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权力的游戏》官方Twitter

“权力的游戏”中没有赢家。
用“有多期待,就有多失望”可以完美形容“权游”粉丝的心态。截至发稿前,已经有超过135万的粉丝向HBO请愿要求重新拍摄《权力的游戏》第八季,而这一数字还在增长。
“权游”完结后,不舍的不止是粉丝,还有出品方HBO。对于一直以“精品内容付费+IP衍生品”双轮驱动的HBO来说,这种优雅的商业模式已经无法应对奈飞等带来的挑战。“如果选择砍掉一项视频订阅服务,HBO的处境就像断头台上的奈德·斯塔克一样。”美国市场研究机构Mintel的分析师在报告中写道。
不论结局如何,这部“史诗级”剧目注定载入史册。5月21日晚,“权游剧组向观众告别”再一次登上了热搜。“我喜欢它不仅仅是因为结局,因此也不会因为结局而讨厌它。”有用户写道。
十年情怀耗尽:热度创新高,口碑拉新低
虽然对于国内观众来说,真正意义的“烂尾”还没有到来。5月19日,腾讯视频因为“介质传输问题不能如期上线”,但是全世界都已经知道了谁在大结局坐上了铁王座。19日一早,几个剧透就挂在热搜榜上。
“权游”的烂尾已经是大势所趋。粉丝近十年积攒下来的情怀,已经被从这一季第三集开始压榨干净。虽然热度一路走高,但是粉丝口碑却一路走低。目前《权力的游戏》第八季的豆瓣评分已经跌至7.3分,而此前评分最低的第七季和第五季也有9.3分的高分。这部在电视剧史上留名的佳作,却是这样一种难言的结局。
其中最扼腕痛惜的当属于追剧近10年的粉丝。截至发稿前,已经有超过135万的粉丝在change.org上向HBO上请愿要求重新拍摄《权力的游戏》第八季,而这一数字还在以肉眼可见速度在增长。
图片来源:change.org官网截图
2011年,《权力的游戏》第一季横空出世,该剧改编自美国作家乔治·R·R·马丁的奇幻小说《冰与火之歌》系列。从原著到改编,“权力的游戏”以英国金雀花王朝和都铎王朝交替中的“玫瑰战争”作为历史背景,剧中例如“血色婚礼”“布兰坠落”等被粉丝津津乐道的场面都可以在历史上找到极其相似的故事。
《权力的游戏》前几季的迷人之处在于剧中的每一个人,不论角色大小,都凭借着自己的意志,而不是编剧的“手”选择自己的命运,在自觉、自主地创造历史。《权力的游戏》的世界观中,没有什么“主角光环”,更没有什么历史必然。
但问题在于,真实的历史是一条河流,并没有所谓的“最终季”和“大结局”。《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尽管特效满分,演技满分,但在为了大结局而编造出的大结局中,之前复杂精巧戏剧结构被毁于一旦。每个人的命运都必须在这六集结束前给出一个交代,而无视自己的初心。
此外,《权力的游戏》第八季的制作上也出现了例如“穿帮”镜头等低级失误。在第四集和第六集中,分别在中世纪的场景中出现了疑似星巴克的咖啡杯和塑料水瓶。这种极不走心的“失误”进一步拉低了这部剧的品牌形象。
图片来源:HBO
图片来源:VICE
不过,种种争议并不会有损于《权力的游戏》大结局的热度。HBO数据显示,在其旗下各个平台上,“权游”最终季最终集《铁王座(TheIronThrone)》当晚共吸引了1930万观众观看,单晚收视率再次打破纪录。
HBO“后权游”时代:人事动荡、用户难留住
“权游”正在紧锣密鼓制作的时候,出品方HBO正在经历一系列的人事动荡。
2018年6月,AT&T对HBO母公司时代华纳的854亿美元收购案终于被美国联邦法院批准。为巩固自己在流媒体时代的优势,这个美国通讯巨头需要更多优势内容上的补给。
在被AT&T收购后,HBO就不断有裁员的消息流出,公司甚至在内部信中鼓励老员工提前退休。
就在“权游”完结两个月前,HBO的CEO理查德·普莱普勒已经正式宣布辞职。当年也正是他的放手一博,让这部HBO历史上最贵的电视剧试播集得以通过。
更重要的是,对于HBO来说,在“权游”结束后,能留给新东家什么?
相比于卖广告,HBO的商业模式显得老派而优雅:创造精品内容,用内容吸引订阅用户。为此HBO给予创造者很大的自由,并且不惜昂贵的投入。例如在第二季第九集的《黑水河之役》的道具中甚至包括一艘14世纪战舰的全尺寸复制品,仅这一集就花费800万美元。
HBO曾透露,《权力的游戏》2015年在美国本土观众数量为2020万,HBO订阅费用为14.99美元/月,以此计算,仅在2015年的某个月度,《权力的游戏》就能为HBO带来超过3亿美元的收入。
除内容付费外,HBO还擅长花式营销。有分析师曾估计《权力的游戏》的品牌价值超过10亿美金,而依托“权游”这个超级大IP,HBO就曾与Uber、奥利奥、百事等多个品牌开展联名款。
但这种商业模式已经无法应对奈飞等视频流媒体带来的挑战。HBO一直是全美最“贵”的视频服务之一,月订阅费用达到14.99美元,而奈飞在今年才将标准订阅服务的价格提升至12.99美元/月。
优质内容带来忠诚度,但一旦用户感兴趣的内容终止,用户流失往往是迅猛的。市场研究数据显示,HBO的订阅量在2017年增长了91%,而在《权力的游戏》第七季大结局播出后的6个月内,这些订阅量几乎全部消失,“权游”完结后,不舍的不止是粉丝,还有出品方HBO。
更重要的是,HBO以巨大投入和十几年深耕换来的内容王者地位已经被取代。根据科技娱乐媒体BGR报道,在最近一项针对消费者喜欢哪个平台的原生内容的调查中,奈飞以40%的支持率轻松击败HBO,后者仅仅获得了11%。
国金证券研报显示,奈飞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力度远超其竞争对手。2017年奈飞在内容方面投入了89.1亿美元,而HBO仅投入了22.6亿美元,几乎只是奈飞的四分之一。2018年奈飞原创剧艾美奖提名数更是首次超越HBO。给予创作者足够空间等HBO的内容创作方法论已经被奈飞、亚马逊学了个遍。
“关于‘权游’完结最棒的一件事就是我终于可以从HBO退订了。”一位推特用户写道。
而新东家AT&T接手后,2019年的战略调整就事要扩大HBO的原生内容供给,幅度达到50%,期望以量来换取更多的爆款。Warner Media总裁John Stankey表示,这一指导原则就是“做大做广”,AT&T将为HBO注入无限的资源。
但也有怀疑论者担心,这一策略将对只出产精品内容的HBO品牌形象产生影响。
而与奈飞直接竞争也意味着,在未来几年,HBO将大幅提升内容制作和运营成本。“这也注定是一场风险很高的战斗,成本的膨胀给订阅率带来了压力,HBO将需要继续吸引越来越多的客户,以免发现自己陷入财务困境。”外媒《观察者》如此评论道。
记者 | 张春楠   编辑 | 杜毅 王嘉琦
本文来自我的小伙伴:每经影视
微信号:meijingyingshi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