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 击 今 夜 九 零 后 关 注 我 们👆
提起暑假,你能想到些什么?
蝉鸣,风扇,游戏,玩伴。
当然,还少不了暑期热播剧。
即使已经过去33年,有部剧仍然堪称重播之最
——《西游记》。
86版《西游记》,是每一个90后的童年记忆。
重播超过3000次之后,继续影响着00后、10后。
它是中国人的共同记忆。
说起这部经典之作,导演杨洁功不可没。
她曾经感谢观众:
遗忘,大概是现代人,最擅长的事。
谢谢你们喜欢《西游记》,希望你们再喜欢几年。
2017年4月15日,北京武警总医院。
在那天,杨洁因病去世。
享年88岁。
又是一年的4月15日。
杨洁导演已经离开我们整整两年。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希望每个人都能腾出几分钟,
留给这个曾经丰富我们童年色彩的伟大女人。
然后告诉她:
你错了,有些人有些事,我们永远不会遗忘。
斯人虽逝,吾辈永怀!
“秋风起,秋风凉,
民族战士上战场,爱国男儿举刀枪。
我们在后方,多做几件衣裳,
帮助他们打胜仗。”
那是1938年的妇女抗日救亡会。
9岁的杨洁跟着妈妈,第一次听到这首歌。
大家齐心协力的场景,让小杨洁热血沸腾:
我特别喜欢那种气氛:热烈、紧张、同仇敌忾、众志成城。
大家都在为了一件事而奋不顾身地忙碌着。
那时她就知道,自己早晚会做一件这样的大事。
少女时期,因长相出众,
在广播电台工作的杨洁被很多异性惦记。
有的同事假借组织安排,试图强迫她嫁给自己;
有的人更是荒谬,用名利做诱饵,
想让杨洁来做自己的情妇。
无理的要求五花八门,恶心的男人千姿百态。
但杨洁的反应始终如一:
直接拒绝,并破口大骂。
那些人恼羞成怒,在背地里偷偷说杨洁坏话。
久而久之,杨洁在单位传出“人缘差”的坏名声。
于是,台长把她贬到了新部门:
电视台。
当时谁都不知道,这次职位调动,
竟成为《西游记》诞生的伏笔。

1978年,《西游记》初次被搬上荧屏。
大家先别急着回忆,这部作品我们应该都没看过。
因为,它是日本人拍的。
这听起来是不是很可笑?
我国经典名著,竟然被外国人抢先拍摄。
更可笑的还在后面:
在日版《西游记》里,唐僧变成了女性,
扮演者还是一名女优!
无论是孙悟空、猪八戒,还是沙僧,
都是流里流气的,与原著描述完全不同。
草草看完三集,杨洁气得直跳脚。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香港电视剧《霍元甲》风靡内地。
内地热播电视剧几乎一片空白。
央视副台长洪民生下令,由王扶林筹拍《红楼梦》。
心直口快的杨洁直接质问:
为什么不拍《西游记》?
洪民生回答:
杨洁,要是让你把《西游记》拍成电视剧,你敢不敢接?
杨洁想都没想,直接反问:
为什么不敢?
随即,中央电视台做出了一项重要决定:
拍摄一部属于中国人的《西游记》。
终于,杨洁有机会执导这部经典著作。
兴奋使她忽略,自己已53岁高龄。
《西游记》里,唐僧师徒四人降妖除魔,
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取到真经。
殊不知,戏外的几千个日日夜夜,
要比戏里难熬得多。
毫无经验的杨洁,当时一点自信都没有:
“不知道最后结果会怎样,我心里一点儿底都没有。
作为中国神话剧的拓荒者,
整个西游剧组,和杨洁共同坚持了六年。
摄像、化妆、照明、烟雾等所有工种,
都齐心协力,别无二致。
这种激情,让她回忆起了1938。
战火纷飞的年代,
杨洁和妈妈一起在“妇女抗日救亡会”,
为前线战士做衣服的场景。
没错,这是最初的梦想。
现实残酷,很快杨洁就迎来了第一个困难:
角色。
大家可能不知道,
西游记里的每一个角色,
杨洁都花费了巨大的心血。
光是唐僧,就换了三次。
一开始,演唐僧的演员是汪粤。
但他只演了三集,就匆匆离开了剧组。
原因是,有电影请他去当男主。
然后,唐僧换成了来面试小白龙的徐少华。
上妆之后,杨洁看了他一眼说:
你别演小白龙,我看唐僧就是你了。
可惜没演多久,徐少华选择了回学校读书。
杨洁焦急万分。
直到有天她在楼道巧遇迟重瑞,
这才有了最终版的唐僧。
为了找到最适合孙悟空的人,杨洁拜访无数猴戏名家。
最后在六龄童的软磨硬泡下,才定下六小龄童。
我们熟悉的齐天大圣拥有火眼金睛。
但现实是,六小龄童有600度近视加200度散光。
有一次,六小龄童一棍子把群演的脑袋打出了血。
导演这才知道他是近视眼。

还有唐僧的母亲,她的扮演者叫马兰。
是当时黄梅戏最具代表性的人物。
在经过几番斟酌,杨洁向马兰发出角色邀约,
但被拒绝。
因为档期冲突,马兰没法从合肥赶到千里之外的大理。
于是,杨洁让剧组的工作人员把马兰从合肥接到北京,
然后坐飞机飞到大理,最后飞回合肥。
这一幕也成为《西游记》最早锻造的传奇:
千里飞机飞车接马兰,一日之间往返两地。
杨洁的决心在此可见一斑。

更传奇的是剧中的白龙马。
它其实是一匹黑马。
每次轮到白龙马出场,工作人员都要提前给它全身涂一层白漆。
从河里出来后,白漆被河水洗掉,
白马瞬间变黑马,工作人员不厌其烦地重新上漆。
就这样,剧组克服所有角色的曲曲折折。
拍摄逐步走向正轨。
第二个困难,是场景。
为了最大程度还原书中场景,杨洁带着团队跑遍全国。

而跑遍全国的交通工具,是一辆破旧的面包车。
有一次,车在半路抛锚。
杨洁一行人只能冒雪推车。
那些天空的场景,和专业的航拍设备没有半毛钱关系。
只能等到出差坐飞机,摄像师才能坐到驾驶舱,勉强拍出一角天空。
而《西游记》的特效,更是野路子。
不用说,大家也会用这四个字来形容:
假无更假。
但即使这样,杨洁团队也付出了100%的努力和艰辛。
比如赤脚大仙赴蟠桃会那场戏。
拍完后,大家发现一个场工不见了。
原来,天宫戏需要制造大量干冰,
场工在干冰环境呆久了,不适应,当场昏迷。
还有一场威亚戏,绳子断开。
沙和尚直接掉落,刚好砸到摄像师头上。
那名摄像足足昏迷了两天。

西游剧组不仅环境艰苦,硬件条件也差到离谱。
偌大的摄制组,只有一台机器。
有次全组在湖南拍戏,一共拍了十几天。
拍完大家欢呼雀跃,准备迎接下一集。
结果,杨洁打开录影带一看,发现带子全部发霉了。
十几天的血汗,顷刻化为乌有。
过了这么多年,工作人员回忆起当时场景,
仍然历历在目:
那时,杨洁导演都哭了,
没办法,大家只有拧成一股绳重新再拍一遍。
第三个困难,是经费。
戏拍到一半没钱了,杨洁问领导:
可以再申请一些经费吗?
领导满嘴不耐烦:别拍了,弄个结尾赶紧结束!
这种不负责任的回复,让杨洁很火大,
耿直如她,又跟领导大吵一架。
当时,《西游记》只拍了不到15集,
全剧组都心急如焚。
但那时影视作品还属于纯艺术范畴,在外面根本拉不到什么赞助。
有一些儿童观众,知道这条消息后,
毫不犹豫寄来自己的零花钱。
俗话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募捐的那点钱,对于拍摄所需的经费来说,
无异于杯水车薪。
无奈之下,杨洁只能耐着性子去找领导谈判。
磨了好多次之后,领导终于松口:
你可以自己去找资金,但必须是贷款,
不能是投资(因为央视要独占版权),
这样我们就让你继续拍完。
杨洁心中长舒一口气,仿佛得到莫大的恩赐。
后来,有人对她进行采访:
这么难图什么?
是图钱吗?
当时,杨洁拍一集的酬劳是90元。
6年下来,她的工资不过是25集的劳务费,2250元。
当时,剧组每人每餐只有5毛钱配额。
而广州6个饺子,就要两块五。
为了让剧组的男生吃饱,杨洁自己还要倒贴钱。
是图名吗?
因为拍摄得罪的人太多了,《西游记》拍完后她就被孤立。
演员在外面鲜花掌声,她一个人孤独。
即使这样,杨洁自始至终都没有想过放弃。
敢问路在何方?
在脚下!
还得继续走下去,
一定要把它拍成。
杨洁曾在访问中说:那时最难的部分,是特技。
我们拍《西游记》时,是不知特技为何物的时代。
但我们要用各种方法和手段来表现神话里的人物和环境。
我们完成了。
虽然有很多特技露了馅,但观众原谅了。
就这么一部破绽百出的神话剧,至今在豆瓣仍保持着9.5的高分。
再看近年出的各种西游,哪一部不是投资上亿。
科技飞速进步,国产剧继承的特效只有“抠图”。
大众三观被虚假情怀碾碎,徒留流量粉丝原地狂欢。
《西游记》播了33年,也火了33年。
2013年,杨洁导演已到耄耋之年。
对于西游的长盛不衰,她这样解释:
因为我们是在搞艺术,我们没有为钱,
没有为名,没有为利。
我们六年拍了25集,
是用性命在拼搏,用心血在创造。
借芭蕉扇那一集,剧组去的是真正的火焰山,
演员脸上黏着倒模,只能用吸管喝水,
一整天不能吃饭。
吊钢丝时,有人从六米高的地方摔下来。
在瀑布拍摄,脚下就是万丈深渊。

多年前,我们以为《西游记》会是神话剧的起点。
万万没想到,它现在还是巅峰。
小时候,总觉得《西游记》有80多集;
长大后才惊讶地发现,原来它只有25集。
而《西游记》对我们影响如此深刻,
也不仅仅是因为孙悟空能大闹天宫。
还是因为,它是我们最早接触到的,
关于理想、友情,以及圆梦的故事。
那条取经的西天之路,好像一个永恒的隐喻。
人生路迢迢,十万八千里,
只有披荆斩棘,才能一路将尘埃荡涤!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