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关注我们 获取第一手北美职场资讯
所谓弹性工作制,更像是延展性工作制。
我们没有飞行汽车,也没有自动系带鞋,但却可以享受未来世界的工作氛围 —— 只要有互联网,便可随时随地工作,而不必再遵守朝九晚五的无聊节奏。
真的是这样么?
尽管越来越多公司承诺弹性工作制,但实际上,这距离我们所期待的那种工作文化还是相去甚远。
对于大多数人,弹性工作的真实含义是:朝九晚五依然无法避免。毕竟很多企业仍然要在这段时间内上班。例如,市场在此时开放、银行在此时处理各种业务,而白天的日照也可以方便商人们开展各种工作。
虽然数字科技使得一部分人得以享受到一定程度的弹性,但无论是雇主还是雇员,都有可能面临隐形甚至令人不安的负面影响。于是乎,多数人几乎都不可能享受真正的弹性工作。
我们对彼此的信任能力与我们所创造的科技并没有实现共同进步。这也是弹性工作制只能流于口号的重要原因之一。无论你工作多么努力,你的老板都不信任你。你的同事也不信任你的老板。而且说实话,你恐怕也不信任你的多数同事和你的老板。
▎相互信任与数字时代
弹性工作制难以实现,背后的原因非常简单 ——  制度信任并不是为数字时代设计的。
Credit: Alamy
即使同事在建立信任的过程中也会面临这种问题。我们越来越难以相互理解,甚至难以将对方当做人来看待。
数字时代冲击了同理心,导致我们难以感受他人所处的环境。
换句话说,由于偏爱邮件、短信和即使通讯软件,导致我们忘记了一些为人处世的能力,包括:
  • 区分语言沟通中的细微差别
  • 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
  • 充分了解老板和同事,相信他们能够认真负责地完成工作
  • 这甚至破坏了我们与同事之间已经建立起来的信任。
缺乏信任会产生恐惧,这可以解释我们为什么在不必见面沟通也可以把工作做好的情况下,依然要面对面地交谈。这同样可以解释我们为什么明明可以在咖啡厅或公园里完成工作,却依然要坐在工位上。
▎Mother, may I?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社会学教授 Phyllis Moen 将此称作「Mother, may I?」的问题。
例如,当我们家里有事,或者需要去医院,甚至仅仅希望在自己效率更高的时候工作时,却很害怕询问老板,我们能否在家办公?
一些职场心理学家甚至认为,现代科技可以帮助雇主随时监视员工。导致人们因为感觉被老板监视而压力增大,即便是在获准远程工作时也不例外。
伦敦未来工作中心 (Future Work Centre) 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由于人们不得不随时与工作建立联系,导致他们产生了一些情绪反应,进而形成了「有害的压力源」。
因此,我们经常会考虑通过更有「创意」的方式来给自己找借口,以便创造弹性。
▎以后呢?
还有人担心弹性工作将变得越来越少,因为自动化和信息技术的进步已经对会计和法律等很多传统白领工作形成了威胁。
这会引发不安全感,导致人们坐在座位上不愿离开,尽可能与老板见面,甚至在明明可以享受弹性工作时主动放弃。
在科技大幅提升制造业自动化水平的当下,世界经济论坛的一项报告对白领职位的自动化程度展开了研究。(例如,当有人要出售房产时,卖家可以向「在线律师」提交各种信息。)
由于没有职业安全感,即便可以在职场中享受弹性工作,员工也未必都会充分加以利用。对多数人来说,来到办公室工作似乎是最安全的选择。
但对雇主而言,这却有可能适得其反 —— 对自己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地点的掌控力越强,工作满意度就越高。英国华威大学发现,平均而言,在工作中感到快乐可以将效率提升 12%。幸福感较强的员工时间利用效率也更高,从而在不牺牲质量的情况下加快工作进度。
事实上,对我们中的一些人来说,能在核心工作时段之外获得几小时的弹性工作时间,甚至足以改善我们的生活质量。
作为西班牙最大的公用事业公司之一,Iberdrola 几年前就允许员工从 8:00 一直工作到 15:00,中间没有午餐休息时间 —— 这与该国的普遍情况差异很大,那里的多数人都从 9:00工作到 19:00,中间有 2 个小时的午餐休息时间。
但 Iberdrola 发现,该公司的员工满意度因此有所提升,离职率也有所下降(超过 90% 的员工在该公司的任职时间都在 5 年以上)。
有一种说法认为,想要理解某件事情,就应该尝试改变它。我们正在尝试重新设计工作环境,为员工提供更大的弹性,让他们能够在获得主管更多支持的情况下掌控自己的时间。
但或许就像电影『回到未来』中的飞行汽车一样,真正的弹性工作制永远都无法实现。
原文链接:http://www.bbc.com/capital/story/20160816-theres-no-such-thing-as-flexible-work
编译:极光日报
推荐阅读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