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摄图网
现在每接10通电话有1通是讲正事儿的,有两通是接外卖的,剩下的不是业务推销就是钓鱼诈骗,稍不小心就受骗上当了——不知道你是不是也跟记者有一样的感受。
记者通话记录截图
现实生活中,受骗者常常是小孩、老人,而一家大型的上市公司被骗似乎就有点蹊跷了,且被骗金额还高达上亿元。
四次诈骗共计获得1.44亿元
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刑事裁定书,法院认定了六人(杨有民、黄莉琳(女)、付普良、付林、付满涛、高恒)的诈骗事实。
我们先来看看事情的经过。
缘由:
2015年3月,天合化工股票在港股市场停牌。天合化工集团副总经理张某1为股票复牌,通过他人介绍认识了黄莉琳。黄莉琳谎称能够接触到高层领导人,可以通过特殊关系帮助天合化工股票复牌。黄莉琳找到付林,付林将冒充安全机关部级领导的被告人付普良引荐给黄莉琳,后由黄莉琳将付普良转介绍给张某1等人。
第一次诈骗:
2015年4月~5月,黄莉琳在其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南滨河路23号立恒名苑的暂住地等地,以帮助天合化工集团股票复牌需要的办事费为名,共计骗得该公司1000万元。黄莉琳将其中500万元转交付林,付林将其中400万元转交付普良。
第二次诈骗:
2015年5月~2017年7月,付普良以帮助天合化工股票复牌需要的办事费为名,共计骗得该公司2900万元。在付普良的诈骗过程中,付满涛、高恒在张某1等人面前称付普良为首长或部长,帮助付普良掩饰虚假身份。高恒代付普良收取所骗钱款共计2200万元,除将部分钱款转入付普良指定账户,其至少占有、使用951万元。付满涛代付普良收取所骗钱款共计600万元,从中分得50万元。
另外,黄莉琳、杨有民还进行了单独的诈骗。
第三次诈骗:
2015年6月左右,黄莉琳通过成华(已被上网追逃),将冒充国家安全部副部长的杨有民介绍给张某1等人,继续以帮助天合化工集团股票复牌需要的办事费为名,在其位于北京市西城区南滨河路23号立恒名苑的暂住地,骗得该公司2000万元。
第四次诈骗:
2015年6月~2016年,杨有民虚构国家安全部副部长的身份,以将天合化工办理成国家安全部托管企业需要缴纳管理费、给领导解决用车、给领导过节费、给公安部经侦局局长钱款等名义,共计骗得天合化工集团8500万元和奥迪A8汽车一辆。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在被骗后的2017年9月1日,天合化工委托关联公司天合聚能集团到北京市西城区天宁寺派出所报案;同年9月19日,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对本案立案侦查;9月27日,杨有民、黄莉琳被抓获归案;9月29日,付林被抓获归案;9月30日,付普良、付满涛被抓获归案;12月17日,高恒经侦查人员电话通知到侦查机关递交材料,后被采取强制措施。
资料图,图文无关(图片来源:摄图网)
对于上述人员的行为,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杨有民、付普良、黄莉琳、付林、付满涛、高恒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单独或结伙诈骗他人财物,其行为均已构成诈骗罪,且诈骗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均应予惩处。付林、付满涛系从犯,依法予以减轻处罚;高恒系从犯,认罪、悔罪并积极退赃,依法减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公开资料显示,天合化工是一家主营精细化工的企业,其在2014年上市。不过上市之后,天合化工似乎开启了源源不断的“坏运气”——先是被沽空机构做空,股价大跌,然后停牌至今也没有复牌。随后,天合化工上市时的三家保荐人瑞银、摩根士丹利、美银美林均因天合化工的上市被监管机构处罚,处罚金额累计达到了7亿多港元,而处罚的理由都是保荐人没有很好地履职(存在多种失职行为)。如今,其又曝出了被骗上亿元的消息。
记者 | 袁东编辑 | 肖芮冬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