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校尉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乌鸦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2017年9月初的一天,白宫首席经济顾问科恩(Gary Cohn)蹑手蹑脚地钻进总统的椭圆办公室。
他看到桌上放着一张纸,是特朗普写给韩国总统的一封信,信上说美国要终止美韩自由贸易协定,连带着美国在韩国的驻军、反导系统可能都会被撤回。
按照当时的美朝局势来看,朝鲜的洲际导弹可能在38分钟内直接打到美国的洛杉矶。
科恩决定:不能由着特朗普胡来。
他把这封信从办公桌上拿了下来,悄悄放进一个写着“保存”(KEEP)的蓝色文件夹里,长舒了一口气。

然后,特朗普就把这封信给忘了。
我喜欢建在悬崖上的高尔夫球场,
因为修缮这样的球场,
恰恰能够给我一种命悬一线的感觉。
——唐纳德·特朗普
科恩说:“在特朗普身边,我感觉就像沿着悬崖边上一直走。”
“我每天都要花1/3的时间,‘拍死’他那些非常危险的想法。”
“他就像一个孩子,一个五六年级的小学生。”
财政部长、前白宫幕僚长和前国家安全顾问给这位“老板”留下的评语是:“笨蛋”(dope)、“白痴”(idiot)、“蠢得像坨屎”(dumb as sh*t)。

特朗普到底是不是真的这么不堪?还是说他在“韬光养晦”“装疯卖傻”?
随着“前员工”数量与日俱增,他的面貌在世人眼中变得越来越清晰。
可能是美国历史上争议最大、谜团最多的一位总统,让我们这代人给赶上了。
真相,就隐藏在无数个谎言的背后。
闻一闻,真香。
1
政:为什么都来针对我?!
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但不要让恐惧心理打乱你的计划。
——唐纳德·特朗普
《永不放弃:特朗普自述》(下同)
2017年1月的一天,时任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告诉特朗普,俄国人手里的档案可能会威胁到他。

情报显示,2013年,特朗普在俄国出席环球小姐大赛时,住在了丽思卡尔顿酒店的总统套房里,是奥巴马夫妇下榻过的房间。
而特朗普在这间房里招待妓女,让小姐们往特大号的床上小便,美其名曰“黄金淋浴”(Golden Showers)。
这间房在俄罗斯联邦安全局(FSB)的监控之下,装有隐蔽的麦克风和摄像头,所以俄国人很可能已经掌握了音视频证据。
科米还没有汇报完,特朗普就粗暴地打断了他,说这些指控都不是真的。他还反问科米:“你看我像是那种需要找妓女的人吗?我选美比赛当天就走了,根本就没在酒店过夜。”
他“兴致勃勃”地跟科米讲起,曾经有多少女人指控他侵犯她们,最后,科米实在受不了,对特朗普说:“先生,我们并没有调查你。”
很多特朗普身边的人相信了他“没过夜”的解释,直到特朗普的“军师”班农道破了真相:特朗普跟他的助理比其他人员早到了一天。

“两个女孩被送进了酒店,完事以后助理开车把她们送走了。”
在通俄门事件调查期间,特朗普一直想要拉拢科米和FBI,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你懂的,我一直都把你当自己人。咱俩感情这么好,你知道的。”
“我期待你的忠诚(loyalty)。”
科米并不想站队:“你可以从我这儿得到诚实(honesty)。”
特朗普估计是听岔了:“我要的就是这个,诚实的忠诚(honesty loyalty)。”
在特朗普眼里,美国所有的情报机构、政府部门都是为他个人服务的,是他的“小弟”。
“我是老板!”(I am the boss!)
但事实上,FBI乃至整个司法部,理应是独立于白宫、不受总统选举影响的——特朗普对司法独立一无所知。
当他发现FBI对他的调查已经“失控”,科米一点也不“忠诚”的时候,他炒了科米的鱿鱼。
“科米认为我很蠢(stupid),好啊,那我就搞掉他们(screw them),让他们知道知道我有多蠢。”特朗普在深夜给朋友的一通电话里这样说。
在特朗普眼中,所有的矛头都是冲他个人来的,他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捍卫国家法律的总统,而是当成一个随时可能跟FBI起冲突的商人。
早年间做房地产生意的时候,FBI一直对他这样的人构成“威胁”,所以在他的眼里,联邦检察官“就像癌症,而且是结肠癌”必须与之对抗。
“如果他们觉得你是软柿子,他们就会来抓你;可如果他们觉得你有本事干翻他们(f*ck them)他们就没这个胆子了。”
整日怨天尤人是一种偷懒的方法,
你不妨集中精力来考虑问题积极的一面。
如果你发现自己陷入了责备别人的怪圈,
那么就赶紧跳出来吧。
——唐纳德·特朗普
他没有想到的是,解雇了科米,反而招来了更加激烈的对抗。一周以后,美国司法部任命FBI前任局长穆勒担任“特别检察官”调查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以及与特朗普总统竞选活动的任何不法行为,史称“穆勒调查”。

特朗普当天就炸了锅,他身边人从来没见过他如此盛怒。
那一整天,他基本就没坐着,在各个房间之间拔腿狂奔。
“凭什么是穆勒?我根本就没雇他!特别检察官有什么权力?”
手下人告诉他,特别检察官几乎拥有无限的权力,可以调查任何犯罪——比如水门事件,还有克林顿的莱温斯基丑闻。
“每个人都想搞我,这不公平!他们可以没完没了地把我的整个生活和财务状况查个底朝天!”

那一天,特朗普几乎没有处理任何工作,大部分会议要么延期,要么被取消。
“我是总统,我想炒谁就炒谁!他们不能因为解雇科米就调查我,他活该被解雇!”
他只知道“科米和穆勒要搞特朗普”,他不能理解“FBI调查某一年的总统大选”是一种怎样的政治操作。
2
军:省钱才是硬道理
特朗普会忘记在一封信上签字,但他不会忘记“撤出韩国”这件事。
在一次国防会议上,他愤怒地说:“我们每年花35亿美元在韩国驻军28000人,凭什么不让韩国人出钱?我真不明白干嘛非要把当兵的都扣在哪儿,让他们都回家吧!(Let's bring them all home!)”
总统的口气,感觉美国军队像是一支雇佣军——如果一个国家不出钱让我们去,那么我们就不想去。
“那么请问总统先生,如果撤军了,当地人得靠什么才能睡个安稳觉呢?”
“我睡觉啥都不需要,我睡得像个娃娃一样香。”(I wouldn't need a f*cking thing, and I'd sleep like a baby.)
“可保护韩国有利于保护我们的经济。帮韩国不是为了他们,是为了帮我们自己。”
“扯淡(It's all bullshit),我不想听。我宁愿把钱花在我们自己的国家。”
“部署萨德反导系统,为的是美日韩三国的利益。”
“一年就烧掉10个亿,快把那破玩意儿给我撤出来!”(Pull the f*cking thing out!)
“我在乎个毛线!”(I don't give a sh*t.)
“给我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退出美韩自由贸易协定(KORUS)!”
“退出世贸组织(WTO)!”
“赶紧给我撤撤撤!”(We're withdrawing from all three.)
好像突然之间,美国“没有兴趣”维护世界秩序了,美国人出兵只能为了钱。
总统“腾”地起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会议室。
科恩小心翼翼地问脸色铁青的国务卿蒂勒森:“你还好吗?”(Are you OK?)

蒂勒森咬着牙怒吼:“他踏马就是个白痴!(He's a f*cking moron!)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我喜欢倾听别人说话,
这样能让我受益良多。
——唐纳德·特朗普
在白宫开会,其他人的意见从来都没有得到过认真对待。
总统一般只需要1-3个人参会就能做出任何决定。
他整天反复念叨着:我想签点什么东西。(I want to sign something.)
有时候他甚至自顾自地开始起草命令。
幕僚长波特为了拦住他不出幺蛾子,已经焦头烂额了。
他的方法是能拖就拖,严格控制签署命令的内容。
最终波特想出了一个办法:让他签决策备忘录,里面会附上辅助材料,但不会让他阅读任何超过1页纸的决策内容——因为超过1页纸的文件他都看不下去。
每天,波特会带来2-10份决策备忘录供他签字。
特朗普非常享受这个签字的过程,这意味着他在做事,他的笔迹上下起伏,看起来很有权威感。
作为白宫和军队的统帅,他喜欢这种“尽在掌握”的操控感,无论是说出口的话,还是落下笔的字,“为本国人民做了事”,就是一个好总统。
3
财:1950年代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你一定要让自己保持思路开阔,
能够虚心接纳各种解决方案。
——唐纳德·特朗普
在特朗普眼里,是外国工人抢走了美国工人的饭碗。
几乎所有经济学家都不同意他的观点,但他还是找到了一位跟他一样痛恨自由贸易的学院派“老古董”——67岁的纳瓦罗(Peter Navarro),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让他担任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

“作为一名经济学家,我的职责就是提供基本的分析,来证明总统的直觉是对的,满足他的愿景。”
但纳瓦罗碰上了一个强劲的对手——首席经济顾问科恩,原高盛集团总裁,每次都要跟总统和纳瓦罗正面硬刚。
科恩说:世界上99.99%的经济学家都同意自由贸易的观点。
纳瓦罗说:科恩就是华尔街的白痴。自由贸易吸干了美国制造业的命脉,将美国工人推向贫困。美国钢铁工人被解雇,钢铁价格下跌。总统应该对进口钢铁征收关税。
特朗普认真地点了点头。
科恩说:“如果你闭上臭嘴听我说,你还能学到一点东西。”
如果你认为自己无所不知,
你又怎么可能学到新的东西?
你要给自己一个机会,
培养自己的求索精神。
——唐纳德·特朗普
于是,科恩给特朗普摊开一份关于服务业经济的深度研究报告。
他知道特朗普永远都不会读的,这位总统不喜欢“做功课”,当年做房地产生意的时候,圈里人都知道,他连企业的资产负债表都看不懂。
科恩耐心地给总统讲解道,美国现在84%的GDP来自于服务业(第三产业),出现贸易逆差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我们能在国外买到便宜东西,然后在服务业和高科技产品上占据优势,会给美国人带来巨大的好处。
科恩还告诉他,调查数据显示,大多数美国工人并不想在装配厂里工作。
“您看啊,自愿离职人数最多的行业,就是制造业。”
总统说:“我不明白,大家为什么不愿意在国内生产呢?我们是一个制造业国家。”
科恩补充说道:“因为人们不想站在2000度的高炉前,他们不愿意去煤矿挖一个黑肺出来。”
“都是挣一样多的钱,你是想坐在有空调的办公室里,还是每天站着干8个小时?”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特朗普还是并不买账。
科恩终于意识到,这个总统对美国抱着一种过时的看法——火车头,大烟囱工厂,流水线上忙碌的工人……他的理想,是回到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
有一次,科恩终于忍不住了,他问总统:“您为什么会抱有这些观点?”
总统说:“我觉得很自然啊。”(I just do.)
“我持这种观点已经有30多年了。”(I've had these views for 30 years.)
科恩崩溃地说:“可这并不意味着它们就是对的啊。”
“过去15年里,我还一直觉得我可以踢职业足球呢,可我知道那根本不可能啊!”
另一个白宫前高官说:“有些事情总统已经得出了结论,你说什么并不重要,他不听的。”
不是所有冒风险的事业最后都能成功,
所以你最好要对成功有比较大的把握才行。
——唐纳德·特朗普
有一次特朗普说:我要征收关税。
科恩说:太棒了!股市明天就会暴跌1000到2000点,但我知道你会很高兴的对不?
特朗普说:不不不,散会散会,咱啥也不做行了吧(Let's not do anything)。
等到下个礼拜,或者下个月,同样的讨论会再一次提上桌面。
有一天,他还是下定决心,要征收钢铁关税了,科恩强烈反对。
特朗普安慰他说:“我们就试一试,要是不行,我们就撤销它。”
科恩说:“总统先生,你不能这样对待美国经济,你做一个决定,必须确信它100%会成功。美国经济可不能扔硬币啊。(You don't do 50/50s with the U.S. economy.)”
特朗普说:“没事嘛,要是搞错了,我们就倒回去。”(If we're not right, we roll them back.)
粉丝问:
你在学校里最喜欢什么课程?
特朗普答:
只要和数学有关的课我都喜欢学,
我的几何学得分总是名列前茅。
在制定新的企业税率和个人税率的时候,他很关心地询问税率问题,而底下人说还在核算中。
“我看你们就定成10%,20%,25%这些档位吧。”
“我喜欢这些又大又圆的数字。”(I like these big round numbers.)
“都是很可靠的数字,而且对外也好宣传嘛(would be easy to sell)。”
预算办公室主任表示,新的税率需要对财政收入、赤字、联邦支出等进行分析和计算才能得出。
他对任何计算这些数字的努力都不屑一顾。
“别搞复杂了,弄点人们好理解的。”
他做经济决策,凭的就是“直”觉——想让他稍微拐个弯、算一下,纯属痴心妄想。
4
人:我不需要“专业人士”
我的词典里从来就没有“放弃”这个词,
连放弃的念头压根都没在我头脑中闪现过。
——唐纳德·特朗普
“我从没见过比特朗普更疯狂的人。”很多跟他有过密切接触的白宫前员工对他的评语是“精神不稳定”(mental instability)。
当他在美墨边境修墙的法案迟迟得不到通过的时候,他一次次威胁国会赶紧掏钱,否则就要以“政府关门”相逼。
有专业人士估计,修这样一堵墙,大概需要700亿美金才能完成。
当国会通过一项1.3万亿美金的法案时,里面只有区区16个亿拨给他修墙,连堆墙垛子的钱都不够。
他在深夜电话里痛苦而愤怒地咆哮着。
白宫背叛了他。
国会背叛了他。
他身边已经没有人了,他不能相信任何人。
几乎所有人都背叛了他。(Almost everyone in the White House had betrayed him.)
他觉得自己是一个受害者。
第二天醒来,他发了一条推特:他要否决整个1.3万亿的拨款法案。
整个共和党陷入了恐慌,接下来几个小时,就会发生他们最担心的结果:政府关门。
国防部长马蒂斯催促总统,如果他不签署法案,美国士兵第二天就领不到军饷。
“我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最后一次!”他每说一次,就要捶一拳桌子。
他屈服了,最终同意在法案上签字。
但他发誓,下一次必须拨出几十个亿修墙,否则他一定要让政府关门。
粉丝问特朗普:
作为一个好的领导,最重要的特质是什么?
特朗普答:
自律。如果连一个领导都没有这种品质的话,
那么这个团队就难以长期存在了。
在他的治下,白宫掀起了一批又一批离职潮,有些人受不了他,有些人他受不了。白宫里留着很多空房间,因为相应的职位没有人上岗。
除了他的家人,比如他的女儿伊万卡和女婿库什纳,其他人很少能在特朗普白宫任职超过1年。
因为他只喜欢那些“顺着他毛捋”的人,比如这位——海军少将杰克逊(Ronny Jackson)。作为白宫医生,他在2018年1月对总统的健康评估中,非常专业地认为:
“有些人天生就是有很棒的基因呢,如果总统先生在过去20年里有一套更健康的饮食习惯,他可能会活到200岁呢。”
3月,特朗普提名杰克逊担任退伍军人事务部负责人,而杰克逊没有任何行政经验,也没有做过退伍老兵相关的工作。
但只要特朗普宝宝开心,有什么不可以呢?
还真就不可以。关于杰克逊酗酒、滥用药物、性骚扰的指控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4月份提名就被扼杀了。
特朗普感到又震惊,又委屈:为什么我就不能任命一个我想任命的人呢?
我是美国总统,为什么我得不到我想要的?
他的白宫不需要“专业人士”,他只想要能忠心为他服务的人。
他把女儿伊万卡变成了总统顾问,而白宫里很多人觉得,她比第一夫人还“不拿自己当外人”。
G20峰会上,伊万卡替特朗普坐在一众国家领导人中间,特朗普说:我让她给我占个座。这一举动被很多人指责“无礼”。

而伊万卡的丈夫库什纳,以政府高级顾问的身份进入白宫。
库什纳和国外,尤其是中东的财团势力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短短6个月后,他就陷入了严重的法律危机。

跟几十年前经营房地产公司比起来,特朗普没有丝毫的进步。
他还是把白宫当成一个“家族企业”来经营。
特朗普差一点就要让库什纳当白宫幕僚长,是底下人拦住了他:“不要雇你自己家的孩子。”
当他夸赞一个小伙子办事得力、合他心意的时候,他会说“你就像我亲生的儿子。”(Lewandowskiis like my real son.)
他要把白宫,变成他的“家天下”。
就像当年,他把他的私人保镖马特(Matt Calamari),最终提拔成了特朗普集团的COO(首席运营官)。
所有留下来的人,他们都懂得一个道理:你是在为唐纳德•特朗普工作,而不是为美国总统工作。
所有不懂这个道理的人,都已经走干净了。
自信恰恰就像一块磁铁,
它会让你的身边围聚很多好友。
——唐纳德·特朗普
在很多人眼里,他是一个孤独的人。
刚入主白宫的时候,《纽约时报》发文曝光,说他深夜里穿着浴袍走来走去,找不到电灯开关在哪儿。
本来没有多大的事情,结果第二天,他在白宫里抓到一个人就问:“你看我像是会穿浴袍的人吗?你见过我穿浴袍吗?”
有人说在入主白宫的头几个月里,他每天要看6到8个小时的电视,盯着看媒体上是怎么评价他的。
他不许任何人碰他的私人物品,所以他坚持自己亲手换床单。
他担心别人给他下毒,所以他喜欢吃“干净卫生”的麦当劳。
到了晚上,他跟妻子分床睡,他自己一个人躺在床上,享用芝士汉堡,开着三台电视,跟他的一小撮朋友煲上几个小时的电话粥,跟他们吐槽白宫的这些人有多傻×。
他曾经最器重的“师爷”班农,面对很多支持特朗普政策的有钱人,发现他们都不喜欢特朗普本人。

班农劝大家说:没关系,你们重点看他要实现的目标(destination),他要带大家去哪儿最重要,谁带你们去不重要。
我父亲经常说:
“对你所做的事要做到无所不知”,
我也接纳了这一建议。
要让自己的努力有所斩获的话,
就需要事先进行很多调研,
不妨多花点时间把问题想透彻。
——唐纳德·特朗普
在新加坡准备会见金正恩的时候,时任国务卿蓬佩奥对记者说:“总统已经为明天的会晤做了充分的准备。”

与此同时,蓬佩奥却私下告诉朋友们:特朗普除了最肤浅的准备外,什么都没有做(avoided anything beyond the most superficial preparation)。
有人说,他就像一个坐不住的小男孩,你不知道他的兴趣在哪儿,你没法预测他的反应,你也没法靠说服去调整他的反应。
除了会盖楼造房子,没有什么领域是他真正精通的,他所掌握的一切,似乎都是一个小时以前刚刚学会的。
如果你想激怒他,非常容易,你只要跟他核对一项一项的具体细节该怎么落实,他立马就会不耐烦。
因为他只喜欢“办大事”。
5
尾声
我们该怎么评价白宫众人眼中的特朗普?
在我的眼中,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巨婴”。
或许他在白宫度过的最美好的时光,就是就职典礼之后的几个小时,万众期待新天地的时刻。
就像女儿伊万卡说的:我父亲他只想被爱。(he just wanted to be loved.)
他曾自信满满地告诉自己:
“我会是上帝创造出来的最伟大的就业岗位创造者(the greatest jobs producer that God ever created)。”
他只会朝一个高大全伟光正的方向,一鼓作气地吹出“特朗普泡沫”(Trump Bubble)。
他永远也不会承认,他的白宫会陷入困境,他自己正处于危险之中。
仿佛只要不低头,王冠就不会掉。
他的前竞选经理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顾问帕帕佐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还有他的竞选官员里克·盖茨(Rick Gates),都被起诉或承认犯有重罪。
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在通俄门调查中作伪证
这一系列法律举措,在行家看来,是一副越收越紧、一步步逼近总统本人的枷锁。
“他们知道他们抓不了我的(They know they can't get me),我不是目标,他们敢拿我当靶子试试。”
而女婿库什纳告诉总统:“他们不仅可以弹劾你,还可以让你破产。”
而特朗普还在掩耳盗铃:“有人告诉我,我可以赦免任何人,我还可以赦免我自己。我受到100%的保护。(I'm totally protected.)”
事实上,目前正有多达十几个州的调查,涉及特朗普的白宫、特朗普集团、特朗普家族和特朗普本人。
被调查的潜在犯罪事项,包括洗钱、竞选资金欺诈、滥用总统赦免权、就职基金腐败、在财务披露上撒谎以及银行欺诈。
而他正在用自己强大的意志扭曲事实。

“永远、永远、永远都不要屈服。”
“他们等待的就是软弱。”
“恐惧?我无所畏惧!”
“我要把他们吓得屁滚尿流。”(I scared the sh*t out of them.)
班农说,特朗普的明天,只有3种结局:
33.3%的几率,穆勒调查直接导致总统遭到弹劾下台;

33.3%的几率,特朗普辞职下台。

还有33.3%的几率,他会“一瘸一拐”地撑到4年任期结束。

但无论如何,他不会再有第二任期了。
“他已经丢盔弃甲。”(He's lost his stuff.)
但在表面上,他一直都在负隅顽抗。

就像伊万卡向一位朋友描述他父亲在白宫的时候说:“虽然可能看起来很糟糕,真的很糟糕,但他还是可以像蛤蜊一样快乐(he can be as happy as a clam)。”
“我总是赢啊。”(I always win.)
当很多人嘲笑他行为举止像个婴儿的时候,他的反应特别激烈:
“我不是宝宝!”
“你觉得我是宝宝吗?”(I'm not a baby!)
“你才是宝宝呢!”(You're a baby, not me!)

很多事情往往是因为你过于情绪化了,
所以会让你变得抓狂,
其实面对它们的时候,
既不要感到猝不及防,
也不要把它们看成是难以逾越的高山峻岭,
要学会冷静客观地看待它们。
——唐纳德·特朗普
班农说,特朗普就是一台非常简单的机器。
“开”开关的时候充满了奉承和恭维,“关”开关的时候充满了诽谤和污蔑。
当他夸奖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完全脱离现实:你是万里挑一的,不可思议的,不可比肩的,载入永恒的。
当他厌弃一个人的时候,他是愤怒的、痛苦的、怨毒的、排外的。

心理学家武志红说:
6个月前的婴儿活在极端对立的两种感觉里:
一旦被照顾得很好,他会觉得我是神,我无所不能,
我一动念头,世界就该按照我的意愿运转;
否则,我就会变成魔,有雷霆之怒,
恨不得毁了世界,或者毁了我自己。
这就是巨婴最核心的心理——“全能自恋”。
据特朗普最亲近的人观察到,2016年大选公布计票结果的那一天,在1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一个满头雾水的特朗普(a befuddled Trump),渐渐变成了一个难以置信的特朗普(a disbelieving Trump),然后变成了一个惊恐万状的特朗普(aquite horrified Trump)。
但最神奇的转变还在后面:突然之间,他变成了一个相信自己配得上、完全有能力成为总统的特朗普。
因为全能,所以自恋;
因为自恋,所以全能。
当他为了筹钱修墙,就宣布美国南部边境出现“国家紧急状态”的时候,
当他下令攻打伊朗,战机升空,却又突然撤销命令的时候,
他永远都在幻想着一个可以“随心所欲”的世界在他面前展开。
现实再骨感,理想都可以很丰满。
如果你向世界宣告了一件事,
那么你最好言必信、行必果,
否则后悔那种滋味可不好受。
——唐纳德·特朗普
我们不知道,这个不懂政府机构、不懂经济规律、不懂军事战略、只懂推特点赞的总统,还能撑多久。
我的看法是,问题越严重,
往往你取得巨大成就的几率反而越大。
——唐纳德·特朗普

我只想到了特朗普访问英国的时候,伦敦上空飘过的一只气球:
它的肚皮里空无一物,
当它越膨胀,它就越危险。

乌鸦校尉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乌鸦校尉(ID:CaptainWuya)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Fear: Trump in the White Houseby Bob Woodward
Fire and Fury: Inside the TrumpWhite House by Michael Wolff
Siege: Trump Under Fire byMichael Wolff
A Higher Loyalty: Truth, Lies,and Leadership by James Comey
《永不放弃 : 特朗普自述》
《特朗普自传 : 从商人到参选总统》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