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复仇者联盟4》成为了广大漫威迷的聚集地,但是这一波热潮还没有退去,耍帅卖萌的皮卡丘又霸占了各大影院的屏幕。
不同于超级英雄的反差萌
数据显示,《大侦探皮卡丘》在上映三天后就达到了2.75亿的票房。在上映首日,7497.37万元的单日票房以及38%的排片占比都超过了《复仇者联盟4》,这样的票房收入并不是短时间的热潮,根据518日周六的大盘报收,全国的单日票房达到了1.46亿,而《大侦探皮卡丘》更是贡献了5496万,是《复仇者联盟42374万元的两倍之多。截止到520日,《大侦探皮卡丘》已经上映了11天,作为一部动漫改编的电影,票房已经冲击到了4.8亿。
尽管这部电影的剧情设定并没有那么的吸引人,甚至还有一些不太成熟,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皮卡丘“萌到化”的IP形象才是观众们的付费敏感点。同样是全球性质的超级IP,皮卡丘和漫威完全不同的风格路线也让观众们大饱眼福,在超级英雄的戏码还未上演结束的时候,皮卡丘的反差萌确实吊足了很多人的胃口。
二次元风潮引领下的“萌经济”
皮卡丘之所以能够快速的抢占院线,打败《复仇者联盟4》,一方面是在于二次元经济的崛起,如今的年轻一代可支配的“零花钱”越来越多,拥有自主消费能力的群体也在不断的扩大,为自己喜欢的东西买单成为一种“个性生活”的方式。以动漫为创作基点《大侦探皮卡丘》完全符合了年轻人的审美标准。
“萌”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新生代心中美好事物的代名词。《大侦探皮卡丘》的成功并不是毫无征兆的,此前的《帕丁顿熊》系列,《哆啦A梦》以及今年上映的《夏目友人帐》都可以说是用IP“萌”形象赚足了观众的眼球。
在《大侦探皮卡丘》中,这一“萌”元素还被大胆的改造,带毛的皮卡丘甚至成为了大家讨论的热点话题。在IP形象本身没有发生质的改变的时候,可以看得到观众对改造的态度还是十分开放的,甚至这只带毛的皮卡丘在观众的心中更加的“萌”了。
“萌经济”起源于日本,如今网络的快速发展也使得国内的受众越来越多了,但是皮卡丘带来的二次元热潮只是“萌经济”的一个部分,无论是交流用语还是表情包的使用,在一定程度上都体现了萌经济正在渗透入我们的生活。
耐心沉淀,成就全球第一IP
另一方面,《大侦探皮卡丘》的成功,是这个IP形象23年以来的积累。1996年,任天堂首次推出了游戏《口袋妖怪》。在广受玩家们的喜爱之后,任天堂才在之后开发出的《精灵宝可梦》动画中将皮卡丘设置成了主角,这一决策也让这只拥有十万伏特的萌宠成为了Pokémon中最核心的IP形象。
IP带来的必然是强大的吸金能力,与产业规律不同,IP的吸金能力伴随着时间的沉淀是会越来越强的,一切能够在消费者心中留下烙印的形象就是一个好的IP,在全球影视类动漫IP销售额排行榜上,老牌的IP占据大多数的位置,而精灵宝可梦更是凭借着900亿美元的总量名列首位。
佳音绕梁,持续打造热潮
国内市场的电影热潮在持续走高后并没有下滑,“佳音绕梁”让更多影迷愿意二次付费再次走进电影院。雷佳音的风趣幽默再加持上国语版的配音,让皮卡丘从荧幕中“走”了出来,这种“线下真人秀”的方式即在一定程度上还原了皮卡丘的萌,也让观众们有了全新的体验。
电影上映之后,无论是二刷后体验到的“细节梗”还是官方曝出来的新海报,都让《大侦探皮卡丘》在市场上持续的发酵。
皮卡丘为国产动漫带来了什么?
不过在上述的全球影视类动漫IP销售额排行榜上,美日动漫占据了大部分的江山,而在去年公布的2018年销售榜单中,也只有英国的小猪佩奇进入了前十。那相比这样的大体量的IP形象,中国的动漫的确应该向美日看齐。
如果单从IP沉淀的时间来看,我们的“齐天大圣”甚至会更加的有历史底蕴,尽管有着良好的口碑和庞大的粉丝群体,但是孙悟空并没有像皮卡丘那样带来持续的吸金能力。尽管《大圣归来》在2015年取得不错的收益效果,但是站在如今的节点上来看,那只是一部现象级的作品,虽然我们不能否定它,但是在这样良好生态的基础上,《大圣归来》原本可以做得更多,更好。
IP的成功绝对不是见好就收,而是要在时代的发展中持续的补充新鲜的血液,皮卡丘的“带毛”似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只有将创作和形象结合进消费者的世界观中,才会缔造出一个IP热潮。
最终一切的规划也要落在价值上,价值的产出将成为一个IP能否成功的重要标准,无论是内容价值,还是衍生价值都将决定着消费者的消费形态。
皮卡丘的成功无法复制,但是中国作为一个庞大的新生代市场,无论是对于动漫IP的需求还是对衍生品的消费还远远的没有达到顶峰。在2020年,很有可能达成的千亿市场也给了国内厂商更大的机会,一个完整、丰富的产业链的建立或许是一个不错的开端。
近期重磅活动推荐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