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依林时隔四年,带来专辑<Ugly beauty>,主打歌曲<怪美的>以幽默的形式呈现Jolin过去近20年从自我挣扎到自我觉醒的过程。
4年时间
亲自创作 震撼来袭
Jolin用亲自参与音乐人集体创作的方式,完成新专辑《 UGLY BEAUTY 》的歌曲。 亲自在录音室里参与创作,除了在台北还飞到曼谷,甚至远征斯德哥尔摩,和不同城市的音乐人撞击合作,和他们一起进行脑力激荡,激发出自我潜能,一口气参与了六首歌的创作。
Jolin 表示:「自由的创作过程中,我探索出让自己感动的声音,而且跟不同的创作营合作,给我很大的推进力,一起做音乐讨论、用不同的语言方式去表达你想要什么,除了蛮过瘾、蛮好玩之外,作品应该会让大家听了跟我一样很有感觉!」
这次的不论是造型还是讲述的内容,都十分的用心,带给大家一场听觉和视觉的双重体验,并且你会从她的歌曲中,感受到一些情感和故事。
jolin说:要感谢网络、歌迷各种的表情图片,这些都是新歌MV的激发创意点,我也希望把自己经历过的挣扎,曾经疯狂追求外界肯定到自我觉醒的过程,在MV中幽默体现。

仔细品味主打歌《怪美的》MV,会发现歌词、画面都藏着她所经历过的故事,以自嘲自虐的形式表达着令人动容的情绪。从一个缺少安全感且自我封闭的女孩,成长为一个内心强大的女王。
蔡依林这些年所经历的
都隐藏在这段MV里了

什么时候,不符合大众的审美标准,就变成一种过错了呢?
在评判美丑胖瘦的【审美法庭】上,蔡依林穿着一身监狱服被押至庭前,而“犯人”罪状是:
①肥胖?不可以!

MV画面中的是2018年参加活动时在机场被拍下的小肚腩,一时间质疑批判声四起,“唱跳天后居然有了小肚子”“这是多久没健身了”“......”
以及刚出道被嘲笑婴儿肥。
于是她疯狂减肥,三餐只吃过水青菜,曾一度瘦到70多斤,身体也出了问题,出现闭经、脱发、甚至险些得了厌食症。

生活同样如此。
我正在码字时友人给我发来微信说她明年的愿景和计划,我惊奇的看到其中一条是“每顿少吃一口饭”。
整个社会的主流审美观念,倾向于责难肥胖的人,于是他们不得不背负着一种罪恶感,好像减肥不是让自己变得更好的过程,而是带有着自我惩罚和寻求认同的心理。
②审美独特?不可以!
jolin原名蔡宜翎,MV画面中菜单上的宜翎海鲜,反讽07年因造型被称为“水产天后“。
不仅如此,那些嘲笑声伴随着她的很多场造型,甚至私服,而她做的只是在尽情展示自己,只是因为不被大众审美接受,就仿佛犯了错一样被责难着。
是不是千篇一律得穿着毫无创意和特色的衣服,站在舞台上规规矩矩地唱完一首歌,才会让大家鼓掌称赞?那样看似完美,但那不是蔡依林。
坚持自我,不被同化,才造就了今天的时尚女王。如今的Jolin已经完全放松下来,不再care大众的审美标准到底是什么,而是只在乎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温和大气、夸张怪诞、复古优雅等等,各种风格她都不惧尝试且能够轻松驾驭,并且依旧透露着自己的独特元素和审美。
而同样因造型审美不被接受而受到嘲笑的,在娱乐圈里并不少,土、丑、辣眼睛是很常见的点评了,甚至大家还会用最大的恶意去污蔑揣测,“这个人精神有问题才这么穿吧?”

生活中同样如此。
  • 个性十足的小姑娘,穿着五颜六色夸张大胆的衣服,梳着搞怪的马尾和一双满是铆钉的靴子走在大街上,准备疯玩一场。
  • 喜爱二次元文化的女孩,穿着手工精心打造的小裙子,摇晃着俏皮可爱的双马尾,提着布袋子去见兴趣相投的朋友。
  • 沉迷汉服的姑娘,终于收到了心心念念的服饰,满心欢喜地穿出去,像个仙女一样展示着自己。
于是那些繁杂熙攘的噪音中,一定会有异样的目光并伴随着这样的声音:
“穿成这样太尴尬了吧”、“欣赏不来,好丑”、“辣眼睛”、“不正常吧”
日常穿搭和审美都要被诟病的现象也并不少见。但是我们要知道做自己认为美的样子,那就是最美的。
③长相不完美?不可以!
当初蔡依林因香肠嘴、身高以及整容话题也被批判得很惨。MV封面、测量嘴的大小、以及大笑的照片,就是对香肠嘴的接受和反讽。
在MV画面中她被白色绷带捆绑着,就像被语言暴力裹挟着一样,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完美的雕像。

生活同样如此。
我的一个女生好朋友因为失恋酒后痛哭,一位“好心”男人路过看到她,悠悠然说了句“姑娘你应该花20万去整整容。”当时好友三观将要崩塌。难道整容可以换来爱情?关键点我**并不丑啊!
还有一种常见的情况:不少明星经常被挑剔五官,前一阵儿网红脸盛行的时候,恨不得小眼睛塌鼻子大嘴巴方脸就是罪过,于是那个时期明明很好看最后却因为指责而把自己变得没有辨识度的明星大有人在。而当她们满足大众的审美变得“更美”的时候,又会有人跳出来说:xxx绝对整容了。
④行为特别?不可以!

这一幕:JOLIN FRECK SHOW 
意思是蔡依林畸形秀。
为了打造理想的舞台效果,达成自己的期望,她跟体操运动员学习体操动作,各种高难度的动作都刻苦练习,甚至因此受伤。
而她的努力是被嘲笑的。

《舞娘》那场演唱会,唱的很好听,作品也拿了第一座金曲奖。
她却遭遇到了被黑最惨的阶段:

  • 演唱会的动作被恶搞成表情包流传开来;
  • 拿的奖被嘲笑为是体操选手得奖;
  • 后边的海报也暗指了那时候她背负的种种话题:整容、花蝴蝶造型被指抄袭滨崎步、大丈夫MV被指抄袭等等。
铺天盖地的嘲讽都压在一个女孩身上。
生活同样如此。
(下方留言中等待你的故事)
打破规矩
做自己
规矩得体,从古至今都是对女性的一个约束。如今的社会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并没有完全消除。不少人还在固守着:家务就是属于女生的义务;女生不该穿着暴露地张扬,否则就是诱发犯罪的源头;做第一人就是异类,就是不得体等等苛刻的约束。
MV的最后,jolin吐出了那些背负太久的评价和嘲笑。
而那些出现的法官与囚犯、厨师与食客、护士与病人,都是她自己。jolin说,最可怕的评判官,永远是自己。她曾极力追求完美,为了达到外界肯定而陷入恐惧和不安之中,把自己送进了糟糕的境地中,如今将那些所谓的“不足”表达出来,把外界定义的审美框架一一打碎,拥抱了自己认为的美,是与自己的一次和解。
众人口诛笔伐的底气、语言暴力的依据,就来自于“大众审美”。「标准」身材、「完美」五官、「正常」造型,等等,超出了一个安全界限,就会被打上“丑”的烙印。
因为这种审美主流的约束,太多太多的女孩被改变了心态和走向,在大众眼光的肯定和自己的审美及价值观中不知所措。

作为平常人在社交软件上分享自己的照片、生活、作品等等,也会收到充斥着指责的言论。这些隐匿在网络的盾牌下肆意攻击别人的人,本身就是丑陋的,而我们不必被一个丑陋的人告知什么是美。

同样被质疑长相甚至讽刺性别的李宇春,曾被问道女生什么时候最美?
她说:不被定义的时候。
对呀,框架的约束、主流的抨击、标准的评判,在这些环境下被塑造的我们,都不是最美的自己,那是一个被改造甚至同化的产品。
跨过黑暗与恐惧的阴暗面,迸发巨大能量征服怯懦与脆弱。这一次,蔡依林活出了自己,你也可以。
有奖互动
说出你的故事。
(欢迎大家来留言区评论,每天点赞数最多的朋友有机会获得鹅娘精心准备的小礼品哦!)
阅读小贴士
不错过任何一条时髦推送,记得将“腾讯时尚”设为星标哦!简单三步就搞定!
没看过瘾?本周热门喂饱你
2018,刘雯最爱背的是哪些包?(30只新晋it bag盘点)
一点“古铜金”!用配饰点亮整个冬天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