗症,而是恢复了往常拉肚子的习惯而已。我妈肠胃向来不好,每逢饭后,必然会以厕所为中心踱步十分钟。但很奇怪,她在朝鲜却都没有拉一次肚子。
我们细细商讨过原因,她在家最容易拉肚子的时机无非是吃完西安式早餐—胡辣汤油条,或是大肉包油饼后。早起肠胃本就柔弱,再加上油炸辛辣食物的刺激,腹痛自然容易袭来。
但朝鲜食物尤为清淡,油盐均少,鲜美而不油腻,突出食物的原汁原味。商店卖的冰激凌也几乎尝不出添加剂的味道,用生物老师(我妈)的话说,就是牛奶兑水冷冻。我不知道自己描述的朝鲜是否准确,但这确是我所看到并尝试到的朝鲜食物。可以这么说,从新义州驶向平壤的列车上发放的盒饭起,我们就踏上了一条“绿色速食之旅”,肠胃确实得到了极大的保护。
▲ 朝鲜鲜奶冰激凌。 (吴碧影/图)
朝鲜不能自助游,只能跟团。我们团的导游来自朝鲜国际旅行社,是一个26岁的漂亮小姐姐小金。在平壤火车站接我们的时候穿着修身的黑白拼色职业连衣裙,是即使在中国也觉得时髦的款式,并不算瘦,化着棕黑色系的精致全妆,肤色略发黑,估计是常年在外工作的缘故,踩着3厘米左右的高跟凉鞋,用很标准的汉语对未来4天的行程做介绍。
小金非常开朗,总是笑嘻嘻的。她很喜欢用“啦”字结尾,比方说“大家下午好啦”,“可不可以啦”,“大家是不是都累了,成懒鬼啦”。她竟还会用一些很地道的汉语。司机师傅和导游一样,都姓金。小金在介绍的时候还卖了个关子,告诉我们“最近司机师傅的老婆有点不开心的,因为金师傅好像在外面有小三啦。”旁边的北京大姐打趣地跟上问:“是你吗?”
“哈哈哈哈大姐你怎么这么有趣,”小金亮出了她的标志笑声,“不是我啦,小三就是我们这台车啦,司机师傅每天都花很长时间和车子待在一起,所以也是他的第二个爱人啦,希望大家爱护!”在巴士由火车站驶达饭店的30分钟内,小金“咯咯咯”的开朗笑声一直逗乐着团内的每一位旅客。
坦白讲我参加团队游的机会不多,但为数几次的食物都不值得推崇,团餐确实没有自己去当地搓一顿馆子来得味满意足。虽然朝鲜没有自己下馆子的机会,但这次的朝鲜团餐却完全颠覆了我的印象。从过程上来说,我吃得很满意;从结果上来说,我胖了3斤。
全程提供团餐的是平壤、开城的大饭店。除了三天的酒店自助早餐,中饭和晚饭从未重样重地,每一顿基本都是当地特色餐宴: 朝鲜小火锅、特色铜碗餐、朝鲜烤鸭肉、石锅拌饭、朝鲜炒菜等。而且一般无额外费用,包括酒水,喝不够还能再续。
▲ 特色铜碗餐。 (吴碧影/图)
大同江啤酒是朝鲜一绝,和流经平壤市的大同江同名。在我较少的认知中,啤酒一般略苦因而不讨我的喜爱。但导游推荐的大同江2号啤酒竟没有常见的苦涩,反而能喝出稻米的甜香,浓度约为5%,非常解乏好喝,是本次旅程最爱的饮品!小金说去年还举办过大同江啤酒节,可惜今年我们没碰上。啤酒可以带回国,在新义州火车站10元640ml一瓶。
▲ 能喝出稻米甜香的大同江啤酒。(吴碧影/图)
团餐的官方介绍是10人标准十菜一汤,但现实情况却是每一天菜量都远远超过人数。最后一天,我们7个人,14个菜,无限量的啤酒,还不包括一人一个菜肴俱全的自热小火锅。所以您如果要来朝鲜旅游,可别以为这是需要带泡面可乐救命的地方。
饭店非常干净,看不到残羹冷炙,也闻不到烟火气息。饭店的服务也出奇的好,服务员无一不笑脸相迎。最后一天在平壤吃冷面,服务员小姐姐均妆容整齐、身穿粉色蕾丝连衣裙为我们提供事无巨细的服务。这款连衣裙并不像传统印象中服务员的款式,反倒像少女初登舞台的小礼裙。
冷面是为数不多的可额外掏钱的食物(另一个可选择的是开城人参鸡汤)。20元人民币一碗。当然,如果不想吃冷面,一桌十几个菜也绰绰有余。朝鲜冷面是朝鲜国宴上的招牌美食,除外交场合,在朝鲜普通人家每逢结婚大喜的日子,家族都会把一起吃冷面当做保留项目。小金告诉我们,如果你在朝鲜被问“你吃冷面了吗?”其实他是在问“你要结婚了吗?”所以年轻人过年过节有时候是不愿听到长辈们问有关“冷面”的话题。
冷面仅仅用“冷”强调其特点其实是不严谨的,因为“朝鲜冷面”包括冷面和温面。顾名思义,一个是冰汤浇面,口感极寒;另一个是温汤浇面,口感略绵软。我们这桌人,包括东北大姐、泰国小妞、北京阿姨、台湾夫妇都更喜欢温面的口感。冷面的制作需要一定时间,在菜肴吃了五分之一的时候由前述的粉裙子服务小姐姐端上来。正宗平壤冷面用铁碗盛装,极细又黝黑的荞麦面条在或温或冰冷的鸡汤中缩成一团,被黄瓜片、辣椒酱、牛肉丝、鸡丝、姜丝、鸡蛋、泡菜萝卜等点缀。朝鲜最负盛名的玉流馆冷面给出了严格的成分标准:面条380g,牛肉17g,猪肉22g,鸡肉22g,还有30g调料 。
端上桌后,粉裙小姐姐把醋和芥末酱的调料瓶摆到我面前,问是否需要帮忙。如果这时候习惯性地拒绝服务员的好意,你就大错特错了。因为冷面的搅拌也有特殊之处。浇上适量的醋和一勺芥末,粉裙小姐姐很专业地一手背后,一手开始帮我搅拌。一开始我确实未体察到特殊之处,直到我发现她在我面前搅拌了超过30秒面还未散开,我才意识到,拌面也是一项技术活。我猜测大概是因为冷水洗面使得面条尤其筋道,缩在一起较难分开,再加之冷汤有“收缩”功能,所以荞麦面紧紧抱在一起,需要费大力气才能搅拌开。
▲ 未拌开的朝鲜冷面。 (吴碧影/图)
1分钟的“拌面之旅”结束,粉裙小姐姐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我在国宾级待遇的诚惶诚恐下接受了好意。冷面极寒,像是从冰窟中刚捞出来;温面则温和了许多,但还谈不上“热”。面条口感十分筋道爽口,但如果牙口不好应该不容易咬断。味道由酸甜辣中和,十分爽口。若搅拌不均匀的话,芥末的辣香会比较冲鼻,台湾夫妇的冷面没有搅匀就被辣到流泪。冷面的味道,是我此行收获的最特别的朝鲜食物,因为和之前在国内吃过的冷面完全不一样。但我会建议去朝鲜的伙伴两人合点一碗冷面尝鲜即可,因为量不小,单吃都够饱,更别说还有一桌子的菜。
妈妈喜欢的则是朝鲜的老豆腐,酒店的自助餐就有提供。最后一天,因为我早上磨蹭,妈妈先下楼吃早餐。等我20分钟后下楼,妈妈眼前已摆了两盘几乎吃光的豆腐碟。她后来和我说应该吃了有将近20块豆腐,是她此行最爱的朝鲜佳肴。老豆腐应是朝鲜十分家常的菜肴,不算矜贵,但稍许油和着白菜轻轻炒过,滑而不腻,嫩而不松。我们家这边的老豆腐硬度较大,含水量较低,口感比较“粗”,不如平壤豆腐细腻。
在从新义州驶向平壤的列车上,或从平壤到开城的巴士上,我们都能看到大片大片的农田,由人力和牛车从开垦插秧到播撒肥料,还是大工业化之前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使我有几次在列车上观望朝鲜的水田出了神。
日升月落,四时就这样轮替;江山如此,本可长出有灵万物。
其他人都在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