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不在人海中失联,请把我们设为“星标 ★”哦~
点击上方蓝字“24楼影院” →进入新页面,点击右上角“...” → 点击第一栏“设为标 ”。

最近大热的美剧《切尔诺贝利》,让人真实地感受到了核辐射带来的绝望。
但除了核辐射,我们身边还有很多“无形杀手”,比如致死率高达90%的埃博拉病毒
曾有不少影视作品描写过这种致命病毒,最为人熟知的应该是邱礼涛导演的cult片《伊波拉病毒》。剧中,底层小人物阿鸡在非洲因与一黑人女子发生关系感染埃博拉病毒,剧情离奇,故事耸人。
但那只是虚构的故事,而这部近期上线、由FOX和国家地理频道联合出品的6集迷你剧,则取材自真实事件。剧集前10分钟,就已经让人感到无比恐惧。
《血疫》
该剧改编自美国作家理查德·普雷斯顿的畅销书《血疫:埃博拉的故事》。
原著作者当时对相关事件和人员进行了大量的调查和采访,书中情节真实得可怖,连恐怖小说大师斯蒂芬·金也感叹:“《血疫》的第一章,是我这辈子读过最恐怖的(书)。”
新剧具象地还原了当年美国本土发现埃博拉病毒时的情景。
开场是发生在1980年的一起马尔堡病毒感染案例。
飞机上,一个脸上长满化脓痘疮的男人,突然呼吸困难,口吐黑红色黏液,吓得乘客和乘务员惊慌失措。
飞机降落后他便被送往医院急救,当时他出现了强烈抽搐和内外出血的状况,不断咳嗽。
由于病毒可以通过血液、体液等传播,突然喷了一脸血的救治医生穆索克就成了下一个病毒宿主
就这短短几分钟,感染马尔堡病毒的症状被一一呈现出来,血淋淋的真实感令人窒息。
为什么先讲马尔堡病毒?
因为马尔堡病毒与埃博拉病毒结构相似,前者致死率为30%,发病症状已经如此可怕。而埃博拉病毒却更为恐怖,当时致死率高达90%(现在致死率为50%左右),号称“生命黑板擦”
转眼9年后,美国陆军传染病医疗研究所收到了一家研究猴子企业寄来的包裹,里面冰冻着一个血块,研究员都以为只是猴出血热病毒,对人类没有危害。
但在第一次观察实验后,女主角南希就意识到这并不是猴出血热病毒,很可能是马尔堡病毒,或者比马尔堡病毒更可怕的病毒。
她决定把样本带到研究所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与那里面藏着的地球上其他已知最致命的线状病毒进行比对和研究。
但南希的同事杰林却认为她在小题大做,他选择在没有防护的情形下继续对样本做实验。
另一方面,南希在跟自己的大学老师卡特电话说明情况后,便和军人奥曼一同进入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
生物安全四级意味着什么?要知道,艾滋病和2003年让人闻风丧胆的SARS也只是三级。
安全级别越大,危险程度越高。
光看进入的流程,就让人感觉不安。
进去的人都要脱掉衣服,不带任何饰品,换上防护内衣,然后来到紫外线消毒区域,穿上袜子并用胶带把袜子和裤子粘牢,不留一点缝隙,最后穿上防护外衣、挂上安全绳才能走进核心地带。
南希警告奥曼,如果防护外衣被弄破了就立马把他赶出去;而如果冰柜里的丝状病毒都释放出去,全球人类都将死亡。
但万万没想到,南希在实验过程中出现失误,弄破了防护衣,并且她自己在进入四级实验室前隐瞒了一件事——手上有伤口。
身处高传染病毒的空间里,有伤口足以致命。南希急忙进入消毒室,并被立即隔离、停职。
虽然她的实验还没完成,但几乎已经证实,血块感染的是致死率最高的埃博拉病毒。
然而,跟《切尔诺贝利》相似的情形又出现了:领导们都轻视这个结果,极力想隐瞒真相,推脱责任的嘴脸像极了《切尔诺贝利》里的官员们。
南希只好找来老师卡特帮忙,并且找到了患上埃博拉病毒的源头——猴子,还得自己偷偷运到实验室里进行化验。
卡特是对付这场埃博拉浩劫的另一位重要人物,他曾亲身经历过人类史上第一次埃博拉病毒的爆发。
1976年,卡特和同事在非洲刚果埃博拉河沿岸,见证了埃博拉病毒肆虐的情形。大量感染者在他面前死亡,尸横遍野,触目惊心。
南希联手卡特,带上了一群救护人员和军人,进入高危环境去处理病毒源头,希望阻止病毒在人类中传播开来。
这群人大多并不了解病毒,自己还有家庭、有孩子,但依然为了人类奋战,直面死神,令人敬佩。
这其中,带头的南希就有一个美满的家庭,两个孩子尚在成长,丈夫同在研究所工作。
南希深知这场斗争结果很可能是牺牲,所以她极力阻止丈夫参与进来,因为她不希望孩子没人照顾,而她老公也有着同样的想法:如果要牺牲,希望死的是自己而不是对方。

可另一方面,一开始掉以轻心的研究员、跟猴子接触过的员工都可能感染了病毒,有些已经出现症状。
这其中更有人明知道自己可能染病,仍回到家中与亲人接触,如此愚蠢和自私的行为也令人愤怒。
《血疫》的故事发生在30年前,剧中最后一集不断强调“病毒一定会再回来”,现实也证明了这个可怕的预测。
2014年,西非爆发埃博拉疫情,导致11325人死亡;
2017年,世卫宣布非洲刚果再次爆发埃博拉疫情……
埃博拉病毒从未远去,至今仍未找到治愈埃博拉病毒的解药,并且埃博拉病毒只是这世上千万种病毒中的一种,不知道哪天还会出现比埃博拉更可怕的病毒,而暴露其中的我们似乎毫无抵抗能力,这才是《血疫》带给观众最大的恐惧。
“文明与病毒之间,只隔了一个航班的距离。”
庆幸的是,始终有像南希那样无畏的科学家、医护人员和军人,坚定站在守卫人类的第一线,不断找寻与病毒、灾难抗争的方法,让我们依然能侥幸地活着。
在看点这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