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人类来说,味道就像是一种埋藏在灵魂深处的线索。
当嗅觉或味觉产生的时候,你会在极其短暂的一瞬间,被某种味道从现实抽离回到过去的记忆片段之中。
比如,薄荷的味道。
在大多数成年人的记忆中,似乎从很久远的童年开始,家里就存在着一瓶神秘的绿色药膏。
它有一个复古但不算复杂的名字:曼秀雷敦薄荷膏。
没有人能够准确推算出曼秀雷敦的薄荷膏,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民间流行的。
总之当我们在懵懂之年回过神来,它那股清凉沁润的薄荷味,就已经深深透入了我们涉世未深的鼻腔。
曼秀雷敦的经典标识是一个金发碧眼、身着可爱护士服的小女孩。这个形象是爱的化身,本意大概是“天真无邪,温柔纯洁”的那种爱。
然而多年以前我有一位童年玩伴,居然把这个小女孩视为了自己的初恋。他说:
“每次我犯困、感冒鼻塞、被蚊子叮、皮肤干燥……反正在我各种不舒服的时候,她都在我身边。我爱她。”
当年跨次元示爱的小男孩,如今已是个30岁的半秃男人,而小女孩还是那个小女孩。
真是一段跨越时空的虐恋。
也不知道是因为心理暗示,还是因为色彩搭配的玄妙法门,曼秀雷敦薄荷膏的绿白色瓶身,总是能莫名给人一种“包治百病”的安全感和万能感。
而事实证明:它的实际功效,比看起来要更加万能。
感冒鼻塞,涂它,立马畅通;
学习工作犯困,涂它,立马提神醒脑;
轻微烫伤擦伤晒伤,涂它,立马止痛;
天气干燥皮肤皲裂,涂它,皮肤立马滋润变得滑溜溜;
出门在外被蚊虫叮咬,涂它,立马止痒消红肿;
(抓了个刚被蚊子叮完的女同事,给她涂曼秀雷敦薄荷膏的前后效果)
总之涂它就完事儿了。
有时候就算身体无恙,哪怕只是旋开瓶盖,用鼻尖对着那熟悉的淡绿色膏体嗅上一口,你都会感觉自己饱经风霜的身躯在薄荷味的洗礼之下,增添了几分盎然的生机。
当然,这股曼秀雷敦专属的薄荷味,有时候意味着更多。
曾经有位读者说起自己的初吻。当时是初恋女友问了他一句:“你有没有看过周星驰的《喜剧之王》?”他说没有。
女友就突然把脸凑得特别近,又问:“你的嘴唇好像有点干,要不要涂点润唇膏?”
他也没多想,说好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青涩的初吻已经在下一秒走完了全部流程。
女友的嘴唇在蜻蜓点水过后羞涩缩回,而他在脑袋轰鸣的同时察觉到唇间残余着一股薄荷味。
那种感觉就像是——在情窦初开的放肆之中,夹杂着一丝寡淡的克制。
后来他才知道,自己的初吻其实是电影经典桥段的重演。那股淡淡的薄荷味,则是曼秀雷敦的薄荷润唇膏的味道。
直到现在,每当他闻到曼秀雷敦那股独有的薄荷味,关于以往那段青春的所有画面和悸动,都会在一瞬间闪回。
我有一位同事说她小时候感冒,妈妈都会用曼秀雷敦薄荷膏帮她缓解鼻塞,有时候担心味道太刺激,妈妈就把薄荷膏融在水里给她闻。
如果鼻塞稍微严重一点,还会用上伤风通。
这个习惯她一直沿用到现在,每次感冒鼻塞一闻到曼秀雷敦薄荷膏的味道就会特别安心,因为那是妈妈关心的味道。
我想起自己在中学时期暗恋过一名异性,有个学期跟她坐同桌,发现她课桌上总是摆着一瓶曼秀雷敦薄荷膏。
有一次我拿保温杯去装开水烫着了左手的虎口,她马上拿出薄荷膏,帮我特别仔细地涂抹烫红了的地方,一边涂还一边说:“幸好烫的是左手,要不然你连作业都写不成。”
当时手上隐约飘来的薄荷味,一入我的脑海就是好多年。
都说味道是人类脑海中那些尘封记忆的开关。
曼秀雷敦的味道对很多人来说,亦如是。
这个味道第一次出现在世界上,是在130年前。
1889年,爱拔·亚历山大·希尔创立了曼秀雷敦公司的前身——雅克公司,并且花费四年时间,终于研制出了“曼秀雷敦薄荷膏”,然后立即获得各大医药公司和消费者的广泛赞誉。
后来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
再讲一些你们或许不知道的。
怀着济世之心的希尔先生,一向都很支持慈善事业,他在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主张和平,通过各种慈善机构向40多个国家捐赠薄荷膏,治疗麻风病等多种疾病,这其中就包括中国。1938年,中国慈善机构致信希尔先生,感谢他对中国人民所做的贡献。
曼秀雷敦在世界各地都有分公司遍布世界各地,而且为了保证产品质量,曼秀雷敦一直以来选用的所有机器及设备,都是最先进和最安全的。
如此企业理念和品牌质量,也正是曼秀雷敦能够驰名世界130年的根本原因。并且在曼秀雷敦成立130周年之际,经典标识的可爱小护士还有了新形象,这也算是“新年见旧人,旧人换新颜”。
对于一代又一代的人来说,曼秀雷敦陪伴他们走了一年又一年。
而曼秀雷敦薄荷膏,它始终蕴含着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愫,并且愈发不可收拾。
毕竟你不得不承认,这股薄荷味是真的很上头。
复制这段淘口令
¥s3mMYd4A0Mp¥
即可购买一功多效的曼秀雷敦薄荷膏
广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