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沙河讲解《易经破迷》,系列文章、视频以及下线活动将由腾讯·大家陆续推出,敬请关注。

易经破迷·小畜卦、履卦(二)
小畜,亨,密云不雨,自我西郊。
初九,复自道,何其咎?吉。
九二,牵复,吉。
九三,舆说辐,夫妻反目。
六四,有孚,血去惕出,无咎。
九五,有孚挛如,富以其邻。
上九,既雨既处,尚德载,妇贞厉。月几望,君子征凶。

小畜卦,流沙河先生书

小畜卦,流沙河先生书
我们从第一个爻辞起,就是“复自道,何其咎,吉”。
什么叫“复自道”?前面他们走错了,“复”就是回来,回来到正路上面,叫“复自道”。他们走那个小路走来网起了,结果两口子就在这儿埋怨,丈夫终于找到了路,他们又回到大路上,但是已经耽搁了时间。
“何其咎”,还有什么可责怪的呢?为什么有这一句?就是他的太太在那儿说闲话,他太太说:“我早就说过嘛,不要去走那个小路,你偏要去走,你看我们耽搁了这么多时间!”这个丈夫就说:“哎呀,回到了正路,还有什么可怨言的?”“何其咎”是对他太太说的,我们毕竟回到正路上,那就好了。
“何其咎”,“咎”就是责怪、过失。我还有什么错呢?毕竟我们又回来了嘛。“吉”,意思就是看来现在走了弯路,但是毕竟我们找到了正路,我们又回到正道上来继续走。固然耽搁了一点时间,但是仍然是“吉”,这仍然是一件好事情。
然后可能这个太太还在那儿埋怨。然后就有第二爻,所以很有趣,这是个短篇小说。“牵复,吉”。为什么用“牵”?是因为这个牛也弄来昏了,牛也乱走路,然后又让牛拉着车重新找回来,要找回正路才叫“复”。

流沙河先生书
找回来了,这个丈夫的意思说这下没有什么可埋怨了,我们已经牵回来了,牵是用牛来拖,牛拖车就叫“牵”。你看那个《诗经》中间说的“脘彼牵牛,不以服箱”,就说你看到牵牛星那么亮,结果它没有办法拉车厢。这个“牵牛”和我们现在说的牵牛简直不同,我们是一个人把牛牵着,那个“牵牛”是牵车的牛。“牵复”,牛又把车子牵回正路上,毕竟好事情,是“吉”。这个“吉”是丈夫说给他太太听的,就是说你不要一直在这里埋怨了,这个毕竟还是个好事情。这就是第二爻。这两口子拉着拉着的。
“舆说(tuō)辐”,古代还没有那个“脱”字,都用的这个“说”,这个“说”的音要读“脱”,它是一种借来用的。“舆说辐”是什么意思呢?
按照卦辞,“舆”是车厢,“辐”是辐条,轮子里面那个辐条。所以车子的辐条掉了,一样的讲得通,但是一般说来这个车垮了还带了伤,我们推测“舆说辐”的“辐”是另外一个字,是车上面——车的底盘和轴上面的车厢。
我们要了解那个时候木车的结构,是把整个车厢搁到轴的上面,这样子走的,两个部分,轴、轮,前面有拉的,然后整个车厢搁到上面,车厢和轴如何能够结合?就用的两块木头做的,叫“伏兔”,因为这两块木头像兔子一样趴在上面,是怎样趴呢?它就是把车的轴跟上面的车厢两个结合起来的,就叫“伏兔”,是因为一个车杠两边都有这个“伏兔”。
“舆说辐”所导致的结果,就是牛在拉,一拉,上面的车厢脱了,车厢和轮轴脱离了关系,那么车厢就要落下来。如果前面先落下来的话,就要打到丈夫的这个脚,所以这个丈夫就受了伤,“舆说辐”受了伤。
所以从前的人用这个“舆说辐,夫妻反目”。“反”就是翻,翻眼睛就是把眼睛鼓得多少大,就说两口子吵起来了,因为这个丈夫小腿遭打伤了,因为他在驾车,他在前面,车厢和轮轴脱离了,首先就伤了他的小腿。
“舆说辐,夫妻反(fān)目”,要读“fān”,“反(fān)目”就鼓眼,两个人闹起来了。因为丈夫挨了一下,哎哟,挨得痛,就怪他那个女人,就说你怎么弄的嘛,那个底下都没有检查好。他的太太大概也有其他理由,两个人在路上就吵起来了。
你想这个时候是很狼狈的两口子在路上,车轴带着两个轮跑了,跑前面,车厢里面还装得有东西,落到地上了,怎么办?然后呢,这个丈夫毕竟忍耐力要好些。“有孚”,这个“孚”就是浮沉的“浮”。“孚”这个字在古代有惩罚的意思,所以喝酒划拳输了,叫“孚一大白”,就是罚他一杯白酒。“有孚”就是有罚,由谁来罚呢?是惩罚,丈夫已经受到惩罚了,车厢从上面落下来,把腿肚子打着了,还出了血。“血去”,但是血很快就止了,并没有一直流。血去就惕出,因为血一流,人一紧张,精神为之一振,反而好了。

流沙河先生,图片提供:麓客学社·钟鸣翔
因为我是亲身经历过这种事,从前我还当过拉锯子的改匠,有一天我和我的对手两个拉,一个站外面,一个站里面,锯子是横着的,64颗齿,两个人这样,“哗”我拉过来,“哗”又给他送过去,然后他那头“哗”又给我送过来,两个人这样拉。有一天上午,我正在拉的时候,觉得人很晕,可能有轻微的感冒,拉着的时候有时候就不太注意,眼睛瞟了一下,那个锯子“哗”拉过来的时候,把这儿割到了,锯齿一下就把这儿割到了,我马上就出了血。我那天的经历可以帮助我解答这个爻辞,本来我头都有点晕,看到血一出,(血)出了很快就止了,就起了放血的作用。人这么一惊,五分钟以后觉得头不发烧了。“血去惕出”,“惕”就是吃一惊。“无咎”,没有关系,没有发生什么了不起的错误。
这个第四爻都是她丈夫亲自的体会,“有孚”,他受到惩罚,“血出”,但是血一出,血就止了,叫“血去”,没有血出来了,本来还要出来的血回去了,叫“血去”。什么出来了,全身一惊,或者出了一点毛毛汗,叫“惕出”,结果就好了,“无咎”了。
(易经破迷·第八讲,未完待续)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从2018年3月开始,腾讯·大家邀请流沙河先生做主题为“易经破迷”的沙龙,讲解易经,破除迷信。此系列讲座共20讲,将陆续制作成视频,在腾讯新闻、腾讯视频播出。已播出视频,点击以下系列内容可查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