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摄图网
一个多月前,网络上曾有传言称,苏州大学临床医学研究院副院长、苏大附一院大内科主任、心血管内科主任杨向军因乱装(心脏)支架且收受回扣遭博士生举报,并“当场被抓”。
1个多月后的7月5日晚,此前的传言终于变成“实锤”。据媒体报道,经苏州大学纪委全委会研究,报校党委常委会批准,苏大已于7月4日决定给予杨向军开除党籍处分。
据了解,杨向军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之便,为医疗耗材代理商谋取利益,收受好处费数额巨大,涉嫌受贿犯罪。多次收受药商的礼金礼品,违反廉洁纪律。
此前曾荣誉满身
公开资料显示,杨向军1986年毕业于苏州医学院临床医疗系,1992年获临床医学硕士学位,1996年获临床医学博士学位,1997年至1999年赴美国迈阿密大学医学院研修。擅长心血管内科疾病的诊治,尤其是心血管疾病的介入治疗,包括冠心病心绞痛、急性心肌梗死的介入治疗;各种心律失常的射频消融治疗;心脏永久起搏器植入术;先天性心脏病的介入治疗等。获省部、市厅级科技进步奖12项,在国内外学术刊物上发表论著40余篇,参编学术专著3部。曾获“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重点医学人才”培养对象、省心血管专业委员会委员等荣誉。
5月17日,一则题为“苏大附一院副院长捞钱上亿被抓,折射出中国医疗严峻现状”的文章透露,杨向军之前因乱装支架、收受回扣遭博士生举报,并“当场被抓”。
与此同时,微博上还有网民爆料称,“(苏大)附一院心血管主任医师杨向军,被其博士生实名举报:
乱装支架,装一个回扣一万元
”。


图片来源:摄图网
5月23日,苏州大学发布任免通知,免去杨向军苏州大学临床医学研究院副院长等多个职务。之前也有网民反映:从今年5月中旬开始,杨向军就已经处于“停诊”状态。

目前,苏州大学已披露了多条杨向军的违纪违法事实,许多都与医用耗材环节腐败有关。
除与医疗耗材代理商之间有不正当往来外,杨向军还有大量违纪违法事实尚待披露。据苏州大学校方人士介绍,目前,杨向军仍然在接受江苏省纪委监委以及苏州市纪委监委的调查,其全部违纪违法事实还有待调查核实。

医用耗材是“吃回扣”重灾区
事实上,栽倒在心脏支架上的医学界从业人员远不只杨向军一个,滥用高值医用耗材的行为也长期被医学界所诟病。有心脏病权威指出,从临床上看,国内12%的患者存在被过度治疗的情况,38%的支架属于可放可不放。
2017年上半年,由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人民法院宣判的一起案件显示,该市第一人民医院大内科主任黄某在参与本医院支架、起搏器等心脏介入类高值耗材的采购、使用、监督等工作中,单独或伙同心血管内科副主任鲁某共同收受多家医药器械公司的回扣共计414.1238万元。
最终,黄某实际分得101万元,鲁某实际分得12万至15万余元,余款由黄某按比例分配给心血管内科其他做手术的医生。
在庭审中,公诉人出具了多份证人证言,许多医生在证言中均称,每使用一个心脏支架,都能拿到回扣,只是每个人拿到的回扣不尽一致,给多少钱由主任黄某决定。
那么,为什么由部分医生会栽倒在小小的心脏支架上呢?资料显示,心脏支架是一种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开始广泛使用的医疗器械,它的作用是撑开硬化、狭窄的心脏冠状动脉,在治疗心血管疾病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记者调查发现,由于技术等多方面原因,心脏支架的售价在各种医用耗材中算是比较高的。例如,上海市民王女士的父亲10多年前动过心血管手术,在冠状动脉中装了进口支架。“装一个(进口支架)大约需要3万到4万元,再加装支架会便宜些,不过每个也要1万~2万元。她告诉记者。
图片来源:摄图网
虽然近年来国产支架逐渐占据了市场,使该产品整体价格有所降低,但一位在华东某地二甲医院任职的副院长向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透露,目前,国产支架报价约为1万元/个,进口支架的价格一般要翻倍、在2万元/个左右,价格依然偏高。
支架单价居高不下也导致滥用的情况屡屡发生:根据某医学类公号于2016年所做的统计,2009年~2015年,中国每年支架手术例数从24.8万快速增长到56.7万,翻了一倍还多。仅在北京市一地,每百万人中就有2723例支架手术案例。
著名医学专家钟南山曾在2015年全国两会上批评说,广东某医院的一位心脏介入医生为患者做冠脉造影,本来问题不大,但最后却置入5枚支架。
王女士也告诉记者,在她父亲的手术中,尽管每个支架的单价按照当时的标准都相当昂贵,但医生最终还是在他体内置入了6个支架。
多份文件出台整治高值医用耗材乱象
心脏支架等高值医用耗材滥用的现象,也引起了决策层的高度重视。
5月2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召开。在此次会议审议通过的多份重要文件中,就出现了《关于治理高值医用耗材的改革方案》的身影。
此次会议指出,高值医用耗材治理关系减轻人民群众医疗负担。要坚持问题导向,通过优化制度、完善政策、创新方式,理顺高值医用耗材价格体系,完善全流程监督管理,净化市场环境和医疗服务执业环境,推动形成高值医用耗材质量可靠、流通快捷、价格合理、使用规范的治理格局,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今年6月由国务院办公厅对外发布的《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也明确:“制定医疗器械唯一标识系统规则。逐步统一全国医保高值医用耗材分类与编码。对单价和资源消耗占比相对较高的高值医用耗材开展重点治理。改革完善医用耗材采购政策。”
6月18日,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局又发布了《医疗机构医用耗材管理办法(试行)》。该文件提出,县级以上卫生健康行政部门、中医药主管部门以及医疗机构应当对临床应用技术要求较高、风险较大、价格较昂贵的医用耗材进行重点监控。
记者 | 李可愚编辑 | 陈旭 孙志成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