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牵手果蔬汁官方微博
“左右不了,说没落就没落了。”老李吐出烟圈,随风散去。
站在昔日辉煌的厂区门口,眼看着“兄弟企业”牛栏山酒厂卖得越来越好,老李只有叹息。作为工厂里十多年的老员工,
老李目睹了公司老板换了又换,却对这背后的资本故事几乎一无所知。
老李当年参与生产的牵手果蔬汁一定能唤醒不少80、90后的记忆。
2000年左右,因率先在国内提出“果蔬汁”概念并将其市场化,牵手品牌一度在饮料江湖中春风得意。巅峰时期,其生产公司北京牵手果蔬饮品股份有限公司(下文简称牵手股份)的营收不仅将母公司旗下的牛栏山二锅头远远甩在身后,更是超越了如今的行业巨头汇源果汁。2004年时,牵手股份还差点早于汇源果汁登陆香港资本市场,开启另一扇大门。
但几年之后,牵手股份的高速发展之路戛然而止。有“红顶商人”背景的创始人刘凤洲弃之而去之后,牵手股份赴港上市的计划不了了之。此后,由于业绩下滑,加之母公司业务转型需要,牵手股份无奈再遭抛弃。2011年,渴望重振雄风的牵手股份遇到了急速扩张中的海航集团,但这一段露水姻缘最终未能成为公司的救命稻草。兜兜转转十余年,当再度回归顺鑫系之时,牵手股份显然已经错过了发展黄金期,与主流消费市场渐行渐远。
坐拥品牌基础和赛道先机,牵手股份却在国企顺鑫系和民企海航系资本来回倒手之间几度沉浮,最终错失发展机遇。这是一段典型的资本与产业相爱相杀的故事。
近期,牵手股份公开寻求增资扩张,这个“有故事”的饮料品牌再一次进入人们的视线。增资对象尘埃落定,N+财经(微信号:njcjnews)记者也在此时回溯了牵手果蔬汁那一段被“偷走”的时光。
营收曾超牛栏山二锅头,如今产品难觅
驱车驶入北京市顺义区,牛栏山二锅头已然成了本地人最引以为傲的谈资。而作为北京第一家农业上市公司,牛栏山二锅头所属的顺鑫农业(000860,SZ)也备受资本市场的关注。
在牛栏山酒厂不远处,一个偌大却略显空旷的厂区默默伫立于此。这里正是牵手股份当前的所在地。即便与顺鑫农业渊源颇深,牵手股份的发展轨迹却与顺鑫农业南辕北辙。
位于北京市顺义区的牵手股份厂区 图片来源:N+财经记者 李诗琪 摄
今年三月,N+财经(微信号:njcjnews)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对北京的饮料市场进行走访调查时发现,多数饮料经销商并未销售牵手的产品,少数几家销售牵手果蔬汁的经销商也直言,卖得不好,建议下游商家谨慎铺货。
牵手股份的老员工老李则对记者表示,牵手股份顺义厂区的很大一部分早就租了出去,目前厂区内只有一个车间在进行饮料生产,产品的销路也比较局限,当前仅仅在北京、河北、河南、陕西、内蒙古等地有售。
回首牵手股份的辉煌年代,其眼下的境遇不免令人扼腕。约在20年前,一位“大有来头”的创始人带领牵手股份走上了一条快速成长的道路,羡煞同行。但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在这位创始人出走之后,牵手股份经历了一段波折又坎坷的成长命运。
据《财新》杂志此前的报道,牵手股份的创始人名为刘凤洲,曾是一名叱咤北京商界的女商人。
1998年,因洞悉到果蔬汁饮料的发展前景,时年35岁的刘凤洲一手创办了北京汇丰农工贸发展有限责任公司(下文简称汇丰农工贸,牵手股份的前身),专注生产果蔬汁饮料。在一位落马官员主政北京市顺义区期间,刘凤洲辗转与其结识。也是在同一时期,刘凤洲与顺鑫农业牵上了线。
2000年,顺鑫农业入股汇丰农工贸,北京牵手果蔬饮品有限责任公司(后改为牵手股份)正式成立,持有18%股权的刘凤洲开始担任牵手股份总经理一职。
在刘凤洲领导的几年时间里,牵手股份的成绩可谓蒸蒸日上。顺鑫农业财报显示,2001年~2003年间,牵手股份的主营业务收入由0.77亿元跃升至2.03亿元。而在2003年,汇源果汁的营收仅有1.3亿元。到2004年,牵手股份的净利润已经突破了0.26亿元,汇源果汁的净利润则为0.23亿元。
除了业绩超越汇源果汁,彼时牵手股份主营的果蔬饮品业务还力压顺鑫农业旗下的白酒酿造业务,成为上市公司营收最高的板块。
老李回忆称,牵手股份能从私营变为国营,并进入上市公司体系,说明当时公司的领导者还是有些“手段”的。公司鼎盛时期,由于各类宣传推广,牵手的果蔬汁概念曾在市场广受认可,产品甚至远销到了西藏、新疆等地。可以说,彼时公司的销售渠道已经完全打开。
对于牵手股份来说,“有手段的领导者”无疑是其天生的优势,但这一优势也隐藏了极大的不确定性。刘凤洲随即的出走就成了牵手股份的第一个命运转折。
顺鑫农业的公告显示,截至2004年5月26日,刘凤洲已经将其持有的全部牵手股份的股权转让予顺鑫农业。针对刘凤洲退出的原因,《财新》杂志报道称,是由于其与牵手股份的财务总监意见不合。
刘的退出让含着金汤匙出生的牵手股份第一次尝到了被抛弃的滋味。没有了“红顶商人”的“保驾护航”,牵手股份的发展轨迹也一落千丈。
回过头来看,在牵手股份成立后的19年里,其仅仅在成立之初经历了4~5年的黄金时期。之后的十余年间,牵手股份则好像一颗弃子,始终辗转在各种资本运作中,逐渐消沉。
上市未果,牵手股份再度沦为弃子
值得注意的是,刘凤洲退出后不久,牵手股份曾在2004年12月完成了改制工作,正式成为股份公司,而其目的则是要登陆香港资本市场。彼时顺鑫农业曾表示,完成股改后的牵手股份将发行H股并在香港联交所上市,初步计划于一年内完成上市方案。
图片来源:牵手果蔬汁官方微博
一年复一年,牵手股份上市一事迟迟没有进展。上市计划不了了之,牵手股份的业绩也在刘凤洲出走的第二年开始走低。公告显示,自2005年起,牵手股份的主营业务收入开始出现下滑,其对顺鑫农业利润的贡献率也逐年下降。
对此,顺鑫农业在公告中解释称,牵手股份连年亏损的主因包括:果蔬汁市场日益激烈的竞争、公司前期销售费用投入较高但效果不理想、原辅材料价格不断上涨等。
此后,牵手股份虽不断推出各类饮料新品以调整产品结构,但公司业绩的颓势始终没能逆转。2007年,牵手股份出现了610.9万元的净利润亏损。而同年,汇源果汁已顺利登陆港股,并实现了26.56亿元营收和6.4亿元净利润的亮眼业绩。
此时,牵手股份即将面临再度被抛弃的危机。对于顺鑫农业来说,业绩逐年下滑的牵手股份显然已不再那么重要。在业务转型的压力下,顺鑫农业不得已选择将牵手股份剥离。
2010年3月,伴随一纸公告,顺鑫农业将其所持牵手股份90%的股权与北京顺鑫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顺鑫农业的控股股东,下文简称顺鑫集团)拥有的四宗国有土地使用权进行了置换。此后,牵手股份不再参与公司合并,转由顺鑫集团全资控股。
一位接近顺鑫农业的受访者告诉N+财经(微信号:njcjnews)记者,从上市公司层面考虑,2010年左右顺鑫农业的股价一直处于低位,公司领导作出决策,为突出主业,把公司的一些非主营业务,特别是业绩不突出的业务板块剥离。置换出牵手股份就是从这个方面进行考量的。近年来,顺鑫农业也一直在推进企业瘦身,以聚焦白酒和养殖主业。
根据顺鑫农业在2010年转让牵手股份时发布的资产置换暨关联交易公告,由于牵手股份近三年利润大幅下滑,且连续三年亏损,对公司整体的盈利水平有一定的负面作用。本次出售牵手股份股权,有利于提高公司资产质量,增强公司整体盈利能力。
就影响来看,牵手股份再度易主后,不仅意味着其领导层发生了变化,更致命的是,牵手股份错过了果蔬汁饮料发展的风口。
N+财经(微信号:njcjnews)记者梳理发现,2000年后,果汁饮品和茶饮产品不断丰富,国内饮料市场的进入格局调整期,汇源、可口可乐、娃哈哈相继推出果汁饮料。2003年,农夫果园的混合果汁和果蔬汁饮料面世,国内果蔬汁饮料市场也进入了多强争霸的时期。
显然,要想在这轮比拼中脱颖而出,稳定的发展战略和持续的资金投入必不可少。但对于接连成为弃子的牵手股份来说,“安内”尚未完成,也难有足够的精力和资本进行“攘外”。很快,牵手在果蔬汁领域的先发优势便彻底丧失。
“抱大腿”失败,与海航缘分仅维持两年

南方航空上供应的牵手品牌饮品 图片来源:N+财经记者 李诗琪 摄
被顺鑫农业剥离后,顺鑫集团接手牵手股份也只是缓兵之计。几个月之后,一个更为重大的关于牵手股份的卖身计划开始酝酿实施。这一次,等待它的是激进扩张中的海航集团。
2010年之后,被外界贴上“野蛮生产”标签的海航集团开启新一轮扩张,集团高层正式提出“超级X计划”。由此,集团旗下的多个板块开始了密集的收购行动,牵手股份与海航的结缘也正是基于这一背景。
2011年3月,顺鑫集团与海航易控股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海航易,2014年更名大集控股有限公司,海航集团下属公司)共同增资扩股牵手股份。增资完成后,牵手股份注册资本由1亿元增至3亿元,海航易以51%的持股比例获得了牵手股份的控制权。
作为海航集团旗下主营食品业务的重要公司,海航易还在同一时期收购了海航商业控股有限公司持有的易食股份(000796,SZ),而后者正是海航集团旗下国内首家以航空食品为主业的上市公司。
急速扩张中的海航施以援手,牵手股份一度看到了复苏的希望。但事实上,缺少快消品运营经验的海航或许并没有想好如何打好牵手这张牌。伴随着海航集团激进扩张,弊端逐渐显现,其与牵手股份的联姻也注定是一场露水姻缘。
今天看来,在控股牵手股份期间,海航对于牵手股份最大的贡献或许只在于,帮助牵手的产品成为海南航空的指定饮品。此外,海航再未留下其他印记。
一位了解牵手股份背后资本运作的受访者告诉N+财经(微信号:njcjnews)记者,顺鑫集团当时把对牵手股份的控股权转让给海航方面,目的是为了让海航把这块业务做起来。但事情发展并不遂人愿,海航方面并没有专心经营,牵手股份反而在继续走下坡路。公司很多培育多年的渠道都被砍断,期间广告费用投入也相应减少,很多商场陆续撤掉了牵手的产品。
在这样的背景下,顺鑫集团只能选择再次将牵手股份“接回家”。根据大华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对顺鑫集团出具的一次短期融资券评级报告,2013年3月,顺鑫集团决议将海航易持有的牵手股份51%的股权全部回购。
牵手股份与海航集团的缘分仅仅维持了两年,而海航易经营牵手不善也侧面印证了其本身自顾不暇。工商信息显示,当前大集控股有限公司(更名后的海航易)旗下投资的9家公司中,仅有2家在业,其余全部存续或注销。其中,易食股份也在2015年被海航旗下凯撒旅游借壳,随之转变为旅游公司。
一度以为抱上资本大腿的牵手股份就这样被海航开了个玩笑,其复苏的星火也随之再次熄灭。
再度招商引资 公司发展何去何从?
经历了多方资本势力的几次倒手,兜兜转转之后,牵手股份最终回归了顺鑫集团。而在顺鑫集团主导牵手股份经营的6年多里,牵手果蔬汁却始终像一颗遗珠,游离于主流消费市场边缘。
记者在北京产权交易所查阅牵手股份的增资信息了解到,2015~2017年,牵手股份的营业收入从0.44亿元缓慢增加至0.83亿元,净利润从2269万元的亏损变为了164万元的微薄盈利。2018年,牵手股份的业绩显著增长,实现营收1.15亿元,净利润791万元。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N+财经(微信号:njcjnews)记者,顺鑫集团不想看着曾经辉煌的果蔬汁第一品牌“牵手”就此没落,遂又从海航手中回购了股份。当然,几经折腾之后,企业要想实现市场份额和品牌影响力等完全恢复还需要时间。为此,顺鑫集团近两年也调动了人、财、物驰援牵手发展。除传统渠道外,牵手也开始发力新零售,并成为南方航空的指定果蔬汁使用产品等等。
根据牵手股份最新一轮的增资计划,公司拟募集资金不低于1亿元,主要用于发展主营业务。增资完成后,原股东即顺鑫集团方面持股占比80%;新增股东占比20%。根据记者从知情人士处获得的最新消息,这一项目已找到了合适的增资对象,双方现已进入了交易流程,预计不久后便会正式披露。
对于如今的牵手股份来说,依靠新的增资计划帮助企业完成复兴,注定会是一段漫长的征程。
牵手是国内第一家推出果蔬汁概念的公司,百分百的果蔬汁,那是咱们手里的牌。”提到牵手股份的竞争力,老李这样说道。不过,二十年斗转星移,这张底牌的力量和价值实际上已经微乎其微。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对此表示,牵手股份在国内最早提出果蔬汁的概念,引领了整个中国混合型果汁的潮流。但在后期的发展阶段中,公司由于种种原因,并没有抓住这一优势并持续投入,在渠道、客户和品牌等方面,都没有把握好果蔬汁饮品的发展红利,因此也就慢慢淡出了市场。而在今天,类似于牵手主打的混合型果蔬汁饮品,其品牌个性和核心竞争力实际并不突出。如果没有大企业参与到市场中,光靠个别企业的“小打小闹”,效果或许将十分有限。
回溯牵手股份近20年的发展历史可以看到,即使身处优质的产业赛道,企业面对资本的予夺也无可奈何。“红顶商人”刘凤洲无疑帮助牵手股份抢占了果蔬汁的发展先机并为其打下了品牌基础,但在此后发展过程中的多次易主也打烂了牵手股份原有的一手好牌。
这是一个大浪淘沙的时代。曾经,在资本的裹挟下,牵手股份就要淹没在商品经济的浪潮中。但如今,当浪潮褪去,牵手股份也在期待新命运的展开。
(文中“老李”为化名)
记者 | 李诗琪 编辑 | 梁枭 郑直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