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上尉作品
首发于微信号 乌鸦上尉
微信ID:CaptainWuya
在这个世界上,任何时候发生的任何事,都在从前非常近似地发生过。

——尼可罗·马基雅维利,《论李维罗马史》

自打美国立国开始,就有人喜欢拿美国跟罗马作比较。
200多年前,罗马共和国被美国的建国者们视为榜样。
美国人要反对英国国王的殖民统治,而罗马人要反对埃特鲁斯坎国王的统治。
摆脱君主强权,成了他们当时最迫切的需要。
建国初期,美国的有钱人用古罗马的人物雕像装饰自己的家,甚至让人把自己画成罗马人。
时至今日,美国的国会大厦和各州议会大厦,依然被称为“Capitol”(罗马元老院所在地);而为了建造国会大厦,人们从意大利远渡重洋,运来白色的意大利大理石。
罗马谚语“合众为一”(E Pluribus Unum)印在美国的国徽上。
前总统尼克松说:我徜徉在林肯纪念馆的圆柱之间,脑海里浮现出的罗马,不过就是眼前所看见的这些而已。
美国参议院史撰写人罗伯特·伯德说:世界史上有过几个参议院,但真正举足轻重的只有两个——罗马元老院和美国参议院。
如果说中国有一小撮人是“精美”“精日”分子的话,美国有相当一批人都是狂热的“精罗”分子。
然而他们所追求的相似,远不止这些肤浅的东西。
作为世界霸主,两国强大的共同原因,首先就是他们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
用美国人自己的话说,美国的国防就是一句话:"北边是虚弱的加拿大,南边是虚弱的墨西哥,东边是鱼,西边也是鱼。”
而毗邻地中海的罗马,"除了少数部分受到阿尔卑斯山脉城墙般的保护,其他各个方向都受到海洋的保护。"
1940年,美国参议院在评估中写道:"从军事角度看,美国应当是一个岛国。虽然严格意义上,美国和罗马都不是“岛”。
为了表达岛民情结,美国人发明了一个新词,叫“准岛屿”,后来抽象成一种主义,叫“孤立主义”,上百年的时间里,他们和外部世界“老死不相往来”。
那为什么他们后来却变成了到处惹是生非的霸权主义国家呢?
这不得不说到岛民的“防御心理”,我们长期处在平原大陆的中国人是很难体会的。
像战国七雄那样互相攻伐,在平原上构筑防御工事,抵挡兵临城下的敌人,是真真切切的事;
但和外人隔海难望的“岛民”,如果等敌人万事俱备、坚船利炮浩浩荡荡杀过来的时候,再防御就已经晚了。
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
岛民怕远方的敌人“惦记”着他们,于是就时时刻刻惦记着这些“假想敌”。
这就是海岛的防御心理。
早年被外族践踏的惨痛经历,让罗马人对外来的威胁极度敏感。为了彻底消除危险,他们开始防御性扩张,在人口密集的地方设立要塞、建立保护带,而为了保护好这些“保护带”,他们选择继续外拓。
而对于美国人来说,扩张以求生存的欲望同样强烈,整个19世纪,一波又一波的移民浪潮,推动美国人口从250万暴增到6300万,美国人必须“到西部去”扩张。

罗马人用200年的时间征服意大利,而美国人用100年的时间统一北美大陆。从那之后,他们开始了大踏步地和平发展。他们骄傲地宣布:意大利只属于罗马人;美洲只属于美国人。
海洋让他们感到踏实,不用过多去操心世界其他地区。
他们实在是太天真了。
1
第一次布匿战争 VS 一战:
嘴上说不要不要的,身体却很老实
公元前264年,过了很多年安稳日子的罗马元老院,突然收到一封来自西西里岛的求助,一支外来的雇佣兵占领了城市墨西拿,在城里烧杀掳掠。
罗马人不知道,当地人同时向罗马和迦太基求助,迦太基抢先一步,派军占领了墨西拿。
罗马人本来不想出战,但听说打这一仗能速战速决、战利品丰厚的时候,他们心动了,决定“帮一帮自己的好邻居”。当他们渡海来到墨西拿的时候才发现,跟迦太基人撞了个满怀。

罗马人看到强敌时本能地感到了“威胁”,他们怕迦太基占领整个西西里岛以后,进犯意大利,于是倾全国一半的兵力进驻西西里岛,迦太基也不甘示弱,增兵开战。
于是,双方在陆地和海上争斗了23年之久,从西西里打到了迦太基本土,罗马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史称“第一次布匿战争”。
而跟多年休养生息的罗马元老院一样,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国对外部世界的兴趣仅限于“做生意”。
政论家托马斯•佩因说:美国的使命是贸易。
国父华盛顿在国情咨文中说:我们可以与任何人做生意,但政治上要保持距离。
“与欧洲的政治兴衰联系在一起,是不明智的。”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建国后的100多年里,华盛顿的话一直是美国外交政策的准绳:绝不结盟。
19世纪末,美国参议院甚至禁止任何超出美洲大陆的土地兼并和殖民活动。
“绝不让美国人流血牺牲,绝不染指肮脏的战争。”
他们嘴上说的好听,实际上却精明得很,对美洲各国,他们动用各种暴力手段进行大肆的征服和掠夺,对欧洲人却“只谈生意”。
简而言之四个字——“远交近攻”
结果,美国背靠着资源丰富的辽阔大陆,迅速成长为一个世界工业大国,20世纪初的钢铁产量超过英国、德国,煤炭开采量和英国不相上下,进出口实现了贸易顺差,从欧洲人手里大把大把地捞钱。

他们以为这样平静富足的生活可以一直持续下去,结果一战爆发了。
1914年8月1号,欧洲战火初燃,美国立即宣布中立——“对所有参战国不偏不倚、公正友好”,可哪有那么容易?
1915年5月,一艘德国潜艇击沉了英国卢西塔尼亚号客轮,造成1198人死亡,其中有128名美国人。

美国总统竟然还想抑制国人的愤怒,他说:美国应当作出和平的榜样,"因为有一种自豪不需要争斗。”而在百姓当中,跟德国断交的呼声不绝于耳。
德国很快封锁了英国的海外运输线路,美国人东西运不进去了,生意也做不成了。
不仅如此,到1917年,美国给英法贷款27亿美元,如果任由欧洲形势发展,断了美国的供应,英法两国支撑不下去,更别说还贷了。号称“绝不结盟”的美国不得不跟英法变成了“一根绳上的蚂蚱”。
而这时,德国人变本加厉,发动“无限制”潜艇战:击沉所有进入英国周围战区的船只,无论是中立国还是敌对国的船只,也无论是货船还是客轮。

1917年2月,美国宣布与德国断交,抱有幻想的总统威尔逊竟然还没有宣战。
两周后,3月中旬,德国潜艇击沉4艘美国船,36名美国人丧生。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4月,美国决定参加这场“德皇政府迫使美国进行的战争”,50万美国士兵开赴法国前线。
威尔逊总统开始给自己打圆场:
美国人出生时就对人类说:
我们的到来,是为了拯救世界,
为了赋予它自由和公正。
现在我们被召唤到人类的审判席前,
兑现这个不朽的诺言。

说破天,美国参战的动机只有一个:保护至关重要的对外贸易。
第一次布匿战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本没有太多的相似之处,然而对于罗马和美国,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这是他们第一次被迫在自己的海岛以外进行大规模战争——罗马人没有事前计划,美国人也并非自愿而为。
但取得胜利的他们,突然意识到一件事:原来在外面的花花世界里,我们能做成的,还有更多。
2
第二次布匿战争 VS 二战:
汉尼拔替希特勒“操练”了一下……
我们的民族通过保护盟友而征服全世界。
——罗马政治家西塞罗
伟大的民族不能孤立自己。
——美国政治活动家温德尔·威尔基
1937年10月,罗斯福总统发表了一场著名的言说,他提到,90%的世界人口正受到其余10%的人威胁,“不要想像美洲能逃脱,能期盼西半球不受攻击。”
但很多美国人都把他的话当成耳旁风。1937年,84%的美国人拒绝让美军对德作战。73%的人要求规定,总统对外宣战必须经过公民投票。
“岛民”的孤立主义情绪依然占据上风,而美国的政治精英却比他们看得更长远。
罗斯福一直都没有闲着,他在积极地扩军备战。1940年前后,他要求美国年产飞机50000架,陆军也从3个师增加到35个师。
法国的迅速溃败让他意识到,像一战那样,美国去欧洲“签个到”“打个卡”就能赢的局面不复存在了德国优势巨大,英国的处境非常危险,只有美国出兵才能阻止欧洲沦陷。
罗斯福正准备对德参战,没想到先来捣乱的却是日本。

1941年,日本横扫东南亚,那时候欧美在东南亚是有殖民地的,所以美国迅速做出反应,切断日本的石油供应——当时美国进口原油占日本石油消费总量的80%,而日本的石油储备顶多还能维持半年。
东条英机一面佯装要跟华盛顿方面妥协,一面让日本的航空母舰向夏威夷进发。
就在罗斯福猜测,日本人要在印度、泰国还是哪儿动手的时候,位于珍珠港的美国太平洋舰队陷入一片火海,8艘战列舰中的5艘被摧毁,3艘严重损坏;300架飞机超过一半遭到摧毁,2231名士兵和57个平民毙命。

这是一场震惊全美的灾难,但在政治上,罗斯福可以如释重负了。他一直都不能首先开战,因为国会和公众全都反对他,所以罗斯福只能考虑,怎样能让日本人"打响第一枪,而我们自己不受太大的损失。”
经过珍珠港事件,全美国的“岛民”都跟罗斯福站在了一起,美国决定参战。
然而珍珠港的意义不止于此。
大部分人只把它看做二战中的一个著名事件,但对于美国人来说,珍珠港事件彻底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
当日本人的炸弹落在珍珠港的时候,当希特勒紧接着向美国选战的时候,所有美国人第一次真切地感知到一件事:他们已经被敌人包围了,海洋再也不能为他们提供任何“保护”和“屏障”。
德国“俾斯麦号”战列舰
美国不能再回避世界了,因为世界不再回避美国。
一旦英国战败,希特勒统治欧洲大部地区,美国想继续在欧洲开展“自由贸易”,就变成了痴心妄想。
"德国纳粹要奴役整个欧洲,然后再利用欧洲的资源,统治剩余的世界。”到那时,得到英国舰队的希特勒,就会把海洋当成入侵美国的高速公路。
美国人心中“一座没有世界危险的极乐岛”的幻想,从此被击碎成稀巴烂。
而发现海洋山脉这些“护盾屁用没有”的恐惧,罗马人在第二次布匿战争时同样深有体会。
在第一次布匿战争之后,迦太基人悄然入主西班牙,从当地银矿中获得了强国的资本,而罗马人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竟然像“睡大觉”一样毫不知情。
直到盟友善意提醒,迦太基人在西班牙沿海建了新城,占据了西班牙最好的港口,罗马人才大梦方醒:海上强国迦太基要杀回来了。
公元前221年,迦太基年仅26岁的新任最高指挥官走马上任,他有个让罗马人闻风丧胆的名字——汉尼拔。
这个从9岁就在军营里摸爬滚打的年轻人,是一台有着钢铁般意志的“战争机器”。
罗马人本想走海路,直奔西班牙“维持秩序”,却没想到汉尼拔犹如神兵天降,兵临罗马。
原来,他在西班牙把10万大军中的一半留下,自己率领精锐部队,在寒冬的冰天雪地里,翻越过平均海拔3000多米的阿尔卑斯山。
从西班牙出发时,他带了59000人;翻山越岭到达平原时,只剩26000人。
就像美国人眼中的大西洋和太平洋,罗马人以为阿尔卑斯山脉是不可逾越的天堑,却没想到海上强国迦太基出其不意,走陆路直逼意大利本土。
于是罗马人第一次在意大利本土展开了一场长达17年的大战,经历了一次又一次惨败,其中坎尼会战一役,迦太基人以1.6万人的伤亡,换取了罗马近7万人被杀或被俘,不可不谓之惨烈。
罗马人仿佛是提前替美国人“预演”了一下,希特勒长驱直入美国本土的可怕后果。
在17年的战争中,罗马最多同时有20万人在战场厮杀,超过以往任何一场战争,每4个罗马人里就有1人丧生。最终,他们靠着顽强不屈的意志,挥师迦太基本土,才成功遏止了汉尼拔的攻势。

罗马必须向他的子民和盟友证明,盟主有能力捍卫自己的家园,同时保卫盟友的利益。
汉尼拔确实威胁到罗马的存亡,而美国人也认为希特勒威胁到了它的生存基础。罗马人和美国人第一次自觉自愿地卷入战争。他们下定决心,要让他们的敌人永远不能对自己构成威胁。
于是在战后,罗马人禁止迦太基擅自发动战争,而美国让日、德在国法中写入,永远放弃发动侵略战争的权力。
虽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经过这两场战役后的罗马和美国,都成为了它们那个时代的世界第—强国。
通过战胜自己的头号敌人,罗马和美国也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真正实力。
欲望的盒子,终于被彻底掀开。
如今的他们,不必再害怕任何一个敌人。

为偏安一隅的岛国而防御,不如为世界带来一种全新的秩序。
每一处新的领地,都成为他们需要统治的新“岛屿”。
3
马其顿战争 VS 冷战:
踏遍铁蹄尽焦土,得来全不费工夫
罗马军团一次又一次地踏上罗马大道,从意大利经法国南部抵达西班牙,从达尔马提亚经巴尔干半岛抵达拜占庭,在地中海沿岸辗转腾挪,消灭着一个又一个“威胁”。
在战胜汉尼拔仅仅1年后,罗马以保卫希腊为借口,先后与马其顿和安条克宣战,罗马第一次把手伸向了亚洲。
战败者被迫交出本国王子作为人质,解除掉所有武装,连战象都被割断了肌腱,其中马其顿被分割成4份,变成罗马的行省。

为了令人信服地充当霸主和保护国,罗马表现出了绝对的实力。
在战胜安条克之后,"几乎所有亚洲国家和城市"都派遣使团到罗马,"因为对所有国家来说,未来一切愿望的实现,都掌握在罗马元老院的手中。”
各国使团高度赞扬罗马的丰功伟绩,希望罗马“再接再厉”,为他们提供必要的保护,元老院想方设法让各方满意——他们已经被捧上了天,下不来台了。
用武力实现一切,“只要罗马想要,就没什么得不到。”
为了“永除后患”,罗马主动挑起第三次布匿战争,血洗了迦太基,大火焚城17天,全城百姓要么被屠杀,要么被运回罗马、卖身为奴。
罗马人高喊着:“迦太基必须毁灭!”
像毁灭迦太基一样,罗马毁灭了科林斯,焚烧了西班牙努曼提亚周围的土地。
他们的手伸得越来越长,不仅把整个希腊世界置于控制之下,而且开始在海外承担无限期的军事保护义务。
在整个地中海地区,再没有任何国家能够挑战罗马。
无独有偶,二战以后,欧洲各国实力遭受重创,只有美国本土毫发无伤,还能对外输出经济援助。
1944年,战争还没有结束,罗斯福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让美元成为国际主导货币;1945年,美国为未来世界打造的联合国,总部选址美国纽约。
战后,美国跟苏联的矛盾越来越激化。在美国人眼里,斯大林谋取利益的方式过于粗暴。对伊朗,他不遵守协定的撤军日期;对土耳其,他步步进逼,以掌握对黑海至地中海的通道控制权。
杜鲁门说:"如果不对俄国挥动铁拳和措辞强硬的话,我们就会再经历一场战争。”在美国人眼里,斯大林就是下一个“希特勒”,如果任由他完全控制欧洲,脱离自由贸易,最后受到威胁的还是美国。
于是,杜鲁门总统把苏联的势力扩张上升到对世界和平的威胁——对美国不利,就是跟世界做对。
美国人为了让欧洲人“选择自由”,推出了援助欧洲经济的马歇尔计划,想为西欧建立一堵经济保护墙。
美英法加拿大等12国签署《北大西洋公约》,“针对任何一个成员国发动的武装攻击,被视为是对全体成员国发动的武装攻击。”

美国开始主动为欧洲承担军事义务,甚至担任领导,它要保障西欧的防御达几十年之久。
美国人开始疯狂地进行海外结盟、驻军,用美元换取军事基地,在全世界部署航空母舰和远程轰炸机,在欧亚非各地布下一整个全球军事阵地网,来对抗已经研制出原子弹和洲际导弹的苏联。
截至2015年,美国的374个军事基地遍布全球140多个国家和地区,驻军30多万人。
就像半个世纪以前,美国国务卿迪安·腊斯克说的:"我们必须关心所有的一切,关心所有包围我们的国家、水域、大气层和宇宙空间。”
为了实现安全,罗马和美国不断地扩张,像无数个同心圆的扩散,为了小圆的安全,占领一个更大的圆。
安全与强权之间的界限变得越来越模糊。
或许他们自己都已经分辨不清,惶惶的不安和燃烧的野望,到底哪一头分量更重。
北非的商人并没有威胁到意大利,萨达姆莫须有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也没有威胁到美国。
但因为“防患”、猜忌和愤怒,他们都从最保守的岛民,变成了最恶毒的魔鬼。
罗马的政治不仅变得残暴,甚至变成了盲目的独断专行:即使它不再有任何危险,它也要置敌人于死地,因为它要让全世界看到,罗马的统治神圣不可侵犯。
美国开始变防御为主动,他们可以因为怀疑,而对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发动进攻,因为它们“将来可能会构成直接威胁”。
踏遍铁蹄尽焦土,得来全不费工夫。
然而终究跟罗马几百年的强权统治不同的是,美国还能在地球上作威作福的时日,或许已经不多了。
4
帝国大败局: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如果你控制了货币,你就控制了整个世界。”
——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
一个超级大国如果失去了对货币的控制,就会不可挽回地走向衰落,无论是公元5世纪的罗马帝国,还是2008年的美国,莫不如此。
公元476年,罗马的末代皇帝罗慕路斯·奥古斯都被废黜,西罗马帝国覆灭。关于罗马的衰亡,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罗马的经济模式陷入崩溃。
在公元2世纪,罗马帝国极盛之时,统治着5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人口7000到8000万。

但帝国富庶的心脏罗马,要靠征服领土、掠夺战利品来维持。
古罗马著名政治家西塞罗说:“我们派往其他地方的将军,当他们进入盟友的城市,就跟敌人把城里洗劫一空没什么区别。”
战争是最大的投资,战利品是最大的回报。
随着帝国的扩张,罗马只能靠远程驻军来维持控制,而且越来越依赖外国雇佣兵。

一面是高昂的军事开支,一面是新征服地区的战利品已入不敷出,罗马转向更高的税负,把巨大的军事负担转嫁给公民。
意大利本土的小农破产,放任土地贫瘠,而有钱人把买地作为唯一稳定的投资。
穷人只要愿意参军,就可以获得“罗马市民”的身份,相当于“在北京落户”,而有钱人还可以花钱买官。
贫富两极分化极其严重,罗马寡头变得越来越堕落。在葡萄酒紧缺的时候,他们用葡萄酒制作混凝土,结果引起骚乱。
罗马贵族大量采购东方的香料、丝绸和其他奢侈品,耗尽了罗马的黄金和白银。
不久,罗马就再也没有充足的金银来生产硬币。他们想出了一个“好”主意:让硬币中的金银含量逐渐变少,给硬币“注水”。

在200年的时间里,罗马的银币的含银量,从90%以上一路下跌到5%以下,每枚银币都是青铜内芯,外面裹着薄薄的一层“银衣”,就像“镀银币”一样,使用时间一长,劣质的内芯就会暴露出来。
让更多劣质铸币加入流通,会偷偷地将财富从人们手中转移出去,所有商品和服务都需要用更多的“银币”来支付。
当一枚银币只剩0.5%的银时,整个罗马帝国的物价飙升了1000%。
恶性的通货膨胀、飙升的赋税和失去价值的货币这三重打击,让罗马的贸易濒于毁灭,经济陷入瘫痪。最终在北方蛮族的频繁侵袭下,土崩瓦解。
而千年之后的美国,竟然在全球范围内,干着跟罗马帝国一样的勾当。
2008年3月,美国总审计长和政府问责办公室的负责人戴维·沃克,在公开演讲中表示:作为总审计长,他认为美国面临倒塌的危险正如当初的罗马帝国。
沃克警告说,美国的现状和当时促使罗马倒塌的因素具有“惊人的相似之处”。
在奥巴马上任之前的2007年,美国的国债已经达到9万亿美元,相当于当时美国GDP的62%;
而8年过去以后,到他卸任的2015年,美国的国债冲到了18万亿美元,相当于当年GDP的104%——也就是说,把整个美国拿去抵债都不够了。
此后几乎以一年1万亿的速度递增。2019年4月,这个数字攀升到22万亿。

美国人发这么多国债,他的良心不会痛吗?不会。
因为他们正在用罗马人龌龊的方式“铸币”、圈钱。
美国诱使很多跟美国做生意的国家,用丰富的资源和辛勤的劳动,换来了对美国的贸易顺差,赚到很多美元。
结果这些国家却只能用这些“躺在账上的外汇”来购买美国的国债,没有其他用途——因为早在尼克松时代,美国就宣布黄金禁运,外国政府不能用美元购买美国的黄金。
花美元买美债,这些美元回流到美国,充当军费,让美国人得以在全球开战。
美国人一边烧钱开炮,一边还在无限地加印钞票——“稀释银币”,让其他国家手里的国债不断贬值,比如2002年,欧洲和亚洲的美元储备价值,损失就超过10%。
与此同时,他们不断地制造经济繁荣的假象,把大部分贷款贷给房地产和证券市场的投机者,抬高美国的房地产价格、股市价格,推动整个金融部门爆炸性增长。美国的资产价格节节攀升,却“全都是泡沫”,无形中抬高了全世界的通货膨胀。
2008年,美国制定了一个耗资达7000亿美元的《问题资产救助计划》,在没有任何外部审查监督的情况下,美国财政部把几千亿美金发给了少数几家华尔街投资银行却不对他们施加任何控制,把纳税人的钱白白送给那些制造灾难的金融机构。
《问题资产救助计划》进行4个月,美国道琼斯工业股票指数暴跌了一半。
美国学者认为,在整个美国金融界发生的是全面的腐败,一切帝国的腐朽都是从内部的堕落开始的。
到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国际社会已经没有理由继续帮美国维持这种“流氓秩序”了。
中国等新兴国家清楚地看到,美元体系已经是强弩之末,建立新的货币体系已迫在眉睫——于是亚投行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应运而生,为欧亚大陆乃至更大区域内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长期投资。
北京亚投行总部大楼
欧亚在基础设施方面需求巨大,足以带动全球经济增长几十年。仅未来十年,亚洲在能源、交通、电信、水资源领域,大约就需要8万亿美元,前景十分广阔。
新秩序的吸引力是惊人的。中国主导创建亚投行时振臂一呼,世界范围内响应者云集。截至2019年4月,亚投行成员国已达到97个,其中不乏英、法、德、澳、意大利、加拿大等美国的“盟友”。
西方学者认为,亚投行完全有潜力超过美国当年打造的“三驾马车”——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
美国主导了半个多世纪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已近黄昏。
全球央行的外汇储备中,美元的比例在10年里降低了10%。
作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国,中国正致力于把人民币打造成为世界主要储备货币,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让人民币和黄金挂钩,所以近年来,中国大幅增加黄金储备,打造用黄金支持的新的全球储备货币,以此替代不断通胀的美元,“在黄金市场上掌握更大的话语权和控制权”。
丝绸之路经济带通过高铁,与俄罗斯的欧亚经济联盟接轨,一直延伸到沙特等盛产石油的中东国家。不久的将来,这一经济带就会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火车头。
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绕开了华尔街的美元陷阱,直接与邻国开展本币贸易,无疑是一个更健康、更持久的选择。
21世纪,会不会成为一个终结美国霸权秩序的世纪?
世界的希望,看东方。
尾声
美国第三任总统杰斐逊,早在200年前就警告过美国人:
“如果美国人民允许私人银行控制货币的发行,那么银行和那些依靠银行的公司,会利用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剥夺人民所有的财产,直到他们的孩子梦醒时发现,他们在父辈们征服过的大陆上已无家可归。”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金融霸权》的作者威廉·恩道尔断言:
华尔街的模式是破产帝国的模式,
最终只有死路一条。
清代传奇剧本《桃花扇》里有这样几句词,或可为两代帝国的命运画上一个句号:
眼看他起朱楼,
眼看他宴宾客,
眼看他楼塌了。
这青苔碧瓦堆,
俺曾睡风流觉,
将五十年兴亡看饱。
倘若没有西西里的那一封求救信,没有德国潜艇的那一颗鱼雷,世界将会怎样?
有些时候,当人们已走得太远,或许就真的忘了,自己为什么出发。

乌鸦上尉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乌鸦上尉(ID:CaptainWuya)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参考资料:
[英] 爱德华·吉本:《罗马帝国衰亡史》
[英] 彼得·希瑟:《罗马帝国的陨落:一部新的历史》
[英] 汤姆·霍兰:《卢比孔河:罗马共和国的衰亡》
[德] 彼得·本德尔:《美国:新的罗马》
[美] 拉塞尔·柯克:《美国秩序的根基》
[美] 威廉·恩道尔:《金融霸权:从巅峰走向破产》
[美] 迈克尔·赫德森:《金融帝国 : 美国金融霸权的来源和基础》
Peter Bender: America: The New Roman Empire?
E Christian Kopff: The Romantradition and US foreign policy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