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陌上美国
欢迎关注

爸爸生前酷爱旅游,他用一生的时间,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他不仅游览了国内几乎所有的一线景点,就连名气不大的二线、三线景点也去得差不多了。晚年的时候,他的足迹还遍布美洲、欧洲、非洲等许多国家。到了快80岁的时候,爸爸的身体逐渐衰弱,走不动了。他不无遗憾地说:“我这一生,还有三个地方,一直想去,却没有去上。它们就是瑞士、台湾和西藏。”

我当时对他说:没关系,我替您去。我看过这些地方之后,回来给您讲,给您看照片。

那时我就决定先去西藏,毕竟去瑞士和台湾,对于我来说,还要办理各种签证和入境手续。西藏就简单得多。

可是,西藏不是西湖,也不是西安,它不是想去就马上能去的。气候、路程、交通、高原反应、宗教文化.....,种种因素,使西藏成为一个遥远而神秘的“他乡”。之后的几年,我去了西沙,去了冰岛,送走了缠绵病榻数年的爸爸,却一直没有机会踏上西藏这块土地。

直到2018年秋天,在好友Nancy的一路策划和跟进下,我俩终于完成了川藏行。

所以说,这个世界上,哪儿有“说走就走”的旅行呢?每一次远游的背后,既有冲动,也有许多踌躇、计划、权衡、取舍。能够成行,总是寻梦的念头,压过了现实的考量。

我的川藏行,就是如此。

西藏是一块许多人心目中的圣地,近年来去西藏旅游比较火。听说我要去西藏,不少朋友都给出各种建议。进西藏无非是三种方式:飞机、火车、汽车。 (至于骑行或者徒步,对于我来说,是遥不可及,从未考虑过)。线路也无非是三条:青藏、川藏、滇藏。三条线路加上三种方式排列组合,还要考虑时间长短、对高原反应的适应、沿途景点等等。

就这样,经过大半年的琢磨、研究,听了多方建议,我和Nancy定下来:在成都会合,从成都开始参加户外俱乐部组织的半自由行,坐汽车走川藏线,终点拉萨。

2018年9月21日我们到达成都,10月5日离开拉萨。整整15天,人在旅途。路上过了中秋,迎了国庆,见到了无数美景,也曾死里逃生。

川藏行,让我圆了梦,也丰富了我的人生。

我们的这个线路和玩法,可以自驾,也可以参加近年来流行的“拼车游”。与传统的大巴团不同的是,“拼车游”是一辆越野车带三到四名客人,几辆车一起行动。不购物,行程紧凑,更自由一些。

组织这类“拼车游”的俱乐部挺多,我们多方打听比较之后,选择了“诗与远方户外俱乐部”。他们的组织方式、路线、收费等,我就不细写了,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关注他们的微信号。

行前准备:

1、身份证、身份证、身份证。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没有身份证,可以说就无法参加川藏线的旅行。文中的这一路,所有的旅馆都需要登记身份证;路上多次遇到检查站,需要刷身份证;进大昭寺、布达拉宫广场,需要身份证。其中参观布达拉宫,从外到内,至少四次需要身份证的地方。比上飞机还严。

所以,对于已经加入外国籍,没有国内身份证的朋友们,只能选择在成都或者拉萨参加“涉外旅游团”。涉外旅游团有专门的大巴和导游,可以去各大景点。但是无法参加“拼车游”去的那么深入。

2、高原反应的药品。

高原反应,是每一个要去西藏的人都要面临的问题。不少人因为害怕高原反应,而对西藏产生畏难情绪。高原反应因人而异,有人严重,有人轻微。我们一行人中,几乎每个人都有高原反应。特别是第二天,大家的反应最严重。由于我们是开车走川藏线,一路上高高低低,起起落落,身体有一个慢慢适应的过程。对于我自己来说,高原反应的表现就是头痛、呕吐、失眠,胸闷气短。

这一路,我一直用我手机上的三星健康app,测量我的血氧饱和度,只要海拔大于3000米,血氧就下降到80%多。海拔越高,血氧越低,有时候只有70%多。所以,可以说我们一路上一直处于缺氧状态。这种情况下,有上述的种种反应,是很正常的。

我们的身体逐渐适应之后,即使在血氧不高的情况下,头痛、失眠、呕吐、胸闷等现象都会减轻甚至消失了。到了行程的后半段,大家对于高原反应也都体验过了,不再有心理压力。即使有一些反应,也处之泰然。比如第14天,我们去羊湖的时候,又到了海拔4000左右,有些人又有了头痛、气短的现象。大家已经习以为常,照玩不误了。

关于预防和治疗高原反应的药品,一直有各种说法,比如吃“红景天”,甚至“伟哥”。我在行前看了一篇文章,说红景天只是起安慰作用,“丹木斯”才是真正的抗高反药。于是,我就找美国的医生开了“丹木斯”。一路上我只吃了一次,也把这个药分给同伴们吃了一些。应该还是效果不错的。但是由于这个药的副作用是尿频,像我们这种行程,有时路上难找厕所。所以我基本上是靠身体自行适应高原反应。

3、防雨防寒衣物

这个不用多说。川藏地区气候多变,有时一天经历四季。前一分钟阳光灿烂,下一分钟风雪交加。薄厚衣服需要都准备,防雨是必须。

最好也带一双防雨鞋,还有雨伞和相机防雨套。

好了。准备好行囊,就可以跟我一起出发了。下面就一起来看看,我这15天,都看见什么景,遇到什么事了吧。

第一、二天:成都、成都
我9月21日中午到达成都,就和好友Nancy一起,用一天半的时间,旋风式“扫荡”成都的大小景点。
21日下午,去了金沙遗址。
21日傍晚去宽巷子、窄巷子、井巷子.....并与大学和研究生老友相聚。
22日,早上五点多就起床,在大熊猫基地开门前就赶到那里,如愿看上可爱的熊猫宝宝。

22日中午12:00  杀到武侯祠。
22日14:00  去锦里,还掏了耳朵。
22日15:00  参观成都博物馆,
16:30 ,去玉林路寻找那个歌曲中的小酒馆
17:00,参观九眼桥
18:00,在川大门口的“蜀九香”吃串串香,和西沙认识的朋友会面。
20:00,赶回酒店,参加行前动员会。
所以说,21日和22日这两天,我们是马不停蹄。一天半的时间,玩了别人三、四天的行程。效率之高,令人咂舌。
成都给我们留下非常好的印象。这个城市既有古韵,又很现代。有风景、有文艺、有美食,房价低,又不怎么堵车,非常宜居。可惜时间太短,有不少想看的地方没有去,有不少想吃的东西也没吃上。
我们带着遗憾,怀着憧憬,离开成都,开始了川藏行。

(金沙遗址)

(宽窄巷子和井巷子,即繁华,又文艺)
(成都小吃,让人垂涎三尺)
(成都大熊猫基地。终于看到了我最喜爱的滚滚们。)
第三天:羌寨、藏寨
这是我们川藏行的第一天。俱乐部提供越野车及驾驶经验丰富的司机。每辆车上除了司机以后,乘坐三到四名乘客。我们这一队有六辆车,还有一部自驾游的车跟着我们一起。
这天的天气不错。我们一路向西,路过汶川,穿过无数隧道,海拔不断上升。主要的风景点就是几个羌寨和藏寨。当年主席和红军也曾驻扎其中的卓克基土司官寨。也许是这个原因,这些古老的寨子里,贴满了革命领袖们的画像。

(路过汶川。地震十年之后,汶川又站起来了)

(第一顿饭。这种味重料足的大锅子,成为我们这一路的主菜)

(屋内屋外贴满领袖像)

第四天:观音桥、天葬、佛学院
这一天,是我川藏行中印象最深的的一天。一天中,我们去了三个非常有特色的地方。
金川观音庙,因庙中供奉的观音菩萨与西藏布达拉宫和五台山的观音菩萨为同根三姊妹,故香火鼎盛。通向这里的盘山路非常狭窄,道路只有两三米宽。两辆车相向行驶时,要特别小心地挪腾躲避。经常是要一个人下车指挥,两个司机小心翼翼,才能错开车。尽管这样,我们的车还是被护栏刮了一道印。
无限风光在险峰。登上山顶,所看到的一切,真的犹如仙境。云雾缭绕,伴随香火酥油的气息,还有虔诚的信徒,肃穆的佛殿。人在此处,心灵一片澄净。

观音桥之后,我们在去色达之前,还看了一场天葬。在西藏,人死亡之后,按照级别高低,有塔葬、天葬、火葬、土葬和水葬。塔葬只有那些高僧大德才能享受到。天葬,是仅次于塔葬的形式。

天葬对于藏民来说,是一个很神圣的事情。只有生前多行善事的虔诚的信徒才能得到天葬的待遇,在死亡之后,以身噬鹰,做完留给人间的最后一件善事,求得最终的圆满。

在整个天葬过程中,做为山坡上的游客,是无法看到天葬台上的一切,只能远远看见僧徒们在诵经,还有亲属们在送亲人最后一程,再就是密密麻麻地盯着天葬台的秃鹫们。

被高反折磨的我,意识当时有点麻木。看到那些秃鹫在头顶盘旋、起落,想到这人世间的万物,终究都要归于虚无。

(我觉得天葬可以不去看。毕竟这是一个很私密很神圣的仪式,被众多人远远地围观,对死者和家属都不太尊重。)

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是世界上最大的佛学院,有三万多信徒在这里修行居住。非常壮观。每个居住的小“屋”都非常简陋,只有一副铺盖而已。

在这个海拔4000米的圣地,我遭遇强烈高反。当时我背着相机,走一步,停一下,恶心、头疼、胸闷,浑身无力。我一点点地挪动,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几乎无法支配。

我没有登顶,但是没忘给北大84插旗。

第五天:草原
前一天因为高原反应,我没能登上色达佛学院的最高点。好在这一天的路程,海拔都在4000米以下。从金俄寺,到虾拉坨湿地,从龙灯草原,到塔公草原。本着“缓慢、谨慎、平静”的抗高反心理,我顺顺利利地度过川藏线第五天。

(大合影)

在塔公草原没有去爬山,反而被扎堆刷抖音的藏族妇孺所吸引。他们看抖音看的全神贯注。难道抖音的魅力竟然有那么大?

第六天:高山

这一天就是翻山。我们一共翻越了五座山:高尔寺山、剪子弯山、卡子拉山、兔儿山、海子山,经过雅江、理塘,到达中国最美小镇稻城。五座山的海拔都在4400米以上。 虽然还略有不适,但是咱“缺氧不缺精神”。

第七天:稻城时光
稻城,有我见过的最大最美的格桑花田。这里的尊胜塔林,是甘孜州最大的白塔,有512个黄铜转经筒。转山转水转白塔,是藏民的传统习俗。 这个小城的美丽,令人心醉。
稻城是我们的休整日。这一天我们上午在格桑花海徜徉,打秋千;下午骑马、射箭;晚上吃藏餐,看歌舞。偷得浮生一日闲。
第八天:亚丁徒步一日行
这一天是亚丁徒步一日。由于一直下雨,所以“三神山”都若隐若现。我吸着氧,咬着牙,三步一歇,五步一停,终于爬到4700米处的“牛奶海”和“五色海”。徒步时间共7个小时,走26000多步。

如果你问我:川藏线一行,最美的地方是哪里?我会把亚丁排在前三。
其实,亚丁的湿地就很美,四周环绕三座神峰。但是绝大多数的人都选择继续爬山,去看“牛奶海”和“五色海”。高原长时间徒步,是一件非常艰苦的事情。尤其是这一天,天空一直下雨,道路湿滑。一路上,我听到无数人的哀嚎:“我为什么要花钱买罪受啊?”
光是摔在我面前的游客,就有五、六个。
也许,旅行的意义,就是挑战自我吧。

(牛奶海)

(五色海)
第九天:转道滇藏线
这一天为了避免连续雨天造成的道路不畅,临时改道。早上离开四川,西南行进入云南的香格里拉。在奔子栏的金沙江大拐弯停留,最后来到飞来寺住宿。在这里可以看到卡瓦格博峰。

(金沙江大转弯)

第十天:进藏了

这一天,我们在车上度过了13个小时。经历了风、雨、雪;看到了日照金山;被初秋的景色吸引;惊叹“怒江72拐”的壮观;目睹了车祸;登上了海拔5130米的东达山;走在芒康市的街道上;被顽强的骑行者们所折服。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这段13个小时的旅途中。而我,在十天之后,终于踏上西藏的土地。

(日照金山)

(芒康街头)
(怒江七十二拐)
(顽强的骑行者)

第十一天:逃出生天

经历了前一天13个小时的惊险刺激的路程,走过了“怒江72拐”,我觉得自己虽然只是坐在副座上,但是驾驶心理已经提升了几个档次。我甚至可以想象为什么有人会酷爱飚车。那种风驰电掣的极速运动,会给人带来极大的心理和生理刺激。那时,人的命,一半在自己的手里,一半在老天爷那里。

第十一天早上,晴朗。我们的车队在蓝天白云下,迎着和煦的微风,行驶在平坦、宽敞的马路上。有了昨天的经历,这里的路显得有点枯燥,让我想起了美国的那些四平八稳的道路。我低着头,摆弄起照相机。

就在此时,我突然感觉一个庞然大物直直地向我们的左前方砸来,车子剧烈地晃动,然后瘫向右边,耳边是尖叫声。

当时,我的脑袋一片空白!

这辆在前一天威风凛凛,“横扫”川、滇、藏三个地区最难公路的神车,在青天白日下,被别人撞成了“残废”。

飞来横祸,不外乎如此。

许多事情,都是想起来后怕。对面的一辆汽车,为了躲避路上的小石头,方向盘失控,向我们的车漂移过来。司机进哥在瞬间猛向右打方向盘躲避,我们的车卡到排水沟里。车的左前方被撞的稀碎。

我们车上的5个人,都无大碍,而对方司机,面色发白,呆坐在车中。

这一天的行程,就是这样开始的。

不管是多么优秀的老司机,碰上这种情况,也只能自认倒霉吧。

谁能想到,好好地开着车,人家就直冲冲地撞过来呢?

我们车上的五个人,进哥留下处理事故,其余四人分到另外四辆车上,继续完成这一天的旅程。

这一天的行程是游览然乌湖和米堆冰川。西藏的树叶已经黄了。冰川中间的蓝色部分被称为“熊猫脸”。

第十二天:鲁朗与林芝

这一天,走过昔日的“通麦天险”。随着三隧道两大桥的修通,“通麦天险”已经成为一个传说。鲁朗,被称为西藏的小瑞士,除了风景如画,还有著名的石锅鸡。傍晚到达“小江南”林芝,终于看见红绿灯和四车道。这两样东西,我已经整整十天没有看见了。

(林芝)

第十三天:米拉山口、大昭寺、布达拉宫之夜

这一天从林芝出发后下大雨,一路不见雨停,于是与巴松错完美“错过”,只好静静欣赏“水墨西藏”。林拉高速公路畅通无阻,几乎没人。而国内此时此刻正是国庆长假。我们一路深深同情堵在路上的那些出门的人。后来天气变晴,路过5100米的米拉山口,雪山连绵。下午到达拉萨,先去了大昭寺,还赶上喇嘛辩经,后来逛了八廓街。夜幕降临之后,在药王山拍了布达拉宫夜景。这一天,完美落幕。

第十四天: 羊湖

这天上午,在布达拉宫,三位大学同班同学喜相逢。下午,穿过雅鲁藏布江,顺着盘山路层层上升,到了山顶处,望向另一侧,车上的人都惊呼起来:太美了。羊卓雍错湖,蓝色,纯净,在阳光的照射下放出迷人的光彩,与远处的雪山遥相呼应。在这一刻,才明白为什么原来人们会用镜面来形容湖水。

(蓝色的羊湖圣洁无比)
第十五天  布达拉宫
这次我在拉萨呆了三天,每天都去了一次布达拉宫。拉萨不大,布达拉宫又在中心位置,走着走着就到了。第一天看了布达拉宫的外景,又跑到药王山,在寒风中等了快一个小时,只为了拍夜景。第二天和另两位大学同班同学,在布达拉宫外合影,庆祝我们大学毕业三十周年。第三天参观了布达拉宫内部。
参观布达拉宫,必须要预约。预约有三种形式:
1、提前七天的时候,每天下午2:30到3:30,可以在官网预约。我尝试了,约不上,网站显示余票已经没有了。
2、提前一天,早上6、7点钟就去布达拉宫门口排队,拿第二天的门票。这个方式需要起早并且排队。
3、通过旅行社或者携程等网站订购,这种方式的费用要高一些。门票是200元一张,加50元的导游费以及手续费,这种方式需要近400元。

(大学毕业三十年,布达拉宫喜相逢)

第十六天  拉萨→北京
川藏行在整整15天后结束,我们踏上归程。 为了和大学好友一起体验当年的滋味,一起聊天、睡上下铺,从拉萨→北京,我们选择了坐火车。好友花钱买了加速软件,提前30天,在第一时间抢票,也只抢到硬卧。于是,我俩坐着绿皮火车,整整40个小时回到北京。
火车很老,设备陈旧,仿佛时光倒退20年:重兵把守的拉萨火车站只能偷偷拍照;狭小的车上空间;每个车厢只有3个充电插头;没有WiFi;早上7点开灯,晚上10点熄灯;每天广播里播放一模一样的内容:吃早餐的重要性、论节约用水、如何改善睡眠.....;洗脸池经常没水,厕所经常堵,车厢连接处经常站满喷云吐雾的烟民。全车满员。隔壁硬座车厢的过道里挤满无座的人。我不知他们如何熬过两个漫漫长夜。我好歹有个睡觉的铺位,还有窗外的景色陪我:雪山、青海湖、黄土高原、华北平原.....,顺便在两大省会给北大84级打卡。

川藏线西行,除了欣赏美景,也一路接受教育。这些大标语刻在山上、印在牌上,有的几乎是用“生命写就”。看来在川西,打黑、扶贫、民族团结、爱党是工作重点。大家看看我这些天的学习成果如何?

这次川藏行,总共的花销如下(人民币):

参团费:5000+

吃、住、门票加零散花销:5000

机票和火车票:2000+

总共费用在2000美元之内。如果算上美国到中国的往返机票和零星费用,刚好3000美元。应该说是非常值得的旅行。

川藏行,让我的生命丰富了许多。我遭遇了高反,经历了车祸,目睹了藏民的虔诚,被无数美景所震撼。

还认识了一群来自海内外的人。

我爸爸曾说过:“每次我坐上火车,心就踏实了。”

火车会把他带上一段旅途,那边有风光,有未知,有挑战,有新的体验。

川藏行,让我对旅行有了更深的理解。

人在旅途,走起!

前文导读
陌上美国
客观快捷的时评,和美国生活资讯。欢迎扫码或者点击开头蓝字关注。加我们的转发工作号,微信ID: moshangUS。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