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肖磊看市
公众号:kanshi1314

美国政府,实际上是一个比较松散,但目标明确的组织。总统有绝对的组阁权力,所以你会看到,当美国诞生新总统的时候,白宫大部分要害部门和重要职位,都要换人。之所以说松散,主要是因为利益结构较为复杂,总统在组阁的时候,要照顾到很多利益,比如竞选的时候哪个家族或哪股势力支持了自己,一般会邀请其利益代言人入阁。

特朗普上台至今,已经有诸多的职位换上了新面孔,包括换掉了国务卿、CIA局长、国防部长现在也是代理部长,相当于也是换了人。特朗普背后的智囊团队,更是换了好几拨。但从目前的情况看,美国的保守势力已经占据了完全主导地位。
我今天要说一下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人,这个人叫莱特希泽,目前是美国对华,以及对全球各国贸易谈判当中的主要谈判代表,就连国务卿蓬佩奥也基本上被莱特希泽的势头给主导了。
中国国内对莱特希泽的了解不是很多,但很多人都知道他是上个世纪80年代摧毁日本货币系统的主要操盘手,1985年广场协议的签署,日元的升值,以及美国对日本企业的一系列贸易政策,实际上把日本的制造业和出口直接按在了地板上,如果不是日本强大的工业积累和研发能力,可能日本经济就不是今天的样子了。
如今冲着中国来的莱特希泽到底代表谁呢?
莱特希泽身上有几个关键词,成长在港口城市、律师、华尔街、钢铁业。莱特希泽在俄亥俄州的一个港口城市长大,进口让这座城市出现了较大的失业率,对城市的冲击比较明显。后来莱特希泽做了律师,开始成为美国钢铁业等领域的利益代理人。八十年代开始代表美国的出口行业,与日本进行谈判。其实所谓的美国贸易代表,意思就是美国出口商律师团。
在谈判桌上打败日本之后,到了1991年,返回律师事务所的莱特希泽,还一度承接了中国的业务。1991 年,莱特希泽曾代表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与美国政府打贸易官司。所以从根本上来说,莱特希泽就是谁能出更多的钱,就会给谁打官司,这次表面上看是代表美国跟中国做贸易谈判,但真正代表的是美国的出口商。
当然,直接说美国的出口商不太好听,所以莱特希泽在2017 年 9 月约有100 名 CEO参加的美国商业圆桌会议( Business Roundtable )上,直接这样说道,我能够理解,CEO 都要努力实现利润最大化,而这有时候意味着要把就业机会输出到国外。我的工作跟你们不一样,我的工作是代表美国的工人。我们的看法会不一样。
在华尔街,有一家非常古老的律师事务所,叫世达,莱特希泽就来自这家律师事务所。去年特朗普任命莱特希泽成为美国贸易代表后,莱特希泽将世达系律师迅速召集到白宫,包括莱特希泽在世达的合伙人杰夫•格里什(JeffGerrish)成为了美国副贸易代表,世达律所合伙人斯蒂芬•沃恩(StephenVaughn)当上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总法律顾问。
也就是说,中国面对的美国贸易代表团,是一个具有强大国际诉讼经验的律师团,而中国则派出的是非常儒雅的一群经济学家。律师善于攻击和压制对手,而经济学家则更愿意寻求平衡和合作。
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莱特希泽在世达律师事务所的时候,就代表美国钢铁行业客户,强烈反对让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WTO )。2011 年,莱特希泽在《华盛顿时报》上发表文章,赞扬里根总统限制进口日本汽车来保护美国汽车工业的政策,并批评中国政府通过“操纵贸易”使制造业的工作大量流向中国。
莱特希泽深知特朗普的性格,用词方面也非常极端,这一点深受特朗普喜爱,关于跟中国的贸易谈判,莱特希泽曾直接说,中国一直在耍弄美国,中国经常承诺做出政策调整,但并未履行,与中国数十年的平静谈判并没有取得成果。
面对这样一个强劲的对手,中国需要知道,莱特希泽的底牌到底是什么。由于此人很少面对媒体,完全是一个严谨且冷酷的律师形象,在他说话之前,没有人知道他有什么措辞和证据,所以需要知道他的底牌到底是什么。
其实在一些场合,莱特希泽曾表露过美国的杀手锏,那就是“美国拥有先进的技术”,所以不能像中国让步。这是他的原话。
但问题是,美国诸多先进的技术,一直就被美国封锁,当下根本无法形成反制中国的手段。剩下的就是互联网技术了,但莱特希泽本质上来说,是美国传统制造业势力的代表,对互联网科技企业本身就存在一定的偏见,认为这些企业把工作机会输出到了国际,把生产放到了中国,冲击了美国的制造业。所以目前在反制中国方面,美国的互联网科技巨头是完全被动和不情愿的,莱特希泽手上的“科技”牌到底能打多久,现在还不好说。
莱特希泽作为美国传统势力的代表,而且是在谈判桌上战胜过日本,又是一位在国际贸易当中打了很多年官司的律师,还曾代表中国的出口组织跟美国政府打过官司,对于中国来说确实非常值得警惕。
最近,美国一方面继续渲染中国企业威胁论,另一方面又重新释放愿意谈判的信号,中国也在积极做出准备。据传,为了应对莱特希泽为代表的“美国出口商律师团”,中国也在调整对外贸易谈判团队。据传,法律背景出身,拥有二十多年WTO谈判经验的俞建华有可能成为中国贸易代表的主要成员,参与对外谈判。
关于俞建华,可以了解到的信息也不是很多,但可以找到一些公开的观点。关于国际贸易方面的争端,俞建华很早就认为,中国人正在逐渐改变慎讼息诉的习惯,“怕打官司”的中国人在多边打官司,料将成为新常态。这种律师思维,有助于强化中国利益诉求,并有效反驳美方“律师团”的要挟。
其实除了高科技封锁,美国目前可以动用的手段并不是很多,但在传统势力掌权的当下,美国另一个操纵政局的利益组织也是不能忽视的,这个组织就是“军工复合体”。
当年里根当政的时候,美苏之间的军备竞赛,真正幕后的推手是当时的国防部长卡斯帕·温伯格,律师出身的卡斯帕·温伯格不仅好战,而且是军工企业利益的坚定代表。
美国的军工复合体,包括国防部、军队士兵、议员、企业、智库等等,就在美国各类制造业衰败的时下,军工企业依然撑起了半边天,当美国在经济领域的影响力在降低,用来持续威慑全球的,依然是军工复合体。去年卡舒吉被沙特凌迟,美国媒体和诸多民众群情愤怒,就在CIA认定就是沙特王储下令杀害记者卡舒吉的背景下,由于沙特直接用1000亿美元的大单喂饱了军工复合体,特朗普直接忽略了对此事的调查和反馈。
以特朗普、莱特希泽等代表的美国传统势力,其实在主导美国外交方面一直占据主流,这股势力从很大程度上来说,是唯工业论和军事安全论者,未来中国将遭遇的,不仅是美国在经济领域的极限压制,更大的可能是来自军工复合体的全面渲染和制造事端,并挑起军备竞赛。
去年3月22日特朗普签署总统备忘录,依据“301调查”结果,将对从中国进口的商品大规模征收关税,并限制中国企业对美投资并购。在这个仪式上,真正站台的,不是内阁成员,也不是相关调查机构,而是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叫玛丽莲休森,她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CEO。
去年一月份的时候,玛丽莲•休森就表示,受美国政府防务政策等利好因素的影响,公司销售业绩持续上升,持有订单总额已接近1000亿美元。该公司股价自玛丽莲•休森2013年任CEO以来已经翻倍。
美国目前激怒伊朗,退出中导条约,批准千亿美元的哥伦比亚核潜艇生产,以及重启登月计划等,实际上主要的推手就是军工复合体。我之前已经说过,美国经济纵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数学是骗不了人的,美国政府所欠的债务,已经不足以支撑美元的信用,因为货币的信用是一个政府的财政延伸,如果世界不发生动荡,没有大的战争来改变格局,美国政府基本上是没有可能还清自己所欠的债务的,美元信用的唯一保障,是军事实力,也就是武力威慑。
所以你会发现,到最后,无论是跟中国的贸易谈判,还是搅乱中东攫取利益,以及给盟友的军火供应,都离不开渲染他国威胁,从而挑起军备竞赛,这是最终的底牌。
其实说白了,美国要复兴的,不是什么初级加工业,这些东西美国人不会自己去制造的,就算不从中国进口,依然会从越南等国进口。也不是什么为工人争取工作机会,按照美国的非农就业数据,现在的失业率只有3.6%,比2008年危机前都好,是历史最好水平。美国真正要复苏的是,能够支撑美国主导世界和实施特权的军事工业,美国这届政府不遗余力的制造全球性纷争,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水搅浑,使得国内民众相信全球的威胁,使得各国相信未来会爆发战争,从而同意和助推军工复苏。
上个月25日,美军新一代哥伦比亚级战略核潜艇正式开建,大家知道这种核潜艇一艘造价多少吗?目前初步的预算是130亿美元至150亿美元之间,这是个什么概念呢,美国目前最先进的核动力航母福特号,造价也不过150亿美元。更重要的是,造价如此之高的核潜艇,一次性规划就是十二艘。
就在哥伦比亚级战略核潜艇宣布开工之后,中国各地拍到了不明飞行物,据网友的分析,中国试射了射程超过12000公里的巨浪3型潜射弹道导弹,据说此导弹将会装在正在研制的096型弹道导弹核潜艇上。
这让我想起爱因斯坦的思考,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科学问题,不是什么宇宙和生命等问题,依然是人到底是善良的,还是邪恶的问题,如果人是善良的,那么就会发明更多用于连接和把人们聚在一起的东西,而如果是邪恶的,就会发明互相攻击,互相戒备和隔离人们的东西。我想,至少中国人民是热爱和平的。
文/肖磊(如果担心错过重要分析,请关注肖磊看市公众号)

PS:
欢迎尽快加入肖磊看市俱乐部,你问我答,目前已经有1300名同学加入,我会一对一的进行投资答疑数百个已回答的问题免费向加入者开放,早加入早受益

还可以点击左下角 “阅读原文” 加入俱乐部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