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看《乐队的夏天》,彭磊说:“我们开始觉得这个节目特别差,因为这些乐队的平均年龄35岁以上,你让这些中年人来干什么?来丢人吗?”
大家识于微时,并持续至今。
3.24,尹吾&罗青阳 「生于中国 走遍中国」巡演 上海育音堂
想到前阵子还去看尹吾的现场,感慨这位大哥是位罕见的活得非常明白的人。他非常自然叙述了自己在乐坛消失的这些年在南宁为了谋生都干过哪些活,
“做过药品推销、卖过螺狮粉、开过青少年音乐教育机构,还是广西小有名气的炒股达人。”
雪球小V 尹吾
还回忆起早年他很穷时跟小朴(朴树)一起演出住同一间房的故事。
(左三尹吾,左四朴树)
他说自己重拾音乐,很大一个诱因是网易云音乐,因为丁磊在他2000年那张民谣神专《每个人的一生 都是一次远行》下面留言“真心不错的歌手”,“网易云音乐的小编因此给他的专辑做了推荐,这是他最近一次以“音乐人”的方式出现在公共视野中。”
创业
在网易云音乐的帮助下,尹吾去年还新发了几首歌,预计今年还会有一场演唱会。
后来有天,王兴也发现他的歌了。
尹吾知道后发了条感慨的朋友圈:
《成为更好的男人》是我和儿子10年前的翻唱,《民谣与诗》的小欢同学给我发来了王兴昨晚点评,他是美团的创始人和董事长,美团现在的市值3000多亿。
这些老歌穿越了时间甚至是时代,还能得到丁磊、王兴为代表的这一小众人群的认可,倍感欣慰。
我以有这个小众人群的认可而倍感骄傲,同时也感到这些老歌的制作太粗糙了,有负于他们的认可。
但好在创造力尚未枯竭,还能继续表达根植于内心的感受,努力成为更好的男人,希望我也能成为你们的骄傲。
民谣歌手开始赞赏创业家,我觉得非常好玩,就问尹吾:
今天成功的科技创业者,与20年前的摇滚明星,有哪些相似的地方嘛?感觉他们正在成为新时代年轻人追捧的对象,或者说,你对这种年轻人喜好演变是怎么看的呢。”
尹吾回了一段话,听起来像是技术从民主走向集权的意思
“民众是羊群,是时代潮流的被动追随者。
在多元的时代,多个价值体系并驾齐驱,所以每套价值体系都能吸引一部分民众
当下,标准化日盛,多元化式微,价值体系也日益标准化和单一化,那就是日益用同一种度量衡评价一个人的成功的程度和成就的高低
有利有弊吧,标准化带来效率的提高,也带来了多样化的泯灭”

当民谣歌手开始赞赏创业家,创业者变成了今天的摇滚明星,我又问老丁,这事该怎么看?
1、乐队的夏天,偶像的黄昏
成功标准变了,创业者都是trueman show,走马灯式淘汰,灯火下楼台。
2、虚荣生产力
缺啥补啥,激情、反叛、自由等,他们是投射或寄托,但其实令人失望。
3、灵魂置换游戏
西方经历过嬉皮士去了硅谷和华尔街的变迁,歌手在今天是创业者、商人、品牌,创业者企业家反而以文艺、品味、精神装饰自己。
然后我又将问题扔进了一个特别有思想的群:
张一鸣 王兴 程维这些人和激情 反叛 自由没什么关系 
他们只是Rich 是成功者+哲人王的想象
扎克伯格印 I'm CEO Bitch 时,是激情 反叛 自由的象征 
杰克多西在音乐节用Twitter 时,也许浪漫也反叛沾点边 
互联网早就不是酷的代名词了,只是富有、街薪、大生意的代名词 
把互联网视为一种逆流而上、人类大同的超现实投射的时代有过,但那早就过去了 
今天的年轻人追随一鸣、马云、马化腾,只不过是因为这个行业效益好,鼓励多劳多得,多开工能多赚点钱,「给你们家喜儿多扯二尺红头绳」
想想年轻人怎么叫这些互联网名人?
马爸爸 
宇宙条 
这种象征威权的称号从来尼玛和酷不沾边 
很难把王兴和列侬类比 
再哲人王,也是主流 
大家崇拜摇滚歌手的时代,是肯定和欣赏一种逆流而上的态度,一个更真实更美好的自我投射
现在创业者特别渴望站在主流价值这块 不是反叛 
大家崇拜「爸爸们」,是尊重既定的秩序和威权,是对世俗成功的无奈礼赞和膜拜 
王朔有句话,什么叫成功?不就是赚点钱给傻逼知道了

在《乐队的夏天》节目里,彭磊开玩笑说他们无处可去,这么多年只能待在摩登天空。而摩登天空的CEO沈黎晖,正是一位从摇滚明星成功转型的创业家。
三年前沈黎晖融资成功后接受36氪采访,说,
“以前觉得我靠,那些人(资本家)是我们最不喜欢的人。慢慢的,你有了他们的视角,你觉得哦,原来世界是公平的。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有定价的,你可以不同意,但是我有我的标准。我觉得世界就应该是多元视角的,本质变化就是你能越来越不偏激,但是你又能有尖锐的部分。因为你也能理解那个视角的人。”
从摇滚乐队主唱到创业公司CEO再到一支30亿基金的管理人,沈黎晖说“终于我们也变成了资本家,变成了以前我们最讨厌的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