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留美博士生因论文问题自杀,
生前疑似与导师产生巨大矛盾。
电子邮件中留下遗书:
“没有杀死你的会让你更强大”。
6月12日(周三)晚上,佛罗里达大学一名中国留学生陈某失踪。因为近期论文问题,身边的朋友都感觉其与以往不同。
于是,大家纷纷到陈同学经常出现的地方寻找,结果都不见踪影。
朋友发短信、打电话都没有回应,见事态不妙,大家最终要求校警出面帮忙寻找,并在朋友圈和学校内部发布寻人启事。
(图源:美国中文电视)
但,12小时过去,直到周四早上,仍旧没有陈同学的下落...
直到上午,有人去实验室时,才发现陈同学已经身亡,警方初步调查死亡原因应该是自杀。
据美国中文电视报道,陈同学今年30岁,正在佛罗里达大学电子与计算机工程系攻读博士学位,生前疑似与华人导师李某产生巨大矛盾。
在陈同学自杀后,他的邮箱中设置了一封定时邮件,他的父母、女朋友以及他在佛大的导师李某均收到了这封“遗书”。
(图源:美国中文电视)
据知情人士透露,陈同学曾在读博士期间,曾多次透露出自杀的念头。相关同学表示,关于陈同学的死,他的导师难辞其咎。
今年年初,因为一篇博士论文,陈同学和导师李某矛盾激化,原因是:
陈同学的论文已经投稿成功,即将发表,但是他随后发现起始的数据有误,以至于整个论文被“全盘否定”。
于是向导师申请撤稿,可是导师非但不同意,而且认为这篇论文可以直接发表。
(图源:美国中文电视)
陈同学由此而产生了极大的内疚情绪,并担心自己未来的学术生涯。
导师曾告诉陈同学,现在只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办法就是撤销论文,这也意味着陈同学6年时间全部荒废,没有办法获得博士学位
第二个办法就是装作不知情,直接将论文发表。可是陈同学担心,有明显数据错误的论文一单发表,有一天被同行看破,影响其他人的研究不说,从此自己的学术生涯也会断送。
有同学事后表示,这或许是他选择“离开”的真正导火索。
(图源:美国中文电视)
还有陈同学生前好友表示,他一向乐观开朗,但是导师长期以来一直压迫和剥削他,动辄拿无法毕业来威胁他。
可以用“野蛮”来形容。
在发现论文数据有误后,陈同学秉持着学术严谨的态度,一直坚持撤稿,但是没有得到导师的答允,两人为此争吵许久。
(图源:美国中文电视)
在陈同学的电脑中,发现了很多有关如何自杀的信息。
在他的个人主页中,他的签名是——“杀不死你的,会让你更强大”
难以想象,陈同学生前的心里压力有多大,以至于无法向亲友倾诉,而选择一人默默承受。
(图源:美国中文电视)
如今,警方已经介入调查,陈同学的父母也已经准备去往美国。
问题的关键是,如果陈同学的生前好友所言属实,他的的确确遭受过“野蛮”的对待,在毕业论文问题上,明知有问题,还有逼迫学生发表。
这难到还是一名导师应有之作为吗?
整整六年的时间,都在为自己的热爱的研究倾尽心力,得到的却是一个“造假就可以拿学位”的回答,这恐怕并不是陈同学的“初心”。
早在2017年,北大一名女生唐某赴美留学,毕业于北京大学2004级空间物理专业,在美国犹他州大学做导师助理研究员。
向佛罗里达大学的陈同学一样,先是失踪,后经人寻找发现已经自杀身亡。
一些犹他州大学的学生认为,唐晓琳的死可能与她的导师Saveez Saffarian对她施加了过大的压力有关。
从已知的唐晓琳经历来看,她度过了漫长的读书生涯。2004年进入北大就读空间物理专业,2008年本科毕业后去往美国犹他大学读研究生。
随后在犹他大学的生物物理专业读博士,做的方向还是难度相当高的病毒RNA(项目)。
这是她攻读博士学位的第7年。根据唐晓琳同学的说法,在这7年中,她一共发表了6篇文章,但仍然未毕业。
一位自称是唐晓琳师妹、同在美国读书的匿名网友表示,唐晓琳“有时候要半夜去实验室守着实验,特别辛苦”,“记得有次和她吃饭,吃完了都晚上10点了,她还要回实验室看结果。”
同时这位网友还表示唐晓琳在读博过程中曾换过导师,“之前导师据说对她和另外一个中国女生不是特别好。”
更令人不解的是,在唐晓琳离世后,她的导师第一时间删除了科研团队里关于唐晓琳和另一名中国女生的资料
大家还记得那个被逼着喊导师“爸爸”,在母亲面前跳楼自杀的陶崇园吗?
看着他与导师之间的聊天记录,感觉陶崇园不像是一个沉浸在学术中的研究生,更像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士兵,随时等待着导师王攀的命令。
不管导师说什么,他都只能回答“到!” “是!”
跑腿给导师买饭,成为了他的日常任务:
甚至导师王攀还阻扰陶崇园出国留学,甚至连找工作都要干涉。
一个好好的学生,最终却变成了导师免费的挣钱工具。
相对于中国,外国的研究生制度更加人性化,但是我们依旧听到了太多留学生自杀的消息。
仅在2018年,就有两起留学生自杀的消息:
1月份,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华裔法律系学生Justin Cheng自杀;
3月份,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大四中国留学生从12楼跳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可能有人会说,为什么现在的学生心理承受的能力这么差?对于这些说风凉话的人,不予置评。
只不过,校园压迫是真实存在的。学生,是真正的弱势群体。不知道还有多少上进的学生,在无奈中苦苦挣扎着。
如何保障学生的权益,建立有效的心理疏导机制,让学生在学校能够保持健康的心态学习和生活,是社会以及所有学校都要学习的,而不是一味的抱怨学生的心理素质太差。
最后,万一你不幸处于和他们一样的困境中,有排解不了的压力,请千万不要一时冲动。
活着,比一切都重要。
ref:
http://video.sinovision.net/?id=50600&cid=178&sts=1560588930460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