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了个新闻,把我气到了。
上海警方证实,上市龙头企业新城控股的董事长,性侵了一个9岁女孩,造成女孩阴道撕裂,构成轻伤。
就是这个看起来有点富态的中年男人,他身家超过3000亿,是大佬中的大佬。
这已经很可怕了,但更可怕的是案件细节。
本来女童和大佬是不会有交集的,但这时出现了一个姓周的女人,周某是女童妈妈的朋友,她谎称要带小孩去上海迪士尼玩,把小孩送苏北送到上海,结果却是把孩子送入虎口,换取一万元现金。
更可怕的是,除了妈妈来报案的九岁女童,周某还带了另一名12岁的小女孩也入住了该酒店。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这很可能不是第一次了。
大佬的这种“爱好”,通常不是心血来潮。
无论是周某向受害女童撒谎,还是王某给周某钱,以及在酒店实施性侵,都是有预谋的,而且这个套路看起来很驾轻就熟。
中间受害女童如果被他们洗脑,没有对妈妈说,或者妈妈贪财,没有报警,事情都不会被曝出来,罪犯就可以继续逍遥法外,就不知道还有多少人会遭殃。
要知道一个身家3000亿的大佬不会让自己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做这件事,他敢这么干,一定有一整只团队在背后帮他运作
他有恃无恐,所以敢做这样恐怖的事情。
就连韩国电影《熔炉》中的校长,都有一大堆人帮他运作,何况王某这么大一个大佬呢。
希望可以彻查。
可悲的是,今天的这新闻下,我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论调。

“他那么有钱,平时会缺女人?怎么会去性侵?”
这样的问题不止中国人在问,其实全世界的人都在问。
那些不缺性的人,为什么要性侵?
那些五十多岁的老男人,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性欲?
那些性侵幼女的人,究竟能获得什么快乐?
比如下面这位韦恩斯坦,TWC的老板,米拉麦克斯的创始人,被称为“现代电影的挽救者”,家里的老婆长这样:
但他就是被曝出对超过80名女性进行性骚扰,性侵害,其中有很多,长得确实不好看。
为什么?
因为性行为对于一个人来说,并不只意味着性。
——并不是说人有了性欲才会去性侵,性有时候意味着权力。越是有权力的男人,越觉得其他人都应该臣服。如果恰好遇到一个不愿意臣服的人就会像打仗一样去试图让她臣服。
闹不好,就是我们看到的这一起起大佬性侵案,但没爆出来的,肯定还有更多。
要知道在古代,即使是被阉了之后的太监,在飞黄腾达之后,也会娶妻生子,会外出嫖娼,甚至性侵:
《万历野获编》作者沈德符是明代举人,据他自己说,他认识的几个太监里面,有人经常外出嫖娼。京城乐坊有个西院,专供太监作为外宅,因此西院的女子,反倒被其他妓女瞧不起了。因为普通妓女的顾客是有屌的,西院妓女的顾客是没屌的。
明代洪武末年,河南按察佥事浙江宁海人石允常曾经查办过一起太监强奸案。当时石允常在民间微服私访,碰见一家人在哭。原来其女刚刚为某宦官逼奸而死,那死太监办完事以后,回宫躲起来了。石允常因此上奏朝廷,朝廷终于将罪犯法办。又景泰年间大同右参军上奏,在大同当政委的少监(低一级太监)强奸了自己养子的媳妇,还杀了养子。他也曾向某军官伸手要人家的老婆,最终因为人家军官和军官的老婆都不答应,他把人家军官给打死了。
性一直是这样,是宣示权力的手段。
所以王尔德有句话说得好:
每一件事都和性有关。可能我们吃饭喝水唱歌,最后都是为了和你发生关系。
但只有我要和你发生关系,和性无关。
它关乎于权力。
这世界上所有东西中,只有权力是最让这些大佬们沉浸其中、欲罢不能的。
会去性侵幼女的畜生,觉得幼女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的样子,正彰显了他的权力。
不需要春药,权力就是他们最好的春药。
最关键的是,还有很多很多像下面这样的人,表面上看着冠冕堂皇,其实内心里对这样的权力羡慕极了。

那个笑脸仿佛在说“理解”,仿佛在说“如果我到了那个位置,我也会这么有兽性的。“
但畜生就是畜生。
会性侵小孩子的畜生再成功,再有钱,也还是畜生
-END-
【推荐阅读】
回复
晚安
可以看到一篇
“性瘾者”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