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款名为“少年壮游壮美丝路游学营”的产品火了。
这款由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担任产品设计师、复旦硕士博士当“导游”、中国社科院专家作为景点讲解员,共同带领学生探索丝路文化的国内游学产品,其售价高达15800元。尽管这一价格几乎是同类游学产品的3倍,甚至贵过不少海外游学,首发团20个名额却早已爆满。
外光锥创投(ID:waiguangzhui)发现,类似的国内外研学游学产品多达上千条,产品种类十分丰富。如同曾经风靡一时的奥数班,集社交、学习、娱乐为一体的游学与营地教育开始登上越来越多学生的必修课清单。
图片来源:摄图网
《2019泛游学与营地教育白皮书》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泛游学与营地教育用户规模达3121万次,市场规模约为946亿元。随着公众对高品质、素质化、国际化教育需求的不断提升,预计这一领域的市场规模或将保持20%以上的增长率。
市场渗透率低、年复合增长率高、行业发展空间大,仅凭这三点,游学与营地教育开始成为素质教育赛道中引人注意的一环,吸引着众多跨界玩家入局。
创业者入局 看好素质教育领域
我国的泛游学与营地教育行业起步较晚,经过20余年的尝试与探索,近年来在政策的鼓励下开始有了较快发展。在目前布局这一领域的企业中,多数企业都是在原有业务的基础上进行拓展——深耕国际教育领域的企业如新东方等主攻国际游学产品;K12培训领域企业从战略布局的角度出发对国内研学、夏令营产品有所拓展;而地产公司、旅游公司如中凯国际、乐旅股份等凭借场地优势和客源优势,也在这一领域进行产业布局。作为一个游学项目的创始人,杨巍表示,“起初我们把目标客户定位在国际学校的学生,主要面向高净值家庭,这个群体其实并不大。
但四年下来,从销售数据中我们发现,公立学校的学生对游学产品的接受度有很大提升。很多家长虽然在应试教育中下很大功夫,但也希望自己的孩子在课业学习之余能够对社会有观察、有思考。看银河、观火箭这样的游学产品能够很好满足他们的需求,这一市场的量级就非常大了。”
图片来源:摄图网
麦禾教育创始人CEO时光认为,
“语言学习是通过实际场景交付的,不是通过线上或其他方式去解决。
在博物馆、动物园甚至在游学的飞机上,随时随地都是练习。从报名情况来看,越来越多的家长尤其是学龄前的家长,更倾向于接受社会化课堂这样的形式,他们希望语言学习课程更多具有社交属性,让孩子能在社会化课堂中多一些互动交流和社会规则意识的养成。”
鸿坤亿润投资合伙人吴晓伟告诉光妹,“无论是国内高考改革还是海外名校招生,都越来越注重学生分数之外的能力。所以我们希望在素质教育赛道有所布局,而以体验为主的游学和营地教育是对学生素质培养的很好解决方案”。
企业竞争升级 获客、课程研发是关键
不同背景创业者的涌入,让游学与营地教育市场的竞争变得更加激烈。2019年5月,行业头部选手、新三板上市公司世纪明德发布2018年财报。财报显示,2018年世纪明德营业收入为5.98亿元,同比增长12.57%,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14.79万元,同比减少72.92%。
董事长李岩曾在致股东信中表示:政策利好让研学旅行行业迎来窗口期,但随之而来激烈的市场竞争也远远超乎想象,各地旅行社及教育培训机构都闻风而动,疯狂抢夺市场。
图片来源:摄图网
“现在的流量、渠道费实在太贵了,占了游学产品成本的很大一部分。我接触过最贵的平台要求分成的比例高达45%,有的平台则是活动结束两个月后才能回款。像海外游学这样动辄几万客单价比较高的项目,平台上销售情况越好,企业的资金压力就越大。这么长的回款周期,甚至可能会拖垮一家的资金链。”
杨巍告诉光妹,“真正的服务提供者建立不了自己的品牌,不能获得自己的流量,无法形成话语权,这是很可怕的一件事。”“这两年流量红利期过去后,很多平台的粉丝数和活跃度已经维持在一个比较稳定的数量上了,想要再往上涨是很有限的,即使花比较大的代价,借助这些流量平台引流过来后,如何把客户长期维持下去,实现一个高的复购率就特别考验机构产品设计的能力。”
时光表示,对于像游学这样的教育产品来说,口碑一定是第一位的,产品矩阵的丰富程度决定了口碑转化的频次,消费频次高、结转速度快才能加速口碑转化。
投资人观望 长出“独角兽”难度更大
与持续涌入的创业者和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相比,投资机构对这一赛道的关注则非常冷静。来自《2019泛游学与营地教育白皮书》的数据显示,2012年至今,泛游学与营地教育赛道共有78笔融资记录,多集中于天使轮和A轮,无论是获投企业数量还是获投资金规模,这一成绩与其他素质教育赛道相比都有较大差距。
图片来源:《2019泛游学与营地教育白皮书》
吴晓伟向光妹分析道,之所以有这样的反差,从资方角度来看,很多处于观望状态,但真正出手的并不多。
原因在于,一是游学与营地教育类产品本身不是资金驱动型,受制于区域、扩张相对缓慢,这就导致了回报周期更长,投资回报与其他模式相比没有明显优势。第二是,目前行业格局十分分散,集中度很低,很难找到系统化的投资平台,需要准确判断哪家企业更具杀出重围的优势,因此资本出手的概率就小很多。
清科创投执行董事何艳则表示,泛游学与营地教育这一领域具有传统素质教育相对非刚需的特点,又不具有传统素质班课的决策连贯性。目前仍在市场拓展阶段,距离规模化盈利还有一段距离,向C端规模化扩张需要突出的标准化服务及快速获客能力。
在被问及这一领域未来是否有机会长出“独角兽”企业时,吴晓伟坦言,与在线教育相比,游学与营地教育领域成长出“独角兽”企业难度会更大,时间也要更久。
“这个领域内很多企业收益率、产品毛利润、净利润做得都不错,但在增长上就比较缓慢。
它是个很新的行业,无论是人才建设、团队管理、还是销售获课需要一定时间的探索。线下教育产品不可避免地受制于地域因素影响,快速扩张非常考验一个团队的运营能力,未来可能很难做到绝对的头部集中,会像很多线下培训机构类似美术、舞蹈市场一样,形成全国性龙头、区域性龙头和当地龙头这样的格局。”
记者 | 姚亚楠 编辑 | 郑直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