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香港金像奖开奖。(回顾请看:别了,香港电影
奖项略显暗淡,但最佳女主角,却一点不失光彩——
曾美慧孜。

这个内地女演员,和三年前的春夏一样,忽然被推到流量的聚光灯下,让我们一时间略感陌生。
不同的是,春夏获奖的那部《踏血寻梅》,是她的第一部电影作品。
而曾美慧孜,已经演戏十几年了。
国产文艺片的爱好者,一定见过这张脸。
2004年,第一次触电就是娄烨那部不能说的秘密。
片中她饰演余虹的室友冬冬,未经人事,在余虹引导下,探索着什么是欲望。

冬冬戏份不多,但曾美慧孜演得灵动乖巧,给人留下不小印象。
她自己也说:“之后的导演找她合作,是想看看冬冬长大之后是什么感觉”。
2007年,她参演李玉导演的《苹果》,和范冰冰搭档,饰演洗脚城小妹。
小妹从一开始的淳朴天真,到同化堕落,最后被无情奸杀。
她走失在冰冷的金钱社会,本以为能够玩转这套规则,却被现实折磨的无能为力。

凭借这部片子,她还和剧组一起登上了柏林电影节的红毯,风头不输女一号。20岁不到的年纪,举手投足已是格外老练。
作为新人,曾美慧孜的表现惊艳。
但由于两部电影之后的命运,她也成了“硬盘里的演员”。
后来她沉寂了一阵,拍了几部电视剧,然后去了纽约大学深造。回国后,猛地扎进一众文艺片中。
在去年,曾美慧孜集中爆发了。
《下海》《冥王星时刻》《地球最后的夜晚》,她的脸几乎成了文艺片印戳。
在《冥王星时刻》里,曾美慧孜饰演山村寡妇春苔,贡献了2018年最佳情欲戏。
王准(王学兵 饰)一行几人去深山采风,偶遇春苔一家,王准夜宿春苔家。
睡前王准洗脚,春苔站在一旁,压抑着急促的呼吸。
洗完脚,春苔把毛巾递给王准。他一直看着她,紧张慌乱到打翻洗脚盆。
情之所至,欲望呼之欲出,但两个人都努力克制。
春苔顿时手足无措,局促地接过洗脚盆,出去了。留下王准坐在床上发呆。
夜晚春苔睡在王准楼下的房间。上面的洗脚水滴下来,她用手接着,抹在潮红的脸上。

不过3分钟的时间,观众彷佛经历了一场湿漉遍野的梦。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切的起源,都是偶然。
洗脚水被打翻,并不是剧本的设定。但导演没有喊“卡”,所以才有了后来的故事。
豆瓣上对这部电影的评价褒贬不一,但对曾美慧孜的出现,却是一致的肯定:
虽然已经在不少文艺片中留下了自己的名字。
但真正让曾美慧孜成为无可忽视的存在的,是今年的这部——
《三夫》。(又是一部无法在大陆上映的电影……)

香港导演陈果“妓女三部曲”的最后一部,与第二部时隔17年。
前两部《榴莲飘飘》《香港有个荷里活》的主演分别是秦海璐、周迅。秦海璐借此拿下金马影后、最佳新人和金像奖最佳新人;周迅借此提名金马影后。
到了《三夫》,同样来势汹汹。
曾美慧孜在2018年凭借此片入围金马影后,最终败于《谁先爱上他的》的谢盈萱,传闻两人只差一票。
今年年初,曾美慧孜陆续拿下香港电影评论学会、香港电影导演会的影后。

昨晚的金像奖,她基本无悬念胜出。
正如“妓女三部曲”名字所说,《三夫》中曾美慧孜饰演的角色小妹,是一个妓女。
但这个妓女和前两部不同。
秦海璐受雇于卖淫团伙,皮条客给她接活;周迅单打独斗,在网上发布性交易广告。两人从大陆来到香港,不过是为了挣快钱,都有人身自由,甚至有较为独立的精神自由。
而小妹不同。
她是智力低下的性瘾患者,人身和精神都非常受限,只能和三个丈夫一起生活。

三个丈夫?
第一任“丈夫”,是小妹的父亲,和她乱伦,产下一子。
第二任丈夫是小妹名义上的丈夫,一个残疾老人,生性好赌。
他们生活在船上,没有能力赚钱,索性利用小妹卖淫。
小妹肤白貌美,性瘾又强,嫖客们络绎不绝,一个个在岸上排队等着上船,你来我往。
第三任丈夫是小妹的嫖客,一个老实年轻的建筑工人。他喜欢小妹,想把她娶回家。
两个丈夫在收了一笔“赎身费”之后,将小妹卖给了老三。小妹从海上,搬到岸上老三的家。
周围的男子是老三的同事,也都是小妹的嫖客。
小妹婚后的生活很简单,基本上就是吃饭和做爱。
吃饭让她,做爱让她
但老三面对她源源不断的生理需求,实在难以招架,于是三位丈夫商量之后,决定让小妹继续卖淫,“喂饱”小妹,也喂饱自己……
这个片子对演员要求极高,毕竟它尺度太大,绝非一般演员可以承受的牺牲。不仅拍摄时要跨过心理防线,更要做好心理建设面对舆论对影片的审视。
导演也表示,这部电影“最难是找女主角”。他问了很多人,对方都表示太难,他甚至考虑过日本AV女优。问到最后,只有曾美慧孜一口答应。
曾美慧孜决定接演《三夫》的时候,导演还没有剧本,只有一个轮廓,一些场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女主角,这个故事搁置了十多年都没有成稿。
但曾美慧孜被这个故事吸引,和导演聊完之后,那晚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许多大鱼。这也许是冥冥之中的指引,她决定接下这个角色。

定下女主角之后,导演才开始写剧本,感觉对了,两三周便写完。
这个角色,是为她而做。
梳理一下曾美慧孜演过的出挑角色,都离不开一个字:
性。
这听起来不像个褒义词,尤其在中国崇尚含蓄内敛的文化语境里。
而放到影视圈,这个词的含义就更复杂了。
有女演员因为《色戒》尺度过大而拒演,有女演员从影十几年坚决不拍吻戏。
在人设面前,都竭力避开与“性”挂钩的形象,爱惜自己苦心营造的羽毛。
但曾美慧孜不一样。
去年金马奖入围女主角的宣传写真。其他四个人,都是黑白色系,温婉典雅的姿态,而且目光都有意回避了镜头。

唯独曾美慧孜,完全是另一种风格:
盯着镜头,穿着象征欲望的红色。
曾美慧孜是少有的,几乎不掩饰自己欲望和野心的女演员。
金马奖的颁奖典礼上,她全程紧绷、期待,希望擒住那匹金马。
在奖项揭晓的那一刻,孙俪、周迅、赵涛都迅速把脸转向获奖者,投以祝贺的微笑。
唯独曾美慧孜,还停留在失落中没反应过来。
她想赢。
以前听田震的《野花》,里面那句“因为那团火在我心中烧得我实在难耐”,能意会,难具象。
但看到曾美慧孜的神态,多少能明白几分。
性感有好几层。
有的性感重在外表,是将自己扮成精致的玩物,取悦对方。
有的性感重在气质,是举手投足间的风情万种,吸引对方。
还有的性感,重在本能,没有取悦没有挑逗,是原始的欲望、磁场甚至灵魂的野蛮迸发。
曾美慧孜,或许第一眼看上去不美。
但她的生猛和野性,拓展了华语女星美的维度。
这是自我意识的觉醒。
如果说《苹果》之前的曾美慧孜,还处于幼龄时期的性朦胧阶段,爱和恨,喜和悲,都很直接。
从《冥王星时刻》开始,她开始走向成熟。
哪怕穿得再俗气,这个眼神一瞬就能锁定目光。
再到《三夫》。
片中有大量的激情戏份,曾美慧孜贡献了数次全裸演出。Sir去香港看了这部电影,看到最后,已然分不清小妹的表演,究竟是理性的演绎,还是本能的释放。
但无可否认的是,在那些场景出现的时刻,你不会觉得美好,也不会觉得下流,只会觉得,这是一个女性的身体表达和自我解放。
北京人艺后台门檐处,有一块牌匾:戏比天大。
这句话,曾美慧孜在好多场合也说过。
△ 第55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入围访谈
△ YOHO!GIRL 有聊访谈
△ 曾美慧孜个人微博
这话从一个30岁的演员口中说出,和同龄段的主流多少有点格格不入,但曾美慧孜却是身体力行地在实践这条法则。
拍摄《苹果》之前,她瞒着整个剧组,去歌厅体验了一个月的生活。
拍摄《地球最后的夜晚》的时候,有一场戏,call机得知丈夫和情人要离开,她在舞厅里喝酒、砸酒瓶。那场戏从早上4点开始拍,曾美慧孜喝了20多瓶啤酒,每次都是一口喝完。
可惜这场戏没有被剪进正片。
拍摄《三夫》前,导演让她增肥,于是她每天吃汉堡,一个多月长了30斤,只身去了香港。
她要扮演的小妹是个智力有缺陷的人,导演安排她去特殊学校观察。她发现,每个小朋友身上都有异常的天分,于是她想着能否将自己的某种天赋性能力加入到这个角色里。
恰好曾美慧孜从小就会发海豚音,她便把这项能力,化成了小妹表达激烈情绪的出口。

《三夫》里还有这么一场戏:小妹在阳台上,把自己的婚纱扔下去。拍摄的时候,曾美慧孜径直走到栏杆面前,又把身子探出去,像是要跟着婚纱一起下去。
现场的人都被吓坏了,曾美慧孜回过神来之后也吓了一跳。
她和角色相处太久,某些层面上,已经融为一体。
这不是用“敬业”二字就能形容的状态,甚至有了点“不疯魔不成活”的意思。
说到“不疯魔不成活”,不免想到张国荣和他的经典角色程蝶衣。
昨晚的获奖感言中,曾美慧孜也专门感谢了哥哥。她说:“我看他的戏,知道了什么是戏比天大”。
那究竟什么是戏比天大?
按曾美慧孜所讲:相信戏是存在的。
无惧混乱的市场、金钱的规则、纷扰的声音、变幻的时代,始终对戏怀着敬畏和感恩之心,就是她的不二秘诀。
希望这样的演员能多一点,再多一点。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