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Pxhere
如果你去问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如何与朋友联系,她很有可能会拿出自己的智能手机。她并不是真的会给朋友打电话,而是会通过社交媒体给他们发消息。
我(指本文作者、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Jean Twenge)将今天的青少年称为“信息世代”(iGen),他们也被叫做Z世代。他们通过数字媒体和朋友保持联系,平均每天花在屏幕上的时间长达9个小时。
与朋友面对面相处的时间是否会受此影响?部分研究发现,在社交媒体上花费时间越多的人,实际上与朋友见面的时间也会越多。但这些研究只针对已经走上社会的成年人,他们的世界已经被智能手机所支配了。我们无法从研究结果中得知青少年在数字媒体浪潮前后分别是如何打发时间的。
不妨从更大的范围来看,如果我们将前几代美国青少年与现在的青少年进行比较,研究不同世代青少年与朋友相处的频率,结果会是怎样?如果这几代人的孤独感也是不同的呢?为此,我和合作者调查了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820万美国青少年与朋友的相处模式。结果表明,如今的青少年与朋友交往的方式跟过去截然不同,他们也成为了最孤独的一代。
作业少了,玩得也少了?
我们研究了美国两项全国性的大型调查,结果发现,虽然美国青少年与朋友面对面相处的时间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就在不断减少,但是2010年之后,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下降速度开始迅速加快。
与过去几代青少年相比,现在的美国青少年不太和朋友呆在一起,聚会、和朋友出去玩、约会、开车兜风、去购物中心或看电影之类的社交方式也逐渐被淡化。这并不是因为打工、家庭作业和课外活动占据了他们的时间。如今的青少年去打工赚钱的越来越少,而写作业的时间自90年代起就没有增加过了,用于课外活动的时间也是如此,要么不变,要么减少。
然而,他们和朋友面对面相处的时间却越来越少,而且是大大减少了。20世纪70年代末,12年级的学生中有52%的人几乎每天都和朋友在一起;到了2017年,这个比例已经降至28%。这种下降趋势在2010年之后尤为明显。

“几乎每天”都和朋友见面的青少年

这一比重下降了很多年,在2010年之后下降速度加快。
图表来源:The Conversation, CC-BY-ND

数据来源:Monitoring the Future/Get the data
今天的10年级学生每年参加的聚会,比80年代的同龄人少了17个左右。总体而言,相较于X世代,如今美国的12年级学生平均每天用于面对面社交的时间少了一个小时。
我们还想知道这种趋势是否会影响青少年的孤独感,该变量在其中一项调查中也有所体现。果然,2010年以后,由于面对面交流的时间迅速减少,青少年的孤独感也在陡然上升。
2017年,12年级的学生中有39%的人表示经常感到孤独,高于2012年的26%。感到被忽视的比例在2017年是38%,而2012年是30%。这两个问题第一次提出是在1977年,随后青少年的孤独感在逐渐下降,而后又迅速上升。到2017年,这两个问题的比重都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

青少年孤独率

近年来,青少年中同意或基本同意“很多时候我感到孤独”这句话的比例急剧上升。
图表来源:The Conversation, CC-BY-ND

数据来源:Monitoring the Future/Get the data

新一代的文化规范

上文所提到的研究结果与我们的调查是一致的:在社交媒体上花时间越多的青少年,和朋友见面的时间也会越多。那么,为什么随着数字媒体的普及,面对面的社交会减少呢?这就涉及到了群体和个体的对比。
想象一下在社交媒体时代之前,一群朋友会定期聚会,其中外向的成员更愿意一起出去玩,而其他人则会偶尔宅在家里。然后Instagram出现了,那些社交型的成员还是更喜欢见面聚会,他们的社交账户也会更加活跃。然而,由于社交媒体占用了一部分当面相处的时间,这群朋友互相见面的总次数肯定会有所减少。
青少年面对面交流的减少不仅仅是一个人问题,更是一代人的问题。即使是不使用社交媒体的人也会受到影响:大多数同龄人都独自宅在卧室里刷Instagram,谁还和他一起出去玩呢?
孤独感上升只是冰山一角。2012年之后,美国青少年抑郁和苦闷的比例也在急剧上升,这也许是因为总是盯着屏幕,没有时间和朋友相处对心理健康无甚裨益。有些人会认为,现在的青少年只是选择了一种不同的方式来和朋友沟通,是否使用电子通讯并不重要。
他们还认为数字沟通和当面交流都有助于缓解孤独和抑郁。很明显,事实并非如此。在别人身边能够进行肢体接触和眼神交流,还能听到彼此的笑声,这些都是线上交流所无法取代的。所以我们得到的最终结果是:这一代青少年比以往任何世代都更加孤独。
本文作者Jean Twenge是圣地亚哥州立大学心理学教授。
(翻译:都述文)
长按识别二维码
获取更多文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