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乌鸦上尉。就在刚才,根据外媒的报道,ARM也中断了和华为及其子公司海思的合作。
ARM是芯片架构公司,华为的麒麟处理器就是基于ARM的架构设计而成的,断绝合作之后,华为已经获得的指令集不受影响,但是以后的就要靠华为自主研发了,这是考验华为的自研架构。
据我所知的是,今年1月份,华为发布鲲鹏920的时候,就有媒体问到过华为这个问题,“如果ARM不再授权指令集给华为会怎样?”。
华为当时的回答是,华为可以长期自主研发ARM处理器,ARM不给华为授权,华为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我不知道华为是不是早就预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但华为人居安思危的精神,真的很让人佩服。
最近关于华为的文章里,我觉得蛋蛋姐写的很不错,今天就在这里转载给大家分享一下。
最后,希望华为能渡过难关。

2018年5月,因为和华为的几次合作经历,我在我的小办公室里接待了一位华为相关leader的拜访。
彼时,中兴刚刚被美国芯片制裁。原本是一家中国的技术领军企业,因为美国人的一纸文件,几乎一瞬间面临将要亏损的局面。举国震惊。
当时的制裁,还没有波及到华为。我问这位华为的同学,我说,你们慌不。
他说,会来的。不是这一波,也有下一波。
我愕然。
面对危机,华为冷静得让人害怕。
那一天,我们还聊到,华为如果被技术制裁,怎么办。
我问,华为有这么多研发团队,为什么有些核心技术不自己研发,而要去买别人的?
他告诉了我一句任正非的话:
“我们要韬光养晦,以土地换和平,宁愿放弃一些市场、一些利益,也要与友商合作,成为伙伴,共享价值链的利益。
“我们已在很多领域与友商合作,现在国际大公司认为我们越来越趋向于是朋友。”
那一次的深谈,颠覆了过去我对华为的很多看法。我以为我算是比普通人了解华为多一点。
但当我看到华为面对美国的限制,华为海思总裁何庭波深夜发出“多年备胎终于转正”的内部信的时候,我觉得我还是低估了华为的危机准备。
这封信上写道:
“多年前,还是云淡风轻的季节,公司做出了极限生存的假设,预计有一天,所有美国的先进芯片和技术将不可获得,而华为仍将持续为客户服务。为了这个以为永远不会发生的假设,数千海思儿女,走上了科技史上最为悲壮的长征,为公司的生存打造‘备胎’。今天,是历史的选择,所有我们曾经打造的备胎,一夜之间全部转‘正’!”
对外是常年买国外的技术,与友商做朋友,以土地换和平;
对内却坚持耗资巨大,研发自己的技术备用,以防危机来时,还有诺亚方舟。
任正非,不相信侥幸。
1
全世界都想卡华为的脖子
新产品研发不成功,你们可以换个工作,我只能从这里跳下去了!
1993年,人生低谷的任正非,站在深圳南油深意工业大厦五楼的窗边,对着他的工程师们说了这样一句话。
事实上,整个20世纪90年代,直至21世纪初期,各种各样的危机,一直缠绕着华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直到今天,依然如此。
1995年前后,华为重点投入的CT2(二哥大)和DECT(一种企业内部通信网络)相继失败;2001年,任正非在小灵通和CDMA的判断上出现重大的战略失误,一度已经是中国通信设备老大的华为,营收竟然首次出现了负增长。
那一时期,任正非说:“华为处在内外交困、濒于崩溃的边缘……”
不过,小的进展也不是没有。
2006年,华为用一个小小的上网卡E220,征服了全欧洲。
人们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产品:只需要插入USB接口,你就可以在机场、在火车上、在一切不方便的地方办公。
小巧的E220,单款销量突破一千万部。2007年,海外媒体评出的最具影响力电子产品里,E220和iPhone并列。
但是E220这个小家伙的命运,和后来的iPhone有云泥之别。
看到E220的成功后,华为的老对手中兴迅速杀入了这片市场。华为很快发现,自己拼不过中兴了。
哪怕E220是华为先发,哪怕是已经占领了市场,但E220的核心技术,并不掌握在华为手中。
这款产品的核心,是一个小小的基带处理器。生产它的公司,是美国的高通。
华为和中兴要想做上网卡,都必须从高通公司买基带处理器。中兴和高通的关系走得更近,为了打压华为,高通开始给华为使绊子。
同一批基带处理器,高通优先供给中兴。华为再着急出货,也只能眼巴巴地干着急。
因为出货不足,客户们纷纷倒戈。
华为一手开拓的产品和市场,却成为别人口中的肥肉。仿佛一个满身武艺的壮汉,但是被人卡住了脖子,终归是动弹不得。
痛定思痛,任正非拍板:基带处理器,华为也要搞出来!
为了一个小小的路由器,要做基带处理器,相当于为了吃黄焖鸡米饭,开一座养鸡场。
任正非就是那个开养鸡场的男人。这是因为,因为脖子被卡,他已经很多次没有吃上黄焖鸡米饭了。
卡他脖子的,也不止高通一家。
思科就过华为的脖子。
2003年,华为高端路由器高歌猛进,一路追赶行业老大思科的步伐。
但是华为没有设计高端路由器核心芯片的能力,只能从外部购买。思科决定一招毙命,以两倍价格收购了华为的供应商。
高歌猛进,瞬间变为举步维艰。
三星也卡过华为的脖子。
2012年,“大嘴”余承东刚刚接手华为手机业务。新官上任三把火,他推出的第一款手机Ascend P1,号称全球最薄手机,美到窒息。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屏幕供应商三星突然说:我们的屏幕不够用了。
于是,这款美到窒息的手机,上市不到一个月就断了供。
美国,从过去直到今天,天天都在卡华为的脖子。
  • 2011年3月4日,美国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华为收购3Leaf公司,理由是:任正非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并曾持有解放军上校军衔。
  • 2012年10月,美国众议院发布报告,认为华为及中兴会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在耗时近一年的间谍活动调查中,华为和中兴的高管被传唤到众议院听证。
  • 2018年初,美国前两大移动运营商突然宣布,取消在美销售华为手机。并且,两位美国国会议员发起议案,拟禁止政府机构采购华为、大唐及中兴的产品和服务。
华为的脖子,就像砧板上的鱼,谁都能来砍一刀。
其实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在卡中国科技的脖子。
它已经被卡了20多年了,只是我们谁都不知道而已。
直到2018年4月,美国用芯片制裁中兴。
76岁的中兴老创始人侯为贵,重新出山,深夜拉着行李现身机场。那个苍老的背影,让我们第一次意识到,一枚小小的芯片,竟能让一个民族的科技生死存亡。
彼时,我们的芯片年进口额,已超过3000亿美元,超越战略物资原油,以及后面多种物资的总和。
这一次,美国又卡住我们的脖子了。比过去的任何一次,都来得更痛一些。
这次被美国卡住的芯,一万年也要搞出来。”网友纷纷呐喊。
马云、雷军和董明珠也放话,一定要造出属于我们自己的芯片。
只是,芯片研发可不是一朝一夕之功,这边火烧到眉毛了,您那边才开始挖井。远水救不了近火。
2
科技史上最为悲壮的长征
这时人们才知道,这已经是华为海思的何庭波,研发芯片的第15个年头。
2004,任正非找到海思CEO何庭波说:“每年给你4亿美元的研发费用,给你2万人,一定要站起来,减少对美国芯片的依赖。”
任正非还说:“芯片暂时没有用,也还是要继续做下去,这是公司的战略旗帜,不能动掉的。”
后来,许多人称,这是华为的松鼠病”——时刻为过冬囤积食物。
但其实,这不是简单的过冬而已。为了这个不知何时会来的冬天,何庭波带着近万人,走上了科技史上最为悲壮的长征,这就是我们今天看到的——华为的“备胎”。
那几年,中国市场上分布着成千上万家手机公司,买来芯片和电子元件,组装出售,一群“华强北”赚得盆满钵满。
但是任正非却坚持走着这条最难的路——斥巨资,低头研发一个不知道何时才用得上的芯片。
3年后,海思推出了第一款手机应用处理器K3V1。
然而,摩尔定律告诉我们,芯片每18-24个月便更新一代,性能也提升一倍。
华为的K3V1太落后了,连一台可以用的工程机都找不到。
这一次,连凉的黄花菜华为都没赶上。
这一年,还碰上了E220事件。任正非被高通和中兴一起摆了一道,气得要死。
于是,”拼命三郎“王劲,也是华为欧洲的研发负责人,被调回上海研究所,组建横跨海思和终端公司的无线芯片团队,开始研发移动通信的核心器件——基带处理器。
又是3年,昼夜研发。
华为原本是杀鸡用上牛刀,才开始搞基带芯片。但没想到,基带处理器真的被华为搞出来了。
截止到2019年,能够生产基带处理器的,只有美国高通、韩国三星、中国海思、展讯、联发科这几个大玩家。可以说,比有核武器的国家还要少!
在那之后,华为终于有了一些底气。再次启动了手机应用处理器的研发。
又是3年,拼命攻克,K3V2终于诞生。
然而,新研发的芯片,一般问题都很多。一样是花钱,放着高通的不用,用你华为的破烂?大家又不是傻子。
华为只能装在自己的旗舰机D1和D2上。
可是,没有哪个电子产品,可以逃脱摩尔定律的诅咒。
华为的芯片,再次落后了整整一代。手机发热又卡顿,被网友喷出了翔。你华为到底会不会做手机啊?
当时的市场上,联想、小米、魅族、oppo、vivo……群雄逐鹿,疯狂抢占市场。大家都乖乖买芯片,怎么赚钱怎么来,怎么省事怎么走。
你华为真是冥顽不化啊,再这么下去,丢的可能不止是芯片,而是整个手机市场。
你任正非不是一个企业家吗?技术理想能当饭吃?
可在任正非眼里,核心专利不掌握在自己手里,就永远低人一等。
任正非说:”自己的狗食就要自己先吃。“
2013年,华为P6搭载着改进版K3V2问世,虽然还需要打补丁,但销量首次达到400万部。
这颗历时9年打造的中国芯,好像开始被中国人民接受了。
荣耀6搭载着麒麟920问世,Mate7搭载着麒麟925销量冲上750万台。
然后,麒麟960、970、980...
这一路,华为步履维艰。但他们终于成为了,唯一和苹果、三星一样,拥有自研芯片的中国手机公司。
这一块缺失的”中国芯“,被他们补上了。
人们常说:中国”缺芯少屏“,京东方补上了屏幕,华为补上了芯片。
只是,大家不知道的是,华为还悄悄地,对中国另一个巨大缺口——被美国垄断的操作系统,展开了进攻。
是的,华为也拥有自己的操作系统,包括手机和电脑。
在可能永远不会来的未来,不管是安卓系统,还是Windows系统,如果美国人也不给我们用了——华为也有备胎。
2012年7月2日下午,任正非在一次对华为2012实验室的内部座谈会上说:
“我们在做高端芯片的时候,我并没有反对你们买美国的高端芯片。我认为你们要尽可能的用他们的高端芯片,好好地理解它。
只有他们不卖给我们的时候,我们的东西稍微差一点,也要凑合能用上去。”
图:华为2012实验室
如今,华为真的被列入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的实体名单。美国自以为又一次卡住了华为的脖子。
谁承想,15年前,任正非就已经决定:华为,永远有备胎
3
中国古训:闷声发大财
网上很多人都好奇,华为搞了这么多事情,怎么我们一点都不知道。
因为,低调,正是任正非的智慧之一。
如果你了解的话,你就会知道:在过去的20多年间,任正非开过的记者会,一个手可以数得过来。除非不得不站到记者面前。
2019年1月,华为已经被认为是中美贸易战的漩涡中心之一,一举一动皆被放大在聚光灯下。
任正非极其少见地召开记者招待会。当被问到“华为下一步会不会倒下”时,任正非回答:
“早晚的事情。”
第二天,这个回答被无数媒体头版头条刊载,华为的公关部怕是焦头烂额。
任正非实在是没有面对媒体的经验
不过对他来说,那倒真是一句大实话
早在2001年3月,华为的年销售额达220亿元、位居中国电子百强首位之时,任正非却偏要唱反调,写了一篇《华为的冬天》
“公司所有员工是否考虑过,如果有一天,公司销售额下滑、利润下滑甚至会破产,我们怎么办?我们公司的太平时间太长了,在和平时期升的官太多了,这也许就是我们的灾难。泰坦尼克号也是在一片欢呼声中出的海。而且我相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
10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对成功视而不见,也没有什么荣誉感、自豪感,有的只是危机感。也许是这样才存活了10年。我们大家要一起来想,怎样才能活下去,也许才能存活得久一些。”
那时,仿佛全世界都看好华为,只有任正非最悲观。
2018年11月,中兴因为美国的限制而陷入苦局,但处境类似的华为,却似乎从容应对。国人对华为的追捧达到了顶峰。
这一次,任正非又发了一封内部信:
“现在界过分夸大了华为公司,也有可能是灾难,因为他们不知道我们今天处在的高度痛苦,我们实际到底行不行呢?外面说我们好,可能会麻醉了我们的员工,特别是我们发钱还多。”
别人认为他行的时候,任正非总是认为自己不行;但是在这样悲观的任总的带领下,华为却在20年间螺旋上升,最终成长为了如今雄踞在世界通信巅峰的一匹狼。
我想,这不是悲观。任正非的哲学,也正是中国崛起的哲学:
韬光养晦。
业界流传,去年年底,任正非在接受某领导接见时,提出了对现在中国科技的担忧。他认为,国人对中国的科技发展过于乐观了。
这也代表了科技行业的一种声音:我们是比过去强了,所以更应该低调。不要引起对方的警惕,给我们留一个宽松的环境,我们才能趁机拼命发展。
中国古训:闷声发大财。
这是华为式的智慧,更是中国式的智慧。
低调当然好。只不过如今,我们也想宝刀入鞘,奈何锋芒却已藏不住
既然是这样,那就来吧。
5月9日,新华社、人民日报刊载了关于中美贸易谈判的文章,标题叫做《愿谈则谈,要打便打》。
今年以来,任正非罕见地连续接受采访。2月份,面对英国BBC的采访时,任正非说:

  • “感谢美国政府,天天在全世界帮我宣传华为,我家华为不过是一个小公司,他们一口一个‘华为、华为’,超级大国帮我一宣传,全世界都知道华为了
  • 有人说我们偷了美国的技术,其实我们非常多的技术远远领先了西方公司,不仅是5G光交换、光芯片……现在我们很多东西美国都没有,怎么去偷呢
  • “美国并不代表世界。它不可能扼杀掉我们,因为这个世界离不开我们,因为我们比较先进。“
一时间,人们觉得,一向低调的任正非人设崩塌了,从悲观者变成了吹牛者。但其实——
当年的悲观论,并不是悲观,只是说实话;
如今的吹牛逼,并不是吹牛,只是真牛逼而已。
任正非,还是那个任正非。
尾声
去年5月,我和那位华为leader见面时,他说,其实华为的通信真的没做过什么营销,因为都是B端客户(通信和手机属于不同事业部)。这一块以后还是想做起来,还想多问问你们的建议。
我那时才知道,据他的说法,华为从未有过所谓的“爱国营销”。至于“华为和爱国”的绑定是怎么来的,他也摸不着头脑。
半年后,美国对华为动手了。2018年12月,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紧接着的2019年1月,美国相关部门正式对华为提起诉讼。
与此同时,华为的业绩增长却如火如荼。
上个月,华为新款手机P30发布,开售即售罄,10秒销售破2亿元,一机难求。我的同事连续一个月,每天8点起床,就为了抢一台P30 Pro。这个同事平时上班倒是天天迟到,追妹子我都没见他这么积极过。
图:在华为门口排队的人们
我忽然觉得,过去华为的通信业务没做过营销,而今日的华为,已经不再需要营销了
媒体人都知道,苹果公司鼎盛的时候,是没有公关预算的。每年苹果发布会,给你发一张邀请函,那都是给你面子,让你能第一批追上这个热点;新款iPhone上市前,给你送一台样机,那简直是上天的恩赐,感谢爸爸还来不及,广告费?要啥自行车?
一家真正伟大的公司,不需要营销。因为好的产品,就是最好的营销。
当年的苹果如是,今日的华为亦如是。
当华为的“备胎转正”内部信流传开后,A股芯片概念股一片涨停。
如果不是美国把华为逼到这个份上,我们都不知道,原来华为这么牛逼,竟然雪藏了一个诺亚方舟。
一个真正伟大的团队,不会被狂风邪浪打倒。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然后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敌。”
一个真正伟大的民族,不会因为被任何人针对而倒下。因为从来都没有救世主,一切的成功,都是依靠自己的双手,不靠任何人施舍。
滔天巨浪方显英雄本色,艰难困苦铸造诺亚方舟。
华为人如是,中国人亦如是。

酷玩实验室整理编辑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酷玩实验室(ID:coollabs)
乌鸦上尉经授权转载
如需转载,请后台留言。
分享给朋友或朋友圈请随意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