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价值线
作者|价值线 小精
根据上交所网站公开信息,6月13日,澜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澜起科技”)将审核上会。
公开资料显示,澜起科技计划发行股份不超过1.13亿股,拟募集资金23亿元,分别用于新一代内存接口芯片研发及产业化项目、津逮服务器CPU及其平台技术升级项目、人工智能芯片研发项目。澜起科技上市保荐机构、牵头主承销商为中信证券,中金公司、中信建投、国泰君安、中泰证券为联席主承销商。
价值线研究院在查询相关资料时发现,在回归中国资本市场之际,一场两个人的“分钱大戏”正在澜起科技内部上演。2018年,董监高的年薪总额突然暴涨6倍,但92%被董事长和总经理分走,每人拿到了1700万“天价年薪”。
受“天价年薪”拉动,在已申报科创板企业中,公司平均薪酬也排名第一,但除了董事长、总经理外,其他高管仅一人年薪超过了公司年薪均值。
突击加薪,董事长、总经理年薪超1700万元
在已申报科创板企业董事长薪酬排名中,澜起科技董事长,拥有美国国籍的杨崇和,2018年年薪为1774.20万元位居第一,是第二名天合光能董事长年薪的3倍多。而在澜起科技,薪酬最高的人还不是杨崇和,公司董事、总经理StephenKuong-Io Ta2018年度年薪高达1787.82万元。
对比价值线研究院此前发布的A股上市公司董事长排行榜,杨崇和和Stephen Kuong-Io Ta的年薪如果放到榜内,将分别占据第四、第三的位置,仅次于方大特钢的谢飞鸣和鹏鼎控股的沈庆芳。同为芯片行业,杨崇和年薪比已在A股上市的全志科技的董事长(去年薪酬265.26万元)高出6倍多。
而对比科创板已受理企业人均薪酬,最高的依然是澜起科技,去年人均121.09万元,第二名为54.59万元
尽管公司去年人均121.09万年薪,但公司薪酬超过均值的仅三人,分别是杨崇和、Stephen Kuong-Io Ta和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苏琳(年薪151.07万元)。副总经理、董秘粱铂钴的年薪为120.36万元,三名核心技术人员的年薪均在100万左右。招股书显示,公司共有255名员工,2018年应付员工薪酬为1.79亿,也就是说,董事长和总经理两人就拿走了公司所有薪酬的近20%。
2018年,公司高层曾突击加薪。
招股书显示,2016年、2017年,公司董监高年薪总数分别为721.51万、622.51万,但在2018年,公司董监高的年薪总额一下子暴增6倍,达到了3874.30万,其中3562万被董事长和总经理两人拿走,约占92%。
招股书显示,澜起科技近年来营收、利润均出现了大幅增长,据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澜起科技营业收入分别为8.45亿元、12.28亿元和17.58亿元,后两年的同比增长幅度分别为45.3%与43.2%。在这三年间,公司分别实现净利润9280.43万元、3.47亿元、7.37亿元,后两年的同比增幅高达273.8%和112.4%。
业绩大增,加薪无可厚非,但相比于公司其他人,董事长和总经理两人加薪幅度如此之大,是不是“吃相太难看”了?
对此,澜起科技回应称,在公司领薪的董事、高管、核心技术人员薪资主要由工资、奖金、社保福利等部分构成,具体占比因人而异,取决于相关合同以及公司相关制度等。“杨崇和博士和Stephen Tai先生是公司的创始人,目前分别担任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董事兼总经理,是公司的核心领军人物。他们依据公司相关决策程序及合同等文件获取相关报酬。”
上市前现金分红2.34亿元,一季度“发薪”近2亿
2019年,澜起科技高层会拿到多少年薪,也引发了价值线研究院的关注。迹象表明,这场“分钱大戏”还在继续。
澜起科技披露的招股说明书上会稿显示,2019年1-3月公司支付给职工及为职工支付的现金为1.99亿元,而2018年同期这一数字仅为0.44亿元。相比之下,1.99亿元这一数额已经是公司2016年归母净利润的两倍。
招股书还披露,澜起科技于2018年7月30日召开董事会并通过决议,将共计人民币2.98亿元(税前)可分配利润分配给股东。
2019年3月5日,澜起科技召开第一届董事会第五次会议,批准2018年度利润分配预案,分配现金股利人民币2.34亿元(税前),该年度分红预案已经澜起科技2019年4月15日召开的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本次分红已向全体股东发放完毕。
澜起科技称,报告期内现金分红的资金来源于公司未分配利润且为公司自有资金,分红资金由公司在履行其应尽的代扣代缴义务后支付给全体股东。
这样的结果,就是公司现金流骤降。
根据澜起科技招股书上会稿,2019年1-3月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0.87亿元,较2018年1-3月同比下降38.03%。
公司称,主要因为公司2018年业绩完成情况良好,2019年1-3月支付的绩效奖金及员工年金较多。
薪酬是否合理?上交所连续发问
事实上,上交所也关注到这一问题,在问询中连续提到薪酬的合理性。
其中,上交所在第一轮问询中就曾提及“2018年职工薪酬尤其是董事长、总经理的薪酬大幅增长的原因及合理性”。对此,澜起科技回复称,由于2018年公司员工人数增长,加上公司业绩较好,员工薪酬及福利有所增长。
到了第三轮,上交所提出的问题从首轮的49个减到6个方面,其中仍有一个关于薪酬。上交所指出,为激发研发团队,澜起科技为研发人员购买了8432万元企业年金,这一规模是否符合公司激励机制,相关金额的确定是否存在科学合理的依据,是否可以避免随意性和突发性对发行人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澜起科技回复称,公司管理层一般是在公司超额完成年度经营目标的前提下,根据公司盈利情况,将扣除企业年金前利润总额的一定比例用于购买企业年金,通常该比例不超过15%,2018年二者比为13.62%,符合公司激励机制,相关金额的确定存在科学合理的依据,且不存在随意性和突发性。
在美遭集体诉讼退市,曾游走于监管“灰色地带”
资料显示:澜起科技在2013年4月递交招股书,同年9月26日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2014年2月,研究机构Gravity Research曾发布报告称,澜起科技最大的经销商LQW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为制作财务业绩而建立的空壳公司。一个月后,Aristides Capital再发布公告称,澜起科技SoC(System onChip,系统级芯片)营收大部分为虚构(imaginary)。遭做空后,澜起科技被海外投资者集体诉讼。
对于当时遭遇的做空事件,澜起科技曾对媒体表示,这是一起机构恶意做空,二级市场先前曾出现空单大量激增的现象,而发布做空报告的机构——Gravity Research的网站早已无法找到。说明这是一次有套利目的的恶意做空,做空机构并不知名,没有公信力。在被做空后,公司董事会审计委员会聘请了国际知名中介机构进行历时八个月的独立调查,相关中介机构花费11500小时调查,最终结果显示澜起科技财务数据真实可信。而且贵司可以查询相关公开信息,在整个过程中,美国证监会并未对澜起科技启动任何形式的调查和处罚。
而据《每日经济新闻》:澜起科技的内存缓冲芯片在全球领域取得一定成果之前,公司利润主要来自销售中星九号一代接收机芯片业务,瞄准的是当时受广电总局严格管控的直播卫星电视这一领域。2014年4月,广电总局第三次对澜起科技提出警告。这也表明,在过去的4年中,未得到管理部门批准的直播卫星信道芯片一直游走在监管的“灰色地带”。
对于澜起科技科创板IPO后续事项,价值线研究院将持续关注。
爆料电话:18112931711
邮箱:jzxxwbl@163.com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