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
罗玉凤的微博注销
罗玉凤还活着
但她作为网红的身份”凤姐“
已经”死了“
“始祖网红”凤姐:红的快,消亡也很快
身高1米46
穿高跟鞋1米53
皮肤并不白皙
长相普普通通甚至可以算得上不好看
做着一份超市收银员的工作
这些描述里没有一个听起来和如今的网红有什么关系
然而,这个人却是初代网红
曾经火到只要有网络的地方就听过她的名字——凤姐
国内时间6月10日,有网友爆料说凤姐的微博已经被清空,账号也显示无法打开,疑似被新浪微博封杀。

试着去微博上搜索了一下发现果然已经查无此人,1000万粉丝也被清空。
一个千万粉丝的大V就这样消失在公众的视野里,却并没有激起多少浪花。
只有一些网友纷纷表示,一个时代终结了。
但是他们口中所说的这个时代究竟是怎么样一个时代,却没有人能说得清。
罗玉凤最近一次走进公众的视野里,就是前一段时间着微博上发表关于华为的言论。
5月20日,她发了一条微博称“华为早就该垮了”,此言一出,立刻引起了网友的热议。
有人说她说“过气网红蹭热度”,也有人觉得这是她的个人微博,发表什么观点都是个人权利,没有必要上纲上线。
一个小时之后,苏宁手机的官方微博立刻转发了这条微博并评论道,“在苏宁线上任何平台、线下任何门店,我们从此拒绝再将任何一台手机销售给罗玉凤女士。即便可能会引发某些“公平性”规定争议,我们也在所不惜!尊严不容践踏。”
隔天早上,罗玉凤发微博称自己“根本没看新闻,外面发生什么事情根本就不知道”,“我不想火,也不想出名”。
然而她之前的一些言论,就让很多人觉得太过分了。
凤姐真的不想出名吗?
1985年,罗玉凤出生在重庆的一个小山村,母亲离异后带着她改嫁,贫穷伴随了她整个童年。
记忆里,脾气暴躁的母亲言辞间总是带着特有的刻薄加成:“你要认命,这就是你的命。”
2009年的一天,正在上海打工的罗玉凤在猫扑社区发表了一篇名为《我想找个北大清华男结婚》的帖子,里面详细罗列了自己的择偶标准:北大清华硕士、经济学专业、有国际视野、身高1米76至1米83、无生育历史、东部沿海户籍、年龄25至28岁。
而后又列出了自己的硬件条件,“身高1米46,平时穿高跟鞋1米53,大专文凭、博览群书、较为狂妄。”
(图源:新浪)
在那个炒作包装还不是很盛行的年代,罗玉凤这样大胆的言行很快就引来了一波关注度。
江苏卫视情感访谈节目《人间》栏目组敏锐地察觉到了商机,主动来找罗玉凤作为嘉宾出场,扮演一个嫌弃男朋友条件不好要分手的女生。
在节目中,罗玉凤更是语出惊人,“我九岁博览群书,二十岁达到顶峰。我现在都是看社会人文类的书,例如《知音》《故事会》……往前推三百年,往后推三百年,总共六百年没有人超过我。”
节目一经播出,罗玉凤火了,网络上人称“凤姐”。
她辞掉了收银员的工作,除了接一些通告和商业演出之外,她经常举着征婚的广告牌游走在上海和广州的大街上。
似乎从成名以前到现在,罗玉凤对于自己的人生都有着明确的计划。
她还割了双眼皮,开通了个人微博,在微博上和“路数相似”的网络红人芙蓉姐姐对骂。
如果如果凤姐再晚出生几年或者晚成名几年,她或许像别的网红一样走上了开网店的道路。
或许是商家并不看好罗玉凤的“带货能力”,又或许是她本人对那些金钱物质上的东西并不感兴趣。
总之,成名之后,凤姐的经济情况似乎并没有改善很多。
(图源:每日头条)
就在大众即将将她遗忘之际,成名的第二年,凤姐宣布“已到美国,我要去找奥巴马”。
从那以后,她便再也没有回来过。
之后关于罗玉凤的消息不是被拍到在布鲁克林黑人区的美甲店给人做脚指甲,就是被中国游客在纽约地铁上偶遇,发福明显。
(图源:环球网)
还有网友多次拍到她在纽约参加游行,并且成功拿到绿卡。
就在网友群嘲“远赴美国替人修脚”的时候,凤姐头发甩甩,潇洒地表示:“死在美国也不回去了。”
虽然人在美国,凤姐却“心系祖国”。
温州动车事件发生之后,她发了一条微博,称35名死者“我相信他们死前都听说过大名鼎鼎的凤姐了,所以他们也死得其所了”。
(图源:北美华人网)
2018年,凤姐写的一篇名为《罗玉凤:求祝福,求鼓励》的文章在网上走红,其中的一句
“只要不认命,没有飞不上枝头赛凤凰的麻雀,哪怕最开始低贱到尘埃里”感动了无数像凤姐一样不愿意认命的人。

就拿在美国居住超过10年,英文都没什么大的长进来看,凤姐自从来到美国这个她心目中的梦想国度之后,似乎也认命了。
而坐拥千万粉丝的凤姐就这么消失在微博里,网民也并没有过多关注。
他们更关心的,是抖音上最近又有哪几个风头正旺的网红,又火了什么舞步和神曲。
那些红极一时的“网红”们哪去了?
还记得在网上因为凹造型秀S身材而大火的芙蓉姐姐吗?还记得当年火遍全网的“XX哥”系列吗?曾经单曲循环过那首魔性的“我的滑板鞋”吗?
中国初代网红的兴起往往都是偶然,没有现代网红的精致包装,没有滤镜,没有人气火爆的直播平台加持,更没有背后专业的策划团队。
他们没有粉丝打赏,没有淘宝网店,不知道什么是Ins风。
图源:dp.pconline.com.cn
他们很多都出自草根,因为一个不经意地瞬间被镜头记录下来,不知不觉地成了“网红。”
成为网红彻底改变了他们的生活,他们被追拍,被采访,被商业化,开始接代言,接广告,在短暂的高光时刻过后又免不了过气,被人们遗忘。
芙蓉姐姐算是中国初代网红的鼻祖了。2004,芙蓉姐姐因有人将她热舞的照片发到水木清华、北大未名等网站上而迅速走红。
那“婀娜”的舞姿,自己标榜的S曲线让无数网友自戳双目。她在网上更是语出惊人,“我是最美的人,没人能超过我。”
图源: fj.qq.com
在网上大火之后,她短暂涉足了演艺圈,出过单曲,演过话剧,客串过主持人,当过节目评委,拿过网络红人奖。她自曝清华北大人大等著名高校邀请她开讲座,然而三所高校均表示否认。
图源:百度
曾今风头正劲的芙蓉姐姐也抵不过时间的流逝,她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被媒体称为“过气网红。”
现在的芙蓉姐姐开了一家北京芙蓉天下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时常做做公益,偶尔会在微博上发发近照,熬熬心灵鸡汤,然而网络热度不再。
图源:新浪微博
还有“犀利哥”,一定记得。
曾经的他被英国《独立报》称为“中国最帅的男人,”虽然衣衫褴褛,但是因为犀利的眼神,沧桑而帅气的造型意外走红,人送外号“犀利哥。”
图源:Youtube
生活中的犀利哥是一个因为精神问题流落街头的乞丐,2010年他在街头偶然被一名摄影师抓拍。爆红之后,他被称为“史上最帅乞丐,” 被网友各种P图搞怪。
图源:19lou.com
走红之后,“犀利哥”重新和家人团聚,经过专业治疗,精神状态有所好转,还在老家找了一份配送员的工作。偶尔也会有商家请他走个秀,站个台。
可是好景不长,16年有媒体报道,“犀利哥”精神状态开始反复,最终又离家出走,过上了流浪的生活。现在的“犀利哥”已经音信全无,存亡不知。
 图源:comic.zongheng.com
与“犀利哥”遭际类似的是女装大佬“大喜哥”,他可能是第一个在国内引起关注的“跨性别者。”
2012年青岛一老式居民屋起火,青岛一电视台《生活在线》的节目采访的过程中,“大喜哥”推着自行车进入了镜头,他独特造型让他瞬间爆红。
图源:新浪微博
面对邻居们的指责,“大喜哥”连连解释“我是灭了火才走的。”
然而没有人听他的解释,没有人在乎他刚刚被一把大火烧掉了家,大家在网上疯狂转发他“奇葩”的扮相,有人说自己“十二指肠都笑断了。”
图源:青岛网络广播电视台
出了名的“大喜哥”被好心人接到了福州,住进了公寓,为了不辜负好心人的一片心意,“大喜哥”剃掉了留了18年的长发,换上了男装。
图源:青岛新闻网
“好心人”很快停止了对“大喜哥”的资助,他又恢复了拾荒的生活,也重新穿起了女装。也许所谓的“正常人”的生活终究不是“大喜哥”想要的。
用大喜哥自己的话来总结他的一生:“我穿了20多年的女装,从来没有犯过法,也从来没有害过人。”
图源:blog.artron.net
2012年的元宵节,一个流浪汉捡起了地上一瓶别人喝剩下的冰红茶,一抬头,璀璨夜空中烟花绽放,他笑地那么开心,眼角的皱纹透着幸福。
这一幕被摄影师用相机定格,在那一年感动了多少中国人。
虽然穷,也要微笑啊!
意外走红之后,好心人把他从回了老家。据齐鲁网2014年报道,“微笑哥”后来离开了家乡去了郑州,不幸坠楼身亡。
网红,影响了中国年轻人的价值观
有人说网红就是一个时代的缩影,初代网红身上有着那个时代的烙印。
那时候网络刚刚兴起,人们猎奇,厌倦了千篇一律的教条式“审美,” 开始“审丑”的新潮流。人们不再喜欢荧幕上那些包装精致的面孔,喜欢创造一些属于自己的“草根文化。” 
图源:mp.weixin.qq.com
普通人通过网络掌握了话语权,可以通过点击,评论,转发,创造属于自己的新潮流,塑造自己的精神偶像。
人们喜欢搞怪,喜欢非主流,喜欢接地气,“初代网红”便应运而生了,“XX哥”,“XX姐”没有明星那样的遥不可及,都是我们身边的普通人。
他们或搞笑或感人的举动触到了人们心中的某个点,于是他们瞬间“红了,”成了网络名人。
图源:www.sohu.com
然而一个时代终究会终结,网红也像海浪一样,一波又一波地出现和淡出我们的视野。
初代网红被人们遗忘了,新一代的网红如“Papi酱,” “真香教主王境泽,” “发际线小吴,”“流浪大师沈巍”等又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里。
图源:bj.jjj.qq.com
作为当年红透大江南北的“第一网红”的papi酱,成名给她带来的除了铺天盖地的名气和追捧,对她来说更多的则是舆论的质疑。
当和她同一时期的别的网红还在思考如何搞点新闻翻红一把的时候,papi酱却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创业者,MCN机构——papitube的老板。
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硕士出身的她对于自己的走红其实早有规划。
看看她的履历,你也会发现papi酱并不是所谓的“一夜成名”。
从大一开始兼职担任网络主持人,同时作为副导演和女主角出演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的毕业作品。
大二在上海电视台体育频道《健康时尚》栏目,负责前期编导及配音。

而后的2015年,papi酱经过敏锐度洞察和对市场的专业分析,迅速投身短视频平台。
最终,才有了我们看到的一夜成名。
所以,当有些人吧papi酱和其他一些网红归为一类的时候,很多人并不认同。
因为比起那些空有虚的热度,papi其实算是厚积薄发了。
命运总是眷顾那些有准备的人。
很多突然火起来的网红们就映证了茨威格在《断头王后》里说的那样:
命运赠送的所有礼物,早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网红经济说到底就是这个快消时代的产物,今天你拍了一段猎奇视频迅速走红,明天我为了搏眼球在100层的高楼上自拍。
网红带来流量,流量带来变现,这样赚快钱的商业模式总是在吸引无数人削尖了脑袋往进钻。
于是,各种猎奇的内容向我们涌来。
而谁会保持热度?谁又会成为下一个过气网红呢?
网红是一个时代的剪影。
在这个娱乐时代,一切公众话语都能以娱乐的方式出现,成为红极一时的网络红人。
而娱乐完公众之后又该去哪里?
这也是想当网红的人该思考的问题。
深度阅读  更多精彩  敬请关注《天涯连线》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