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行业一路引吭高歌前进,经过2018年的理性沉淀之后,变得缓慢平淡。在行业就业竞争明显升高的情况下,那些以高薪、高压著称的互联网人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未来,在2019年春招
中做出了期待调整。

比起城市、行业和岗位,圈内人更关心的是哪家明星公司值得去,哪里才是他们的安全避风港,可以在明天站稳脚跟。
这场行业风暴侵袭后,明星互联网公司的人都找了什么样的下家?继2016年2017年两年对全行业部分企业的人才迁徙数据的研究,脉脉数据研究院观察并分析了2018年101家明星企业的人才流动,涉及IT互联网、通讯电子、金融业、教育培训、医疗健康、汽车、房地产行业,从互联网行业整体格局变化、明星互联网公司的晋升和没落、跨行业人才流动变化等多个维度,展现出行业内部人才战收割情况,写出这一年里行业沉浮篇章。
1.光环不再,人才回归传统行业
2018年,互联网行业的光环变暗了一点。一名北京高校应届毕业生向界面记者透露,受互联网行业频繁的缩招新闻影响,她为了节约时间,投简历时直接避开了互联网公司。那之前,她和身边的同学都对互联网公司趋之若鹜。
一方面互联网行业对其他行业人才的魅力变小,很多人不愿意来了。数据显示,互联网行业是唯一人才流动差额为负的行业,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互联网企业的人才流入增长率为负的占比提高了161%,其他行业的企业人才流入情况同样不容乐观。各行业与互联网行业之间的人才流动趋势下降,以传统金融行业为例,该群体中不乏人在2017年跳槽去了腾讯、字节跳动、京东、小米、网易和蚂蚁金服,2018年都保守地选择“圈内择业”。
另一方面,表现为互联网人才转行意愿变高,投递简历最多的行业TOP5为:金融、房产建筑、服务业、文化传播、汽车/机械/制造。
2.梯队大转变,BAT的时代将要过去
列出的23家互联网企业中,仅有8家企业的人才流动差额为正,人才流向整体表现保守,集中于阿里系等大平台。其中字节跳动、腾讯和阿里巴巴位列前三甲,向人才释放强大吸引力,从而形成了互联网行业三足鼎立的新格局。
首先,BAT作为人们一直以来公认的互联网三大巨头,如今百度缺席,字节跳动上位,看起来有重建第一梯队的趋势。
其次,互联网第二梯队TMD发挥不错,美团点评和滴滴出行至少在人才流入上保持了正增长。
从中我们看到字节跳动跨出了具有重要意义的一步,以第二梯队优等生的身份,成功跻身于第一梯队。从2017年到2018年,今日头条的母公司字节跳动保持了良好的发展势头,它已经成了这两年BAT级别人才的跳槽选择。当下备受关注、最亮眼的雇主名号也是实至名归。
人们惊讶于80后创业者张一鸣的持续发力。界面新闻曾独家报道,字节跳动2019年的全年收入目标至少是1000亿。近几年来,字节跳动的营收目标一直呈现出三级跳的趋势,从2017年的150亿,到2018年500亿,再到今年的1000亿,其收入目标一直都成几何式的增长。而与此同时,这家公司的估值也在迅速攀升。在最新一轮的融资中,字节跳动的估值达到750亿美元,是目前全球估值最高的创业公司。
3.百度垫底
在行业发展减速的大背景下,BAT三大巨头的人员扩张数量在2018年都有所减少,其中百度呈现规模不小的人才流入负增长,与上一年度相比情况并无好转。
2017年,BAT三家人才还是互相跳来跳去,百度人才和腾讯人才之间保持了双向流动,还有部分百度人才流向了阿里巴巴。2018年的人才争夺战中,百度和腾讯两家公司成了人才流出地,向字节跳动和阿里巴巴输入人才。
过去,“坏名声”并未阻止人们对百度的向往,而如今处境加剧恶化,它甚至已不再是其他明星互联网公司人的跳槽选择,而只能在校园中施展拳脚。作为BAT中唯一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互联网公司巨头,凭借品牌知名度和地理优势,对新兴职场人和北京地区高校毕业生仍然有强大吸引力。脉脉大数据显示,2018年985/211应届生进入互联网公司占比中百度排名第一。社会经验缺乏的学生将百度看作工作跳板,愿意到这里来给简历镀金。
以北京互联网企业人才储备库的北京邮电大学为例,其2016年-2018年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中显示,百度是其本科及研究生毕业生主要就业单位,且位置前列。一边吸纳、培训新鲜血液,一边输出人才,其在互联网界黄埔军校的地位尚无人撼动。
4.TMD梯队,滴滴美团掉队
互联网第二梯队TMD崛起于移动互联网兴盛的时代,出生时间比BAT晚了十几年,却和BAT之间关系微妙。其中美团曾经属于阿里系,后归入腾讯麾下;滴滴接受了腾讯和阿里不同程度的投资,独立性最强的是字节跳动。
通过分析两年TMD的人才流动趋势,从人才流向的方向来看三家小巨头的发展和地位变化。2017年,美图坐在TMD人才流向金字塔顶端。2018年,字节跳动取代了美团点评的位置,成了另外两家小巨头人才的跳槽首选,稳稳上位。
当然,除了字节跳动的发展迅速,MD的落后和2018年的不如意密切相关。美团在三家小巨头之中最先上市,犹如坐上了一趟大涨到下跌的过山车,上市之日市值超过510亿美元,成为仅次于 BAT 的中国第四大互联网公司。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市值蒸发 200 亿美金。而滴滴的落败因为经历了顺风车永久下线,后来在安全和合规性上仍需要做大量的工作,2018年的人才流入规模大幅度缩减。
5.拼多多逆势发展,京东退步
电商格局重整,值得关注的是拼多多和京东两家公司之间剑拔弩张,似乎已有胜负之分。
从2019年人才迁徙来看,拼多多的人才流动差额为正,其数值仅次于字节跳动、阿里巴巴和腾讯,排名第四;京东的人才流动差额为负,显然失去了人才吸引力。
面对社交电商拼多多的崛起,刘强东过去向京东内部传递的态度是“流量端的奇技淫巧”。经过风暴之后,京东才在2018年进行了一轮架构调整,此后处于巨大的动荡 之中:裁减10%管理层,核心高管跨界轮岗计划,一个月内多名高管离职,
欧洲金融控股集团瑞银在2019年3月宣称:电商2.0时代,拼多多已经超过京东成为“中国第二大电商平台”。根据报告,截至2018年年底拼多多年度GMV为4716亿元,同比增长234%。2018财年,京东年度GMV为1.67万亿元,同比增长29.5%。据此推算,如果未来3年内拼多多可以维持60%以上的GMV年复合增长率,2021年拼多多GMV将赶超京东。届时,拼多多年活跃用户将达6.28亿。
创立于2015年的拼多多用了不到四年时间,就斩获了4亿活跃用户,而京东创立21年用户才3亿出头。
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