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久天长》王景春与咏梅
凭借王小帅导演的《地久天长》,主演王景春在第69届柏林电影节上获得最佳男演员银熊奖。这是他在2013年凭借《警察日记》获得东京电影节最佳男演员之后,第二次获得国际A类电影节的演员奖项。
王景春在片中饰演的刘耀军,并没有完全跳出他此前饰演过的角色的特征,是一名原本生活在工厂集体当中的工人,有一个儿子,过着普通人的家庭。后来因为儿子的意外离世,跟妻子一同离开家乡去到福建海边生活,依然要为了生计忙里忙外,替叛逆的养子收拾残局。
刘耀军与王丽云后来跟养子刘星生活在一起
父亲、小人物、与命运抗争、见证大时代,这些关键词,在王景春过去的作品中,都或多或少地出现过。他是《我11》里的父亲王伯驹,《白日焰火》里的荣荣,也是《警察日记》里的郝万忠。但刘耀军又有别于这些此前出现过的角色。在漫长的时间中,他走过了30多岁到60来岁的时光,既有着年轻人的意气风发,也有着人到中年的无奈消沉,到了老年则将一切事物看开,跟生活和解。
在《地久天长》中,王景春的表演几乎成功跨越了时间的尺度,这也是他梦寐以求的角色,“在这样的戏里,演青年、中年、老年,这是多棒的一件事啊,没了挑战谁干这事啊对不对。你说,接个戏没挑战特别顺平,有意思吗?没有那个创作的快感了。”
其中有不少的经典片段,都是他跟女主演咏梅共同通过默契进行的即兴表演。尤其是两人老去后,在他们的亲儿子星星的坟前扫墓时的那一段。两人临出门前的种种细节动作,扫墓中的默契,再加上沉默中两人分别拿起一瓶酒和一瓶水碰杯对饮,让整个画面极端令人动容。在他们的表演面前,生活展现出隐藏在现实当中的色彩。两人在柏林获得最佳男演员和最佳女演员时,大荧屏放出的都是这一个片段,可见这一届柏林电影节评委对这一段多么喜爱。
《地久天长》中两人为亲生儿子刘星扫墓
事实上整个《地久天长》的故事并没有那么“生活化”,在这个故事中,计划生育对这几家人的影响极强,独身子因为好友的孩子意外离世,让两家人之间的隔阂巨大到难以弥补,只能通过几十年的时间慢慢消化。在真正的生活当中,两户好友之间发生如此巧合的悲剧极为少见,“失独家庭”的特殊性被放大。
越是接近生活的故事,越容易在观众审视的眼光中露出破绽。“天大的事情”从天而降,要引起观众的通感很难,甚至会引起一部分观众对故事真实度的质疑,但王景春与咏梅二人表现出的属于生活中每一对夫妻都存在的生活感和真实感,传递给观众一股信念,让观众沉浸其中,找到影片的生活感。两人的表演,让这部影片在情感的传递上提升了不止一个层次。
界面娱乐对话王景春:
界面娱乐:是不是很久没有接受这么密集的采访了?感想如何?
王景春:对,昨天13个,今天差不多10个。上回(这么密集的采访),还是东京的时候(获得东京电影节影帝)。感觉有点累,我以前还吹牛说我体力特别好,现在这样连轴转下来,还是挺累的,从柏林开始。去了要宣传,也要做发布会,拿了奖之后采访特别多,庆功也特别多,兄弟们特别想要给你庆功,酒也喝不完。
界面娱乐:去柏林之前,有想到会拿到大奖吗?
王景春:有想到。这一次,其实和东京拿奖还挺不一样的。当时我想,东京能去就可以了,挺好的,我们那个片子(《警察日记》)去了就不错了。而且这次去柏林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都说有戏,希望很大,估计就是你什么的。说着说着,我自个都相信了。我一直都还给自己敲警钟,说千万别这样,千万别这样。往往有时候,希望越大,失望也是越大,把这个落差给放平了。
东京那次是第一次拿国际奖,还比较淡定吧,我觉得这次还是有点激动。三大啊,三大在我心中是最高的一个舞台。我很小就了解三大了,在读上戏之前就经常会看什么戛纳获奖影片,那会还是录像带呢。后来看DVD的时候,经常会看到DVD边上有小叶子、小熊、小狮子,就觉得这个可以。文艺青年都爱看这样的片子。
王景春获得柏林银熊奖。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娱乐:你此前说过读上戏都是老师特招进去的,当时正常上学的障碍是什么?靠什么打动老师的?
王景春:特招的原因不是别的,也不是形象问题,而是因为年龄超了半岁。他们要1973年9月1日以后出生的人,我是1973年2月12日的,超了半岁老师就不给报名。完了我就苦求啊,说老师,我这个坐了三天三夜火车跑过来的,给报个名吧给个机会吧,考上考不上再说嘛。刚好有另外一个老师,我们到的那天要给家里打长途报平安,我们打的时候刚好他也在打长途,打完看到我们了,老师就这样给同意了,同意之后就算报名了。然后再是一试、二试、三试、四试这样全部过来。
界面娱乐:这是你和导演王小帅第二次合作,第一部是《我11》,两部片中都是父亲的角色。当初你跟小帅导演之间是怎么认识并决定合作的?
王景春:我认识他还挺早的,1997年还在上学的时候就认识他了。在2009年他准备拍《我11》,在找演员,正好我有位同学李东是他的美术,他就说我有个同学适合这个人物,叫我去了,去了一看原来之前都认识。他(王小帅)也觉得,好久没见了,一看很合适,就让我去演。
《地久天长》这次他本来找的别人,我也接了别的戏,后来他觉得还是我来比较合适,她就给我打一个电话、发了三个信息,我接着来以后就说,行我来。我就把这边的戏给推了,接下了这部戏。
王景春在片中饰演一名父亲
界面娱乐:你也是很有创作欲和主见的演员,和小帅导演之间的合作,有所谓的磨合期吗?如何度过的?
王景春:没有,(合作)特别快。我最欣赏他的严谨,特别严谨,而且艺术感觉特别好。这次《地久天长》的剧本就写的特别好,
一开始剧本是按时间顺序写的,后来他去密云闭关了两个月,也不知道他在密云哪个山洞里头写出来的,就变成这样的一个顺序了。
这个剧本太好了,我觉得是小帅写的最好的一个剧本。虽然他的《左右》拿过柏林银熊最佳编剧奖,但我觉得这个比《左右》厉害多了。这个戏大,时间跨度也大,那种大时代下的小人物的样子,通过小人物展现大时代,那种人物命运的波澜、转折,写的真好,当然阿美(《地久天长》编剧之一)也很厉害。
界面娱乐:和导演一样,你也会被漫长的时间跨度所吸引吗?
王景春:当然,每个演员都喜欢演这样的戏。在这样的戏里,演青年、中年、老年,这是多棒的一件事啊,没了挑战谁干这事啊对不对。你说,接个戏没挑战特别顺平,有意思吗?没有那个创作的快感了。(拍这部)你要想年轻的时候什么样子,20多岁跳跳舞喝喝酒那种。到了30多岁又是什么样子,孩子都这么大了。40多岁又是什么样子,应该是到了福建连江黄岐半岛上的一个小码头。
那个半岛的对面就是妈祖,是台湾,等于到了边境了。漂泊到这么远的一个地方,在那儿生活。翻回头等到老年的时候又在老朋友故去的时候回去了,这些朋友我们又重新在一起,释怀了,孩子也把这件事情讲出来了。其实我们都知道,但是为了什么(不提)呢?就是为了让孩子好好长大。这样一个戏多有意思啊!
在福建时,两人人到中年
界面娱乐:片中你们遭遇到的打击是猛烈的,但你们演的都非常隐忍。你们是怎么找到合适的一个度呢?
王景春:生活中老百姓碰到这样的事情的时候,他们不是那种又哭又叫的爆裂式的吧。生活就是这样,我们要尊重生活。我们把生活还原下来后,看的时候才会觉得对。
界面娱乐:你演过许多次父亲了,这次的刘耀军如何去把握?
王景春:父亲只是一个身份,关键是身份后面那个人。父亲只是一个符号。那我不能把我对女儿的情感对待刘星,男孩和女孩不一样,我女儿说啥都对,我天天宠着她。她马上4岁了,还会开玩笑、捉弄你,多好玩啊,这个情绪借鉴不到。
其实我借鉴了我跟父亲之间的情感。我小时候,也是一个挺叛逆的少年的,那时候也发生一些事情,命运就是这样,能怎么办呢?父亲关系就是对着。现在我想想当时父亲怎么对我的,应该是这样,后来我一下想明白了。我18岁的时候,我父亲就(去世),因为太早了,心里接受不了,我就一直在想我们之间的关系,一直到20多岁包括现在也是,他的很多处事方式、一些观念,对我的人生观、价值观的建立的影响很厉害。当时我就把这个情绪借鉴到我和刘星的关系上了。
界面娱乐:你和咏梅在拍《地久天长》之前认识吗?你们在片中的不少表演都十分有默契。
王景春:不认识,开拍前十来天才正式认识。我跟咏梅是特别奇怪的一次化学反应,可能都是水瓶座,或者我们表演观念都一样,特别合拍。咏梅是特别优秀的演员,虽然她嫌弃我长相,我也一点不嫌弃她(笑)。我以前就知道她演戏特别好,人也很好,那小劲还挺让人舒服的。平时我们不拍戏的时候,就坐在一个房间里待着,她坐一块、我坐一块,喝点茶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两句这样,特别像老夫老妻的生活,心领神会那样。
界面娱乐:中间的默契是设计好的吗?还是你们直接碰出来的?
王景春:没有设计,没想到这么多的事,全是凭感觉自己来的,很多戏都是即兴的,全凭感觉,我们都不排练,机器一架,就在前面演吧。我俩去扫墓那场戏,全是即兴。剧本时就写“去到星星的坟上去了”一行字。我们就从早上吃早饭,收拾东西,衣服拉链拉不上,我拉半天不行,也不知道是不是质量问题,她都穿好了等我呢,我一撅,她就给我拉上去了。这些完全是即兴的,出来两个人的感觉特别合拍,导演也特别希望那个镜头,特别像老夫妻两人的样子。
紧接着坐公交车去上坟,到那儿我看了一下路线和机位,拉着咏梅上去了,老头老太太找到墓,就开始看,也不说话。然后拔拔草,按照一套扫墓流程来,再弄那些,一条拍了20分钟,觉得挺好,后来我想怎么还不喊停,我抬头看找导演,他说嗯,行,那停吧。完了后他找我,我下去一看他,他满脸热泪,我走过去我们俩就紧紧地拥抱了一下。
特别逗,颁奖的时候不是要放小片吗,颁我奖的时候是这个镜头,她拿水,我拿酒,然后颁她的时候还是这一个。评委都已经喜欢的不行了,观众也是。
王景春与咏梅两人默契十足
界面娱乐:在此之前,可能大家更多是通过一些大片的配角认识的你,其中有不少都是警察,会担心自己的银幕形象开始定型吗?
王景春:我在电影频道拍了多少数字电影,全是主角(笑)。会担心(定型),之前人家都说成了警察专业户了,是一个标签。但他们来找,也证明一件事就是我演的好,我的警察演的像。我有一些警察粉丝,都是基层干警,经常在微博上给我留言,他们就觉得我演的像。我现在综合一下,重案的、刑侦的、技侦的、反扒的、片警都演过,演警察不是坏事。
界面娱乐:但你在2013年凭借《警察日记》获奖后,几乎很少去演警察了,角色更多样化。
王景春:对,我其实想摘掉一个帽子,虽然我演的很好,但也不能老是(演),一想到警察就找我。以前《我不是药神》的时候,文牧野也是找了我。
我就是想摘掉一个帽子,想多尝试不同的类型,想拍没尝试过的风格的片子,想演我没演过的人。水瓶座就是喜欢新鲜的。
《警察日记》中王景春饰演的内蒙古鄂尔多斯市准格尔旗公安局长郝万忠
界面娱乐:包括一部分警察角色,你的形象大部分都是生活中的小人物,你过去的生活经历对你的角色把握有什么样的帮助?
王景春:我觉得小人物是挺好的,从来没觉得小人物不好,我更愿意演小人物。小人物才能见证大时代嘛。
我的生活阅历丰富,对自己的创作来说会好一些,往往生活上的戏我就会有很多借鉴。生活化的人有些还不好演,度的把握很重要。我的生活就是我拍戏特别大的源泉,生活中听过的见过的事,完了以后记录下来,说不定哪天就用在戏里了。比如我是刘耀军了,我想想他的这个过程跟谁像,我姑我舅,都是下乡当过知青招工招回来,一个在皮革厂一个在机械厂,每天上下班,结婚生子,跟刘耀军他们很像。
刚好我上过技校,我电焊工五级,有证书的,戏里的车床那些我都会,全是自己上而且我非常熟练。拍之前我还去工厂找师傅实习,我车了一个东西他们还觉得特牛。
王景春在个人微博发布的电焊工五级证书
界面娱乐: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觉得自己演的不错的?比如能把生活带入演技并融会贯通。
王景春:我很早就可以了,大概《不许抢劫》?反正我的表演在2010年左右就已经很厉害了。吹牛谁不会啊?(笑)
长按识别二维码
获取更多文章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