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陌上美国】ID: moshangUS 
这周中美网民关心的头号大事当然是川普发射推特——本周五可能对华下达全面关税“通缉令”,以及之后引发的各种震荡。
今天美国股市大洗盘,道琼斯指数最多时候跌了600多点,最后以跌473点(即1.8%)收盘。受到美中市场影响最大的高科技、芯片产业等,今日跌幅最大。
WSJ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美国经济出好数据,毛艺站就来新花样的走法了。不过,鉴于你懂的原因,咱还是自觉绕道,去关注其他大事。
川普竞选的一大承诺就是要复兴美国的(基础)制造业,“雇美国人、买美国货”。他反全球化,誓把制造业从亚洲拿回美国,并带着在过去经济繁荣中没有获得好处和被淘汰的人群闹革命。这整套竞选承诺,给他带来了稳固的基本盘,他的支持率最低时候也维持在33%左右。
两年过去,川普的承诺兑现结果如何?当初等着川普解决工作问题的大量以穷白人为主体的美国中下层蓝领,是否得到了他们期望的结果?
最近《华尔街日报》、《彭博社》等媒体都报道了美国近期的经济数据。《彭博社》还将奥巴马最后两年的经济数据和川普头两年的经济数据,做了详细的总结和对比。
2016年大选,川普赢下的所有县,占美国总人口的45%。这些地区被称为"红色的美国"。相对应的,希拉里赢的地方被称为"蓝色的美国"。如果用GDP衡量,红色美国只占到美国全国GDP的三分之一。这"两个"美国的工资收入也不平等。根据2018年9月份的数据统计,同样的工作,红州工人的收入只到蓝州工人工资水平的72%。
"红色美国"和"蓝色美国",在发达和落后的两条道路上,渐行渐远。地区发展的不平等和不平衡,加上美国建国以来DNA里就存在的种族冲突,构成了美国社会矛盾的触发因素。
再不建设农村,美国离“农民起义”的尴尬也不会太远。
最新的劳工报告显示,今年4月,美国失业率降至3.6%,是五十年来的最低点;全美增加了263,000个就业岗位。
过去两年的经济数据表明,"红色美国"——共和党占优地区的就业人数增长速度,超过”蓝色美国“——民主党占优的城市和沿海地区。而”蓝色美国“包括的这些地区,长期以来一直是美国经济扩张的主要推动力。
而且,许多强劲的就业机会来自企业雇用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美国人,这个人群正在经历更快的工资和就业增长。有证据表明,过去两年经济的快速增长正在减少人群收入上的不平等。
2020年总统候选人,佛蒙特州参议员伯尼·桑德斯在参加美国广播公司的“一周”谈话节目中也提到,“美国经济状况良好,“不过桑德斯补充说,”但是在今天,这个国家还有一半的人没有储蓄,靠每个月的工资单付账单。”
最近,两家权威的政策分析公司对美国劳工局以县为单位的就业和工资数据,以及美国各县的GDP增长,做了研究。他们的分析结果显示:
奥巴马治下的最后几年,采矿、石油和天然气开采行业在全国范围内减少了247,000个工作岗位。川普当选后的两年,这些行业增加了108,000个工作岗位。这背后,自然也是两党对于环境问题和气候变化截然不同的态度,和由此衍生出来的不同的行业扶持政策。
在奥巴马年结束时,美国制造业已经扭转了衰退的趋势。背后的主要原因包括,海外新兴市场经济放缓、美元走高以及能源生产商设备投资突然下降。在奥巴马的最后两年,增加了63,000个制造业的工作岗位。而川普的前两年,扩大了这一成绩,增加的制造业工作数目达到454,000个。
卡车运输是另一个不成比例地吸引农村和郊区工人的行业,最近也出现了就业机会飙升。特朗普当选后的两年里,增加了6万多个工作岗位。相比,在奥巴马的最后两年,该行业的工作岗位增加不到9,000个。
布鲁金斯智库的国家政策高级研究员穆罗告诉记者,这些成绩一方面来自于奥巴马时代开始的经济繁荣长周期带来的冲力,另一方面得益于能源和制造业的反弹。这两个行业都更集中在共和党治下的农村和郊区,尤其是边远地区。这些地方的经济增长,带来整体数据的可喜结果。
川普选民所在地区就业人数增长速度获得提高 彭博社
不过同时需要注意的事实就是,一旦遇到经济衰退,采矿、石油天然气和建筑这些工作,都是最早受到冲击的工种。此外,这些行业,也是被AI自动化和工作机会外迁海外冲击最大的方向。
穆罗高级研究员还指出,“这些(经济成绩)仍然是温和的转变,不会改变美国经济的基本结构。大而人口密集的蓝色地区依然主导着高价值、高生产率的商业活动,也是高端制造业的发达重地。“
其他一些强劲的经济数据还包括:
”红色美国“的就业增长率,从奥巴马执政最后两年的1.3%上升至川普头两年下的2.6%。支持希拉里的”蓝色美国“的就业岗位增长率为2.2%,略高于奥巴马最后两年的1.9%。
换算成GDP变化,”红色美国“的GDP从奥巴马最后两年的1.6%增加到川普两年下的1.9%;”蓝色美国“则从奥巴马最后两年的2.5%降到2%。
大学学历以下的白人蓝领,与大学学历以上的各族裔的工作机会差距也在减小。奥巴马任期的最后两年里,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的失业率一直维持在5.3%左右的水平。这个人群的失业率上个月降至3%。拥有大学学位及以上的所有种族的人的失业率,从奥巴马最后两年的2.7%降至2.3%。今年4月份的数据更是降到1.9%。
不过,遗憾的是,工作机会的增长并没有转化为薪酬收益。考虑通货膨胀因素后,”红色美国“人均的每周收入实际上下降了0.3%,相比,奥巴马最后几年则是以0.6%的比例逐年增长。”蓝色美国“相对做得好一些,工资增长率为0.1%,不过依然低于奥巴马最后两年的0.9%。 尽管如此,国家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以后,全美工资增长势头开始走高。
这些经济数据说明,2016年大选的各种纷乱,主要源自美国经济结构转型和产业升级过程中,两党路线差异带来的分歧。那些不愿意随着传统工业的衰落和去工业化进程丢掉工作机会的人群,选择了川普,把他送进了白宫。
2020年华裔总统候选人杨安泽说过,他认为,川普对美国经济问题的诊断是正确的,但是他的解决方案是让时间停止或者倒流
川普的解决方案,回避了AI自动化进程和有些中低端制造业永远无法恢复的现实。即使恢复,也会伴随着对环境问题的淡化和漠视。挑战川普的人,需要从这些根本性问题着手,从对抗AI自动化、工作流失海外、防范气候变化问题等方向上,去对症下药。只有提出更加吸引选民的经济政策,才能争取到选票,增加问鼎白宫的机会。
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诚意分享,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
更多热门国家移民资讯
点击“阅读原文”,测测你能移民哪个国家?
点击“在看”分享你的看法!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