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餐饮行业竞争激烈,老字号全聚德(002186.SZ)最近就遇到了竞争加剧带来的挑战。该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降,其中净利润降幅接近50%。
全聚德3月22日晚间公布的年报显示,2018年该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7.77亿元,较上年下降4.48%;净利润为7304万元,较上年下降46.29%。剔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影响,2018年净利润为5716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52.14%。
该公司称,受餐饮行业竞争加剧影响,公司年度接待人次同比减少,导致公司2018年度营业收入和利润水平同比出现下降。
与2017年相比,全聚德开店数量有所增加,但接待食客次数却有所下降。年报显示,2018年全聚德新开直营店3家,同时新开特许加盟店5家。截至去年末,王府井成员门店共计121家,包括直营企业46家,加盟企业75家。不过,2018年全聚德接待宾客770.47万人次,少于2017年的804.07万人次。
对于餐饮企业来说,由于受到翻台率的制约,同店销售无法长期保持高增速,店面发展到一定程度,同店销售往往会触及天花板。与此同时,由于消费者对于餐饮行业涨价较为敏感,涨价也不可能很快进行。这样一来,餐饮企业的增长往往只有一种选择,就是新开店面进行扩张。然而,全聚德新开店面并没有给自身带来预想中的人流,这对公司业绩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从报表上看,全聚德利润大幅下降的主因在于收入减少、成本却基本不变。2018年,全聚德收入较上年下降了8330万元,降幅4.48%,营业总成本略增加250万元,增幅0.15%。对于净利润空间较小的餐饮业,成本基本不变的情况下出现收入下滑,往往意味着营业利润和净利率的大幅下降。数据显示,2018年,全聚德营业利润相比2017年减少了8310万元,净利率由10.19%大幅缩窄至4.62%。
全聚德此前投资的项目未能带来预期的现金流,由此引发的商誉减值也拖累了业绩。截至2018年12月末,全聚德合并财务报表中商誉的账面原值为5361万元,商誉减值准备为4661万元。这其中包含2018年增加的商誉减值准备。报表显示,新疆全聚德报告期内增加2267.8万元减值准备,无锡金聚源报告期内增加282.6万元减值准备,总计增加减值准备2550万元。
竞争对手带给了全聚德相当大的压力。界面新闻此前报道,作为曾经的“北京名片”,全聚德似乎过时了。在北京,烤鸭的选择愈发多元,大董、四季民福、便宜坊等餐厅挤占了全聚德的市场份额,消费者在大众点评上也可以随意找到各种关于烤鸭餐厅的介绍,全聚德不再是他们心目中的唯一。
而在大众点评上的北京烤鸭排行榜上,排名前五的依次是四季民福、小大董(大董的副牌)、大董、梧桐、義和三里,全聚德和平门总店只排到第七位。排在它前面的这几家店除了大董和梧桐,其余几家人均消费都低于全聚德和平门店。
全聚德不是没有想过转型。但是近年来,全聚德的转型都以失败告终。2017年,全聚德外卖平台鸭哥科技宣布停业,主要原因是未能达到经营预期。此后,全聚德酝酿的收购汤城小厨的交易也告吹,原因是“交易存在复杂性以及推进的不确定性”。
而恰恰是在竞争激烈、食客数量减少、业绩下滑的情况下,全聚德遭遇了资本市场上机构投资者的减持。其中最引人注意的是第二大股东IDG披露的清仓式减持。根据此前发布的公告,持有全聚德5.63%股份的IDG计划对其所有持股进行减持,共计约1737万股。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清仓式减持是在IDG没有取得太多收益的情况下进行的。2014年7月,IDG通过非公开发行入股全聚德,当时全聚德以13.81元/股发行2534万股,募资3.5亿元,其中IDG认购1810万股。三年后,相关股份得以解禁,但IDG没有选择立即卖出,而是继续持有。截至最近一个交易日收盘,全聚德股价报13.35元,相比复权后IDG入股成本价12.89元仅有小幅上涨。
如果全聚德无法应对餐饮行业竞争加剧的现状,后续会不会有更多减持?答案是肯定的。2018年的营收利润双降已经给全聚德敲响了警钟。
继续阅读