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多年,重新出书了。
一直没出书,一是由于我误判,认为纸质书不再重要。
第二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出书喜欢安安静静,并不是因为我现在有点谈判资格,才这么做,从我第一本书开始,就坚持这个原则,出书了,适当通知一下自己的读者即可,不做任何营销。其他人怎么做我都可以理解,但我只做适合我的事。这点和出版方的利益多少有些冲突,彼此的说服工作很辛苦,我自然不可能被说服,在这点去说服别人也令我厌烦。
从前年决定,书还是要出的。过程辛苦,但最终应该还是能够找到彼此喜欢的合作者。从今年开始,每年都会出书了。
我会认真写作,出书,期望某一段文字对某一个读者有用。但即使我的读者是现在的十倍百倍之多,我也知道,一个阅读者,不知道连岳,没读过连岳,不会有什么损失,在时间长河里,我只是一个水分子,这是我坚持安静出书的原因,卖出的任何一本书,都是意外之喜,不能要求更多。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